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玫瑰人生

   夏雪与韩文昊的眸光一接触,她便立即腑下头……

  韩文杰手拿着白毛巾,对着大哥微微一笑地说:“这个时候,你怎么会过来?”

  韩文昊先站在店门口,看了他们俩人一眼,才淡淡地走进服饰店说:“过来直接换套衣服……”

  夏雪轻呼了口气,当作没有听到地看向服饰店的正中央的淡蓝灯光,想起韩文昊的家里也全是晕蓝的灯光,她一眨眼睛……

  “文杰!!我戴完首饰了,可以走了!”梦涵挽着粉红长裙,走下旋转楼梯,一眼看到大哥与夏雪都站在厅中央,她便惊喜地笑说:“大哥和夏雪也来了?”

  韩文昊抬起头看了梦涵一眼,倒温情地笑了一下,他向喜欢这个未来弟媳妇,美丽温婉却又有个性,在事业上勇往直前,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夏雪也看着梦涵今晚像个粉红的公主般,她哇的一声,丝毫不吝惜地给予赞美笑说:“哗……梦涵今晚真美……”

  梦涵开心地一笑,掀起长长的裙罢,来到韩文杰的身边,才看着他们俩人说:“你们也快点吧……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要等大哥和夏雪吗?”

  韩文杰听了,看了他们俩人一眼,便才微笑地说:“不等了,我们还是先走吧,妈一直在念着我们……”

  “好……那大哥夏雪我们先走了……”梦涵微笑地和他们俩人道别。

  夏雪与韩文昊同时向他们一笑,然后看着文杰小心地挽着未婚妻走出服饰店,他边走出去边对着未婚妻笑说:“你小心点,不要踏到裙子,摔跤了怎么办?”

  “怎么会?虽然我不像书蕾嫂子是十大名媛,可是踏裙罢这种事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们俩人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服饰店,留下店内的俩个尴尬人士,先是沉默了一下,工作人员立即走过来请他们上楼换装,都说衣服已经准备好了,韩文昊与夏雪听了,便只得一起往旋转楼梯上走……由于旋转楼梯道较窄,所以当他们并肩前行的时候,相撞了一下,夏雪不客气地转过头瞪着韩文昊……

  韩文昊也不客气地看着夏雪问:“你看什么看?”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啊?你撞到我了你知道吗?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夏雪直接哼他!

  韩文昊的眉头一皱,再转过头看着夏雪问:“我为什么要对你有绅士风度?我们认识吗?”

  “我们不认识!!”夏雪没好气地回他嘴!

  四名工作人员,站在他们身后,惊讶他们怎么会气氛这么不和谐?他们不是朋友吗?

  韩文昊不想跟她计较地再迈步往前走,夏雪也不肯让路地往楼梯上走,谁知道因为走得太仓急,不小心地踏到了自己的黑色裙罢,她哎呀的一声,双手一下子机灵地抓紧了楼梯栏杆,然后她惊魂地抬起头松口气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韩文昊看也没有看自己地走上楼,头也不回地留下一句鄙视的话:“哼!踏裙罢!”

  夏雪的气一结,知道他是针对梦涵刚才离开的那句话,说自己不是名媛,她的眉心一皱,哗的一声,颤抖地指着那个死男人的背影,生气地大叫:“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男人,恶心成这样!没点风度!!”

  四名工作人员再紧张地站在楼梯下,没敢说什么话,只是有点顾忌地抬起头看着夏雪说:“夏雪小姐……请……”

  夏雪生气地转过头看着她们发脾气地叫:“楼下没有更衣室吗?”

