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这场戏,那场戏

   夏雪吓得肝胆俱裂,急喘着气趴在他的身边,低声地说:“我刚才上厕所回来,经过爷爷的房间,他居然在哭,说他的老伴来看他了呜呜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张脸便已经吓得皱成一团,低声哭了起来,身子不由主地贴向韩文昊

  韩文昊皱着眉头说:“胡说!这个世间上没有鬼!你刚才是不是梦游了?你一向都是神智不清的!

  “是真的!!”夏雪急死了,重重地拍打一下他的胸膛,红着脸低叫:“我真的听到了他说老伴来看她了!还说她老伴来看过我们了,就在窗子外”她的话一说完,脸色一收,顿觉身后阴风阵阵,她的眼珠子一瞪,知道身后有个窗子,她一下子魂都散了地钻进被窝里,抱着韩文昊那坚实的胸膛,颤抖得像只下水被捞起来的母鸡一样

  韩文昊皱眉腑头看了她一眼,才沉声说:“你有必要吓成这样吗?就算陈老真的在哭,看到老伴了,也有可能是年纪大了,太想念奶奶,才会产生一些幻觉你不做亏心事,你怕什么?

  夏雪依然还是吓得混身颤抖地流眼泪,哭着说:“你试试上厕所,然后听到这话试试看?我就不相信你不竖汗毛!这里又不是大城市,这可是荒郊野岭的,你今天去摘苹果時,还吓我说,看到有鬼所以说,你就是我命中的克星,好的不灵,坏的灵!太可怕了,我突然觉得这里阴风阵阵的

  她一边说一边卷着身子贴向他的胸膛,眼泪继续颤抖地滚落

  韩文昊看着她实在紧张,便也有几分怀疑,就一边起身一边说:“我过去看看陈老

  “不要!!我怕!!我不要一个人!!”夏雪又再吓得抱紧韩文昊,再边哭边低叫

  韩文昊重重地叹了口气,才看着她一声低吼:“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又要怕,我说给你过去看看,你又不肯!”

  “你难道不怕吗?”夏雪这个時候还想着要与他吵嘴!!

  韩文昊看着这个人一边说,一边扁着嘴哭,他便无奈地伸出手,给她擦眼泪,一边擦一边沉声地说:“有什么怕的?看你傻成这样!要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要去一探到底!总会有一个真相的!”

  “不!!”夏雪死也不要他走开,就像只蜘蛛那样,死缠着他!!

  韩文昊急喘了口气,便只得伸出手,环抱着她混身打冷颤的身子,将她的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才再低说:“不要对这个地方产生怀疑,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爷爷还拿最上等的茶叶来请我们享用明白?我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像今晚这样睡得安稳,没有迫害,没有尔虞我诈,没有算计,人就是那么简单地活着,像陈老说的,茶也就只是茶而已,有多少人能做到他那样?他那样把你捧在手心地疼着,你没有感觉到?不要怀疑这一切”

  夏雪的心情渐渐地平伏下来,眼泪却继续在滚落

  “我起来去看看”韩文昊试着起床!

  “不要!”夏雪还是没胆子,死嘴硬地说:“我没有觉得爷爷不好,我只是害怕而已我胆子小你也不是不知道!”

  韩文昊突然微微一笑,轻提起被枕的手,用手指梳理她的柔顺头发说:“你胆子够大了,都敢上我的床了!”

  夏雪一愣,立即眼珠子一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便想挣扎开来,却被韩文昊轻拥着说:“行了!我说过我没有精力,你就乖乖地休息吧,要爱一个人,那颗心就够了”

  夏雪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可是她现在真没有胆子离开韩文昊,她也没有心思想其它的,她只是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便求着说:“你起来嘛,把我身后的窗子给关上了!”

  韩文昊没法,只得放开她,然后坐起来,挪动着位置,刚要把窗子给关上了,可是却看到远处的竹林闪过一个黑暗,他便皱眉嗯了一声

  “怎么了?”夏雪躺在,看着韩文昊看向窗外的眼神有点怪,她没来由的一阵冰冷,紧张地问:“你看到什么了?”

