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婚礼的真相

  。韩文昊的双眸一眨,看着一向对事事从不上心,目高一切的父亲,竟然在这样的时刻,流露这震惊的神态,他的眉头迅速地皱起来。 蓝樱也屏住呼吸,慢慢地一步步靠近沙发。

  夏雪看着所有人都这般紧张地看着她,她也有点紧张地微笑说:“我们当时掉下山崖时,一个老爷爷救了我们,这老爷爷对茶艺比较精通,和我比较投缘,便教了我一点沏茶技术。可我只学了皮毛,还是不太懂……”

  韩文昊的眸光迅速地扫向父亲。

  韩致忠的脸色一冷,盯紧夏雪时,脸部紧张的肌肉发出一阵冷光,盯紧夏雪,再缓声地问:“那老爷爷贵姓?”

  夏雪不由主地看向了韩文昊,只见他与僵硬地坐在那里,便才咽了咽口水,对着韩致忠微笑地说:“姓……陈……”

  蓝樱的眼睛一眯。

  庄月明的双眸震惊地瞪大。

  韩致忠一听着这姓氏,双眼迅速地流转了一下,双拳却握紧在双膝上,腑头冷脸不愿意承认说:“不可能!”

  韩文昊却看着父亲,缓缓地开口:“我们的确叫他陈老,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他的身份一直好奇,因为他的茶艺很高,对中国的茶道,有着很深的研究,而且他一个老人家生活在深山野岭,却从不缺东西,我感觉隐隐中是有人长期支持他的生活。他的脚已经有点行动不便。妻儿在多年前出车祸过世了!孙女嫁给山下茶庄的人。”

  韩致忠突然一阵紧张地抬起头看着儿子,双手抓紧在膝盖处,屏住呼吸看着儿子,依然抱持着怀疑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说的!”韩文昊看着父亲,也带着疑弧的神态说。

  庄月明突然感觉胸口快要窒息般,手握着那方月牙手帕,脸部表情开始紧张与颤抖。

  蓝樱却对另一件事感兴趣地看着夏雪,微笑地说:“夏雪!那爷爷教了你沏茶技术?他这么容易就教你?要知道茶艺这玩意儿,可不是随便传授他人。”

  夏雪抬起头看着蓝樱,微笑地说:“是啊……爷爷很喜欢我,我离开前,还让我跪下,认我作孙女,要我给他沏茶,还送了礼物给我……我出山后一直很想念他,一直在计划,这个戏拍完了,我就去看看他……想他出山走走……”

  韩致忠瞬间再震惊地看向夏雪!

  庄月明看着夏雪,也是一种不可思议,却更紧张地问:“他送了你什么礼物?你看过了吗?”

  夏雪看着庄月明傻傻地摇头,笑说:“没有……一直没舍得拆,怎么了?”

  她看着大家,有点惊慌。

  蓝樱却脸色一冷,看着夏雪问:“那礼物你摆在那里了?”

  “放在……”夏雪想了想,才又勉强地笑说:“放在……那个……我梳妆柜的第一格……”

  “李婶,你马上派人开直升机到夏雪的房间,取过那礼物,我们今天要亲自过目!”蓝樱冷冷地吩咐。

  “快去!”庄月明立即看着李婶,再吩咐。

  “是!”李婶立即紧张地走了出去。

  蓝樱这个时候,再看向韩致忠,心底里冷笑着说,韩致忠你也有今天!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整个韩家的长辈们,都仿佛对这件事,保持着非常严肃的态度,大家一片沉静地等待着,夏雪坐在其中,紧张得有点呼吸不顺,她甚至看到女儿也奇奇怪怪地看着自己,她的眉头一皱,咬紧下唇,总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

  韩致忠在整件事中,他抱持着最不冷静的态度,甚至有了一点敬畏之心,莫名地升腾起来。

  门外迅速地响起来了脚步声,李婶与俩名佣人还有丹尼尔府上的清雅一同焦急地走了进来,小心地将一个陈旧的红木箱子,还有一个陈旧的纸皮袋小心地摆展在古董茶几上!

