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不了情

   细雨纷飞!

  韩文昊依然站在飘雨中,双手插着裤袋,腑下头,暗踏着某块小石子,身后的车子终于轻作响动,打了开来,他即刻脸色平静地看着夏雪,她穿着一件咖啡色暗格衬衣,棕色中短裤,束起高高的马尾,戴着黑边眼镜,却仍穿着晚礼服的高跟鞋,走出车子,不小心跄踉了一下,他赶紧伸出手,抓紧她的手腕,让她站稳身子。

  夏雪忍不住地抬起头,看向他那湿沥的脸庞,便没好气地说:“你站在外面干嘛?不会到前面等吗?全身都淋得有点湿了。”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好专注地看着她。

  夏雪不想说话,只是转身准备要往前走,韩文昊却抓紧她的手腕,手轻轻地往下划,握紧她的小手……

  夏雪不想动,只是任由他牵着,不由主地想起,俩人曾经这般十指紧扣地走在路上,亲密无间地相拥在一起,情深意浓地相吻着,如今却这般距离遥远,她不由主地放松了整个身体,手心也渐渐地软了下来,韩文昊看着她这般,立即与她十指紧扣,轻轻地牵着她往前走。

  细雨纷飞,飘飘零零,闹市中的人群,依然热闹,感谢世间有你们,才让这个世界,变得缤纷热闹,才让有些寂寞的人,不会太寂寞。

  韩文昊牵着夏雪往前走,俩人都同时沉默,都不作声,在人群中,推推挤挤地走了过去,偶尔间,夏雪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韩文昊立即轻拉着夏雪来到自己的怀里,伸出手轻握着她的肩膀,一路往前走……就这般沉默,沉默,直至夏雪经过某影厅,她一下子心一冷,转过头看向韩文昊说:“你……你不会就这样把我拉出来,又没有带钱吧?如果是这样,我真的不会跟你走了……”

  韩文昊转过头,看着夏雪,突然微怔。

  夏雪看着他,瞪大眼珠子……

  韩文昊看着她,却一笑,终于从自己的西服口袋里,掏出钱包,看着她说:“我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第三次!”

  夏雪无好气地瞅着他。

  “走吧……”韩文昊再牵着她,微笑地往前走,边走边淡声地问:“还生气吗?”

  夏雪不作声,手却不自觉地在他手心里放软。

  俩人再沿路地往前走,终于走到了韩文昊所说的那家火锅店,可是一走到那家火锅店门前,夏雪终于震惊了,抬起头看着那间火锅店,叫什么大娘火锅店,那真的是一家看起来,实在不太雅观的店,门前火锅店的招牌,断了一块,就用那种很大的透明胶粘住了,粘得不太劳固,然后她还看到玻璃墙里的人,三三俩俩地坐在日式的地板上,边喝着酒,边吃着火锅,好不热闹,偶尔还有些在猜拳……

  夏雪实在不敢想像,韩文昊这般人物,居然还会找这种地方?她指着那火锅店,转过头看着韩文昊,再说:“你说的……火锅店,就是这种地方?”

  “嗯……我来试过一次……味道不错……”韩文昊再看着夏雪,真心地说。

  “你……”夏雪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韩文昊却不作声,拿出帽子,为夏雪戴起来,才伸出手,轻拥着她的纤腰,领着她往里走,边走边说:“进去吧……”

  夏雪一边吃惊,一边不由主地挨在韩文昊的怀里,走进热烘烘的火锅店!

  “欢迎光临!”店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和一个年轻娇俏的声音,同时响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动听,夏雪为怕被人认出来,一直低下头,却听到这样的声音,不由主地抬起头,看了前面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年过七十的老奶奶,穿着紫色的小棉袄,围着白色的围裙,正用抹布擦着手,满面红光地看着自己,那个年轻的小女孩,年方十九岁,理着平短发,闪着好动人青春的笑容,对着自己也好热情地笑着说:“欢迎光临小丸子店!!”