  韩文昊冷静地说:“我的确在窗外看到了一个黑暗闪动”

  夏雪的眼珠子一瞪,头皮都发麻起来,汗毛也给竖起来,又开始呼吸不畅地爬起来,抓紧韩文昊的衣袖,扯着他给躺下来,又落泪说:“别管了!!这实在是太吓人了!!看吧看吧!就是有鬼!!”

  “行了!可能是什么动物吧!”韩文昊直接冷静地说完,便再拥着夏雪说:“你要是真的害怕,那你睡吧,我在这里守着!”

  “我睡不着!!我现在三魂都少了七魄了!!”夏雪又再急喘气说,韩文昊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地重重叹了口气,便环抱着她的身子,才刚想安慰,便听到了陈老的哭声,他便下意识地对着夏雪作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低声地说:“你先安静一下我听听”

  夏雪听了,便下意识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害怕,却还是下意识地听着

  “老伴,你都走了那么多年了,还惦着我啊不用惦着,我很好,是我不好,当時因为太顾着茶园,忽略了你们,让儿子背你去看医生的時候,一起被车撞了”陈爷爷又在那头幽幽地哭着说:“是我对不起你们,是我的错当時应该我背你出去,这样我们一起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你也不恨我,常来看我谢谢你”

  夏雪听了又是一阵骨子软,却眼眶莫名地一红,环抱着韩文昊,脸贴在他的胸膛处,继续听着

  “老伴我们的孙女嫁人了,你不要担心,她很好,只是她一直怪我,怪我当時不愿意把所有的一切留给她,但她是一个虚荣的孩子,如果我把一切给她,对她的人生不一定好我不知道我做错了,还是做对了,活了几十年,到头来一场空,错错对对也就不重要了,反正到最后,还是要跟你一起走的只是我一个人守在这山上,过着些小日子的時候,就想着如果你还活着,多好啊,我每天都陪你到下山摘苹果,每天给你煮饭吃,给你削苹果,给你赶蚊子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放弃一些事,留下一些時间,好好陪陪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也是一种报应,让我孤单地活在这世上受罪我想死,想摔下山崖,一了百了,又担心晴晴,想着活一天是一天,守着她一点消息也好只是她不再理我了,找了她几次,都把我关在门外,我一边沿山路走回来,一边哭”

  陈老伤心地在那头凄凉哀怨地哭了起来

  韩文昊与夏雪在这头,听得静默无声

  “老伴,你在那头还好吗?一个人孤单吗?你不要觉得孤单,我一直都惦着你,以前和你吵架,都是我不好,可是我虽然嘴硬,但我还是很关心你,在乎你的,如果不是,也不会这么努力地管理茶庄,只是人生方向走错了,耽误了你对不起,是我不好现在人老了,孤独了,才发现時间不重要了,只有我们在一起的時候,時间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发觉这个道理?老伴,我很想你,很想你我们家里来了俩个年轻人,也是出车祸掉下山里的,我很庆幸他们活着,我很羡慕他们还在一起手牵着手,一起下山摘苹果,看着那对年轻夫妻一起沿路往山下走,真羡慕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希望他们能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不要耽误了那些有爱的人生老伴,你说我是不是要走了?每次看见你,我就觉得我要走了,可是在我临走前,救了那对夫妻,我很高兴,请他们喝了我们一起苦了一辈子得来的大红袍,仿佛就是我们夫妻在喝了老伴,我今天看到那个年轻人很疼那雪丫头,我就心里想着,晴丫头的老公会不会也像那小伙子那样,疼晴丫头?如果是的话,我的心愿就了了”

  夏雪突然眼珠子一瞪,抬起头看了一眼韩文昊,手突然酥软在他的胸膛处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安静地抱着夏雪,听着老爷爷断断续续地哭着说:“老伴,我想在我走前,再次看一次晴丫头可是我最后那次去看她的時候,脚给摔断了,走不动了,连下山去摘几个苹果去拜祭你,都不行了”

  夏雪的心里一酸,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平静地掀开被子说:“我去看看爷爷”

  “我也去”夏雪也哭着要起来

  “你不是怕吗?”韩文昊看着夏雪,故意逗她

  夏雪瞪了他一下,便擦干眼泪,说:“我突然好想很多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最想最想老师,他年纪大了,幸好有师母我要去看看爷爷”