  韩致忠与庄月明还有蓝樱一眼看到红木小箱子上的茶典标志,都莫名一颤!

  “打开来!!”韩致忠立即吩咐李婶打开来。

  “慢着!”蓝樱冷冷地看着韩致忠,一挑眉毛说:“这东西是你家的吗?”

  韩致忠的脸上一凝,不客气地看了蓝樱一眼,才又转过头看着夏雪,稍放缓态度说:“夏雪,你打开来给大家看看,这位老人家送了你什么东西……”

  “哦……”夏雪先是有点紧张地左右看着周围的人,才稍倾前身子,先是轻轻地接触到了那红木箱子,倾刻间,她就想起了爷爷对自己好惜心的疼爱,她莫名而温柔地一笑,便才小心地伸出手,轻扣开了那把古铜锁,将箱子打了开来,顿时一阵清香扑鼻而来,这种烈香,仿佛包含天地灵气,接受着深山滴露洗礼,仿佛都能感觉到流云飘飘,山水流趟……

  所有人迅速地看向那木箱子里的展铺开来了的茶叶,颗颗仿佛都拥有强劲的生命力,蓝樱激动地笑说:“果然是大红袍!!”

  韩致忠终于震惊地看向这木箱子里,自己穷极一生追求的大红袍,他的眸光再闪过畏惧之心。

  庄月明却凝视着这陈香茶叶,双眸倾刻间红润了起来。

  韩文昊实在不理解地皱眉,看着各长辈。

  “这……”韩致玲也听说了当年事,便忍不住地刚想开口,却又看到了二哥的眼色,便不敢作声了。

  韩致忠深深地凝视着箱子里的大红袍,好久好久,那叱咤风云的态度,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年,他再激动地伸出手指,轻点着那纸皮袋说:“你……再打开这纸皮袋看看……”

  夏雪想了想,便还是轻拿起纸皮袋,小心地抽出了其中的文件,一样一样地铺展开来,可是当她一点一点地打开来时,她也彻底地震惊了!!

  所有人也震惊地看向古董茶几上摆放的文件,里面有中国至日本还有韩国至全世界一百二十七个茶庄的转让书,里面的洋洒却已经有点苍力的笔迹上写着:陈士轩名下所有茶庄全转让于孙女夏雪本人所有,也请夏雪在接过一百二十七个茶园产权后,义务追讨三十八年前,借用于韩家的三间百年“士林”茶庄!债权书在文件的最后一页,由韩致忠与陈士轩亲自签名确认!

  夏雪愣了地看着上面爷爷的字迹,瞬间眼眶红了,想起爷爷一个人站在炉子旁,看着深红的火旺在炉内,映红了他苍老的脸,还有那双历经苍桑的双眸,他或许心软过,想赠予给自己最亲爱的孙女,缘份却在一刹那间,轨道错接,生命得失无常,只要用心对待,上帝的赏赐或许总在最后。

  她愣了地傻了地看着页页产权书,不用想也知道,这份份产权,到底有多么的价值连城,她一下子想起自己离开时,爷爷站在直升机下的苍老身影,她激动地腑头眼泪直落。

  韩文昊终于抬起头,震惊地看着父亲说:“爸!!莫非这陈老,就是我们中国的茶父?”

  韩致忠咬紧牙根,不作声!

  庄月明也不作声。

  蓝樱却冷笑着说:“人说世事无常,不知道你韩致忠,经历今天,到底是祸是福!师傅的意思,尽在你眼底了吧!”

  韩致忠没再回忆往事,只是冷脸地坐在位置上,不作声。

  “茶父?”夏雪这个时候,心思全在爷爷身上,便抬起头看着蓝樱,不解地问:“妈……茶父………是……”

  蓝樱微笑地对着夏雪说:“你说,中国茶遍布全世界,茶父是什么意思?您不懂?”

