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你是我的

   “夏雪!”韩文昊不停地敲着门,边敲边说:“你不让我进来不要紧,可是你这样不作声,我会很害怕!拜托!让我进去!!”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韩文昊真的是急了,急得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真的撞门吧,他一时泄了气,只得无奈地站在门口,干巴巴地等着。

  夏雪躺在温暖的床上,用手枕着脸,有点委屈地想起了今天从电脑屏幕里看到的照片,心就扭成一团,再翻身侧躺着,然后再一脸气愤地看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先是再恶狠狠地哼了一声,刚才想转过身,却发觉门外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她的心一紧,缓缓地坐起来,看着那扇门,想着这人该不会……冷得出事了吧?

  她一下子想起了他的手臂还有刚才愈合没有多久的枪伤……她一咬下唇,便掀开被子,小心地走下床,赤着脚来到门边,脸微贴在门上,留心地听着门外的响动声,可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她开始有点害怕,却又死嘴硬地说:“我才不上你当呢!你智商一百八,我不知道有没有一百!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我有病!”

  她一下子抱着肩,靠在门上,急喘着气,眼珠子左拐左拐,然后又听到了门外那冷风呼呼声,她又有点不得主意地说:“我就不相信,你就被泼这么一桶水,飘这俩点雪,你就要死了?”

  她话才刚说完,又有点提心吊胆地想了想,才刚在犹豫不绝,突然听到门外的女儿惊声地大叫:“妈妈————爸爸晕过去啦!”

  夏雪一听大惊失色,立即转过身,双手一拉开门,随即跑出去,大叫:“文昊——————”

  双向门一打开,她立即眼睁睁地看到韩文昊正站在飘雪中,瞪着灼热的眼神来看着自己,她才知道自己被女儿那死丫头给骗了,立即快速地关上门,韩文昊一个着急之下,刚要冲进来,谁知道手被门重重地一夹,他轻叫了一声,夏雪迅速地打开门,又气又急地看了一眼他又红又肿的手,便跺了一下脚,生气地往房内走!!

  韩文昊终于走进房间,迎着阵阵暖气,他立即重重地喘了口气,便赶紧扔了花,跑进来,谁知道被夏雪走到床边,随手抓起枕头,就没命地往他的身上,边打边哭着说:“你进来干什么?你去抱别人啊!我再也不要爱你了!”

  “你先听我解释!!解释完了,你再打也不迟!!”韩文昊连忙别过头,用肩膀挡着她的枕头,然后想向她走过去,夏雪却没命地打了他的肩膀几下,便眼红红地扔了枕头说:“好!!你进来!我走!!”

  她话一说完,就快步地走到房门前,才刚握到门锁,就被韩文昊从身后将她一拥而紧,便焦急地说:“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承认我做这件事,我的确有欠妥当,我抱歉!”

  “你放手!”夏雪硬是要挣扎开他的环抱,韩文昊却情急之下,就抱起她整个人往床上走去,二话不说就将她压在床上,没有理她的挣扎便吻紧她的嫩唇,当拥紧她柔软的身子,自己就无法自拨地沦陷在她的世界里,他太迷恋她的一切,包括诱人的身体……

  “唔……”夏雪的双唇动也不能动,只要有一点稍为松动,就已经被他窜进舌尖,霸道紧张爱恋地吸吮着自己的舌尖,那种强烈的纠缠与依赖,让她的眼泪却忍不住地滚落下来,双手不由主地软在他的肩膀上,韩文昊边吻紧她的红唇,边迅速地脱去了自己身上湿沥的衬衣,在发觉夏雪没有那么拒绝,他终于缓缓地停下了那个吻,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夏雪那伤心委屈滴泪的双眸,他的心也疼了,边用手指扫去她的眼泪,边感性心疼地叫……“老婆……”

  “谁是你老婆?你不是不想结婚吗?”夏雪立即抓住他的话柄。

  韩文昊的眼角溢过一点笑意地看了她一眼,便才腑下头,在她的耳边轻叫:“那……叫……雪儿?”

  夏雪的心莫名地一动,爸爸小时候就是这样叫自己,她的眼睛一眨,依然还是存着气,有点生气……

  韩文昊看着她这表情,便立即再腑下头,用红唇微摩娑着她的脖子,轻吻着她的耳垂,再好好地解释:“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那个女的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我才不相信你”夏雪硬是要推开他身体,韩文昊却横过手拥着她温热柔嫩的身子贴近自己,才再继续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这绯闻事件,完全把我弄得措手不及”

  “你什么都不知道……”夏雪说起这件事,心里委屈,眼泪滚落下来说:“前俩天我们还好好的,突然来这么一侧新闻,整得我措手不及才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今晚我好好补偿你……”韩文昊话才说完,就已经再吻上了夏雪的嫩唇……夏雪硬是推开他,脸红红地说:“谁要你补偿了?你走开……”

  “我都忍耐够极限了……”韩文昊一下子再压在夏雪的身上,吻上她的红唇,边与她纠缠着,边迅速地退去了自己的衣物,扯上被褥……

  “你走开!!”夏雪在被褥内,还是半推半就,韩文昊却握紧她的小手,吻上她的红唇,与她的舌尖轻纠缠在一起,手轻抚上她的酥胸,微微地揉搓着,当碰到那点丰满,他的整个世界深深地满足起来,手不经觉地划落下她肩膀上的睡裙肩带,轻搓弄着那完美的酥胸……

  “唔……”夏雪边与他热吻间,还是有点生气地抓住他的手,韩文昊离开那个吻,稍抬起,在暗黄的灯光下,看着她微微一笑地说:“真的要拒绝我吗?”