  韩文昊不作声,便和扶着她一起起床,夏雪莫名其妙地伸出手,挽紧他的手臂

  韩文昊看了她一眼,便也不作声地轻挽着她的身子,与她一起往外走,俩人一起走出房间,经过客厅,来到陈老的房门前,韩文昊轻拥着夏雪的身子,以防她害怕,才悄声地轻推门,就看到房里的一盏灯还亮着,陈爷爷一个人躺在,闭着眼睛在那里抽泣地哭得历害,眼泪一颗一颗地从那苍老的脸上往外滚,好不凄凉

  夏雪的心里猛然地一疼,眼泪也随即滚落下来

  韩文昊看着爷爷那般痛苦,也不作声,只是拥紧夏雪轻叹了口气

  夏雪悄声地哭着说:“我要进去陪陪他叫醒他吧,这样哭着多伤心啊”

  韩文昊却握紧她的肩膀,看着陈老还在里头抽泣地说:“算了难得他梦到自己的妻子就这么一点幸福時光了,还打扰他作什么?这是快乐的痛苦走吧,不用害怕了,回去睡吧”

  韩文昊话一说完,便轻挽着夏雪,走进房间,这个時候,他们之间谁也没有想到,彼此的身份问题,只是相依靠在一起,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韩文昊扶着夏雪躺在,轻拥着她睡下来,为她盖好被褥,继续听着陈老的哭声,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俩人就那样安静地躺着

  夏雪枕在韩文昊的手臂上,手不由主地再环抱着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心脏间传来了稳健的心跳声,才幽幽地说:“韩文昊活着真好,对不对?”

  “嗯”韩文昊轻梳理着夏雪的发间,幽幽地说

  夏雪继续听着爷爷那哭声,想起车祸時,他陪着自己一起往山下跳,便绵绵地说:“韩文昊”

  “嗯”韩文昊再应着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陪着我一起往下跳”夏雪真心地说

  韩文昊淡淡地一笑,才重重地喘息了一下,轻握着她放在自己胸膛前的手,轻划动着她无名指上的指甲,才声音沙哑地说:“你少点和我斗嘴就是了”

  “你还不是一样欺负我?”夏雪也悄声地说

  韩文昊突然腑下头,刚巧看到夏雪那咕哝不服的小模样,他便一捏着她的下巴,有点恨恨地皱眉说:“我说你啊,你啊,就是这么倔,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反抗我,偏偏你胆子这么粗!我承认我有時候对你说话很凶,可我什么時候都记得你是孩子的妈妈,有些事,我没说明白,什么也代表不了!你就不能少呛我一下?”

  夏雪抬起头看着韩文昊不服气地说:“你就不能也少呛我一下?你欺负我,都上瘾了一样”

  韩文昊深深地看着夏雪,经过刚才那一惊吓,把那脸给吓得菲红,双眸含泪,更湿水汪汪,鼻子有点可爱的通红,嘴唇透着一点的红润光泽,他情不自地伸出手,一点她的红唇说:“叫你不要老咬下唇,就偏不听,最好看的就是你的唇,咬着咬着就不好看了!”

  夏雪一听,便不由主地咬了一下下唇

  “你还敢咬?”韩文昊稍侧过身子,轻侧压在她的身上,捏着她的下巴责怪地说:“不许咬!”

  夏雪噗声地一笑,盈盈动人

  韩文昊看紧她,胸膛渐起伏,双眸越来越热烈起来

  夏雪看到他这模样,心里砰地一跳,脸更红了,便咽了咽干渴的喉间,作势推开他说:“别这样看人,怪可怕的”

  “你怕什么?”韩文昊突然再拥紧夏雪,握着她的小手,看着她那双迷离的双眼问

  “没怕什么!”夏雪轻松了口气,想挣脱开他的手,却被他抓得更紧,她的脸再红了一下,便看着他说:“放开我!”

  韩文昊看紧夏雪,眸光突然灼热坚定地说:“真的要我放开吗?”

  夏雪突然不得主意地坐起身,说:“我我到外面走一会儿”

  韩文昊突然坐起来,从背后急拥着她,轻吻着她的脖子间,才迅速地问:“难道六年真有这么重要?比得过不爱?”