  夏雪的双眸刹时一亮,再次想起了爷爷那睿智的双眸,还有那锵铿有力,挠指风云的淡定谈吐,她一时激动地说:“这些茶庄我不能要!我怎么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应该还给他孙女!”

  “别傻了!”蓝樱微笑地看向夏雪说:“这些茶庄,不全是你的,还是千万股东的,茶农的,还有政府的,而你只是占取了其中一部份,但因为你是茶庄所有人,从此中国的茶业,与你更多的时候,息息相关!总得来讲,荣誉比财产来得更可贵!”

  夏雪傻眼了……

  韩家整个家族的人,全用一种尊敬与仰慕的态度来看着夏雪。

  秦书蕾的脸色再苍白,看着夏雪,手抓紧膝盖上的裙罢。

  蓝樱一下子微笑了起来,看了一眼正冷静地坐在一旁的韩文昊,心里在感叹,缘份就是这般奇妙。她不作声,虽然心里有点伤感,一直没有师傅的消息,苦找了几十年,谁知道他老人家却已经真的过着隐士般的生活,她却又突然笑了,站起来拍了拍韩致忠的肩膀说:“老朋友,这一棍,揍得可够狠了吧!记住,你现在欠夏雪的,可多了!!记得要还!!我想师傅不日后,会派人来协助夏雪接过茶庄,和追讨你韩家欠下的债!!大家都观礼吧!!”

  她话一说完,便已经微笑地走了出去,并没有点破这当中还隐藏了多少师傅与韩致忠与文佳之间心酸的故事!!

  庄月明实在是惊喜万分地看向夏雪,激动沸腾得说不出话来。

  韩致忠也忍不住地看向夏雪,之前所有的态度,释数放下,虽然压抑,却还是吩咐李嫂为夏雪摆观礼位,就近亲友,然后便沉默地与庄月明走了出去。

  韩家所有人,也一起看向夏雪,纷纷地向她投向和善与支持的眸光,再默然地退了出去!

  夏雪依然还在激动地看着这所有所有的产权书,想起爷爷对自己无数的教诲,她的心依然惊涛骇浪般颤抖着。

  韩文昊也坐在位置上,想起陈老在自己离开时,说的一句话:这是爷爷送给你的最后礼物了……他想着这句话,双眸更是莫名地一冷,咬紧牙根,屏紧心中气体,不作声地站起身来,扶起还在震惊当中的秦书蕾走了出去。

  夏雪忍不住地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这么一个重要的时刻,他就这般离开……

  李婶却领着佣人捧过来一个金色的托盘,里面摆放着一朵鲜红的玫瑰花及纯金线刺绣的襟花,小心地为夏雪配戴起来,才微笑地对着她说:“夏小姐,刚才老爷已经吩咐了您今天和太太坐在一起观礼吧……”

  夏雪听了,心里却莫名地一疼,双手抱着那个红木箱子,拥入怀里,心里默默地说:爷爷啊,才多少日不见,可事已境迁,您或许料事如神,想到夏雪会有今天这般,被人看轻与羞侮,谢谢您给予我珍贵的一切,只是我让你失望了,我没能和他在一起,可是才发觉,心中矜贵比财富矜贵来得更重要。我拒绝了他,如今我没有办法退路,只能一路前行,您放心!我会好好地往前走,不负你所望。谢谢你,今天给予我的一切,爷爷,想起山下的日子,我好想好想你,感谢你给予我这么一个矜贵的身份……感谢你……

  她思及此,一种深深的温暖,让自己明明白白地笑了,虽然笑得有点苦涩,却又看到韩文宇风风火火地扑下楼来,看到客厅中的人已经空了,他震惊地趴到夏雪的面前,看着她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爸没有大发雷霆,揪头发大骂,然后高血压?”

  夏雪听着韩文宇的话,奇怪地问:“什么事,你爸要大发雷霆?”

  韩文宇的眉心一皱,看着夏雪说:“你不知道?你居然不知道?”