  夏雪的眉头一皱,有点艰难地转过头来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拥着夏雪,对她们说:“俩位……靠墙,我女朋友怕冷。”

  “好哩!!跟我来!!”小女孩好爽快地领着韩文昊与夏雪往着火锅店内里走,走到靠里墙的位置,用抹布刷刷地擦了几下,才又看着韩文昊这个帅哥,傻傻地笑说:“帅哥!美女坐!我们这家店的火锅,又浪漫又好吃!包准你们满意!!来!!”

  “丹丹啊!!”老奶奶站在店前,笑呼喝说:“那哥儿来过了,说他的女朋友喜欢吃咱们家的鱼蛋!!你整个麻辣锅,上多几颗小丸子,还有羊肉和牛肉,给波菜啊!”

  “好哩!!”丹丹开心地转过身,让他们先坐,自己去张罗了。

  “坐吧……”韩文昊轻扶着夏雪坐在那小四方台上,自己也坐在对面,然后看着她那奇奇怪怪的表情,便微笑地说:“怎么?不喜欢这里?还是过习惯了奢华的生活,不适应了?”

  夏雪坐在桌子前,看着韩文昊啧的一声,拿起那鸡精筒里的筷子,一敲台面,才说:“我是看您身份高贵,觉得你会挑这种地方,实在是太屈就你了”

  “你喜欢就好……”韩文昊看着那小姑娘亮着好漂亮青春的笑容,捧着一盘火锅汤来到他们的面前说:“我们家的火锅,包准你们吃得醉生梦死!!无欲无求!!”

  夏雪听着这话,忍不住地一笑。

  那小女孩边放下汤,边垂下头很好奇地看着夏雪说:“小姐,您看起来,很面熟啊?有点像大明星啊?”

  夏雪一咬下唇,杠想大眼镜,看着那小女孩微笑地说:“有人说,我很像夏雪,你觉得我像吗?”

  韩文昊半含笑地拿起筷子,抬起头看着那女孩。

  女孩的眉头一皱,看了她好久好久,才哈哈的一声大笑说:“怎么可能?如果你是夏雪,你就给我们代言小丸子怎么样?我告诉你哦,夏雪可是我偶像,墙上还贴着她的海报!看到没?”

  韩文昊与夏雪一听,抬起头,看着墙上,果然就贴着夏雪在法国身穿水晶梦幻抹胸长裙,站在飘妙的虚幻空间,对着镜头,展示着迷幻而空灵的姿势……

  “我的夏雪漂亮吧?哼!!隔壁的小王家里的店,居然挂着沈玉露的日本照片,够欠扁!!所以我就不和他来往了!!”女孩边放好火锅店,边再碎碎念念说:“影后,不是一般能当的!!沈玉露是外国影后,那像我们夏雪啊!是我们自己的影后,又漂亮,又可爱,那次我看到光碟事件,我都焦心死了!还守在电视台一个晚上,想和她当面说声,我们相信她,支持她!!我就是因为看了她的《温柔》,我才考了电影学院,为梦想追求!!沈玉露有啥嘛?今次的百花奖,都在说她和夏雪争影后的事,我呸!!她凭什么和我们夏雪争?”

  夏雪呆了地看着女孩,腑头说着这些娱乐圈的事,她才发觉,最近因为好多事,而耽误了工作,也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能带给别人这么多影响,她一下,内心掠过一点暖意,看着小女孩,不经意地问:“直的……有这么喜欢夏雪吗?”

  “是啊!”女孩微笑地对着夏雪,好热烈地说:“我当时看着金像奖的颁奖典礼时,紧张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看到她得奖的那一刻,我都要哭了!!你都不知道,我对她有多崇拜,她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偶像!!你看看她拍的那部《温柔》多好看啊!为梦想执着那么久,终于往前走了。”

  夏雪突然双眸掠起一点红润来看着她,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那动人的笑容,想起曾几何时,自己也这般天真烂漫地笑着,尽管怀孕在小镇上,也这般轻松快乐地活着,对未来,却从来不会迷茫……她的双眸闪烁了一下,连忙腑下头,不作声。

  “来!鱼蛋来了!各类型的小丸子都来了!!还有各式的配菜!!你要慢慢吃啊!!”老奶奶突然握着夏雪的肩膀,微笑地说:“这哥儿上次过来我们这里试鱼蛋,可把我们吓死了!!几队保镖把我们的店全给围住了,恰好那天我的孙女没在,我一个人看店,看着这么一个人物走进来,然后试遍我们这里所有的鱼蛋,又不作声,哎哟,把我的那颗心啊,给吊起来,好紧张啊,今天看起来,居然没有排场了,肯定就是和女朋友来吃东西了,吃东西嘛,就要好好地享受啊,不要前呼后拥的!”

