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戏里戏外

   凌晨時分!

  万众紧张的床戏部份来临了,灯光师从里里面面地举着不同的灯光效果来试验,一会儿换小红帽,一会儿换下柔光,接着摄影师手扛机架,在那里不停地试镜头,副导演再检查休息站的旧床褥,还有摆放在茶台上的茶具,确定了之后,还要对后勤部说好了,等一会儿茶具被打翻,导演一喊CUT,你们要立即进来清扫碎片,以免扎到人了!

  情况确定后,付天明再戴起耳机,坐在小电视前,从这个角度看向茶园的梯田小路,犹豫了好久,才肯点头说:"开始吧!"

  金胜元听说准备开拍了,便立即就机位,躲在休息室旁边,屏住呼吸等待着,化妆师趁这个時候给他补妆,让他的黑眼圈更黑,嘴唇更苍白,再沸水在额前

  夏雪在茶园下,穿着小花袄,提着四方灯笼,站在一家小院子前,化妆师给她作最后妆容的整理,造型师再小心地整理了她的前排扣,美术指导特意走到摄影师的附近说要让小花经过家门口時,特意拍摄她身后的俩盏红灯笼,摄影师点头,副导演在这边接拍床戏的第一个画面,当副导坐在微型电视面前,看着各单位准备就绪,再看了一眼夏雪出现在镜头前,那清丽与娴雅的美丽,他先是眸光稍赞赏了一下,才拿起对讲机说:"好!!各单位准备!!noe-two-three!action

  夜凉如水。

  冷秋的大雾朦胧着整片茶园村落的那头只有数只狼犬在夜空中嚎叫,这是一个战争的年代,越宁静的世界,就越让人不安,因为不知道会在什么時候,这里又会销烟四起

  某个小院落,听到了一阵轻轻的开门声,那吱的一声,有点像晚娘那娇情的轻吟,门内走出了一个妙龄少女,梳着俩条小辫子,穿着白色小碎花袄,提着四方灯笼,站在门边,稍转身对母亲柔声地说:"妈我到休息站看一下,今早上山的時候,我发现耳环掉了

  "小心一点。黄昏的時候,还听到那边的炮声"有个苍老而腥松的声音传来

  "嗯!知道了"小茶微笑地手举红灯笼,往着院前的山梯上走,她一边走一边小心地低头看着沿路有没有自己耳环,那耳环是自己将要过门的夫家给自己送过来,那夫家是大户人家,丈夫虽然有弱病,却还是极和善之人,像小茶这样的贫苦人家,能嫁到那种家庭,已经算是很福份了

  小茶拿着红灯笼,一梯一梯地往上走,直至来到茶园的休息站,她小心地提着红灯笼,刚想走进去,却听到了远处一阵马叫声,她奇怪提着灯笼往前一看,却只看到面前一团黑,她的眸光凌乱地闪烁了一下,突然心里一阵透凉的恐怖感觉,让她的呼吸不顺起来,她立即转身想阶梯下走,却因为脚不小心碰到了石头,让她哎呀地叫了一声,整个人跄踉一下,跌倒在地上,她立即强喘着气,抓起灯笼,快速地爬起来,却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吓得花魂失色地提着灯笼往后一照,叫:"谁?

  她的眼珠子爆裂开来地看着面前有个身穿破烂军装的男人,满身血痕,却瞪着灼热残忍的眼神来看着她,手里的长枪被他握紧在手里,正脸部扭曲地着一种可怕的残忍,小茶紧张地跌坐在地上,屏住呼吸,没敢作声,只是瞪紧那个男人的双眸,却紧张地咽着口水,身体里升腾起阵阵削骨的寒意,她的余光看着这个男人手里可以夺人命的长枪,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马儿的声音从远处再好接近地传来,情况仿佛越来越危急——小茶脸色苍白,眼神一片混浊,屏住呼吸地看着他

  男人一脸冷硬地微侧脸,感觉到敌人将近,他再残忍地扭转头,看着地上的少女,他的眸光一寒,嘴唇一紧抿,便迅速地上前,一把抓紧面前的少女,直接往茶房里冲————

  "啊————"小茶吓得肝胆俱裂地大叫一声!!

