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你的名字

   小小的家,透着窗外一点霓虹灯,时红时绿,刚好映在卧床的位置。

  卓柏均轻扶着靖桐躺在飘着樱花味道的床褥上,轻压在她身上,腑下头轻看着她那双迷离有点害羞的双眸,他微而温情地一笑。

  “总监……”靖桐有点害怕,轻声地呼唤他。

  “不要叫总监,叫我的名字……”卓柏均轻拨弄她额前的头发,轻声地命令。

  她的脸一红,终还是有点害羞地轻叫:“柏均……”

  轻轻的呼唤,如同母亲般,充满了爱意与柔情……卓柏均突然暧昧地一笑,看着她迷离的双眸,满满地腑下头,在她的唇上一吻,靖桐的心一甜,双眸即刻含泪,迎着他的吻,缓缓地开启自己的红唇,与他温热的舌尖轻轻地纠缠在一起,双手微微颤抖地环抱着他的脖子。

  卓柏均从来都没有这般对待一个女子,吮吸着那小小的舌尖,与她的嫩唇相摩擦,揉出无限的情愫,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窜进她的被褥内,轻拥着她的纤腰,拿捏着她纤细的腰间,与她的身体相交贴着,感受着她丰满的胸膛,正紧张地喘息着,他微微地一笑,再轻吸吮着她的唇片,边吻边感性地说:“别怕……”

  靖桐的身体仿佛渐渐地沦陷,只是迎着他好温柔的吻,与他一起相交缠着。

  卓柏均边吻着她的红唇,边将伸手进她的毛衣内,揉搓着她的酥胸,甚至拿捏着她粉红的小点……

  “唔……”靖桐的脸一红,轻喘息了一下,却被他手一执毛衣一角,顺利地将毛衣脱了下来,露出了半透明的小背心,她的脸一红,卓柏均却微微地一笑,腑下头,轻吻着她的脖子,舔着她的胸-沿,手伸至后腰,脱下了她白色的内衣,轻咬着那点粉红,甚至好温柔地吸-吮着。

  靖桐闭上眼睛急喘着气,感受着身体流窜过热血,她雪白光滑的手臂有点寒冷,再拥紧他的脖子,卓柏均顺势地轻吻着她的手臂,再到肩膀,甚至轻轻地一咬,靖桐轻叫……“疼……”

  他再默然地一笑,再轻吻脖子,才感性与依赖地说:“我真的好喜欢你身上的香气……”

  “你是不是……因为我像你妈妈,所以你才……”靖桐有点伤心地看着卓柏均,倒也傻气地坦白自己的感情,可问完,脸又红了。

  卓柏均腑下头,看着她一笑,然后脱掉了西服,一点一点解开了胸前的钮扣,靖桐的脸一红,别过脸,轻咬下唇,没敢看……他暧昧地看着她,邪魅的眸光渐渐地再收敛,再温情地一笑,脱下了衬衣,露出了长期剑击的坚实胸膛,趁着她侧过脸,却猛势地将她拥入怀里,拉起被褥,将俩人藏在里面,才在她的耳边轻声感性地说:“傻瓜,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与我母亲无关……”

  靖桐突然一笑,脸靠在他胸膛处,有点害羞地将双手放在他腰间,才发觉肌肉好坚实,她的心再一跳,卓柏均腑下头,在她的脸上一吻,抓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再在她的耳边细声地说:“害怕吗?别告诉我,你第一次啊……”

  靖桐没敢作声,觉得说真话有点丢脸,连急忙说:“我……我……”

  卓柏均突然再一笑,手轻抚着她平滑的腹部,再到腰间的牛仔裤上,熟悉地松开了她腰间的裤扣子,再为她一点一点地扯下了那休闲长裤,轻抚着她修长的美腿,靖桐的脸再刷地一红,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卓柏均也暧昧地看着她,却一下子霸道地压在她的身上,边吻着她,边分开她的长裤,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最后衣物,俩人的近乎赤——裸地相拥在一起,一边拥吻着,一边挪移着身体,让彼此的气息交缠着彼此,最后卓柏均突然撕——裂靖桐的内衣,一下子强行进入,却在双腿——间,受阻,他立即稍挺起头,看着靖桐,双眸里流露一点惊喜!

