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历史的重演

   夏雪一边擦干眼泪,一边走出韩氏大楼,却看到俩名恩师已经和李导坐在一起,她先是惊讶了一下,便喜悦地向恩师走过去说:“老师?你们怎么会来!”

  “来探你的班!怕我欺负你!”李导大笑起来。

  张敬忠倒有点吃力地站起来,笑着说:“听说今天开拍《双城记》,便过来看一下你,最近你发生了很多事,有点担心。”

  夏雪立即心疼地将保温瓶,递给念念,才扶着恩师的手臂,与孙明一起往前面走走,因为她知道,老师肯定有话要对自己说。

  “夏雪……”张敬忠稍侧脸问:“你回国也有一段时间,除了拍广告与接受采访,你没有交多少成绩给自己吧……”

  夏雪的脸一红,有点内疚地说:“对不起,老师,这段时间,我个人的事情挺多的……《茶花女》的戏,我还一直情绪不稳……”

  张敬忠脸色凝重地点点头,才对夏雪说:“付导准备〈茶花女〉三年,这本来是一部年度大戏,却因为你的坠崖和瑾柔的过世,而可惜地停住了……”

  夏雪不作声。

  张敬忠与夏雪来到了拍摄的机位前,看着摄影师,灯光师,美术指导,武术指导,一干人等在忙忙碌碌着,他才幽幽地说:“一部电影,从开始的剧本挑选,人物角色的成形,到最后的定型,决定拍摄,导演与编剧的拉剧,还有监制和剧组的漫长矛盾到最后的相互配合,一部戏还没有开拍,就已经先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他们每一分钟,都倾诉了可贵的热诚,然后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等待着最后的时间,主角的降临……”

  夏雪的眼眶一红,明白恩师的意思。

  张敬忠再沉重地说:“要知道,人的一生中,没有多少机会,能站在舞台上,当很多人的主角……当我们承载着这个身份给我们的荣誉感,自然就要挑起使命感,当得了主角,就要挑起整部电影里所有电影人的大梁,有时候,不能太妄顾他人的付出与心血,只服从自己的心情,这样就太自私了……”

  夏雪听着这话,心脏突然再一紧,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悔恨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指尖都颤抖发冷。

  “想起你刚去法国时,心中自有一双翅膀,挥动的豪情壮志,怎么回国后,就变得这般脆弱了?最近看你的新闻,永远都是猜测你的恋情,你的爱情,还有无尽止的绯闻,在这个圈子里,如果你不想被媒体利用,你就必须要交出成绩单,如果你没有成绩单,那么你到最后只能沦为这个娱乐圈的工具,机会不等人,千万不要错过了……错过了,谁又知道,上帝安排下一次的机会,又是什么时候?成功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今次你一定要排好〈双城记〉,切莫再出任何的差错了,如果不是,这个圈子就会嫌弃你了。明白?”张敬忠再衷心地教导着。

  夏雪听着这话,一下子抬起头,迎着寒风,看着摄影师,坐在移动架上,对着镜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做着测试,灯光师拿着光板,模似角色在走位,美术指导让助理推着衣服架,挑选着角色的衣服,武术指导与几位武师,还有文宇一起,在挥拳作打斗状,她顿然心境开阔,经历大风大浪后,更能明白人生就是放松,收紧,再放松,如此不停地遁环,你才能更能感受人生。

  “一个镜头,揉合了多少人的心血?可观众看完,或许只是短短几分钟,他们看不到幕后,他们只看到你们留下的精彩,这是你们最委屈其实也是最伟大的地方……加油吧……”张敬忠轻拍了拍夏雪的肩膀,便转身离开了。

  夏雪想着这句话,便突然一笑,感谢自己是一名电影人,能把喜怒哀乐放进电影里,让自己的生命,在作品里升华!

  李导拿起喇叭,对着全世界大喊:“各就各位!!全世界准备!!”

  各大单位纷纷扬起手,作OK手势!!

