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对不起

   夜色,很浓,很重,很沉

  雾太大了,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医院那苍白的灯光,还有救护车的红蓝灯在薄雾中,闪着微弱的光芒

  夏雪快步地走出医院,跳上车子,调档让车子急往后退,在花园前快速地打了一个旋转,便直接往外飞驶出去———

  前方的路,很黑,雾很重,可夏雪依然闪着泪眼,握紧方向盘,踏尽俩百码的油门,让车子往前直飞出去,不管下一分钟是死是活,都没有刚才那一幕来得让自己痛苦与绝望奔溃,她咬紧牙根,任由泪如泉涌,脑海里尽是回闪刚才在医院的那一幕,看到丹尼尔那么柔情地对瑾柔微笑着,自己的好朋友拿着桔子向着丹尼尔举过来,如同自己在法国的习惯一样,夏雪的心里猛烈地一疼,再咬牙踏尽油门,让车子狂妄地直喷过去,自己却失声痛哭起来,对着那幽黑的天空,放声痛哭起来

  夏雪边哭着,边开车拨通了伊莎的电话

  ****

  手机在夏雪的房间响了起来,可无奈这房间里的人,纷纷因为玩得太欢庆而醉了,韩文昊刚陪着未婚妻要回房间休息,却听到这电话声响,他先是一愣,想着文宇和剧组里的人还在夏雪的房里呆着,便让秦书蕾先回房间,自己便关心地推门走进夏雪的房间,却看到大家仿佛都醉了,在沙发上,在展开的毛毯上,手拿着啤酒瓶沉重地睡着,他的眉头一皱,知道他们今晚有小派对,也就不多管了,却听到电话还在继续地响着,他没有打算多理,因为房间内并没有弟弟,他刚才想转身,却看到远处的一只黑色手机响着蓝屏,他想了想,便还是走了过去,缓缓地捡起了手机,只是不经意地一看,居然看到夏雪的来电,他稍愣,知道她今夜去找丹尼尔,为什么会在这个時候打电话过来

  他想了想,看着手里的电话还在继续响着,他犹豫了一会儿,便接起了电话,刚想喂的一声,便听到夏雪在电话那头传来的哭声叫着:"伊莎

  韩文昊一愣,握着手机下意识地听着

  "伊莎"夏雪哽咽地握紧方向盘,落泪哭着说:"我该怎么办?这是不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因为六年来,我没有接受丹尼尔,以至于我今天受到这样的报应?"

  韩文昊的眸光在幽红的灯光中一闪,握着电话好安静地听着。

  夏雪继续哭着说:"我真的没有打算要伤害他,我的心里藏着一个人六年了,我也苦啊,我也不想爱啊,像文宇说的,爱情就是不管你有多少的理由都不能不爱,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背叛丹尼尔,因为我们约好了,将来如果谁爱上了别人,我们一定会笑着说再见六年了,足足六年了,这样一个对我关心苛护略致的男人,却在这样的一个晚上,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

  韩文昊的眉头一皱,脸色稍冷凝起来,专心地听着

  "我想爱的那个人,他不爱我,爱我的人,等到我转身,他却走了,这是不是报应啊?伊莎,这一定是报应,上天在惩罚我这六年来愧对了丹尼尔的爱,所以他在惩罚我!可是不要来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啊丹尼尔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是最美好的人,我情愿自己受伤痛苦,我也不要他的美好在我的世界里破碎他甚至和我的好朋友在这么一个時刻,呆在一起相互温暖幸福地笑着,而我就像他们世界以外的人,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王子就那样走了"夏雪边放声痛哭,边一再踏尽油门,让车子往前直喷了出去!!

  韩文昊才刚要说话,却又听到夏雪哭着说:"我现在痛得自己恨不得要死掉,好孤单啊,就像六年前,被韩文昊赶走那样孤单,好孤单明明是想见孩子的爸爸最后一面,和他说,我要走了看他一眼都好,因为他是孩子的爸爸,我把他当我的亲人可是他不愿意见我,那个晚上,我守在楼下迎着大风雪,冷得混身发抖,就是想见他一面,因为太孤单了,所以庆幸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孩子的爸爸,让我和他说声再见整个世界都在遗弃我,我明明那么努力地活着,我连瑾柔都想要去原谅,因为我觉得恨一个人,会好孤单好孤单我是那样孤单地长大的,我十几岁就整个世界地找失落的弟弟,我好怕一个人"

  韩文昊的胸膛再微起伏,眸光再折射出一股强烈的光芒。

  "伊莎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或许会有许多天荒地老,惊天动地的爱情,但是能陪着我去看小松鼠的只有丹尼尔一个我想起六年来的点点滴滴,它们就像无数的碎片刺在我身上,好疼"夏雪再次放声痛哭了起来。

  韩文昊缓缓地听出了夏雪在开着车,而且是开着快车,那风声极可怕地呼啸而过,他想了一下,便突然开口说:"夏雪!!"

