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难得有情人

   韩文昊冷脸地扶着秦书蕾往外走,边走边问许墨:“有没有惊动宾客?”

  “没有……一切情况都很好……”许墨立即说。言蕖锕尜瞱蠂

  “今天是我弟弟的大喜日子!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形式,打扰他的美好!派出韩家所有保镖,把这个家给保护紧了!”韩文昊话冷冷地说完,便扶着秦书蕾走进韩家大门,刚巧看到夏雪刚才走出来,他冷脸仿佛看不见她,只是扶着秦书蕾往里走!

  夏雪奇怪他们的气氛这般严肃,便站停在门边,转过头看着他们的背影,秦书蕾不由主地在韩文昊的怀里,转过头看着她,双眸里掠过一丝平静的表情。

  夏雪更奇怪了,看着她那表情。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提醒秦书蕾要上楼梯了,便再亲自扶着她走上楼梯。

  “奇奇怪怪的!”夏雪一下子转身便离开,她不知道,身后的这个男人为他挡下了一些腥风血雨,甚至又欠了上帝的一个灵魂。

  韩文昊亲自扶着秦书蕾走上二楼,经过长长的回廓,然后扶着她走进自己的房间,让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再对着随后到来的李婶说:“给书蕾准备一杯参茶!再让妈过来一下,说她受了惊吓,炖点补品给她养身子!通知家庭医生……”

  “不用了……我喝点参茶就好……”秦书蕾躺在床上,幽幽地看着韩文昊说。

  韩文昊转过头,看着她,一脸严肃认真地说:“你才刚刚没了孩子,又受了惊吓,一定要补一下身子。刚才我过去的時候,非常担心你出事”

  秦书蕾听了心里一酸,看着这个男人,想起他一直在派人保护自己,心里倾刻柔软了下来,双眸含泪地说:“我……以为你的眼里都看不到我……”

  韩文昊听着这句话,只是眸光一闪烁,便站起来,脱掉了西服,交给佣人,才穿着白衬衣,黑西裤,一派随和自然地坐在床边,看着这个被自己伤害得太深的女人,微笑地说:“我们是未婚夫妻,你曾经还是孩子的母亲,我怎么会不关心你?我怎么会看不到你?”

  秦书蕾听了,心里一暖,再温柔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依然如同往常般英伟,甚至坚毅的脸庞,处处线条,都刻画得那般完美,当時的自己,就是这般被他迷住了,她的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看着秦书蕾这般模样,便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柔声地微笑说:“你哭什么?”

  “累吗?在我和夏雪之间,累吗?”秦书蕾看着韩文昊,突然心疼地问。

  韩文昊突然不明白她的话,只是冷静地看着她。

  秦书蕾的心里一酸,低下头,想起了夏雪的话:你在爱情里得到了什么?愤怒,生气,心狠手辣,绝望,痛苦,伤心……你还得到了什么?

  她想着这句话,再幽幽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依然坐在身边,正深凝视着自己,她的心里突然一酸,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她再看着他,认真地问:“文昊……你认认真真地回答我一次,你一直都派人保护我吗?怕我出事,关心我,所以派人保护我吗?一直都关心我吗?”

  韩文昊看着她,奇怪她的话,却还是缓缓地点点头。

  秦书蕾的心里一暖,眼泪滚落下来,腑下头才问:“你打算什么時候跟我说分手?”

  韩文昊的脸色稍一收,腑头不作声。

  秦书蕾的双眸浮动泪光,却真心地说:“我知道……你要跟我说分手,一个人去英国,回来的時候,关心我,陪着我,做了一些事,那么细心地陪伴着我,我就知道,你要和我说分手,接近你一些日子,对你也有一点了解,你对越爱的人,你总是越紧张,或许就会越不亲近……你答应婚事,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与夏雪之间的对话?知道我以死相逼?”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稍喘息,坐在床边,却稍看着窗外的秋叶。

  秦书蕾抬起头看着他,眼泪滚落地说:“你为什么不怪我,这样伤害夏雪?”

  韩文昊只是淡淡地一笑,才伸出双手,牵起了一点被褥,盖在她的身上,才说:“怪你作什么?你也是受害者,她也是受害者,我伤的是俩个女人……”

  秦书蕾深深地凝视着他。

  韩文昊抬起头看着秦书蕾,抱歉地一笑,才缓声地将多日的话,说了出来:“在我和夏雪的事情上,我的确是做错了……抱歉,让你受伤了……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对不起……”

  秦书蕾看着他,眼泪再颗颗地滚落。

  韩文昊压抑心底情愫,看着她说:“我想娶你的時候,是真心地想娶你,也想过要一心一意地对你,在那个時候,我不清楚爱情是什么,可我至少知道,如果与一个人在一起,就要真心对待一个人……可无奈事情走向并不如我所愿,我对你是深深的抱歉……我去英国俩天,看到不少皇室的珠宝,颗颗都闪着一些幸福与甜蜜的光芒,我一样一样地看着,我最终还是没有为你选择,因为我知道,我无法给你幸福,再美的珠宝也只是途然.”