  夏雪与沈玉露一抬起头,俩个女人相对看了一眼,才一起往着一百楼顶走去!!

  楼顶!!风很大!!呼呼声响,扑向每个人!!各工作人员纷纷在忙碌着,副导演坐在小电视上,拿着对讲机,让工作人员最后一次测试,再转过头看到夏雪先一步从帐逢里走出来,穿着一件橙红色的樽领毛衣,外披着黑色紧身皮外套,黑色的短热皮裤,银色的高跟鞋,从内里走出来,副导演看了她一眼,才立即对着摄影师细声地说:今次的打斗,一定要展示夏雪那双长腿,尤其是腿部踢位时,要折射苹果光!

  沈玉露穿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长裤,外披着白色西装,披着一头长发,飘逸动人地走了出来,看着所有人抿嘴地一笑。

  导演满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再让工作人员立即为她们整理钢丝,吊机在慢慢地挪动近拍摄现场,楼下传来了导演的话,文宇的戏份拍摄完毕,现在要开始夏雪与沈玉露的打斗戏!先上直升飞机!!

  副导演一声收到!便让工作人员通知监制,缓缓地向楼顶驶来直升飞机,顿时整个楼顶旋转起一段大风,夏雪与沈玉露迎风而站,工作人员先扶夏雪先上直升机,沈玉露看了夏雪一眼,双眸透来了阵残忍光芒,六年来的起死回生,早就已经练就一向的本事,包括嘴里含着的刀片……

  她得意地一笑,刚才想上直升机,却听到了身后一阵奇怪的响动声,她转过身一看,居然看到许墨与任轻风,还有希辰领着一干人等,快速地走进来,希辰领着一众保镖对着剧组里的各人,严厉地说:“得罪了!!韩先生派我们来保护夏小姐的安全,我们要自己检查剧组里所有的工具!包括钢丝!”

  夏雪坐在直升机,有点愣地看着希辰!

  副导演有点不开心地拿着对讲机,脸色有点变地说:“我们剧组里,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当当,难道还要整个剧组再等你们检查?什么意思嘛?”

  “得罪了!!”希辰一再地重复,然后派着保镖拿出精密仪器,将器材还有钢丝全都检查了一次,然后让助理将剧组里的所有员工的真实身份,纷纷输入电脑,副导演也不例外,弄得大家一肚子火,夏雪立即走下飞机,想与希辰商量着这件事,可是已经看到希辰快步地来到沈玉露的面前,对着她亮起了手中的检测仪说:“沈小姐,得罪了……”

  “你们有什么资格,检查我的身体?”沈玉露冷冷地看着希辰问。

  希辰微微一笑,看着她毫不畏惧地说:“您大可以说韩先生目无王法,不尊重您的本身,您的个人,强调与控告他做出非法行为,可不管你要怎么做,我们一定要检查您的身体!这是在韩氏大楼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们肯定要负责到底!!”

  “今天真是见识了伟大的韩总裁嚣张霸道的一面了!”沈玉露冷脸地展开双手。

  希辰便拿着探测仪在沈玉露的身上扫了个遍,没有发出警告,她才缓后退了一步,微笑地说:“失礼了……您请……”

  “哼!”沈玉露冷脸地转身,然后走上直升机,夏雪也一脸不好意思地转身,走上直升机,机门一关,螺旋桨开始转动起来,希辰立即让韩先生吩咐过来的七辆直升飞机,在高空中远距离避过镜头地保护着夏雪,希辰则亲自与任轻风还有许墨检查接下来的后备工作,然后再拿起手机,向韩文昊报告相关情况。

  韩文昊坐在会议厅,正听着下属给自己报告死者家属的陪偿问题,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即接听,希辰说一切情况正常,他却冷冷地再吩咐:“集中全力,保护好她!她不能出事!!”

  “是!”希辰立即点头,才刚挂了电话,就已经看到默雅与浩宇同时走上了楼顶,她立刻就知道环球总裁与韩先生想到一块去了,便默契地不作声,同时抬起头看向那架直升机!