  夏雪不由主地看向韩文昊。

  韩文昊只是淡淡地一笑,看着火锅里的汤,已经沸腾了起来,他便捧起一整碟鱼蛋,放汤里一放。

  “你们慢慢吃哈!!”老奶奶和孙女立即走开了,有个客人又叫了一碟羊肉。

  夏雪看着那奶奶,孙女开开心心忙前忙后,她突然一笑……“其实开心,可以很简单……”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拿起筷子,轻拨弄了汤里的鱼蛋,才缓声地说:“这里的鱼蛋真不错,你多多尝尝……”

  夏雪不由主地抬起头,看着他说:“我对食物,要求不高。”

  “我高!我的选择,永远都是最好的!”韩文昊再添另一碟小丸子。

  夏雪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发觉,他的头发还是湿沥的,便扯下纸巾,递给他说:“擦擦吧……”

  韩文昊看了她一眼,才拿过纸巾,轻擦着脸上的雨水。

  夏雪看着他这般尊贵的人物,居然陪着自己在这种平凡的小店里吃东西,她突然眸光一转,有点湿润,便立即低下头,看着火锅居然滚了,那鱼蛋浮在上面,她立即开心地拿起筷子,捧起碗,拿起筷子,想夹,却总是夹不住,韩文昊便拿起勺子,勺了一小颗放到她的碗里。

  夏雪没有看他,只是说了声谢谢,便立即夹起来吃,居然有一股太香浓太熟悉的味道,漫遍口腔,她惊喜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说:“好好吃啊!!真的很香很香!!虽然它是最好吃的,我却又发现,它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韩文昊看着她,微笑地说:“还记得我曾经给你送过去的鱼蛋吗?”

  夏雪边吃,边想了想,才看着他说:“记得!怎么了?”

  韩文昊看着她微笑地说:“那个老爷爷和这个老奶奶是夫妻……”

  “啊?”夏雪吃惊地转过头,看着那老奶奶依然高兴地在店里走来走去,张罗着吃的喝的,她再转过头看着韩文昊,不可思议地说:“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巧?你怎么知道?”

  韩文昊看了夏雪一会儿,才微微一笑地说:“左安娜带人去尝试鱼蛋的时候,那老爷爷奇怪,便和她说了,如果要找最好吃的鱼蛋,就到这里来,因为他太太做出的鱼蛋是最好吃的……”

  夏雪吃惊地听着,便说:“那他们怎么没在一起?”

  韩文昊看着夏雪,凝视了好久,才缓声地说:“他们分开了,一直没在一起,却做着同一样东西……”

  “为什么?”夏雪奇怪地看着他问。

  韩文昊摇摇头,再拿勺子夹了一块鱼蛋,放到她的碗里,才缓声地说:“人性有太多的秘密,谁能理解透彻?分开有时候,只是一瞬间,可是却要一辈子来承受。”

  夏雪不作声,只是继续吃着鱼蛋,她是个食物狂,吃到好吃的东西,便狼吞虎咽,韩文昊看她吃得太急,便拿起可乐倒在杯子里,递给她说:“喝点,别吃太急了……”

  “太好吃了!”夏雪边吃,边满意地笑说,只是因为有点辣,所以咳嗽了一下,韩文昊有点心疼地看着她,说:“你觉不觉得这个店里的小女孩,很像你?”

  夏雪突然一笑,再夹了一块鱼蛋,边吃边说:“她比我漂亮多了,也比我幸运多了,起码有奶奶疼……有奶奶叫着她的名字,我以前经常睡到半夜,睡过来,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学着人家有爷爷奶奶那样,轻轻地叫着自己……夏雪啊……夏雪……我在想,亲人叫我,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肯定很幸福……我到现在还在怀念我爸爸妈妈叫我的名字时,那语气……他们会叫……雪儿……雪儿啊……雪儿不要顽皮,来妈妈这里……妈妈疼……”

  韩文昊看着她。

  夏雪或许因为汤太辣了,吸了吸鼻子,才继续眼眶通红地说:“像你们这种人,怎么能明白,我们这种人,一辈子都不能对不起爱自己的人,那种感觉?”

