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片片枫叶情

   甜mi,持续地甜mi,仿佛時间在刹那安静了一下来,命运也安静了一下来。给他们一点時间吧,从六年前的缘份延续到此刻,到底有多难得经历了重重困难,一个善良宽容,一个锵铿执着,硬是让俩条本无交集的轨道,拼出了火花!他们逃过了上帝的眼睛,连上帝也意外,这点缘份,到底都造了什么孽

  闹市越来越热闹!人群越来越拥挤!

  夏雪边往前走,边一张一张地看着自己与韩文昊的大头贴,多数都是韩文昊那极不情愿的表情,她忍不住一点一点地笑起来,偶尔间转过头,看着韩文昊走在路中,也半含着微笑,双眸依然流泄出来那点锐光,她幽幽看着他好帅的侧脸,再突然一笑。

  韩文昊转过头看着夏雪的笑容,便问:"笑什么

  夏雪有点感触地边往前走,边看着凄迷小雨里幸福情侣,边说:"我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和你这样不吵架,安安静静地走在大街上,或许经历太多,已经不敢渴望平凡了

  韩文昊的双眸微掠过一抹疼心,转过头看着她

  夏雪小心地将照片放入口袋里,突然伸出手,揣进韩文昊的臂弯里,看着周围的人群,再幽幽哽咽地说:"不知道,他们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時候,会不会领略到我们世界里的一点故事如果明白一点,或许我们就不会那么孤单孤单得只剩下俩个人,得不到一点半分的支持

  她话说到这里,突然眸光里流露一点凄然的泪光

  韩文昊的眸光强烈地闪烁了一下,伸出手臂,轻挽紧她的肩膀,一路地往前走,一路地往平凡人的世界里钻,所有人都从他们的身边欢天喜地地擦肩而过

  夏雪一路往前走,靠紧在韩文昊的怀里,想起刚才俩人的照片缓缓地出来時,那一刻就已经成了永恒了,或许这就够了还敢再奢求吗要在一起吗要分开吗她突然抬起泪眼看着韩文昊,看着这个男子的侧脸轮廓,真的好帅好帅,可是那双眸或许太坚定,坚定得让人感觉他有点

  她的心里一疼,再将脸微靠在他的肩膀上,伸出双手环紧他的腰间,眼泪沿眼角滚至鼻翼,最后染湿他胸膛前的一处,形成淡淡的泪痕

  韩文昊或许感觉到夏雪的眼泪,他突然双眸剧烈地闪烁了一下,才挽紧夏雪的肩膀,让她靠紧在自己的怀里,一路一路地往前走在经过了二十四味的棒棒糖店時,夏雪的眸光突然一凝,心脏被砰地一锤,她微闪烁眸光后,才仿佛不经意地靠在韩文昊的怀里,撤娇般地笑说:"我想要吃棒棒糖!"

  "嗯真的想吃什么味道"韩文昊低下头看着夏雪,柔声地问。

  "呃苹果味"

  "好!"韩文昊便轻拥着夏雪来到棒棒糖店门前,要了俩颗棒棒糖,一样的苹果味,最后便坐在沿路的某棵枫树的特设椅上。

  夏雪开心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韩文昊也优雅与尊贵地坐在沙发上,为夏雪安静地剥着棒棒糖的外纸,剥好了,便才边看着她,边递给她。

  "谢谢!"夏雪开心地拿起棒棒糖,放嘴里含着,也看着韩文昊说:"你也吃啊!吃完了我们流浪天涯!"

  韩文昊突然一笑,拿起棒棒糖,也安静地剥着外纸,也放在嘴里,轻含了一下,便又拿了出来,旋转着这淡青色的棒棒糖,微笑地说:"这味道挺不错的"

  夏雪哈哈哈地笑起来,才看着韩文昊说:"你也觉得,对吧棒棒糖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回忆,所以我一直没敢吃"