  “没有……”她们连忙摇头。

  夏雪的脸色一冷,气得发抖地再掀起长长的裙罢走上旋转楼梯,一眼就看到韩文昊走进男士贵宾厅去换装,她站在大厅中央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才哼的一声,自己也走进了女贵宾厅,四名工作人员分别走向俩人的位置,然后通知发型师,美甲师,化妆师连忙上来侍候。

  时间过去了一点,韩文昊就已经换上了一套直条纹混银光的黑色西服走进出了更衣室,工作人员立即拿过一个深蓝色的盒子,取出了白色的欧西米襟花小心地别在他的领口,再准备去拿领带,韩文昊却扬手不用了,自己站在全身镜前亲自整理了一下趟开的白衬衣领,他向来不习惯在公事外,戴领带……他一边整理竖起的衣领,一边透过全身镜前,看到对面的更衣室缦布还没有打开,他便直接转身大步地走出男士贵宾厅,在工作人员以为他要下楼时,他却坐在厅中央的沙发上,拿起杂志,边看边说:“准备一杯九零年的红酒……”

  “是!”工作人员立即应声,下楼去准备,另一位则陪在一旁,有点莫名地弯下腰轻声地问:“韩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不用了,你先下去吧……”韩文昊一边翻着杂志,一边看着杂志上正介绍一款祖母绿的首饰,这款首饰高雅而傀丽,带来一种深层内韵的效果,他想起母亲非常喜欢祖母绿,他便留意几分地看了一眼,直至面前的女贵宾厅的缦布打开来,他才缓缓地抬起头,看到夏雪梳着复古的发髻,穿着一件深红绣黑丝凤凰图案的旗袍,正在全身镜前,微笑地对着镜头摆弄着一点曼纱的姿势,旗袍曾被喻为这个世界上最能展示女士身材美的服饰,它勾魂般的线条,划勒出夏雪那完美而坚挺的酥胸,那纤细的腰间,还有裙罢分叉处的销魂白晰性感长腿……

  “哗……夏小姐好美啊……一般人都没有办法驾奴这红旗袍,它可是我们店首席设计师的得奖旗袍,第一夫人曾经也来试过这款旗袍,却还是感到遗憾觉得驾奴不了,而婉惜离开……”工作人员真的是好感叹地站在夏雪身后微笑地说!

  夏雪自已也满意地一笑,双手轻按平滑的腹部,侧过身子再看着这裙子的黑凤凰竟透过一丝让人沸腾的欲望气息,她的心砰地一跳,这个时候才在全身镜前,看到韩文昊正一边啜着红酒边用那灼热的眼神来看着自己,她的眼敛一低,当作看不见地继续再站在全身镜前,看着胸部左侧的钮扣有一个松了,她便亲自微仰脸扣起这钮扣……

  韩文昊盯紧她这侧脸系钮扣时,那仿佛风情女子宽衣解带的撩人姿势,他的眸光一凝,微咬牙根,手捧起红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工作人员小心地将及臂的黑手套为她配带起来,再从保险箱里取出一只超大祖母裙戒指,戴在她的食指上……夏雪好喜欢地扬起手,看着食指上的祖母绿戒指温婉微笑地说:“哗……我好爱这个戒指……和我的裙子搭配得刚好……不错……”

  韩文昊坐在沙发上,再看着夏雪站在全身镜前,接过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一支烈焰火红般的口红,亲自转了开来,再对着镜子轻沫抹那弧形实在诱人的唇片,媚态尽生……

  “这口红叫玫瑰人生……夏小姐不化妆,就这么轻轻一抹,女人最吸引人的味道都出来了……”工作人员再说。

  夏雪再微笑地涂抹着口红,却看到镜子里的韩文昊依然优雅地坐在那奢华的沙发上看着自己,她的脸色不经意地一冷,再继续涂抹着口红,没理他……韩文昊看着这般态度,眼梢处溢过一点笑意,便一响手指……

  “是……您有什么吩咐?”工作人员立即上前问。

  韩文昊转过头,边看着夏雪边交待一些事,工作人员听了,便微笑点头,沉默地来到夏雪身边的同事面前,和她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句话,同事便也微点头……

  夏雪一边涂抹着红唇,一边轻声地问:“什么时候了?我要迟到了吧?”

