第611章 砒霜

   “文昊”夏雪紧张地叫着韩文昊,发觉这种局面,让自己的心底更寒,因为他们一致在看着安娜,她便也转过头,看着安娜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她吓了一大跳,后退了一步,希辰立即上前,拉过夏雪至韩文昊的怀里

  韩文昊拥紧夏雪,脸上抽搐得可怕,缓缓地开口“安娜枉我信任你多年,居然到最后,真是你”

  安娜瞪大双眸,眼泪颤抖在眼眶里,看着韩文昊,却莫名地升腾起一股恨,第一次绝对地正视他,强喘着气说:“你刚才故意调我和任轻风去日本就是为了避开我,好实行你的计划轻风已经在防着我我的迷魂药,不起作用”

  任轻风看着安娜,微微一笑地说:“你的迷魂药起了作用,但那已经不是你的迷魂药”

  安娜呵的一声,苦笑了起来,笑完,眼泪滚落下来,紧张地问:“你们怎么知道是我你们怎么怀疑我”

  韩文昊对着安娜冷冷地说:“因为你太关心我的爱情了”

  安娜震惊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

  夏雪靠在韩文昊的怀里,震惊地说:“文昊你们在干什么啊这样的气氛好可怕安娜这是怎么了她一向都很关心我们啊安娜”她的心底猛地一阵寒,突然抬起头看着安娜,看着平時那么温宛动人的她,此刻眸光冷然地爆出一股愤间,她的心里一疼,轻叫:“安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啊”

  安娜看着夏雪,脸上一冷,地说:“我为什么不这样对你们八年前,我的父母亲被韩氏恶意收购了水泥公司,最后忧郁至死那可是我的爸妈最心血的公司,就是这样白白地没了,我瞬间家破人亡,我终于找到我依靠的人,窜进了韩氏,潜伏了八年我不停地出卖我自己的仇恨与灵魂,就是为了这一刻可是这一刻,我还是失败了”

  夏雪不可思议地掩嘴,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冷脸地放开夏雪,一步一步地走向安娜,暗蓝的晨曦,映得他的双眸如同动物的眼睛,布满着杀气,他一步一步地踏着厚重的雪,展展声响地来到安娜的面前,双眸流转着一股致命的深不可测,他就是用这种气势来杀了他的对手

  安娜的眸光习惯了多年地凌乱地一闪,混身害怕颤抖,却依然握紧拳头,不作声。

  韩文昊却在这一刻,突然放缓了眼中那点杀气,用一点疼心地看着安娜说:“陪在我的身边八年了,亦友,亦亲人,我一直都没有待薄过你,尽管你的心里拥有仇恨,难道你判断不出来,我在公司方面,已经尽力了”

  安娜的双眸急剧地一红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伸出手,提紧她的下巴,提起她的脸

  安娜仰起头,眼泪滚落下来地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冷静地看着这个温宛动人的女孩,从青春時期到此刻的成熟美人,一直都追随着自己,他突然一笑,幽幽地说:“所以你说,人有多可怕防不胜防,我们如何的完善自身,总有一些人,不放过自己,也不肯放过你安娜,你今天胜利了”

  安娜瞪紧他,双眼折射出凄然的询问光芒。

  “你伤我心的,不是你背叛了我,而是我们曾经如同朋友般的情份你背叛了我们之间这一点情份你今天伤了我的心八年来的左右手,释心的照顾,居心步步算计今天还想要夏雪的命,你叫我怎么饶你”韩文昊看着安娜问。

  安娜看紧韩文昊,决绝地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一切真相被揭穿,你会饶了我”

  “可我想饶了你给你一个机会饶了你”韩文昊咬紧牙根,双眸却疼心地一冷,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我死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我你们不可能会发现我”安娜不认输地哭起来。

  夏雪看着这一局面,她也不解地看向韩文昊

  韩文昊冷然地站在飘雪中,转过身看着安娜说:“你身处那个世界,总有那个世界的人,会走出来,告诉你,你属于那个世界”

  安娜震惊地看着韩文昊

  丹尼尔的脸色一冷,默雅立即微笑地扶着夏雪说:“夏小姐,我们走吧”

  “你们要干嘛不要再去伤害人我们试着再原谅一些人吧文昊”夏雪哭着走过去,要为安娜求情,韩文昊却依然眸光如炬地看向左安娜,今天的迷底,将会一一揭开

  “文昊————”夏雪转过头,看着韩文昊哭着说:“答应我,原谅一些人吧”

