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台上女主角

   夏雪参加完化妆舞会提前回来的时候,将近十一点了,她疲累地开着车,往花园驶来,却看到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撑着一把白色的蕾丝小雨伞在那里挪来挪去,她的眉头一皱,再凑近一点脸往前看,果然看到真是女儿居然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她的脸色一冷,便直接将车子停在了花园外,提着包包走下车,边关上车边远远看着女儿生气地说:“你发什么疯啊?现在都几点了,还在外面晃?雾气还那么重?你到底要干嘛?”

  “要你管!”曦文撑着小洋伞,提着粉红色的包包,头一仰,瞪着大眼珠子,不客气地瞅了妈妈一眼后,就又在花园里似有若无地走来走去,一派法国淑女的派头,偶尔还要左右半含笑地看一下,夏雪边走近她边眉头一皱,狐疑地看着她那表情和态度,正不解的时候,大门打了开来,清雅连忙走了出来,看着夏雪一脸为难笑意地说:“小姐,您回来了?”

  “这人怎么了?”夏雪奇怪地问清雅。

  清雅也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曦文这模样,便先是有点犹豫,才说:“小主人……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仿佛她好像感觉附近有个小帅哥在看着她,她便……那个……”

  夏雪呵的一声,无奈地一笑说:“你的意思是,她这么晚在外面荡来荡去的,就是因为她以为有个小帅哥在看着她?所以这么晚,她把自己打扮得像只孔雀一样?”

  清雅也无奈地看着夏雪,微微一笑。

  夏雪真的是咬牙切齿地骂韩文昊真是害人不浅,她立即转身对着女儿说:“你!!如果再不给我回房间睡觉!!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要!”曦文撑着小洋伞又在看向外花园一眼。

  夏雪一下子大步地来到曦文的面前,一把捏紧她的脖子,生气地说:“你再不给我滚回去睡觉,我明天就把你去年生日吃蛋糕的好丑照片贴到满大街!”

  “讨厌啦!!人家只是出来走走嘛!!”曦文生气地挣扎开妈妈的手,便大步地撑着伞再往回走,边走边还要仰脸在花园外看看……

  “还看!!有谁会喜欢你这种女孩子啊!天天嘴巴像抹了辣椒油一样!”夏雪对着女儿嚷起来!

  “你嘴巴抹了蛋糕也不见有多少人喜欢你!”曦文一走进客厅,便开始和妈妈吵架起来。

  “我当时就应该在你出生的时候捏死你!”夏雪自己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才气愤地说。

  “那你让外婆在你一出世就把你给捏死啊!”曦文直接提着小洋伞,仰起小脸不客气地回嘴!

  夏雪一听,便立即要冲上前去捏她的耳朵,曦文立即哼的一声,往房间走去……

  “我五分钟我进房间,我如果看不到你换睡衣……”

  “你就捏死我是吧?”曦文砰的一声将门给关紧了!

  夏雪给气得指着那小样说:“嚣张成这样!她PAPA呢?也不管管她?”

  清雅立即看着夏雪说:“主人今晚应该不回来了……”

  夏雪的脸色一收,心莫名地一紧,稍侧身看着书房那扇关紧的房门,想起平时这个时候,他已经回来了,要么在书房看文件,又或许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边给自己削着苹果,听自己躺在床上嚷着一些废话……她幽幽地看着那扇门,傻傻地问:“他……没有打电话回来吗?”

  “没有……”清雅摇摇头。

  夏雪点点头,转过头看着清雅微笑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你也早点休息吧,曦文不用侍候了,让她自己来,不要太惯着她”

  “我先侍候你梳洗啊……”清雅看着夏雪微笑地说。

  “不用了……”夏雪摇摇头说:“回去休息吧”佣人房在总统套房附院。

  “好……”清雅说完话,便微笑地离开了总统套房,顿时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夏雪好不习惯地环看着这四周的环境,再不由主地想起丹尼尔这个淡淡地陪着自己六年的身影,她的双眸不由得暗然地一闪,便直接叹了口气,微步地走进房间,然后将包包给扔在沙发上,自己整个人往床上一摔,茫然地瞪大双眼,看着天花板,发觉思想状态飘浮得历害,完全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夏雪无聊地接了起来……“喂!”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伊莎的声音传来。

  夏雪边看着那天花顶上的水晶灯,这个时候才发觉,有只飞鹅在那里扇着翅膀,她便幽幽地说:“习惯了……”

  伊莎突然一笑地说:“怎么?分手后,发觉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轻松吧?”