  夏雪继续放声痛哭着,却听到韩文昊的声音,她落泪一愣,握着方向盘任由车子冲进重重的雨雾中,却说不出话来。

  韩文昊立即快速地说:"我不管你现在有什么伤痛,但是你必须听我的,把车子放缓慢慢开,不要在这个激动的時刻开快车!!"

  "关你什么事?"夏雪再奔溃地哭叫着!!

  韩文昊焦急地重喘一口气,才愤声迅速地低吼:"你别发疯!!相信丹尼尔!!他如果这么轻易地被左右,他就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这么冲动!!听我的,放缓车子!"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事!"夏雪再失声痛哭起来,脚再愤情地一踏那油门,让车子再绝尘而去!!

  "在我的眼里,你经历所有的事都是无聊事!!但是我再和你说一次,你要相信丹尼尔!!"韩文昊边拿着手机说话,边快步地沿着走火通道,往楼下走!!

  "你凭什么相信他?他不接我的电话,他和瑾柔呆在一起!"夏雪再放声痛哭起来。

  韩文昊迅速地坐进车子里,边发动车子边再说:"如果丹尼尔瞧不出瑾柔的意图,他就不配当我的对手!你就不能等等吗?就像六年前那样,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下楼见你?怎么就不多等一下?就像六年前你生下曦文的那个晚上,为什么不多等等?或许一分钟,或许更短的時间"

  夏雪继续哭着,说不出话来!

  韩文昊踏尽油门,让车子往外直喷出茶园,往高速路上驶去,眸光坚定地凝视着远方那条幽黑的马路,从来都没有这么渴望,能看到一柱车光,他边开着车边迅速地再问:"告诉我,你现在什么方向?"

  "我不知道,我到处开着!"夏雪哭着说。

  "你这个傻瓜!!"韩文昊冷脸地握着方向盘,咬紧牙根担心地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夏雪的眼泪滚落下来,握着方向盘,不作声地听着

  "就是你傻傻的!"韩文昊无奈地说:"傻傻地被我欺负,傻傻地生下我的孩子,傻傻地抚养我的孩子,傻傻的不恨我!就这样一个你,我怎么会不讨厌你?不恨你?"

  "到这种時候还这样骂人?"夏雪愤恨地再踏油门,痛哭着。

  韩文昊边开着车,边紧张地说:"六年前你生日那一天,明明就活不成了,明明就没有地方睡觉了,却要给自己划一个大蛋糕,自己那么安心快乐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吃点亏有什么要紧?不是这傻个,你也活不到现在!不是你这傻个那天晚上,我也不会把你带回家!!现在好了,有人爱了,有前途了,有一切了,就忘记当初的坚强了?那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块,你要丢掉,你就将会失去一切!!"

  夏雪的眼泪渐渐地收回来了,却还是抽泣着

  韩文昊一咬牙根地握着方向盘,再踏尽俩百码油门,冲向云雾里,边开着车边实在也生气地问:"你到底在那里?"

  "我不知道!!!"夏雪再不自觉地抬起头,看向高速路的一个路牌,哭着说:"我现在云清大道上再过前方一百米就有一个加油站"

  韩文昊立即看到卫星系统,自已居然走对方向了,谢天谢地,他立即再急促地说:"马上开到加油站那里停下来!!不准再开车了!今晚雾重!!听到没有?"

  夏雪不想说话,只是继续抽泣着

  "孩子的妈妈,看在孩子的份上,听我一句吧!"韩文昊的眸光突然坚定地一闪说!

  夏雪一咬下唇,眼泪从唇边滚落下来!

  "不要咬下唇!!"韩文昊再粗声地命令着。

  夏雪情不自地松开。

  "在加油站呆着!!不要再到处乱跑了!!你什么時候才听得懂人话?六年前,明明是你说要离开,我什么時候赶你走?好!!你要走,那就别回来了!!话是这样说的!!"韩文昊继续说!!

  夏雪擦着眼泪

  "你给我把电话挂了,免得手机没电,到時候找不到你,到加油站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等我!!好吗?"韩文昊的话不由主地放缓,凝视着前方,掠过一点柔情与疼心

  夏雪点点头,继续擦着眼泪。

  韩文昊把电话立即挂断,然后开着车子往前直驶过去,卫星上显示离加油站还有一公里,他再紧张地往前直驶过去,想左转弯进入普通路道,谁知道迎面在那团团的雾气中,驶来了一辆大货车,往着韩文昊车子的方向直撞了过来

  "吱————————"急长的刹车声从幽黑的路上响了起来,那么哀怨,那么可怕,就像舞台上的二胡呀呀声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