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泉

   山泉水在陈老家的后方不远,约千米左右,必须经过一条长长的竹林小道,往前面走去……

  韩文昊牵着夏雪踏着竹林的青光影往前走,边走边回过头看着夏雪这么气鼓鼓的,他突然一笑,然后慢慢地收紧力道,让她靠近在自己的怀里,腑下头看着她,柔声地说:“怎么了?”

  夏雪直接别过脸说:“人家好辛苦地沏壶茶,你喝了觉得不好喝,你不要说浪费嘛,我可是很认真地沏的好吧?你怎么一天到晚地泼我冷水?你欺负我,都家常便饭了!”

  韩文昊眉头一皱,然后腑下头,看着她那紧锁的眉头,还有那红唇,今早俩人吻得那么热烈,这唇色还是那么鲜红,他的心内一涌动,便突然轻吸吮了那红唇,才感性地说:“我欺负你?我要真欺负你,你爱得了?嗯?”

  夏雪的脸一红,立即推开他说:“你走开啦!青天白日的,还在外头呢”

  韩文昊却一下子收紧环着她腰间的手,让她更贴向自己,那混圆酥胸轻显露而出,他再在她的唇上轻吻一下,才再笑说:“这里还有人吗?陪着我们的,只有整片竹林,爱干什么都行!”

  “走走走!”夏雪一下子推开他,脸红红地踏着拖鞋,比韩文昊领先走了几步,然后蹲在地上,捡起了一窜竹枝,在半空一边划动着,一边从不远处回过头看着韩文昊,突然说:“我突然好想曦文……真的好想好想……我恨不得马上抱着她!!想死她了!!”

  韩文昊看着她,淡淡地一笑说:“我也想……”

  夏雪站在远处看着他……问:“你爱她吗?你爱我的女儿吗?”

  韩文昊深深地看着夏雪,突然一笑地说:“我爱我们的女儿,她是我们的女儿……”

  这话里有另一层意思,夏雪听出来了,她的眸光再闪烁了一下,心里砰然地一跳,再抬起头看着韩文昊问:“我们出山后,抽出一点你百性的时间,带她去吃游乐园好不好?”

  韩文昊微笑地点头……“嗯……”

  夏雪的眼眶一红,再远远地看着韩文昊说:“你牵着她的手,去买棉花糖好吗?然后抱着她,一边逛街一边逗她笑,好吗?”

  “嗯!”韩文昊再笑说……“我会做父亲要做的事……所有所有……”

  夏雪微笑了起来,想了想,便点点头,转身又摇着竹枝往前走,走得步伐轻盈……

  韩文昊看着夏雪的背影,穿着那碎花的小薄衫,黑色的中裤,趿着拖鞋,轻飘飘地走在路上,他突然一笑,眸光里透过一丝深情与痛惜,没敢再要求她………因为是自己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的孽帐,她一直在替自己还债,所以没法再要求她……

  他想了想,便也没有再多想,有些结果,交给时间吧,要珍惜这一刻!

  俩人就这样安静地往前走,夏雪在前方踏着青光影,摇着竹枝,往前走……

  韩文昊在后方踏着青光影,提着木桶,往前走……

  他们都没有在等彼此,他们都成熟地思考该怎么办,怎么做,怎么选择,尊重彼此的选择与一切。

  夏雪终于先一步地来到山底,她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的一座大山,青苍翠绿地耸立在天空下,如此的宏伟与壮观,涌涌的山泉不知道从山顶的那个方向潺潺地落下,然后叮叮咚咚地落入由天然鹅卵石的堆砌起来的美丽瑶池中,最后水又渐溢而出,沿着一条小溪再往下流,阵阵雾气在这池水中散漫而起,仿如人间仙境……

  “哗……”夏雪惊呆地发现这个地方真的是太美了,她立即兴奋地往前跑到池水旁,看着池中清泉水实在清澈无比,那池里的鹅卵石颗颗彩艳美丽,她立即想伸脚进去,韩文昊却一把抓紧她的手臂,无奈地说:“好了!山下肯定还会有人要喝水,你这一脚伸进去像什么?我刚才过来提水的时候,陈老还提醒我,不能弄脏了山泉水……”

  夏雪哦哦哦地立即跑到别一头的小池中,蹲下来,兴奋地拨水边喝边兴奋地大叫:“天啊!怪不得爷爷做的稀饭这么好喝,这水实在太甜了!爷爷怎么会找到这种人间仙境来住啊?”

  韩文昊只是淡淡地一笑,弯腰伸桶进大池中,装满一桶水,才缓缓地说:“一般人住不了这里……”

  夏雪蹲在那头,泼着水来洗把脸,才奇怪地转过头问……“为什么?”

  韩文昊抬起头看着这个人,无奈地笑说:“你有没有留意到一些事?这深山野岭的,爷爷住这里,那里来的电?自己来的?”

  夏雪眨了眨眼睛,才看着韩文昊笑说:“是哦!那里来的啊?”

  “我今早出门看了一下,才发现屋子后,有一个很巨大的蓄电池!这应该是山下的人不定时就给他送上来的!还有,这里的稻米和一些大的生活用品怎么来的?全是山下的人送上来的,我看这个地方,除了爷爷的家,没有一处是有人的足迹,我估计得不错的话,这可是自然保护区!”韩文昊淡淡地说。

  夏雪却奇怪地说:“如果是自然保护区,那爷爷为什么能住这里?”