  业专网站小小情小。夏雪不知道该怎么说。

  伊莎叹了口气,才对着夏雪说:“别人不是说嘛,分手的痛苦,往往就是因为不习惯,和一个人在一起,整个世界都磨合得那么好,早上起来,习惯性地看到他,和他一起吃早餐,然后说着习惯的废话,然后一起出门,一起回来,一起用餐,一起说一会儿知心话,接着计划一些习惯性的将来,我们的未来总是和这个习惯性的人绑在一起……突然他走了,就像身体缺了一块……人生总有很多教训,会在你发生一些事后,填一些痛苦和失落还有失意在你的身体里……”

  “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夏雪突然心里一疼,不想丹尼尔这般痛苦。

  “当一个享受爱情的甘甜,你就要预见到自己将来会面临痛苦……这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我们老板其实是一个很睿智的男人,而且男人在爱情这方面,处理得会比女人成熟一点,放心吧……”伊莎想了想,突然又笑说:“如果不习惯,给他做顿饭吧……”

  夏雪一听到这句话,她就奔溃地说:“你到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老叫我给他做饭干嘛啊?”

  “只要发现分手后,心软软的,就给他做顿饭吧……我总有一种感觉,你们之间不会结束……”伊莎这样说。

  夏雪一阵无力感地对伊莎说:“伊莎,我暂时没有力气再去想别的事……我只想认真拍好戏!”

  “妈!!哈哈!”伊莎直接笑说:“你啊!不要再叫妈了!人家已经不是你婆婆了!”

  夏雪直接把电话给挂掉,然后把它给扔到一旁,自己便站起身来,走进浴室,脱光了衣服,走进了已经放好热水的玫瑰浴池中,按下了按摩器,享受着一点舒缓再想起了伊莎刚才的话,突然他走了,就像身体缺了一块……她的眉头一皱,整个人便闭着一口气,沉入池底不要去想!

  时间过去了一会儿,夏雪便洗好澡,穿着紫色吊带真丝睡衣,外披着白色睡袍,赤脚地走出房间,然后小心地来到女儿的房间,轻轻地扭开门往里一看,看着女儿已经换上了粉红色的睡衣,戴着睡帽,头偏向一边睡过去了,她的心莫名地一暖,便轻轻地关上门,准备回房间,却经过丹尼尔的书房时,突然眸光一凝,想了想,便才手握着锁心,打开房门,顿时便是一堵黑,她倾刻间有一种寂寞深深袭击而来,她顺手打开了灯,便看到整个书房全都是书,丹尼尔是一个爱书之人,他总是清静下来的时候,就会取一本书,很专注地看着,眉头习惯性地轻锁……

  夏雪一步一步地走进房间,来到书桌前,看着那诺大的红木书桌上摆放着地球仪,钟座,笔筒,手提电脑,还有一个相框……她缓缓地亮起了书桌上的那盏台灯,然后拿起那咖啡色的相框,这是一张自己与女儿坐在法国城堡家中壁炉般的照片,自己穿着白色长裙,披着蕾丝披肩,拥着女儿躺在洋毛毯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拍下这张照片的正是丹尼尔,他当时在拍照的时候,就笑说这俩只小羊,软绵绵的……

  夏雪握着相框,双眸不禁红润地想起当时正是寒冬,可是家里的壁炉柴火燃烧得正旺,将三人的脸都映得好红……她腑下头,再看着照片中的自己,那个时候是真的快乐的,笑得好动人……她轻叹了口气,无奈地微笑起来,将相框放下,却发觉门边早已经停了一个黑影,她吓得大叫了一声,抬起头才看到丹尼尔穿着黑色西服,正站在门边,淡淡地看着自己……

  “呃……”夏雪一时间脸红起来,身子贴着书桌,看着丹尼尔突然抱歉地一笑说:“我……那个……那个……因为……回来没事……就进来看看……”

  丹尼尔依然站在门边,脸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双眸中从开始的淡然到流露一点理解的温柔,才微笑地说:“嗯……知道……”

  俩人同时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有点尴尬,然后丹尼尔抬起头看着夏雪微微一笑地说:“你还有事吗?或许……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没有了!”夏雪赶紧说,说完后,便又再看他一眼,才说:“你……那个……才刚回来吗?我印像中好像听说你今晚不回来……”

  “我回来换套衣服,外面还有个朋友在等我……一会儿就要出去,再继续谈公事……”丹尼尔说完话,便再看她笑了一下,便独自离开书房,然后往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夏雪愣了地站在书房里,突然脸一红地说,该死,进人家房间干嘛啊?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便大步地走出房间,这个时候居然才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女的,穿着漂亮的露背长裙,披着一头波浪卷发,坐在沙发上,正低头看着自己的剧本……