  “别说这样的话!”夏雪想扯开他的手,韩文昊却环紧她的腰间,钳紧她的身子,轻吻着她的脖子间,至耳际,鼻息间透着热气,从夏雪的耳朵里,窜进了她的身体里,她整个人重重地打了一个冷颤,心脏砰砰地跳得历害,硬是想扯开他的手说:“你别这样”

  人有很多秘密,到底有谁能太了解自己?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彻底地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或许还不如这夜晚的月亮,这风儿,这小屋子,这一点灯光,这一点暧昧这一刻,无关风月,无关道德,无关底线,仿佛这是经历了战火销烟后,幸存下来的俩个人,深依靠在一起,有点心思一刹那间,在悄然地萌动“韩文昊!!不要这样”夏雪依然习惯地抗拒他,刚想转过身推开他,却被韩文昊拥紧在怀里,他一边轻吻着她脖子间,闻着那阵幽香,微吐着热气,沙哑地问:“那场戏,你们真吻了吗?”

  夏雪愣了一下,她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在庄园的那场吻戏,她的心里一动,难道他居然在意那个吻?她幽幽地说:“吻了”

  韩文昊轻咬着她的耳垂,才再感沙哑地问:“到底怎样才能与一个陌生男人接吻?甚至还要吻得那么深情?”

  夏雪被韩文昊给撩拨得脸红耳赤,喘气连连地轻伸出手,边推开他边低声地说:“那是演戏!!我是演员!!那是假的!”

  韩文昊猛势地将夏雪压在,低垂着头,双眸灼热地注视着她,掠过一丝失落,更多的是那莫名的深情,或许是灯光有情罢了,谁会相信这个男子的双眸中,藏匿的感情?

  夏雪强喘着气,躺在,看着他热烈的双眸,眼眶莫名地一红,有点害怕颤抖地说:“你你你作什么?“

  韩文昊凝视着夏雪那点惊慌,便压抑着情绪问:“到底有多爱文杰?多爱我的弟弟?”

  夏雪不知道怎么说,看着他,闪烁的双眸中,眼泪滚落下来

  韩文昊再看紧夏雪,再沉重地问:“到底爱不爱丹尼尔?如果你还爱文杰,你就不爱丹尼尔!我发觉你这个女人很坏,该爱的人,你不爱,却偏偏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你不是自己找罪受吗?你叫我怎么不生气?”

  夏雪苦笑了起来,眼泪继续滚落

  韩文昊继续看着夏雪,绕过丹尼尔,直接问:“真的还很爱很爱文杰吗?很爱吗?你在他面前,你在我们面前,你真的是最好的演员!”

  “你别说了!”夏雪哽咽地看着他说:“能不能忽略这些问题我不由自主,不行吗?我想安静地爱一个人,不行吗?我没有打扰谁啊?我连爱人的权利也没有吗?我不是说了,我要忘记他?好好地在跟丹尼尔在一起!”

  韩文昊看着夏雪却问:“你爱丹尼尔吗?”

  夏雪看着他,眸光有点闪烁,这一刻,心没有防备,坦白地说:“我不知道”

  韩文昊好多话咽在喉间,想说,没有说,只是深深地注视着好久好久,他终于闪动着双眸,再问:“那么多角色里,有没有对孩子的爸爸抱有一丝感情?一点也没有吗?六年来,从来都没有想起过我?”

  夏雪深深地凝视着他,眼泪滚落下来,哽咽斗气地问:“那这六年来,你有想起过我吗?你身边那么多流莺飞燕,有想起过我吗?”

  韩文昊看着她的眼泪,微咬牙根,眸光坚定地说:“没有!!一次都没有!!从来都没有想起过你!甚至很讨厌你!!很讨厌你!!”

  “没有想起怎么讨厌?”夏雪赌气地问

  “所以你还问?”韩文昊看着夏雪,也赌气地说!!

  夏雪的心里再一跳,看着他

  韩文昊也看着她,突然说:“影后,愿不愿意陪我演一场戏?”