  默雅小心地扶着夏雪上车,让车子快步地离开,夏雪依然不舍地看着安娜的身影,哭着说:“文昊————我们再原谅一些人吧好吗我们再原谅一些人吧”

  夏雪的声音飘散在这个可怕的上空,到底有什么可以化解这种哀怨

  安娜站在原地,双眸滚落泪水。

  韩文昊确定夏雪离开,才缓缓地说:“不管如何,总有一些东西,要让你明明白白,我韩氏所有的机密,包括我所有的行动,你都了如指掌可你忘了一点,还有一个与你同世界的人,没有死”

  安娜疑惑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

  丹尼尔的双眸一眨,便说:“请她出来吧”

  一个女孩,穿着的洋装,披着一头直发,环着白色的丝带,苍白着脸色,双眸流露清撤的光芒,一步一步地踏着那厚重的雪儿,走出来,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安娜

  安娜震惊地看到她,退后了好几步,不可思议地摇摇头,大叫:“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不可能”

  瑾柔冷静地看着安娜,想起了昏迷了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终于在丹尼尔的叫唤下,醒了过来她幽幽地说:“我或许是死了现在的我,是谁,我不知道”

  安娜咬紧下唇,看紧瑾柔,依然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韩文昊冷冷地看着她说:“怪不得陈记者的一切,什么時候我都晚了一步,原来是你后来发生的一切事,那么的巧合,也是你”

  安娜依然处在惊恐中看着瑾柔,如同脱胎换骨般,换了一个人,清冷得如同幽莲,看人的時候,清澈一片,过去的恨与仇全都没有了,余下的全是那点目空一切,或许这就是重生的代价。

  瑾柔看着安娜,原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再说,因为自己出来,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韩文昊冷冷地看着安娜,许默与任轻风立即上前问:“总裁我们怎么解决她”

  韩文昊继续看着安娜,看着她站在雪地中,穿着昨天还在公司没有换下的制服,站在白雪皑皑的世界里,如此孤单一个人,他不想再看到她地转过身,说:“放了她”

  希辰他们立即看着他。

  剑剑梅。“放了让她走吧”韩文昊独自一人走向劳斯莱斯,坐了进去,任轻风四人也看着安娜,本想说点什么,却还是转身,希辰在离开時,再看了安娜一眼,才说:“我不知道你的眼里,对韩先生是不是总是恨,可是我知道,韩先生,对你,总是有信任的这一刻,还是在信任你过去的一些真情一路走好”

  丹尼尔也轻扶着瑾柔上了车,然后他对司机说:“开车”

  汽车缓缓地启动,往前开去。

  瑾柔坐在汽车内,看着窗外的世界,一切一切都如此新,新得如同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那句话:好好地爱自己,因为拥有自己,就是拥有整个世界她微微地一笑,昏迷的这段時间,仿佛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生存,如今再醒来,身体的恶魔被彻底清空了

  “你不要见见夏雪吗”丹尼尔看着瑾柔问。

  瑾柔摇摇头,继续看着窗外的雪景,幽幽地说:“好多东西,都不能回头了,再见面,总是过去的恨,何必要再挑起一些伤感我不配当她的朋友,就让她以为,我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吧未来我就为自己好好开始,如果再有缘,我们再见吧可我希望有愿,擦肩而过,她都不再认得我我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愿你们幸福”

  丹尼尔看着瑾柔,说:“真要去西班牙吗”

  “无所谓那个国度,只要离开这片天空就够了带着我的人,与我的名字,离开这片天空”

  她轻按下车窗,闭上双眸,享受着这点清幽的风,微微地一笑。

  ***

  医院

  韩文杰拿出化验报告,结果不敢相信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哥哥说:“哥,我好像误会安娜了,那药水,并没有毒,只是极少量的砒霜与少量的药物混在一起的活剂。可能是热水沾过染色的指甲滑流下来的”

  韩文昊坐在车内,双眸一亮,突然流露一点感激,看向窗外飞逝的风景。

  依然是那萦绕着青烟的湖畔,安娜一个人慢慢地走在雪地上,回忆这八年来的点点滴滴,如果不是有组织的强势,或许她能当韩文昊真正的秘书,堂堂正正地陪在他的身边,偶尔为他披一下西服,系一下钮扣或许她带着目的地帮助了夏雪与韩文昊的爱情,又或许出于真情与感动,毕竟,她的内心,依然住着天使。

  她突然低头,眼泪滚落下来,爱了一个男人八年了,想在最后一刻,给予他最后一点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