  夏雪愣了,真的愣了,站在回廓间,不知道走过去打招呼好还是不过去,却又听到了一点房间的响动声,她一下子转过身,才发觉女儿的房间门打开来,她立即掀起长长的裙罢,走了过去,来到门边往里一看,看到丹尼尔正坐在女儿的床边,满脸慈爱而迷人的微笑,温情地伸着那白晰纤长的手指,轻轻地理了理女儿的头发,双眸流露好疼惜的温柔,在父亲的眼里,女儿的每一瞬间,都是好珍贵的,因为他们随时都会想起,这个小丫头,将来要嫁人,会离开自己,从此就会担心,她的爱情路可能会经受坎坷,婚姻也会不顺利……

  丹尼尔淡淡地看了女儿好久好久,久到曦文已经感觉到PAPA回来了,她便绵而沙哑地伸出手,抱着PAPA的腰间说:“PAPA,你回来了?”

  “嗯……”丹尼尔微笑地看着女儿说:“今天还好吗?我的小公主……”

  “没有……我和隔壁的小男孩吵架了……”曦文习惯性地闭上眼睛,脸贴近PAPA的身子,说。

  “哦?”丹尼尔突然一笑地说:“你不要这么快原谅他……”

  夏雪一愣,瞪着这个人。

  “为什么?”曦文突然脸红通通,得意地一笑问。

  “淑女就是要等男人来道歉,然后我们要高傲地说,好吧,我原谅你……但一定要原谅,明白?”丹尼尔拿起女儿的小手,放唇上一吻,这是他最习惯性的动作,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女儿。

  “今天好像有另外一个小朋友也在看着我……”曦文又再甜笑着说。

  “哦?那也不能太快地接受他……你要对他说,如果你喜欢我,请追求我吧……用真心来追求我……可我不一定会喜欢你……”丹尼尔突然再一笑地说。

  “OH-MOG!”夏雪不偷看还不知道,她还以为女儿这般骄傲,是来自蓝樱,原来还有这此悄悄话。

  “嗯……知道了……”曦文又困了。

  “OK!那晚安了!PAPA爱你……”

  “我也爱你,PAPA……”曦文微笑地说,然后父女俩轻轻地嘴对嘴地一亲,然后丹尼尔才细心而温柔地为曦文盖上被褥,才小心地站起来,走出房间,便看到夏雪,他微微地一笑,浅问:“还不睡?”

  夏雪勉强地笑了笑,才手往后摆,实在好奇地说:“那位是……”

  “工作上的一个伙伴……”丹尼尔往自己的卧房走去……夏雪习惯性地跟了他过去,然后一起走进房间,她来到他身后还是很有礼貌地问:“那……我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只是怎么称呼啊?”

  丹尼尔边背对着夏雪松着钮扣,边微笑地说:“不用了,只是工作伙伴……”

  “穿……露背晚装的工作伙伴?”夏雪瞪着大眼睛来看着丹尼尔说。

  “嗯……”丹尼尔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夏雪顺手接过了,她的手才碰到他的西装,才愣了地想,自己怎么会跟着人家走进来?而丹尼尔显然也是有点奇怪,他转过身先是奇怪地看了夏雪一眼,才微笑地问:“您还有事吗?”

  “没事!我先回房间了……”夏雪将接过了西服,还给丹尼尔,看着他哈哈地勉强笑说。

  “好的,谢谢……”丹尼尔拿过西服,然后礼貌性地说:“那我……洗澡了……晚安……早点睡……”

  “好……”夏雪转过身,胸口有点闷闷地走进了房间,然后刚才想回自己的房间,又不禁转身来到客厅房,还看到那个女的在看着自己的剧本,她的眉心一皱,平时在这个家没人敢动自己的剧本,她却还是维持礼貌地转身离开了,走进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想着外面的气氛这般奇怪,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便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睡觉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门外响起了丹尼尔关上房门的声音,再到脚步声,再到和外面的女士轻轻说话的声音,然后俩人便一起出门了……

  “砰————”最后的关门声终于响起来,夏雪却一下子掀起被子坐起来,看着四周因为丹尼尔走后,更静溢的空间,脑子一片凌乱地想了想,才苦笑地说:“是啊!失恋就是一种不习惯!好吧……祝福他……”

  酒店大堂!

  韩文昊边与公司的高层参加完晚宴后,一边往大堂外走一边说:“明天将要启动世界酒店项目的第一个工程,你一定要全面跟踪!!”

  “是!”总经理立即应声!