  “我不爱你吗?”韩文昊看着夏雪突然问。

  夏雪的眸光一闪,不作声,有些话,不能说。

  韩文昊的双眸再有点深切地看着夏雪说:“我不够爱你吗?我已经说爱了,我这一辈子,可能只会对一个人说爱……我……我也会叫你雪儿,给你最渴望的爱,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地去解决所有的事……我上次不是在樱花树下,发誓了吗?你不相信我吗?”

  夏雪低下头,看着火锅上那浓烈的汤,热气腾腾。

  韩文昊看着夏雪这般沉默,他再微咬牙根,双眸掠过一点心疼地说:“你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会好好地解决一切,如果你觉得,我在处理书蕾的态度上,不对,你和我沟通……好吗?”

  夏雪突然一笑,哽咽地拿着筷子,吃着鱼蛋。

  韩文昊看着她这般态度,便有点无奈地再说:“不能和我沟通吗?就这么决意跟我分开吗?还是……选择丹尼尔,让你更快乐?”

  夏雪突然发觉喉间有点苦,双眸一眨。

  韩文昊再看着夏雪,有点怀疑地说:“你到底爱我吗?有没有爱过我?我看不出来,你对我有一点勇敢!这一切,都是我的掠夺回来的快乐,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也是这样!!”

  夏雪不作声,却拿起筷子,夹着鱼蛋来吃,好辣好辣,吃得满头大汗,吃得眼泪直流,却还是吃得好快,那么滚烫,却还是死命地往下咽,韩文昊看着不忍心,抓紧她的手臂说:“有点烫!!不要吃得这么快!”

  “帅哥!!我奶奶请你们喝的樱花酒!!”女孩不知道从那里跳出来,拿着那酒瓶子和杯子放在他们面前,却看着他们俩人的脸色不对,她便哈哈地勉强笑了一下,才说:“你们慢喝,这酒不会醉……”

  “谢谢”韩文昊依然看紧夏雪,道谢。

  “不谢!”女孩爽快地应了,再瞄了一眼夏雪,便有点奇怪地打了哈哈地笑着说:“你真的有点像夏雪,越看越像,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影后来我们家了,哈哈……”

  她边说边拿着托盘跑掉了!

  韩文昊轻叹了口气,再拿起酒瓶,为夏雪倒了一杯酒,也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夏雪拿起酒杯,闭上双眸,一饮而尽,眼泪滚落下来,从侧脸流过。

  韩文昊也微喝了一口小酒……

  夏雪将酒杯放下,再拿起酒瓶,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再将那杯辛辣下肚,才终于重重地呼了口气,再夹起鱼蛋来吃,不作声。

  韩文昊看着她这样,心里一疼,便只得换了一个位置,坐到夏雪的身边,伸出手轻挽着她的肩膀,想抱抱她……

  “走开!”夏雪想起秦书蕾的话,她的眼泪滚落下来,酒意上来了,便突然转过头看着韩文昊,哽咽地说:“你觉得我没有……抢夺你的权利吗?”

  韩文昊不作声,看着她。

  夏雪冷笑了一下,拿起酒瓶子,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又一杯下肚,眼泪滴下来,才吸了吸红鼻子,对着韩文昊,拍着自己的胸脯,哭着说:“你觉得……我真的没有抢夺你的权利吗?”