  “啊?”夏雪不解地看着他

  韩文昊深看着她,再说:“愿不愿意陪我演一场戏?就在今晚”

  夏雪还是不理解地看着他

  韩文昊的心里掠过一点疼,再看着她柔声地说“就在今晚,陪我演一场戏,就像在茶庄的那场戏把我当作那个陌生的男人,我不要这六年来因为讨厌你而想起你,也不要六年前曾经为某人所做的一切,我什么也不要,你就把我当作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只当你的陌生男人好了今晚后,你就忘了我,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忘了我”

  夏雪哭着拍打着他的肩膀,落泪说:“你干嘛啊?你说这些?你干嘛啊?我没有要讨厌你啊,你怎么会是我陌生的男人,你是孩子的爸爸,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知道你不要说这种话,听了让人伤心”

  韩文昊掠过一点疼心的笑容,再轻腑头,声音沙哑地说:“不要伤心,你和我没有办法在一起,因为你这六年来,不是我的,我没有资格要你,今晚就答应我,当我是一个陌生人,给我一个吻”

  “不要这样”夏雪哭了起来,重重地捶打着他的肩膀,眼泪颗颗地滚落

  “别哭”韩文昊再轻哄着她,为她擦去眼泪,动情地说:“每次吻你,你都那么心不甘,情不愿今晚我不想强迫你,我只要求一个吻,就一个吻好了”

  夏雪再放声哭起来,看着韩文昊那双眸里的一点疼心与失落,她无奈地再拍打着他的肩膀,扯着他衬衣领的一角却没有再反抗了,只是看着他,继续抽泣落泪,韩文昊深看了她好久好久,仿佛从她的眸光得到一点信息,他的眼梢掠过一点笑意,便缓缓地腑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地一吻

  夏雪继续抿嘴落泪着,却在接触到他唇间一点湿润,心猛然地一暖,韩文昊拥紧她那颤抖的身子,再腑头轻吻她那唇片,祈求着“抱着我孩子的妈妈”

  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缓缓地伸出手环抱着他的脖子间,感受到他身体因激动而轻轻地颤抖,她的心里再一暖瞪大泪眼看着韩文昊,韩文昊也看着她,却突然轻再腑头,吻上她的红唇,着那唇片夏雪开始的時候,没拒绝也没有迎合,只是呆躺在,慢慢地被他温柔的吻,感动了,便轻闭双眸,眼泪滚落下来,环抱着他的脖子,开启红唇,迎着他的吻

  韩文昊立即探进舌尖,与她热烈地相吻着,彼此的舌尖纠缠着,缠绵得让人有点心疼,彼此喘着温热的气息,身体滚烫地交-合在一起,韩文昊轻抚着她那腰间,夏雪环抱着他的脖子,俩人一起热吻着,鼻息喘气间透过一点,让彼此的心砰砰地跳,身体越来越紧地结合在一起,韩文昊仿佛感受到夏雪那坚实而弹,双腿间神秘而温热,想到这些,他的身体再升腾起热气,狂热地吻着她的舌尖,轻抚着她的腰间,母指轻刮在她的胸沿,这一切,似乎是一种暗示,一种祈求,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这一刻,她犹豫了,因为这个男人的狂热,无奈,失落,她的防备逐渐地缺堤,但她却知道,自己无法答应他,所以她落泪了

  韩文昊仿佛能感受到她的无奈,便没有再勉强,只是伸出双手,环紧她纤细的腰间,边吻边微喘息地轻逗她说:“我最喜欢你的腰,又细又感”

  “你不是说不好看?”夏雪看着他

  韩文昊热烈地夏雪说:“你了解女儿,怎么就不了解孩子的爸爸?”

  夏雪突然无语了,只是看着他

  韩文昊微微地一笑,再腑头轻了一下她的唇片,再低沉沙哑地说:“你有曾经试着了解过我吗?”

  夏雪的心里一动,看着他,幽幽地问:“你有曾经想要我了解你吗?”

  韩文昊看着她,眸光游余了一阵,才掠过一点笑意,一语双关地说:“被人了解总是好的”

  夏雪看着他,突然为他压抑过一阵无奈的情绪,韩文昊也深深地注视了她好久,没有再说话,只是轻拥着她入怀里,在她的发间一吻,才轻闭上双眸说:“睡吧夜深了孩子的妈妈”

  夏雪躺在孩子的爸爸怀里,没有再说话,只是瞪着那双好明亮的眼睛,来看着面前一盏昏黄的灯光,思想一片苍白,只是感受到他那温热的体温,那砰砰的心跳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