  “你别又吓我!!”夏雪今天的震惊已经够足了,她的心又拨凉拨凉地看着韩文宇,几乎要奔溃地问:“到底出什么事啊?”

  韩文宇的纯真大眼睛一闪,伸出手指一点着夏雪胸前的玉佩!

  “啪!”夏雪伸出手,拍掉他的手说:“有点规矩!”

  “啧啧啧!”韩文宇拿她没有办法地笑说:“你得了吧!还没有当韩家女主人哩,就这么像模像样了?”

  “你说什么啊?”夏雪还是不理解地看着韩文宇,捧起茶来大喝一口!

  韩文宇故意地瞪了她一眼,才终于笑起来说:“你戴这月牙链,是像征韩家女主人的项链,我妈戴了几十年了……”

  “噗——————”夏雪整个人受不了刺激地将茶水全喷了出来!!

  夏雪气得混身打哆嗦地走出了韩家大院,看着宾客已经左左右右地来齐了,在那翠绿的草坪上,捧着红酒来来往往,她的嘴巴左右地撇着,愤恨地说:“韩文昊,你不要让我看见你,如果看到你,我非把你咬死!!”

  她话一说完,就已经看到韩文昊正捧着红酒杯,边手插着裤袋,站在某个外国宾客面前,半含笑地说着话,非常风度气派,可是夏雪看到他,就已经气得要半死地一手抓紧胸前的月牙项链,大步大步地来到韩文昊的面前,佣人们看到夏雪的这身穿扮,立即尊敬地点点头,让开了,有些熟悉韩家的宾客,也对夏雪投以惊讶的眸光!

  夏雪的脸立即红了,她一下子咬牙地来到韩文昊的面前,先是强装微笑地对着国外的宾客点点头,然后才用英文礼貌地说:“excuseme!”

  国外的宾客一听,便立即微笑地举了举酒杯,转身离开。

  韩文昊仿佛没有看到夏雪般,捧着红酒,冷脸地走开。

  “站住!”夏雪咬牙腑头说:“跟我一边去,我有事和你说!”

  “你别以为你有一百多个茶庄,我就听你的话!”韩文昊突然冷冷地对着夏雪说。

  “呸!”夏雪气得也不顾周围左右,就那般一抓紧韩文昊的手臂,拉着他走到某棵柳树下,才愤声地看着这个贱人说:“你明明我穿这衣服,戴这玩意儿,是像征什么,你居然敢给我不哼声?你会不会太过份了?你就是存心让我出臭!!”

  韩文昊仿佛只听到狗在吠地说:“对!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我妈给你的,又不是我给你的!你要陷入怎样的状况,与我无关!”

  他话一说完,就已经捧起红酒杯,转过头看着那美丽梦幻的花桥,小啜了一口红酒。

  “啊……原来是这样啊……你就是想你的未婚妻把我搓圆弄扁了吧?想你爸爸把我给吃了吧!”夏雪话一说完,朝着捧酒的服务生,一敲手指!

  服务生立即捧过来一盘红酒。

  夏雪迅速地拿起一杯红酒,冷冷地瞪着韩文昊,酒杯在自己的手里作三百六十五度旋转。

  韩文昊也冷盯着夏雪,说:“怎么?想捧酒泼我啊?”

  夏雪不作声,只是冷冷地看着韩文昊,气得肺都要炸了,却冷笑地说:“韩文昊!!男人小气我见多了,像你这样小气的人,我还真少见!!你到底想怎样?我得罪你了吗?我杀你全家啊,你用得着这样对我吗?我不管你妈妈对我是怎样的意思,你不是应该提醒我穿这身衣服有多尴尬?”

  韩文昊冷笑地看着夏雪说:“我为什么要提醒你?你受什么罪,有多少伤心,有多难过,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对!你上次喝酸酒的时候,不是说你是杂草吗?本来就让人踏的!!”