  靖桐却咬紧下唇,有点丢脸地轻执被褥,别过头。

  “第一次……”卓柏均话一说完,便重力地往靖桐的体——下一压!!

  “啊——————”靖桐突然疼得一身冷汗地抓紧被褥,轻叫起来,眼泪随即滚落!

  卓柏均却太迷恋她的紧实,再重重地一压,终于滑进了她的湿润处,随即身体传来了阵阵激-情的血液,他仿佛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结合的美好与幸福,他再重重地往下一压……

  “啊————疼————”靖桐轻喘着气,咽着干渴的喉间,求饶着说:“不要……好疼……”

  卓柏均却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俩处,再重重地往下一压,床吱呀地一动,随即弹跳了回来,他再出力地一压,享受着她的紧实,让自己深深地迷恋她的身体,他强息着气,突然腑下身,与她缠绵地吻着,却继续地冲击着她的身体,靖桐轻娇喘出声,双腿不由主地轻张开来,边与他热吻着,边享受着疼痛下渐来临的快感,眼泪却颗颗地滚落下来。

  这一夜,缠绵里带着疼痛,她的身上,处处是卓柏均的吻痕,这个男人,疼惜地吻遍自己整个身体,甚至在进入时,都那般地温柔,生怕弄疼了她,这一刻一刻,都那般极致的温柔与爱恋,她被感动了,眼泪再继续往下滴落……

  这一刻,至少是美好的,原来,不管我们做什么事,对待爱人,亲人,家人,只要全情投入,总能获得幸福。

  霓虹灯继续在这个寒冷的夜空闪烁着,时暗时亮,像征着矛盾人生,如同地球的这一面那一面!最终,不管白天到底懂不懂夜的黑,白天还是要来了……带进了暖暖的一阵晨曦,洒进了这个十多平方的小家,这个小家里传来了煎鸡蛋的声音,还有烘面包的声音,还有一首《雪人》的钢琴曲……

  卓柏均这一夜,仿佛回到了过去的一点幸福时光,那里面有樱花,和妈妈,还有一点点快乐的童年,这种感觉,如同梦般,让他沦陷……他最终幽幽地睁开双眼,立即接触到一片晨曦,洒在墙上,墙上贴着靖桐与她男朋友的照片,有亲密的依偎在一起,还有靖桐坐在他男朋友的腿上,对着镜头好甜地笑着……

  他就这般凝视着这张照片,安安静静地看着照片里的靖桐,笑得好幸福,在她的身上,他感觉到,或许幸福可以很简单,他的眸光掠过一丝无奈,突然听到身后有点响声,他稍转过身,看到这个卧房与客厅还有小厨房连为一体的小家,处处一片温馨,而靖桐侧穿着白色的宽领毛衣,白色的运动裤,正站在厨柜前,将一锅稀饭,小心地端出来,放到小客厅的餐桌上,再转身将煎好的鸡蛋,和面包摆放在餐桌上……

  卓柏均的双眸掠过一点笑意,趁着她转身走进厨房,穿起了衣物,边下床边才抓起衬衣,披在身上,倒也没有扣钮扣就来到靖桐的身边,从她的身后,轻轻地一拥……

  靖桐的脸一红,有点吓着了,觉得激情过后,有点害怕清醒后的现实,她也没敢回,只是低下头,连忙想洗碗……

  卓柏均腑下头,轻吻着她的脖子,感性溺爱地说:“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

  靖桐一下子转过身,对着卓柏均着急地说:“您不用对我负责……”

  卓柏均看着她,眉心一皱,直接说:“谁要对你负责了?就过一个晚上?我就要对你负责?那我得对多少女人负责?”

  靖桐的心里一暗,连忙有点委屈地低下头。

  卓柏均突然一笑,轻挑起她的下巴,柔声地说:“怎么?听到我这样说,你失望了?”

  “我……没有……”靖桐连忙低下头,不想承认……

  “还说没有?”卓柏均一下子再拥紧她,轻吻她的小唇,才在她的耳边,仿佛说着昨夜的激情后的轻喃细语说:“我对你负责……一辈子……只要您愿意……”

  靖桐莫名地一笑,才低下头咕哝着说:“我才不相信……”

  卓柏均再轻咬她的耳垂,手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她的后腰,再轻揉着她的臀部,才再逗着她说:“你要不要对我负责?”