  身后没有人应声自己,她奇怪地拿着口红,转过身看着奢华的大厅几乎没有一人,除了那个沙发中央的韩文昊,她一愣,拿着口红看着他……

  韩文昊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夏雪……

  夏雪的眼敛一低,迅速地转回口红,准备冷脸下楼,韩文昊却坐在沙发上,轻扬手说:“你腰间的钮扣松了!”

  夏雪一愣,便站停在全身镜前,转过身,看着旗袍上那紧致腰间的钮扣不是好好的吗,她的脸色一冷,知道自己被耍了,便立即想转身离开,却发觉身子被人强势地一拥,她心砰地一跳,急喘气抬起头已经看到韩文昊环抱紧自己,脸腑下来轻贴着自己的脸庞,他身上那迪奥的香水味混合他身体的气息,诱发一股致命的毒般吸引着自己,夏雪的脸随即红了起来,紧张地喘了口气,才抬起头问:“你发什么神经?”

  韩文昊双手轻摩娑着她销-魂性-感的腰间,轻吻着她的耳垂,身体轻晃动,仿佛随着玫瑰人生的舞曲在轻律动着……

  夏雪气得伸出双手要扯脱他的双手,却被他再猛势地拥紧自己贴紧他的胸膛,轻吻着她嫩滑的脸庞,边吻着边感性沙哑地说:“今晚好美……”

  夏雪看着全身镜的韩文昊那沉迷的模样,她的心倾刻被沦陷般地眼眶一红,说:“我美不美关你什么事?”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再拥紧她的身子,轻嗅着她身体散发一股幽香,再说:“我好喜欢你身体里藏着那香气,你前辈子是猫……”

  夏雪一下子想起了秦书蕾说的那翻有关味觉的话,她立即急扯开韩文昊的手,快速地转身推开他,愤怒地低吼:“你给我滚远点!!你未婚妻的嗅觉很灵敏,她闻得出你身上有我的香水味!你最好还是别给我找麻烦!”

  韩文昊突然一笑,看着她,缓声地说:“怎么?你想说,我们现在又像偷情?”

  夏雪的心再一跳,然后直接往楼梯下走说:“我懒得理你!”

  韩文昊的脸色一冷,快速地来到楼梯口,将已经下到第一级楼梯的夏雪突然拥抱了起来,抱回沙发上,压紧在她的身上……

  “你干什么?”夏雪气愤地扭转着身体,急推着韩文昊的胸膛大叫:“你发什么疯?”

  “你很快就知道!!”韩文昊边咬牙压紧她的身子,边松开了自己的西服钮扣,将西服扯了下来,给摔在地上!

  夏雪的心里一凉,害怕得忘记争扎看着他大叫:“你发什么神经啊?你要干什么?”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穿着白衬衣猛势地拥紧夏雪曼纱的身体,看着她菲红害怕的小脸,双眸掠过一抹疼心地说:“我要干什么?我想就这样抱着你回家睡觉!!”

  夏雪的心里一酸,双眸通红地看着他。

  韩文昊激动起伏着胸膛看着身下这个女人说:“你要不要跟我回家睡觉?”

  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哽咽地看着这个人说:“你到底发什么神经啊?”

  韩文昊却看着夏雪这般模样,突然腑下头要吻她,却被夏雪别过脸,急推开他说:“你不要这样!”

  韩文昊硬是扳过夏雪的小脸,然后猛势地覆盖她的红唇,吸吮她唇上的鲜红,单手提起她的大腿外侧,扫至她的脚尖,脱下她的高跟鞋,再抚摸着她的小腿……

  “唔……”夏雪卷起双腿,扭转着身体,双手急扯着他的白衬衣,想挣脱他的吻,却被他吻得更深入,他的舌尖探进她的唇内,纠缠着自己的舌尖,鼻息透出来的激烈热气,让她的胸膛起伏不平,她的身体渐渐地软化,他的身体越来越沉,沉入她的身体里,他的手从大腿外侧往内探,刚要扯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却被夏雪气愤地抓紧他的手,看着他叫:“你不要这样!”