  韩文昊转过头看着夏雪

  夏雪微笑地看向闹市里的人群,他们个个都那么欢天喜地,来来往往,仿佛他们只是台下的一丝已经失去了灵魂的观众,全幻成团团光影,她幽幽而感触地说:"今天去你家的時候,我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因为我没有家,爸爸给我仅留下的一点印像,仿佛是我六七岁那年,他牵着我的手,走在闹市中,边走边对我说:雪儿要吃什么爸爸给你买我说,我想吃棒棒糖,我看到好多小朋友都在吃棒棒糖,他便领着我,来到一家二十四味棒棒糖店,那店的棒棒糖好贵,一颗三块钱,那个時候,好贵好贵,可是爸爸说,人生不管多艰苦,什么样的味道,我们都要尝一尝。他话一说完,便从自己的口袋左掏右掏,终于掏出了俩块五毛钱我那个小時候,抬起头看着爸爸,爸爸那个時候看着我尴尬地一笑,便拿着那俩块钱五毛钱,对着店员说,能不能少五毛钱,我女儿真的很想吃"

  韩文昊安静地听着,双眸碎裂成点点星光。

  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她赶忙低下头擦掉,才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苦笑说:"或许是我爸那点凄凉的眼光,感动了店员,他给了我爸一颗苹果味的棒棒糖妈妈说,父亲是一棵大树,顶天立地,为孩子,为幼苗遮风挡雨是一个好苦却又好沉重的角色我好爱好爱我爸爸,好爱好爱他走的那天,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因为心死了,心碎了,对整个世界都一片苍白"

  韩文昊咬紧牙根,腑下头,看着手中那根棒棒糖。

  "所以我今天到你家我总是带了一点奢望过去,或许你们家满世界的豪华,可是带给我渴望的,是拥有双亲的一点温暖如果時间可以重来,我爸妈还活着,我宁愿再受更多的苦,我宁愿他们不停地教训我,骂我,我什么都愿意承受,只要他们还活着"夏雪再哭着说:"没有父母会不疼爱自己的孩子,没有孩子会不爱自己的父母,我能明白你今天带我出来,你有多矛盾只是我想说,不要去责怪你爸爸,你现在也是一个父亲的角色,曦文让你多有矛盾,你应该也感同身受,他总是爱你的,他说的话,一切都是为你着想,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父母做得再多,孩子总是不太能理解与明白像我今天坐在这里,回忆起我的父亲時,他留给我的,永远是那无法给予我满足的尴尬笑容如果我在天国的爸爸能听到我说的话,我想对他说,其实那一颗棒棒糖,已经胜过好多好多的爱你现在爸妈依然健在,能有机会与時间当面撤娇,生气,吵架,其实已经很幸福了,不要再去怨恨"

  韩文昊抬起头泪眸,看着整个世界的繁华,突然心里咽了一点苦涩。

  夏雪再抬泪眼,看着面前的繁华,再哭着说:"想想爷爷的冷清吧,如果真要幸福,我们就应该做出一切努力,让他们接受我们而不是漠视他人的幸福,只顾我们自己的幸福"

  韩文昊突然转过头看着夏雪,心疼地说:"那你会和我在一起吗真正地在一起你会吗"

  夏雪听着这质疑的话,她的心里一疼,转过头看着韩文昊,双眼再滚落不舍的泪水。

  韩文昊看着夏雪这点眸光,心里一疼,他转过身子,握紧手中的那根棒棒糖,看着这个女人,锵铿有力,坚定地说:"我听过丹尼尔唱过一首歌给你母亲,我可以答应你的父亲,我会好好地照顾他的女儿,我会给她无数的棒棒糖,我倾尽我所有的一切,给她天下最甜mi的棒棒糖!!"

  夏雪的心里一激动,看着韩文昊,双眼不停地划落一颗颗泪水

  韩文昊依然看出夏雪决心要离开,他再握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再咬紧牙根,双眸红润地说:"夏雪!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和你在一起,不管要承受多可怕,多危险的事,我都想和你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再和别人在一起,如果真要求所有人的原谅,那我来!!我放下所有一切身段,求所有人原谅!!我今天和你和女儿一起相处,我恐怕没有办法再把你们放回丹尼尔身边了,如果要当一个自私,将来要下地狱的罪人,那我当罪人吧!先给我这辈子和你的爱情,死后,我愿意下地狱,千万年都千刀万剐!"

  夏雪突然看着韩文昊,心里一疼,突然放声痛哭出来。

  韩文昊也双眸含泪拥着夏雪入怀里,轻吻着她的发间,才哽咽地说:"我在这里对天发誓,对你在天的父母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他们的女儿,所有的罪过与苦,我来承受!!我一定会给你幸福!你再勇敢一点!!向我走过来!!"