  李导还有张敬忠和孙明一起看向微型电视机!!

  副导演直接拿起对讲机,大声地说:“各单位,各就各位!!准备!!开始!!”

  直升机快速地直升机上盘旋,紫涵(夏雪饰)迅速地拿出尖刀,架在薇佳(沈玉露饰)的脖子上,冷脸抽搐地说:“没有想到,你还是陪我上了飞机!看来,要么你发现了我的身份,要么你不怕死!!”

  薇佳的双眸一红,突然一笑,眼泪滚落下来,凄然地感受到脖子间那点冰冷地说:“我是不想,让浩轩陪着你走这最后一程……”

  紫涵一眨双眸,泪光浮动,却更握着尖刀,厉声地说:“你既然知道我们相爱,为什么不揭穿我的身份?”

  薇佳再仰脸,手里多了一把利刀,藏在暗处,才滚落眼泪说:“我绝不会在浩轩的面前,揭穿你的身份,今天你必须得死!!安安静静地死去,才对得起他对你的深情!!把你的秘密交给死神,这样他永远不知道,你曾经背叛过他!!”

  “你有这个本事吗?”紫涵(夏雪饰)冷笑地握紧尖刀,对准薇佳嘲讽地说!

  薇佳的脸色一冷,突然一脚踢向机师掌方向的手臂,机师突然一个失手,让直升机一个倾斜,紫涵整个身体往侧一倒,薇佳(沈玉露饰)突然如闪电般地转身,手握着尖刀,厉眼一闪,往着紫涵的心脏间直插而去,紫涵伸出单腿,如同蛇般作九十度弯,夹紧她的手臂,正一个强劲的扭转,薇佳手里的尖刀砰地掉落下来,俩个女人就这般在机仓内打斗着,机师紧张地掌好方向,想回过头一看,就已经看到薇佳快冷恨地扭紧了紫涵的脖子,脸上抽搐地一冷,出尽猛力将她整个人砸到机仓门边,一个迅速地打开机门,将她整个身体给推了出去!!

  直升机在天空中不停地盘旋,紫涵躺身在机仓外,双手握紧薇佳的双手,脸色涨红地瞪紧她,双手却猛力地握紧她的手,将要扯开,薇佳(沈玉露)却愤恨地对着紫涵说:“我求求你,你去死吧!!你本就不应该存在!!浩轩如果没有你,他或许会更幸福!!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和他就已经走上红毯!!一切都是因为你!!利用了所有人,利用了浩轩!!你去死吧!!只要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死!那么浩轩就不会痛苦!以为这仅仅只是分开!!”

  紫涵咬牙在脖子快要窒息时,看到薇佳那愤恨的双眸,想起自己还没有见到浩轩最后一面,她一个愤恨地出尽全力,扯开了薇佳的双手,然后脚突然自后方猛地一踢,薇佳重心不稳,尖叫一声,整个人往着直升机下坠,紫涵却伸出手,握紧她的手,俩个女人的身体挂在直升机下,惊险可怕!!

  韩文昊边开着会,突然听到了会议厅一阵直升机声音,他不经意地转头,脸色一凝,看向透明的玻璃窗外,直升机在四处急窜地盘旋,摄影机在另一驾直升机上,紧张地拍摄着,他眼睁睁地看着夏雪半个身子挂在外面,一手扯着直升机门,一手扯着惊险将要下坠的沈玉露,看不清她的脸,只见她头发飞舞,整个身体仿佛就是一出戏,在拼命地奉献与演出,他的眸光一闪,想起了夏雪今晨的话:我珍惜我的职业,珍惜这份职业得到好多人的爱……你就算不开心,不要拿我的职业来说事,我有点伤心,因为我爱我的职业,它在我的心里,是最神圣的……

  他就这般紧紧地看着夏雪的身影在直升飞机上,摇摆着,钢丝缠紧在她的腰间,要承受生命,仿佛太细了,他握紧钢笔,再也没有办法开会,在众高层与秘书团奇异的眸光中,眸光一直追随夏雪……

  薇佳抓紧紫涵的手,身子腾空随着直升机乱摆着,却不领情,愤恨地问:“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紫涵看紧她,深深地说:“今天你最好把我杀了!!我拼命地活着,你拼命地杀我!!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下次,绝不拉你!!”