  韩文昊没有理她,再要用力地扯下她的蕾丝内-裤,夏雪生气地使尽全力推开他的身体,她赤脚快速地走下沙发,想急往楼下走,边走边想叫工作人员时,韩文昊已经快速地来到她的身后急拥着她,再在她的耳垂一咬说:“你别叫了,她们不会上来!”

  夏雪的心砰地一跳,转过身奔溃地大叫:“你太过份了!”

  “更过份的事我都做得出来!!”韩文昊一下子再将夏雪拥入怀里,腑下头热烈地吻上她的唇……

  “唔……”夏雪躲避着他的吻,无奈被他如钢铁般的双手拥紧自己的腰间,那狂热的舌尖不停地与自己快要发麻的舌尖纠缠着,她为拒绝他而身子往后仰,他倾前身再拥回她的身子,摩娑她的腰间,捏紧她的臀部,吻紧她的红唇,甚至微喘出激情渴望的声音,这个男人在疯狂地迷恋自己的吻,自己的身体,她知道,他在迷恋,一刹那间,她竟划过一丝心软,却在他的手要挥进她的腿间时,她一手再抓紧他放在腿边的手,韩文昊没再强求,而是双手再拥紧她的身子,享受她的柔软,吻着她的唇,吻着她的下巴,吻着她的脸,她的耳边,她的脖子……

  夏雪仰起脸,眼泪颤抖地滚落,双手抓紧他的坚硬的手臂,想要拒绝他,身子却柔软下来……韩文昊再顺势地扯下了她脖子间的旗袍钮扣,再轻吻着她的香肩,美人骨,再至酥胸……夏雪的眼泪继续滚落下来,却动也不动地让他吻着……

  韩文昊感觉到夏雪的身体柔软下来,他却缓缓地停下动作,抬起头看着她……

  夏雪落泪地看着他说:“吻啊,怎么不吻了?”

  韩文昊目不眨睛地看着她……

  夏雪双眸含泪地看着他说:“为我宽衣解带,让我脱光了在你面前,然后吻我,甚至强上我?这是你一直以来最会做的事!”

  韩文昊看着她……

  夏雪看着韩文昊,再哽咽地说:“所以我让你吻,吻完了我,强上了我,你就放过我,好吧?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劫!我去那里都逃不掉你!你不就是想要我的身体吗?我现在就给你!像你这种人,就知道要抢夺别的女人的身体!!”

  她的话一说完,突然脸色一冷,泪水颤抖滚落,她气得双手哆嗦地将左胸的一排钮扣,一颗一颗地解下来,边解边看着他说:“这样行了吧?我自己脱,行了吗?不用你撕!”

  韩文昊的眸光闪过一抹疼心,却伸出手握紧她的手……

  “放手!!我自己脱!!”夏雪的眼泪继续滚落,松开他的手,再要继续地松钮扣一直松至腰间,那旗袍的前片深红掉了下来,露出了那纯黑的内衣和混圆的酥胸,眼泪一颗颗地沿着下巴划过白晰的脖子再滚到胸沿……韩文昊依然看紧夏雪的脸……

  夏雪气愤地边脱钮扣,边哽咽颤抖地说:“你要,我就给你!!过了今晚你就滚出我的世界!反正都和你有过那么一个晚上,也不差多一个晚上!我有多讨厌你?我讨厌死你这态度!!你身边一个一个女人地换!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我真的不想和你有瓜葛!!你只要一接近我,我就有无数的劫难!!我真的想远远地逃开你,带着曦文远远地逃开你!!”