  夏雪再放声抓紧他的衣领,痛哭起来。

  韩文昊再拥紧夏雪,拥得好紧好紧好紧,脸摩娑着她的发丝间,双眸含泪地将多年的秘密说出来:"爱你六年了,想赶你走,因为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幸福,可我现在,想向命运赌一把!!生则生,死则死!!"

  夏雪再痛苦抽搐地哭起来

  "我知道你要走不要走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韩文昊再拥紧夏雪,声音哽咽沙哑地苦求着。

  细雨飘飘零零,它们依然在自作多情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会那般凌乱

  夏雪站在近百高楼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细雨纷飞,而且还能看到远处某酒店的是淡蓝色的酒店枫叶灯牌,在迷雾中,闪烁着好温馨动人的颜色,身后的电梯声响起来,她的心里一动,转过身就看到韩文昊从电梯里走出来,正看着自己,流露一点温柔的笑意说:"确定了,下面没有记者,我已经让保镖重重把关了"

  夏雪的双眸有点不好意思地闪烁了一下,刚才俩人沿路开车,就这么自然地往韩文昊的公寓楼下开来,刚巧看到所有的记者或许因为夜深,所以全离开了,他们便直接回家了。

  韩文昊先是站在电梯门这头,看着有点湿沥的夏雪,便微笑地说:"全身都湿了,去洗个澡吧我还有份文件,要看完"

  这点气氛下,有些尴尬。

  "好"夏雪轻呼了口气,便也拨弄了一下自己湿沥的头发,才看着韩文昊,有点顽皮地问:"那我在那个房间洗澡,还是六年前那个"

  韩文昊听着这话,便边含着暧昧的笑意边向夏雪走过来,直至来到她的面前。

  夏雪的心里一动,身子贴向玻璃墙,腑下头,轻咬下唇

  韩文昊伸出手轻捏着她的下巴,才缓声感沙哑地说:"那个房间当然在我的房间"

  夏雪的脸一红,便说:"我一进你的房间,我就想起那年你和晴空"

  韩文昊的眼睛不悦地一眯说:"难道女人天生记就是好偏要记住一些没有必要的东西"

  "我那有"夏雪咕哝地说。

  "去吧"他突然一笑,轻握着她的手,拉着她经过了客厅,然后走上楼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夏雪不自地抬起头,看着韩文昊那伟岸的背影,她的心里莫名地一动,韩文昊牵着夏雪来到房门前,轻握着门锁,扭动锁心,俩人走了进去

  夏雪再重踏进韩文昊的房间,六年前的一切,突然重回自己的世界,过去的自己,进这个房间時,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尽管苦一点,却也没有承受太多,原来那个時候的自己,也是幸福的,她微微地一笑,看着韩文昊独自走进了橱衣间,拿出了一件衬衣,递给夏雪,才说:"换洗一下吧,我在这里等你"

  夏雪的脸再一红,却还是接过了衬衣,哦的一声,便悄声地走进了浴室,轻将门掩上。

  韩文昊听着那阵响动声,他的双眸突然凌乱地一闪,眼梢掠过一丝惊喜与甜mi的笑意,仿佛有点不真实的感觉飘在身体以外,他慢慢地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单手轻托着前额,余光不自觉地瞄向正对面的浴室那扇门,突然听到了浴室内响起了流水声,他的脸上不自觉地溢起了一点笑意,依然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韩文昊!!"夏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嗯"韩文昊立即应。

  "你的毛巾都放在那里"夏雪的声音传来!

  "洗手盆上面的暗格"韩文昊突然一笑,腑下头,不经意地打开了自己的那份文件,才发觉这份文件今天才送过来,估计是左安娜今天送过来的,他便好奇地翻开来一看,立即看到瑾柔中枪的调查案,他的眸光一凝,继续看着上面的分晰情况,与数据,他立即拿起桌边的电话,拨通了许墨的手机。

  "是!总裁!"许墨立即应。

  "瑾柔中枪的案件分晰,有可能是日本那边过来的杀手"韩文昊稍低声地问。

  "是!"许墨立即说:"那子弹是‘沙漠之鹰’手枪的子弹!这弹头我死也认得!它还有一颗在我的脑袋里!世界上拥有这款手机,只有俩个人!"