  “你……”夏雪忍无可忍,捧起红酒毫无理性就往着韩文昊的方向一泼过去,谁知道被他迅速地一闪,酒一下间泼向了身后的人!

  夏雪倒抽一口冷气,拿着空空的酒杯,震惊地看着韩致忠站在自己的面前,正压抑着怒火地看着自己,脸上,高级礼服上全是红酒,她一下子吓得不轻地掩住嘴巴,苦着脸想着今次肯定会挨骂不轻……

  韩致忠却只是站在宾客间,咬着牙根来看着夏雪!

  夏雪也紧张地屏住呼吸地看着韩致忠,想挤点笑容,却还是没敢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蓝樱站在另一头,很好奇地忍住笑,看着韩致忠这死老头,到底什么摆什么态度。

  韩文昊也看着父亲,有点好奇。

  时间过去一点点,韩致忠再终还是冷着脸,装作没事发生地往前走,边走边沉声地说:“还耗在这里作什么?不就位观礼?”

  夏雪失神地瞪着他。

  噗!蓝樱一下子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他就这么放过我?”夏雪不可思议地看向韩文昊。

  韩文昊不作声,捧着红酒,离开了。

  “夏雪————”蓝樱向着夏雪微笑地招手说:“快过来!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好——我先去看看新娘子,再过来……”夏雪转身刚要往前走,却不小心地碰到一个人,钱包一下子掉在地上,她哎呀的一声,抬起头一看,居然看到韩文杰换下白色的西服,一派气宇轩昂,温儒贵气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半含笑地看着自己,她立即微笑地看着韩文杰说:“天啊!新郎来了!哗!好帅啊!”

  韩文杰看着夏雪,习惯性地淡淡一笑,刚才想弯下腰,捡起钱包,可是夏雪却已经帮他帮下腰,捡起那钱包,谁知道地上掉出了梦涵的照片,她便直接再弯下身,捡起那照片,打开钱包,说:“这么傻失,如果把梦涵的照片给弄掉了,她一定收拾你…………”

  她一愣,拿着梦涵的照片,却看到钱包透明的一块,是一张年近二十女孩子的照片,那个女孩,理着平短发,穿着黑色的头蓬,配着雪地靴,站在飘雪间,青春飞扬地笑着,那双大眼睛,如同星星般在飘雪间闪烁着……她一下双眸通红,抬起头来看着韩文杰……

  韩文杰见阻止来不及,便一时带了丝尴尬的笑容,淡而温柔地看着夏雪。

  “………………”夏雪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含泪震惊地看着韩文杰。

  韩文杰却仿佛事情轻轻淡淡般地笑了,安静地接过了夏雪手里的钱包,然后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夏雪,淡淡地说:“这是……多年前,我去拍雪景的时候,看到你和弟弟在住院楼下玩时候拍的照片……一直留在钱包里,想着有机会给你……一时间忘了……你拿着吧,照片有点旧……”

  夏雪却也不敢动,只是看着韩文杰。

  韩文杰不作声,只是将照片塞给夏雪的手里,才沉默地离开了,仿佛六年前,擦肩而过般,夏雪手里拿着照片,呆在原地,双眸一片茫然。

  韩家附院。

  所有身穿白色的伴娘服的女孩们纷纷在梦涵的房间里,到处嬉戏玩笑,夏雪呆呆地走进梦涵的房间,看到她正穿着雪白的抹胸婚纱,梳着高雅的发髻,坐在梳妆镜前,开心地和闺密谈笑着,却在转身时,看到夏雪,她立即再幸福地朝她微笑说:“夏雪……你来了?”