  韩文昊突然再抓紧夏雪的手,看紧她……

  夏雪再要扯开他的手,继续脱衣服,韩文昊再咬紧牙,握紧她的手,强势地往下一甩,夏雪的身子一个跄踉,他却往前一步,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帮她系起那钮扣,一颗一颗地帮她扣起来,双手经过她的腰间,到酥胸,到脖子,他一颗一颗认真地扣着……

  夏雪气愤地喘着气,眼泪一颗颗地滚落下来,却任由他为自己扣着钮扣……

  上画面下化化尚化。韩文昊为她系好最后一颗钮扣,才抬起头,咽下喉间的那点苦涩,看着她那愤然的脸,握紧她的肩膀,想说什么,却没有再说,只是缓步地来到沙发旁,提起黑西服率率地穿起来,夏雪不作声,听着他穿衣服的声音,她的眼眶一红……

  韩文昊冷静地站在全身镜中,扣着西服钮扣,然后沉默地经过她的身边,快速地下楼……

  夏雪突然如同泄气般地跄踉了一下,瞪着泪眼缓步地来到落地窗前,看着韩文昊已经迎着雨走出店门口,然后迅速地上车,车子就那样消失在雨路中,她幽幽地看着那车子绝尘而去,她一咬下唇,身子沿着落地窗软跌下来,眼泪滚落……

  ********

  暗夜!

  凄雨迷离!就像一个满是迷团的故事,这此故事,全藏在小雨里,太无声。

  银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斯尔顿酒店前,清雅领着身着黑色套裙的佣人们为其亲自打开车门,夏雪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手提着刺绣的小包包,走出了车子,踏在红地毯上,环看着四周的警察正紧张地遁逻,虽然今晚只是一个小小的宴会,但毕竟是总统夫人的晚宴,肯定会加强戒界,她一边拿着包包,仰脸往前走,边柔声地说:“PAPA和妈咪,还有丹尼尔呢?”

  “已经在宴会厅了……夫人还在说您怎么还没有到?”清雅微笑地说。

  夏雪听了,便面无表情地走进了酒店大堂,在来回穿梭的名媛与公子的身边,擦肩而过,所有人全都为她投下惊叹的一瞥,她冷艳地走上旋转楼梯,一步一步身材曼妙地往前走,终于走尽楼梯,酒店经理一看到夏雪,便立即走到宴会大厅门边,亲自为其打开门,夏雪穿着最美艳的旗袍站在宴会厅中央,看着奢华的宴会厅中央到处是捧酒轻谈笑语的政界名流,他们也纷纷惊叹夏雪今夜展露的东方美,太迷人……

  夏雪环看了全场一周,终于看到了韩文昊与丹尼尔还有俩名嘉宾坐在环形沙发上谈笑着,她看着韩文昊捧酒与嘉宾谈起某件事时,双眸中流露那睿智的光芒,偶尔优雅地一笑,捧酒小啜了一口红酒,才终于冷然地看到了夏雪,眸光却幽深不可捉摸地一闪……

  夏雪迎着他的眸光,再看向丹尼尔……

  丹尼尔穿着白色的西服,佩带着黑色的领花,只要有他母亲在的时候,他都会佩戴黑色领花以示对母亲的尊重,他在嘉宾的提醒下,才转过身看到夏雪今晚居然身穿着东方绝美艳的旗袍,梳着自己向来喜爱的复古发髻,美得妩媚动人地向自己迈着优雅而风情的步伐走过来,太迷人了……

  “喔哦……”丹尼尔惊喜地放下酒杯,优雅地站起来,向着夏雪走过去,在众人称羡的眸光中,他展露迷人的笑容,来到夏雪的面前,双手轻握着她的纤腰,腑下头轻点着她的前额说:“宝贝,今晚你真美……”

  夏雪也妩媚地一笑……

  丹尼尔手捧过一杯红酒,亲自喂夏雪……夏雪边看着他,边腑头轻喝了一口红酒,顿觉有点辛辣,她微顽皮地轻呼了口气说:“好辣……”

  丹尼尔宠爱地一笑,便轻拥着夏雪来到刚才就座的嘉宾席上,却在转身的一刹那,听到有人说:“沈小姐来了……她可是第一夫人受邀尊贵嘉宾之一,刚得了日本的樱花电影节影后……”

  韩文昊也缓提起眼皮,看向入口……()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