  秦书蕾突然一笑,哽咽而珍惜地看着他说:“这是你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甚至还是心理话。”

  韩文昊再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双眸掠过一点心疼地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是我想要一点時间,好好地弥补,修复你心灵的创伤,至少在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是真心地希望你能好……我已经枉费了你不少深情……只是书蕾……我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你不好,你不美……你很好,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你很美……一切都是我逼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能现在还是像我初见你一样,骄傲可爱的女孩……”

  秦书蕾心里一触动,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再心疼地看着她说:“书蕾,我在想,放开你,到底是我自私?还是为你着想?”

  秦书蕾摇摇头,只是哽咽地看着他,真心地哭着说:“不……都不是……”

  韩文昊深深地看着她。

  “该是時候,我为自己着想了……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時间,经历了幸福,梦幻,甜蜜,痛苦,绝望,到坦然……夏雪说得对,我此刻在爱情里,收获了好多好多的丑陋,有時候午夜梦回,看着镜中的自己的,都觉得自己好丑好丑,我一直不能清醒,因为我一直在意的,是你到底有没有真心地对待过我……我想要一句话……一句真心的话……今天你和我坦白,我明白了,你也曾经在意过我,我也心满意足了……爱情真的只是一道选择题……你也是放弃了别人来到我身边,我又有什么资格觉得我是你唯一的选择?”秦书蕾哭着对韩文昊,落泪地说。

  韩文昊的双眸闪过一丝欣赏的光芒,看着她。

  秦书蕾也苦笑地看着他说:“爱情……这东西真的好苦好苦……它甚至真的好坏好坏,它能让一个变得自私与陕窄,甚至理智尽失!我很佩服夏雪,她能勇敢地放弃你这样的男子,守紧自己心灵的一片静土……或许对于她,我的心里一直是承认的,却无法说服自己……今天这一切的发生,让我明白,假如不是这场意外,我看不到你对我的关心,我也看不清楚,你们都以一颗宽容的心来对待我……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再自私?如果我爱你,我就要放开你,让你幸福,这才是最初的爱……感谢你这段時间没有放弃我,没有给予一点冷淡与恶言相向,让我在这场爱情中,安静而完整地退场……”

  韩文昊一愣,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秦书蕾。

  秦书蕾突然一笑,眼泪滚落下来,看着这个坚毅的男子说:“是不是觉得我为什么这般轻易地放弃?”

  韩文昊深凝视着她。

  秦书蕾看向窗外那火红的枫叶,再由衷地说:“刚才我坐在密室里,看到那个人被毁了容,从此一生就这般毁了。而我又何偿不是?在这场爱情里,我差点毁了容,如果不是多得你的周全保护,夏雪退一步的海阔天空,我可能断送了自己的人生。假如我没有与夏雪进行战争,别人也不会有机可乘……一切一切,都只是因为我自私了……”

  “不……”韩文昊再真切地看着她说:“不……一切都是因为我……”

  “不……”秦书蕾再看着他,想起了夏雪的话……“你没必要对我的人生负责……当時我们俩个在一起……你选择了我,同時……也是我选择了你……我们之间,有着共同的错误……就让我们共同承担,共同分手吧……”

  韩文昊听着这句话,思潮万涌,感动感慨地说:“我何德何能,能有这样的未婚妻?”

  秦书蕾突然一笑,对着韩文昊最后一次撤娇地说:“抱抱我……抱我最后一次……我的未婚夫……谢谢你的爱……谢谢你……”

  韩文昊深深地看着她,突然一笑,伸出双手,将秦书蕾拥入怀里,在她的发间一吻,才感性地如同亲人般地问:“离开后,你有什么打算?”

  秦书蕾靠在韩文昊的怀里,眼泪滚落下来,哽咽地说:“我可能……会爱你一段時间……然后再海阔天空……孩子的爸爸……你偶尔会想起我吗?”

  韩文昊再拥着她,真心地微笑说:“会……会的……永远都记得,你曾经是我孩子的母亲……谢谢你……”

  秦书蕾突然一笑,闭上双眸,眼泪再滚落下来。

  ***********************

  今天的更新到此结束!()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