  夏雪看到梦涵这般幸福的笑容,她立即放松地笑着走过去,在她的脸上一吻,才说:“你今天真美……和多年前一样美……你是最美丽的新娘子……”

  梦涵双眸含泪,伸出手牵着夏雪坐在身边,先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千言万语咽在喉间,想说话,却又先是重重地压抑了一下,才对着所有的闺蜜说:“你们先出去……我有点事和夏雪说……”

  “好……要快点啊……要行婚礼了……”伴娘们开心地走了出去,顺便将这扇梦幻的门关上了,留下了馨馨香香。

  “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夏雪有点惊讶地看着梦涵笑说。

  梦涵深深地凝视着夏雪,好久好久,握紧她的手,双眸再闪烁了几分,才终于下定决心地和她坦白……“夏雪……我有件事,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可是我没有勇气,但是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不想这种遗憾,和文杰行婚礼……”

  夏雪看着她这般脸色凝重,她也有点紧张地笑起来,问:“怎么了?”

  梦涵再深深地看着夏雪这般美丽的脸庞,心里一酸,却还是哽咽抱歉地说:“文杰在六年前……爱的人是你……”

  夏雪愣了地看着她,双眼有点急促地含泪,想笑却笑不出来,脸上一直僵一直僵。

  梦涵的双眸倾刻含泪地说:“他为了你,和我说了七次分手,甚至在得知你怀孕后,坚决了心中的方向,和你在一起,我永远都记得,他在那个飘雪的夜晚,站在我的房间外,整整一夜,哀求我放弃他……是我以死相逼了他三次……”

  夏雪震惊地看着梦涵,双眸滚落泪水。

  梦涵悔恨地腑下头,落下泪水:“夏雪……或许在六年前,你们相知相识相爱,是我的自私,让你们的爱情止步在可怕的命运里。我不肯放他走,只要他离开我的那个房间,我就用刀子狠狠地往我的手腕里割,是我逼死了你们之间的爱情,如果不是因为我,可能你们现在已经幸福地走在一起……是我……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夏雪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件事,转过头,看向窗外那苍白的天空,眼泪颗颗地滚落。

  “那个早上,他跪在我的床上,握着我的手,吻着我的手,和我说,他真的很爱很爱你,想照顾你一生一世,因为你是一个孤单得让人心疼的女人,他从来没有为任何事,求过任何人,可他为了你,跪在我的面前,求了我整整一天……那个时候我躺在床上,看着他痛苦地落下眼泪,我心软了……放弃了他……可没想到,他转身向你走过去的时候,你却已经离开了……是我的错,是我毁了你们之间的缘份……这六年来,我苦求在他身边,可是我看着他常常在每年冬天的时候,凝视着窗外的雪,陷入深深的寂寞,我就好疼……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梦涵放声痛哭了起来。

  夏雪咬紧牙根,不作声,只是呆呆地落着泪。

  “夏雪……你原谅我……我求求你原谅我……我知道你喜欢文杰……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原谅我……我对不起你们……原谅我……原谅我……”梦涵哭着跪在夏雪的面前,握紧她的手,哀求着。

  夏雪不作声,只是咬紧牙根,扶起梦涵,轻拥着她可怜单薄的身子,想说点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怀抱着这新娘,好久好久,才幽幽地说:“听说……今年能作夫妻,要千年修来同般渡……珍惜你们的缘份……你勇敢地追求你的爱情,我又怎么会怪你?当时我伤害你在先,如果不是我,你们可能现在能更幸福……好好珍惜你们能在一起相爱相守的机会……我祝福你们……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吧……”

  梦涵听了,再拥紧夏雪,默默地落下泪水。

  教堂那头的钟声缓缓地响起。

  粉红的玫瑰花瓣,飞飘满天,玫瑰花桥焕发幸福的馨香。

  祝福的掌声,在这一刻,响彻整片天空。

  夏雪站在宾客外,看着韩文杰牵着美丽的梦涵,一步一步地在掌声中,往那花桥走去,这一刻,婚礼进行曲缓缓地响起,一对新人他们相视而笑,缓步地走向他们幸福的未来,夏雪一步一步地跟着文杰,往前走,看着他牵着梦涵最终,走到证婚人前,在天地间许下誓言,钟爱对方一生一世,她突然微微一笑,双眸溢出泪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