  “谁要你今天做错事?”夏雪的话有点娇嗔。

  韩文昊微笑着说:“你惩罚也够狠的了,把我挡在门外,让那俩个东西笑话我,跳阳台了,还要拿水泼我……我冷了半个晚上,还不行?我真的错了,我抱歉,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夏雪不作声。

  韩文昊再轻声地叫:“老婆……雪儿……”

  “肉麻死了!我又没有嫁给你……”夏雪别过头,又咬下唇,脸上却是那溢不住的笑意,韩文昊看着她这般娇羞的模样,再忍不住地轻吻着她的脖子,才感性地说:“你怎么能不嫁给我,你就是我老婆,你是我唯一的女人,一个你已经够我烦的了,我没有心思再想其它人……我爱你……宝贝……”

  “你走开了……”夏雪又忍不住地推开他,韩文昊硬是轻吻着她的酥胸,轻舔着她粉红的小点,边吻边血气膨胀地说:“我刚才在门外,想死你了,我爱你,宝贝……我爱你……”他话一说完,就已经分开她的双腿,一压而下,涌进了她紧致而神秘的幽间,整个身体便焕发一阵阵激烈的兴奋感,一阵鼻息轻喘而起,便开始激烈地抽动着。

  夏雪轻叫起来,双手不由主地环抱着他的脖子,分开双腿任由他持续地进入,俩人就这般在床上,重重地律动着,暗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他们重叠在一起的影子,韩文昊紧紧地环抱着夏雪,不停地进入,抽动着,随着亢奋感越来越强烈,他情之所至,便轻咬着夏雪的耳垂,才说:“再给我生个宝宝……怀我的孩子……”

  “不要……”夏雪在重重地进入间,愉快如浪涌间,故意微笑地拒绝着。

  “不要?”韩文昊的眉头一紧,双手一撑而起,快速地进入她的身体,快速地冲击着,那硕大阵阵地冲进了她的双腿间,寻求那迷人的高潮。

  “啊……”夏雪仰起头轻轻叫娇喘着,最终闭上双眸,任由他在自己的双腿间,亢奋地摩擦着!

  他们谁都没有发生,或许这一刻,其实是最美妙的,这种心与心之间,彼此贴在一起的感觉,是一种得来不易的幸福,依赖般的幸福。

  激烈过后,暧昧的气息,纠缠在整个温暖的空间。

  浴室,飘着白色的雾气,韩文昊赤(禁词)裸着坚实的上身,坐在温热的浴池中,环抱着夏雪赤裸的身体,在她的脖子间,轻轻地一吻,夏雪微笑地靠在他的肩膀,轻侧着脸,任由他的吻,碎碎点点地落在自己的肩膀,才幽幽地说:“文昊……”

  “嗯?”韩文昊边吻着她的脖子,轻咬着湿润的耳垂,双手在温热的水池中,轻抚着她光滑的腹部,轻揉着她的酥胸……

  “你是我的吗?”夏雪突然绵绵地问。

  “嗯……”韩文昊再轻吻着她湿沥的发间,才真心地说:“我是你的……你拥有我整个人……”

  夏雪的心莫名地一跳,脸倾刻羞红了,稍转过头,看着韩文昊那在雾气中,英伟完美的脸庞,她突然满足地一笑,轻轻地吻了他的薄唇一下,才绵绵性感地说:“你是我的……我要拥你的全部……我不想和任何人分享你……你记住了,你被我俘虏了……”

  “嗯……我们的世界只有我们俩个,我们会一辈子,缠绵在一起……我爱你……”

  韩文昊腑下头,与她再缠绵地相吻起来,手在水里,轻窜进了她的双腿间,轻揉着她最柔嫩的一处,轻轻地捏弄着,夏雪的身体开始重重地叹息了一起来,不由自主地转过身,环抱着他的脖子,分开双腿,迎着他的勃起,亲自律动着自己的身体,韩文昊拥抱着她的身体,继续喘息地在水里,进入着,水底的世界里,让俩人都如此地膨胀,阵阵的冲击,涌动着飘动在浴池中的玫瑰花瓣……

  俩人继续地进入着,不再追求那阵阵激烈的冲击,而是心与心之间慢慢地相融合……夏雪迷乱地闭上双眸,仰后着身体,酥胸完美地展露在水面上,韩文昊轻腑头而吻……以后的每晚每夜,都要这般的,在俩个人秘密的世界里,甜蜜着,幸福着。()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