  韩文昊微笑地看着这个傻人,然后提着水走到前方放下来,也蹲到池子旁,捧着水边喝边舒缓地喘气说:“你听他说话,他像一个简单的老人吗?初时看见他的时候,他那股威严,你感觉不出来?”

  夏雪想了想,还是不明白,却笑说:“我不管他是谁?我很喜欢他,他就像我亲人一样……”她把话一说完,继续捧着水想喝,却发觉在水泉落下的某一处,居然有难得的石榴花,她呀的一声,立即踏着小石块,想爬到边上,摘下那石榴花,谁知道脚一踏到某石头上,一滑脚,哗的一声整个人往下掉…

  韩文昊立即伸手想接住她,谁知道冲力太急,俩人便一起跌入那池水中,夏雪吓得哗哗大叫地在水里,抱紧韩文昊,大叫:“救命啊,我怕水!!”

  韩文昊无奈地笑了一下,拥抱着湿沥的夏雪说:“拜托,这池水都没到一米深,你吓成这样?”

  “嗯?”夏雪立即傻了地看着自己周围的方向,脸一红,急喘着气说“是哦!我刚才吓着了……幸好没事……”她边说边伸出手,擦着自己的脸上的水珠,抬起头看着韩文昊的脸上也湿了,湿沥的头发,微垂下来,沾在眼梢旁,那灼热的眸光正瞪紧自己,夏雪的脸一红,腑下头想避过他的眸光时,却看到自己的薄衫湿透沾在雪白的肌肤上,诱人的胸沿微露而出,她顿时觉得尴尬无比,想推开他,走出池旁……

  韩文昊却咬牙,霸道地拥紧夏雪的身子,让她贴近自己湿沥的胸膛,那性感的肌理线显露而出,诱发致命魅力!

  “你……你干什么?”夏雪突然脸再一红,双手撑在他的胸膛前,急喘着气,腑下头强喘着气……

  韩文昊看紧夏雪那羞红了的脸,直接喘气感性地说:“我想吻你……”

  夏雪的心里砰地一跳,抬起头,瞪着那迷离梦幻的双眸来看着他那双眸,实在太灼热,她的心再一跳,急喘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办……

  韩文昊边看着她那迷离的双眸,边腑下头再轻碰上她的红唇,随即一股暖流漫遍全身,他的唇停在夏雪的唇边,才感性地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唇……”

  夏雪一眨双眸,微抿嘴唇,双手轻放在他的肩膀上,迎着他的吻,韩文昊在水里拥紧夏雪的纤腰,将她的身后往池边一靠,便吸吮着她的嫩唇,窜进舌尖与她那小小的舌尖纠缠在一起,再热烈地在那甘甜的池泉里拥吻着,韩文昊甚至在与她的热吻间,伸出手松开了自己衬衣的钮扣,扯下了自己的衬衣,上身赤-裸地拥紧夏雪的纤瘦身子,那坚实的胸肌,性感热烈地贴紧夏雪的身体,再抚-摸着她的后腰间,再从后腰间,轻抚至大腿间……

  “唔……”夏雪抱着韩文昊的脖子,迎着他的吻,却发觉他的上身已经赤裸了,手正开始步步进逼,她的脸刹时红了,却混身酥软地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的舌尖寝占着自己,她的心脏间砰砰地跳,感觉到他的胸膛更有力地压紧自己,她情不自禁地轻叫:“韩文昊……”

  “嗯?”韩文昊轻吻着她的下巴,轻吻着她的脖子间,到耳际,可是手已经抚上了她的酥胸,轻轻地揉搓着,感觉她的酥-胸实在弹性与诱惑,他感叹了一声,再重重地揉搓着……

  “唔……”夏雪的脸刹时又红了,感觉他的手指都有魔力,把自己撩拨得热火沸腾,她再娇喘连连。

  韩文昊突然从水里一抱起夏雪,让她躺在池边,自己再急促地压在她的身上,边吻上她的唇,边松开了她的薄衫的钮扣,看着雪白的内衣,胸沿诱人而莹光,他再也没法克制地一扯下那内衣,轻沿着她的胸沿,咬着她粉红的小圆点,不停地吸吮着,轻咬着……

  “啊……”夏雪轻叫出声,抬起头看着天地山泉间,身体被撩拨得情-欲高涨……

  韩文昊继续轻咬着她的另一边混圆,轻舔着她粉红小圆点,手却窜进腹下,不停地揉捏着她冰凉中的一点温热与湿润。

  “啊…………”夏雪再难奈激情地叫起来,韩文昊感觉到她的热情,再重力地吸吮着她的酥胸,吻越来越向下,直至腹间,他轻舔着她的腹间脐眼,微微一笑地说:“我最喜欢你这个地方……好性感……”

  夏雪迷迷离离地稍挺起头,激动地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也激动地看着夏雪,然后一阵猛势地将她一拥而起,再拥抱着她赤-裸的上身,与她热吻起来,他们或许都太喜欢太喜欢这个吻,彼此在不停地纠缠着,纠缠着……韩文昊刚要再轻咬她的酥胸,却眸光一凝,停下了所有动作……

  么怎联系保保们保。夏雪喘息间,看着韩文昊那炽热而疑惑的眼神,问:“怎么了?”

  韩文昊的眸光再迅速地一闪说:“有人来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