  “不理你……”靖桐的脸一红,然后轻推开他说:“去梳洗一下啦……”

  卓柏均一笑,然后转身,边走进洗手间,边说:“把你床边的贴着有关你前男友的照片都给我拿下来……我以后过来的时候,不想再看到……”

  靖桐突然一笑,却没作声,卓柏均也一笑,走进浴室,就看到那洗手盘上,摆放着一个全新的透明玻璃杯,杯子上摆放着一根牙刷,牙刷上挤了粉蓝色的水晶牙膏,他满意地一笑,拿起牙刷,转展地看了一下,才终于拿起杯子,迅速地梳洗完,顺便洗了个热水澡,穿起了衣服,边用白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就看到靖桐正半跪在床边,听话地将墙上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拿下来,这么一个动作,如同猫般,凹下了性感的腰间,混圆的臀部微微地一翘,他就这般看着她性感的模样,突然来到她的身后,也跪趴在床上,轻轻地一吻她的臀部……

  靖桐一愣,双手轻趴在墙上,动也没敢动。

  卓柏均轻轻地扯下了她的裤子,露出了完美而性感的臀部,他轻轻地吻着,甚至轻轻地往双腿间轻舔而去,一阵激烈猛势地进入身体,靖桐强喘着气,动也没敢动,只是任由他轻吸==吮着,只得闭上双眸享受着身体的激动亢==奋感……卓柏均被极速地撩拨而起,他一下子立起身子,就这般从后位强行地进入她的身体……

  “啊……”靖桐轻趴在墙上,手抓紧前男友的照片,皱成一团。

  卓柏均拥紧她的腰间,顶着她的臀部,亢奋地进入着,一阵阵冲击,她的紧实紧紧地包围着自己,刺激连连,他再猛力地冲刺着,靖桐轻扑在墙上,兴奋地轻叫着……“总监……”

  “叫我的名字……”卓柏均握紧她的腰间,继续阵阵地进入着,甚至投入地问:“喜欢吗?快乐吗?”

  “嗯……”靖桐的身子再极速地起伏着,卓柏均腑过身子,吻着她的脖子,在进入间,双手握紧她的丰==满酥==胸,在她的耳边动情地说:“我喜欢你……靖桐……”

  她突然感动地一笑,双眸含泪。

  俩人动情过后,卓柏均轻拥着靖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边轻吻着她的耳垂,边看着她纤长而温柔的小手,卷起了一份三文治,送到了自己的唇边,他微微一笑,咬了一口,轻嚼着才说:“你真像一个小妻子……”

  “我本来就是要嫁人的……”靖桐话一说完,就已经看到卓柏均不高兴,她立即乖巧地说:“我以后不敢了……”

  卓柏均再一笑。

  靖桐边喂着卓柏均吃三文治,边有点小心翼翼地问:“那……玉露姐怎么办……你们……”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了!今晚给我做饭吃!”卓柏均命令着。

  靖桐一下子有点惊喜地转过头看着卓柏均说:“你今晚还要过来?真的?”

  “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呆在一起……不管在那里……”卓柏均逐定地看着她说!!

  靖桐的脸一红,却双眸含泪,激动地看着卓柏均,突然环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一吻。

  卓柏均趁势地与她再热吻,双手双开始轻扫着她的酥胸,有点再冲动地说:“又勾引我是吧?”

  “我没有……”靖桐立即看着他,摇摇头。

  “明明就是!”卓柏均一下子抱起靖桐往床上走去……

  “总监……不要……有点疼……”靖桐立即吓住了地说。

  “我温柔点……”卓柏均一下子将靖桐压在床上,再与她缠绵起来,却在这时候,听到了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边隔着衣物吻着靖桐,边接听电话……“嗯……”

  “韩文昊!!失踪了!!”沈玉露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卓柏均立即一站起来,双眸一凝,说:“确定吗?”

  “确定!!”沈玉露立即兴奋地说:“我们的人,该是时候,入侵韩氏了……我也要趁这个机会,再取夏雪性命!!”

  “谁啊……”靖桐忍不住轻声地问,卓柏均迅速地轻掩她的嘴巴,沈玉露即立即问:“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