  “你有!”韩文昊立即说。

  “我没有!”夏雪看着他,再滴下泪水,激动地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因为全世界人都看不见我!!我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就是一颗杂草,可以任你们踏,任你们疯狂地踏!!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你们的脚底活着!能活着就已经不容易了,谁还敢抢啊!!我为什么要抢啊!!?我没有自尊吗?我凭为什么要给人骂狐狸精啊?你是孩子的爸爸,你就不应该跟我在一起吗?就因为我是一颗杂草,所以大家都把我给忘了!!忘了我曾经受的苦!忘了我夏雪生孩子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除了那个好心的丹尼尔!!你知道我要跟他说分手,我有多疼吗?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你懂吗?你什么也不懂!!我为了你,我亏欠了多少人?我甚至还亏欠了我自己!!你爸爸的心好狠啊,他要我的女儿,他却不要我……”

  夏雪突然哽咽,眼泪滚落下来,拿起酒杯,再一杯下肚,才又对着韩文昊激动地说:“没有妈妈,那里来的孩子啊?孩子真是石头崩出来的吗?孩子真是水里流过来的吗?那是我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的!!她是我的血,我的肉啊!!我为了她,我受了多少苦,他怎么就能这样对我?我当时去你家,我就没有抱着和你在一起的幻想,可是我却想着,想着那个家,给我孩子一点温暖就够了!!我起码能跟着孩子,再感受一点温暖……可最后呢,我得到了什么?我不计前嫌,我得到了什么?我甚至还被你爸骂我往奢华里钻!!你骂我不够勇敢!!你叫我勇敢地向你走过来,你为什么就不好好地先保护好我的自尊心啊!那是我人生中,仅有唯一的东西了……我为了你,我可能什么也没有了,你明白吗?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苦地拒绝你!?为什么?你自己不会想吗?你白痴啊!!”

  韩文昊的双眸掠过一点湿润地看着夏雪。

  夏雪拍着自己的胸膛,看着韩文昊再落泪说:“我也是人!韩文昊!!当别人骂我是狐狸精的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她呆呆地看着韩文昊,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就这般沉默地看着她。

  夏雪一咬下唇,拍紧自己胸口,对着他痛苦地说:“我害怕啊,韩文昊……我害怕啊……不管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保护我,可是最后承受这一切,只有我自己……我害怕……我不停地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和你贪心了一天,我就要遭天谴,上帝怎么那样残忍啊?对我太残忍了,我就那么一天,我就要被人咒得万劫不复!!是不是我要苦一辈子,要做一辈子的杂草?如果真的只是一根杂草,起码也要我活着啊,我不想死啊……”

  韩文昊咬紧牙根,双眸湿润地看着她。

  夏雪直接将酒瓶盖子给拨掉,直接要喝光那酒,韩文昊心疼地阻止她,硬是拿下那酒瓶子,却被她硬地推开了,直接抢过酒瓶子,往自己的喉咙里灌酒,眼泪再从眼角滑落下来,直接将那瓶酒给喝得一滴不剩,才再将酒瓶一砸台上,激动地说:“你们这些人,个个都不是东西!!全不是东西!!瞧不起我!瞧不起我女儿!凭什么我女儿是野种?我女儿那么漂亮,可爱……她是那么的无辜,为什么她要挨骂啊?为什么要攻击小孩子,我这个做妈妈有多心疼?有觉得多亏欠她?谁的人生,不吃亏啊!如果要声讨,我没有权利吗?她受了伤,我就没有受伤?你过去又对我多好?我完全有权利和你声讨!!以为受点伤就了不起?受了伤,就能随便骂人?我不要和这种人,放在一起谈论!!我瞧不起他们!!”

  “别说了,你醉了”韩文昊看着她,无奈地说。

  “你滚!!都是因为你,我才受这种罪!!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夏雪作势要推开他,却突然头一晕,就那样倒在韩文昊的怀里,感受着他坚实胸膛传来的温热,嗅着他身上独有的那点味道,如同丈夫的味道,她的心里一酸,默默地落下了泪水,突然晕晕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韩文昊拥着夏雪,无奈地看向窗外的凄迷雨水,突然感觉有些事,真的是因为走得太急了。

  火锅店的生意继续热闹着,而且越来越热闹,好热闹,来的人,越来越多,无数人,都那么热情地吃着东西,很开心,脸上全溢着一点油光,生命是这般热烈,唯有靠墙边的俩个人,相靠在一起,一个睡着,一个清醒着,好安静好安静,直至那人群从最终的热闹,到最后的人群渐散……火锅上的料也已经干了好几次,鱼蛋都煮得好绵好绵了。