  直升机在天空中快速地盘旋了一圈后,薇佳瞄准时机,拉着紫涵翻落飞机划过的顶楼,俩人便在顶楼再一次惊险地打斗着,最后薇佳急扯过绑定大楼牌架的粗绳在紫涵被踢翻落地,吐了一口血后,便拿起绳子,要将她勒死,紫涵机智地用双手揣进了绳圈里,伸起脚踢向薇佳,最后俩人一同扯着粗绳,同时坠落百层大楼————

  俩人的身子同时飞速地往下窜时,沈玉露边对着夏雪出手,边想起卓柏均留在脑海里的话:明日韩文昊一定会派人来保护夏雪,他身边的几大保镖一定会随行,我已经派人在你们戏份的后期,才动手脚!你与夏雪打斗间,千万不要暴露身份,等我伺机行事!

  夏雪与沈玉露俩人同时手执一根粗绳,身子垂在某楼层,单手凌厉地打着,沈玉露借机在楼层间,希辰与任轻风他们保护不到,便避过镜头,按计案使尽全力招招毕命般地直劈过去,夏雪边迅速地单手挡着她使过来的招数,知道镜头正在紧张地拍摄着,今次的动作戏,导演希望一次NG,她便忍受着手臂间的疼痛与麻痹,继续将身子缠紧半空中,单手与沈玉露过招,可当她接触到沈玉露那凶狠的杀气,还有唇间微残忍的抽搐时,她的后脑顿时一麻,脑海里迅速地流窜过瑾柔曾经在演〈茶花女〉才有这么一个动作,演员之间,只有本身的肢体语言是无法复制,除非你很接近她!

  夏雪立即在与沈玉露过招时,看着她厉声地问:“说!你和瑾柔什么关系?”

  “你想太多了!!”沈玉露厉声地把话说完,再往夏雪的脖子间出手,夏雪一手挡了下来,边盯紧沈玉露,出手刚要往前掐紧她的脖子,却发觉自己腰间一松,缠紧在自己腰间的钢丝扣子突然一断,她瞪大眼珠子,身子快速地往下坠,她惊险地大叫一声,双手缠紧粗绳,身子顿时悬空在数十层高楼下,刚想大叫救命,沈玉露立即按剧情安排地掐紧夏雪的脖子,制止她出声,才阴冷地按剧情的走向,脸色抽搐落泪地说:“我说过吧?你今天就要死在我手里!我不会再让你接近浩轩!!你去死吧!我求求你去死吧!!”

  她话一说完,双眸恶毒地一瞪,单手用力地一掐!!

  夏雪双手害怕地缠紧粗绳,身体没了钢丝,迎着风势,身子可能下分钟就要坠入地狱,所以她无力地作挣扎,只得抓紧那根救命的绳子,任由沈玉露掐紧自己的脖子,眼泪滚落下来,手被摩擦出血,她看紧沈玉露要夺人命的眼神,脑海却闪过韩文昊与女儿,还有丹尼尔的脸,眼泪一颗一颗地滚落,身体就要窒息了,双手渐开始麻痹,她仿佛看到父母亲正在远方向自己招手………

  她的脸越涨越红,任由沈玉露掐紧自已的脖子,双手却依然作最后一丝挣扎地抓紧那绳子,沈玉露一听到导演的一声NG,她突然微微一笑,手松开了,对着夏雪幽幽地说:“辛苦了,你演出很精彩……”

  夏雪才得喘气,刚才想要喊救命时,可绳子砰地一断,她惊叫一声,身子快速地往下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