  韩文昊再吩咐身边的左安娜说:“我们今次融资的股东,有没有最新动向?”

  “没有!一切还好!”左安娜再说!

  韩文昊听了,便点点头,才刚想往外走,却看到前面的电梯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愣,站停了脚步,居然看到丹尼尔正与一个美丽女人站在电梯旁有笑有说,按电梯负责的楼层,全都是娱乐业的楼层,有西餐,中餐,还有高级休闲会所……他的眉头一皱,不解这个画面。

  “这不是环球总裁……他怎么?”左安娜也不理解地看着丹尼尔居然和一个陌生女人有说有笑,颇为友好,然后电梯打开来,丹尼尔很绅士地邀请那位女生先一步走进去,他才也走进去,接着电梯门关上了。

  左安娜不解地看向韩文昊……

  韩文昊也不解地看着这画面,他先是眸光流转地想了想,才大步地走出大堂,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坐进车子,拨通了夏雪的手机……

  铃声缓缓地响了起来!!

  韩文昊边看着车子慢慢地启动,边等着夏雪的声音,稍一会儿,夏雪才声音沙哑地接过电话,喂的一声……

  “这是上演那一出啊?”韩文昊不理解地问。

  “什么上演那一出?”夏雪睡得迷迷糊糊地问。

  “刚才我看到你的丹尼尔先生和一个漂亮的女士走进了我们酒店的娱乐城……这是怎么回事?”韩文昊奇怪地问。

  “关你什么事?”夏雪不客气地拿着电话对韩文昊说。

  “你们之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韩文昊狐疑地问。

  夏雪脸埋在枕头里,才说:“没事!我们很好!!不用你来多事!只要你不再来纠缠我,我就万事大吉了!”

  韩文昊握着电话,听着夏雪的声音,感觉她有不妥,便说:“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夏雪一阵气愤地从床上跳起来,握着手机,大声地嚷:“我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出什么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事你要管,我们的事你也要管!谁要你管啊?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好吧?管你和你未婚妻的事!!你不要再来纠缠我!!我没有意思要做第三者!”

  “你不是第三者!你是六年前给我生下女儿的人!你也有权利要追讨!”韩文昊冷脸地说。

  夏雪一阵苦笑,双眸含泪地握着电话说:“是吗?我能追讨什么?我什么也不想要!我什么也不想追讨!我只要一点安静的生活!韩文昊,我是一个明星,我背负着多重的压力你知道吗?在你吻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事情爆光后,我可能会在死历史的流言声中!!!”

  韩文昊的双眸猛烈地一闪,握着手机,看着车子飞速地往前驶,划过一个一个路灯……

  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一种深深的寂寞让她今夜变得好敏感,她哽咽地说:“他们会责备我说,我是一个第三者,勾引一个怀孕女人的男人,说我是一个狐狸精,或许更难听,你会毁了我和你女儿一辈子!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不在意流言菲语,我为了女儿,想活得坦荡一点,活得光明磊落一点,因为我这样的一个身份,本来就已经背负很多不真实的言论,可是多得丹尼尔一直留在我身边,他的身边几乎没有任何女人,就是为了避免流言对我的伤害!韩文昊!我不是台下女主角!我是台上的人!魅光灯下,我享受了掌声,我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韩文昊不作声,安静地听着。

  “你的未婚妻已经怀孕了,你却跑过来吻我!!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多尴尬吗?我也是一个女人,我感同身受!我不愿意做出伤害女人的事!我不想有一天,我面对她的时候,我要把头低下来!我做错什么事了,我要把头低下来?”夏雪落泪激动地问。

  韩文昊握着手机,眸光闪烁过一抹疼心,有些话咽在喉间……

  “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决意要和你分开!!那些在山下的日子就当我们……活在那点时间缝隙里,逃过了上帝的眼睛吧!我决意要活着,光明正大地活着!用我自己的能力,留在那个舞台上,让我的事业发光发亮!我不要背负任何的流言!!我曾经那么那么努力地走到今天,从我妈妈离开我那一天,我背着一岁大的弟弟,从一无所有,却咬牙很苦很苦地走到今天,我才把梦想留住了!!我想把梦想,留到最后!我就算最后孤单一个人,我起码站在台上,还能有掌声陪着我!!”夏雪的眼眶一红,便把电话给挂掉了!!

  韩文昊握着手机,听着那嘟嘟声响,看着窗外的灯光闪烁一片……

  ***

  夜!!

  很深很深!

  卓柏均站在暗处,握着手机,问:“光碟呢?”

  “在……”

  “给我……”()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