  夏雪终于在醉意中,缓缓地醒过来,看着只是几个客人的另一张台,还是很开心地吃着火锅,只是有点疲态,她就这般靠在韩文昊的怀里,看着他们吃火锅,缓缓地,她幽幽地开口说:“我口渴……”

  “醒了?想喝点什么?”韩文昊低下头看着她问。

  夏雪的眸光闪烁了一下,才说:“刚才过来的时候,经过的奶茶店,我想喝……”

  韩文昊想了想,便再轻拥了她一下,才缓声地说:“那你等着我,我去买……”

  “嗯……”夏雪再幽幽地应。

  韩文昊只得放开夏雪,站起身来,看着她立即扑在桌子上,再疲累地睡过去,便只得转身,走出火锅店,这个时候雨势越来越大,他走在闹市中,经过了零星数人,踏着泥泞的地上,往着奶茶快步地走过去,双眸在霓虹灯微弱的光芒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他来到奶茶店前,对着一个身穿红衣,带着鸭舌帽的女孩说:“我要一杯奶茶!”

  “好的!什么味道?”女孩热情地问他。

  韩文昊想了想,便说:“苹果!”

  “好!稍等!”女孩立即掏出杯子,加入冰块,开始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做着奶茶,韩文昊好专注地看着她,心里却想着夏雪,提起了手腕,看了看时间,将近凌晨十二点了,便打算等一会儿,把她接回自己的家里,让她洗个热水澡,好好地抱着她睡一觉,想到这里,他的眼梢溢过一点笑意。

  “苹果奶茶!八块!谢谢!”女孩微笑地将奶茶,递给韩文昊。

  韩文昊掏出钱,微笑地递给女孩,说:“谢谢你。”他接过奶菜,再走出小店,迎着雨,再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越走心越热烈,当他快速地走进小店时,刚想往自己的位置走去时,却发觉刚才俩人所坐的桌子上,已经空了……他立即转过头,看向已经在差点要打瞌睡的女孩,迅速地问:“我的女朋友呢?”

  女孩抬起晕呼呼的脑袋,看着韩文昊,指着门口说:“她已经走了,走了好久了,你才刚出去,她就已经走了,还付了钱,给我留了一张夏雪签名的照片,说是她的朋友!哗!开心死了!”

  一阵闷响,整杯奶茶全砸在地上,飞溅出来。

  韩文昊飞跑出小店,往着外面的马路走去,当他刚走到路边,看到夏雪上了那辆绿色的尾班公交车,身影将要消失在车门,他的双眸一热,立即飞快地跑在雨路中,追着那公交车,大叫:“夏雪!!”

  夏雪坐在车后座,看着窗外的凄迷的雨水,还有那仿佛永远不会熄的繁华灯光,心疼得呼吸不了,却只得咬牙,追随着车子,往前飞逝而去。

  “夏雪!!”韩文昊愤力地追着那渐渐地要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公交车,不停地拍打着车尾,大叫:“夏雪!!你不要又这样走掉!!我什么都能承受,我就是不能承受跟你分手!!我们明明是相爱的!!不要这样!!我们谁的心里,都有委屈!我有,你也有!!我们不要分手!!我们明明是相爱的!不要这样对我!!夏雪————”

  这个世界有很多声音,可是,你们能听到所有人的声音吗?如果真的能做到有一颗玲珑心,那要经历多少世间的美好与痛苦?

  夏雪脸贴在车窗上,依然幽幽地看着那霓虹灯,难掩悲伤,眼泪幽然滚落。

  “夏雪————”韩文昊继续不停地追着那辆公交车,迎着飞洒的大雨,痛苦地拍着车尾大叫:“夏雪!!我爱你——我们不要分手!!至少不要这样分手!!这样你会很痛苦!!夏雪————我求求你!至少今晚,不要这样走掉!!我这样渴望和你在一起!!夏雪————”

  车子渐渐地远去了,消失在夜雨中,如同时光的快车,谁看过时光的快车?没有……因为它是虚幻的……

  韩文昊咬紧牙根,站在雨中,混身湿沥地看着那幽黑的雨路,仿佛过去的一切,全没有发生,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爱着,他握紧拳头,双眸红润,痛苦地腑下头,咬紧牙根,雨水从眼角滚落,带出了一丝悲伤绝望的湿润。()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