  韩文昊冷静地听着。

  "一个是山本一夫!一个就是我!!"许墨立即说。

  韩文昊的眉头一皱,才说:"山本一夫为什么掺入瑾柔的事"

  "我们正在暗查!而且我发现其中有一件很蹊跷的事!"许墨再说。

  "嗯!"韩文昊应。

  "沈玉露来自日本!作为皇妃的干妹妹,可是我在众多私家侦探其中一张照片里,看到她曾经出现在日本黑帮组织里的饭局,至于事实是怎样,还不太确定!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就能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蝴蝶!"许墨再说。

  韩文昊安静地听着。

  "把她的脸给撕了,就知道是不是了!"许墨突然残忍地说。

  韩文昊想着这件事,然后说:"要撕,早就撕了,她现在的身份特殊,不可以轻举妄动!继续再查吧!"

  "是!"许墨立即应下。

  韩文昊挂掉电话,再继续看着文件上的数据,不久后,却听到门格的一声响,他突然提起眼皮,首先看到一双雪足,然后再看到一双的长腿,再往上看,看着夏雪只是穿着自己的白衬衣,稍湿润着头发,倚在门边,有点羞涩地看着自己

  韩文昊的眸光一闪,轻轻地合上文件,然后站起身,缓步地来到她的面前,随即闻到了一阵幽而迷人的体香,他的情绪千思万涌,却还是尽量压抑地伸出双手轻握着她的手臂说:"冷吗要不要给你披件毛毯"

  "不冷只是有点口渴"夏雪的心突然砰砰地作响,呼吸有点难顺,手轻揪衬衣的一角,想再遮掩一点。

  韩文昊的眼皮轻眨,看着她这点动作,突然一笑,才伸出手轻捏着她的下巴,腑下头迷人地问:"那喝点红酒"

  夏雪的脸刹時一红,明白他的意思,便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得点头:"嗯"

  韩文昊轻握着她的手,将她牵到房间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自己再转身走出了房间

  夏雪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迷离的雨水,轻咬着下唇,心情砰砰地作响,有些坚持,全在这一刻碎裂开来,这个男人总有一种魅力,让你不由主地掉进了他的世界里,无法自拨,她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她没有办法阻止,她义无所顾,这仿佛来自未来爱情与幸福的召唤,或许心还是有点微微不安

  门打了开来,她吓了一跳,迅速地转过身,看着韩文昊已经手握着一瓶红酒,和俩个杯子,半含笑地走进来,夏雪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韩文昊微笑地坐在夏雪的身边,将杯子放在彼此的面前,然后为对方轻倒了一点红酒,才放下红酒瓶,拿起酒杯看着夏雪说:"干杯这是九零年,适合你口味的品丽珠"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喝赤霞珠"夏雪奇怪地捧起红酒,问他。

  韩文昊只是看着她微微地一笑,轻举杯与夏雪碰杯,然后自己将红酒一口饮尽,才转过头,双眸灼热地看着夏雪

  夏雪的心里一跳,却还是举杯,将红酒一饮而尽,或许因为喝得太急,她猛地腑头咳嗽了一下,按紧着胸口急喘气,韩文昊看着她这模样,突然感地一笑,稍坐过她的身边,伸出手轻挽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看着她即刻菲红的小脸,腑下头带着几分溺爱地问:"喝得这么急害怕"

  "我那有害怕"夏雪靠在韩文昊的怀里,感觉到他炽热的胸膛正传过来强烈的温度,她的脸倾刻地一红,双腿因为有点寒冷,微卷缩,却因为底下的钮扣不太紧,轻松了开来,露出了深紫色的,她一下子尴尬地扯着衬衣遮掩住双腿间

  韩文昊魅眸一闪,便微笑地腑头在她的耳边说:"这么害羞,不会是因为除了我,你还没有接触过别的男生吧"

  "你"夏雪一下子生气地抬起头看着他说:"我有那么随便吗"

  韩文昊的双眸不经意地一亮,看着夏雪那清丽婉转的脸庞,他突然惊喜地一笑,捏起她的小脸,却又心疼地叫:"傻瓜"

  夏雪突然一笑,却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那心跳声,双手情不自地说:"你的心跳声最好听"

  "是吗"韩文昊突然神秘地一笑"那今晚好好听听"他一手提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吻上她的那点嫩唇

  夏雪的心再砰地一跳,却再也没有拒绝地轻卷缩起双腿,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迎着他的吻,开启红唇,与他的舌尖轻轻地纠缠着,韩文昊缓缓地将夏雪压在沙发上,继续拥着她的身子拥吻着,手却轻抚着她并没有穿的,坚实而副有弹,甚至他轻捏着那小圆点,让它微微地挺立起来。

  "唔"夏雪难奈而轻轻地卷缩双腿,自己却不由主地环抱着他的腰间,感受着他后背坚实的肌肉。

  韩文昊边与夏雪拥吻着,边伸手轻将她衬衣钮扣一个一个地解了下来,等解至处,那傲人的若隐若现,他随即吻着她的脖子,胸沿,轻咬着她粉红的小圆点,微微着

  "啊"夏雪脸往后仰,卷缩着双腿,感觉腿间已经一片湿润,她的双手情不自地轻抚着他的脖子间,轻叫:"韩文昊"

  "嗯"他在间,应声后,便快速地抱起她,往走去,夏雪在身体飘移间,激动地看着他。

  韩文昊也眸光灼热地看着她,将她压在,边与她热吻,边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古铜人坚实的胸膛,他一下子用那粗壮的手臂,将夏雪拥得好紧,不停地吻着她的脸,她的耳间,夏雪仰起脸,身体开始焕发激流,甚至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韩文昊的吻越来越往下,轻咬着她的小圆点

  "啊!"夏雪再难奈激情地轻叫出来。

  韩文昊听着她的这般娇喘声,突然抬起头看紧夏雪,双眸热烈,霸道地问:"爱我吗"

  夏雪深深地看着他,突然双眸红润地一笑说:"爱"

  韩文昊突然双眸一亮,一下子提起她的长腿,咬紧牙根,身子往下一压进那神秘湿润的幽间!

  "啊!疼!!"久未的夏雪,突然扯着韩文昊的肩膀,双眸含泪地说:"好疼"

  "你什么時候都这么紧致!我喜欢!"韩文昊突然情愫冲动地说完话后,突然拥紧夏雪的身子,身子再重重地往下一压,顿時一阵刺激让他感觉怀里的女孩是这般的柔嫩迷人,一种深深的境界令他的双眸竟掠起一点红润,他一边拥紧她的身子,吻着她的唇,再重重地往下一压!!

  "唔"夏雪激动地一扯紧床单,感觉撕裂般的,被韩文昊的身体阵阵冲击下,带来了一阵阵的亢奋感,她边迎着他的吻,边迎着他的冲击,眼泪再滚落下来,却又感觉飘飘欲仙般的醉了,甚至祈求他再深入一点。

  韩文昊边拥紧夏雪,边迅速地冲击着,从开始的怜惜到阵阵欲求不满般地进入,一次一次地强压着,压紧她双腿间的湿润,令他仿佛也难奈般地在她的耳边轻喘着"夏雪,我爱你"

  夏雪的眼泪再滚落下来,抬起头看着赤-裸上身的他,也挺起头,双眸热烈地看着自己,她微微一笑,感动地说:"我也爱你"

  韩文昊一笑,突然眸光一闪,再拥紧她的身子,往前一冲!!

  "啊——"夏雪再揪紧床单,展起双腿,仰起头迎着这飘飘欲仙的一切,韩文昊快速地进入,好有节奏地冲击着,压得整张床轻轻地撞击墙面,整个房间到处冲盈一种深深的情-欲,俩人不停地在缠绵着,卷缩着,他边继续,边轻舔她的耳际说:"我要每晚和你在一起,抱紧你入梦!!每晚都要你!!"

  夏雪感动地一笑,拥着他继续热吻着,享受着他身体进入自己腿间的冲击!!

  这一刻是愉快的,是美妙的,这一刻,这个男人彻底沦陷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只见他压紧在她的身上,为了愉悦她,而轻吻着,着,从来,从来他都不会这样对待任何一个女人!他这般爱她,怜惜她的身体,直至最后冲击后,他还要吻遍她的全身,在她的双腿间轻轻地着,让她享受着这最美妙的晚上

  一切一切总有暂停的時刻,在韩文昊结束了那个漫长的冲击后,他突然轻拥着她赤-裸,却好销-魂的身体,轻揉着她的酥-胸,在她的疲累的脸上一吻,好溺爱好溺爱地说:"晚安宝贝"

  夏雪身体酥软在他的怀里,微微一笑,终疲累地睡了过去,睡过去前,咕哝着说:"明天我起来给你弄早点"

  韩文昊一笑,拥着她入怀里,一同闭上双眸。()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