  男人立即一手紧捂住小茶的嘴巴,一手环紧她的腰间,将她压在墙面上,撞倒了茶房里的茶台,茶杯砰的一声碎裂在地面上,他用那钢铁般的手臂环抱紧她的身子,冷脸地腑下头,在她的耳边迅速地低吼:"别出声!有人要来抓我!!你必须救我!!如果不是,我杀了你!!"

  小茶的眼珠子一瞪,吓得心脏直沉谷底,她仿佛已经感觉到鬼门关就在眼前,她急喘着气,瞪着面前的男人脸贴在墙面上,凝住眼神来倾听屋外的声音,果然听到那阵马叫声向着茶房的方向越来越近,他一咬牙根,再迅速地拖着弱小的女孩往一倒,再压紧在她的身上,紧捂着她的嘴巴!

  "唔"小茶吓得冷汗直冒,却被面前这个如同钢铁一样的男人给钳制得死死的,嘴被他捂得快要窒息了,鼻翼间透出来的急促气体,让她的大脑一阵发氧!她不停地摇头想叫救命,双腿不停地蹭着,眼泪滚落下来,她从来都没有跟一个男人这样接近过

  男人耳听马声已经更接近了,情况危在关头,他腑头再在她的耳边低吼:"你一定要救我!!我绝对不能死!!我还要上前线!我要打仗,我要把他们全杀光!你救我!"他说完这句话,眸光一冷,一手捂住小茶的嘴巴,一手松开了自己的军装钮扣

  小茶的眼珠子可怕地一瞪,整个身体陷入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恐慌中,他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边用那灼热的眼神来看着自己,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军装,再一手扯开了他身上的白衬衣,露出了坚硬的肌肉,古钢色的肌肉在茶房的内置小油灯下,闪烁着油光,汗液从他的肩膀上往下刮

  小茶的眼泪不停地滚落,发疯地扭转着身体,伸出手不停地拍打着他那如铁的胸膛,想下意识地求饶,双眸楚楚可怜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盯紧小茶双眸的那动人的光芒,却一路再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这些血迹与衣物藏了起来,再迅速地收起长枪,置于床褥内侧,然后便咬牙一手撕裂小茶身上的小棉袄,露出了白色的小肚兜

  "唔"小茶绝望地哀救着,眼泪再如泉涌,求他放过自己,她的双腿在他的腿下不停地蹭着。

  他一边撕裂她的花袄一边盯紧她求饶的眸光,一边留意地听着阶梯下有人走上来的声音,他眼看時间紧迫,便残忍地腑头吻着她的脖子间,手却不小心地放到她的胸前,当他那粗硬脱皮的掌心,到小茶那的時,他的身体不由主地一震,原本要松开的手,突然慢慢地揉搓着她的,不停地揉着,感受到她的那的弹与柔软,他甚至好享受地喘息了一声,缓缓地,他抬起头边看紧面前的少女,边激动地咽着干渴的喉来揉搓着她的

  小茶的眼泪继续地滚落,却看到面前坚毅的男子折射出来的一道光,仿佛电击般击中自己!

  "我我我"男人一边看紧小花那美丽如花的脸庞,一边急喘着气地抚着她的,突然感觉到她粉红的小点挺立了起来,他的眸光一阵热烈地对着她说:"我想要你"

  小茶不停地扭着脸,瞪着哀怨的眼神来向他求饶

  "我想要"他突然松开了压紧小乔的手,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大叫的時候,他已经腑身而下,吻紧她的小唇,甚至窜进舌尖与她纠缠着,手却继续搓着她的完美,发出一种感叹声,再凌乱地伸出手,扯下了她的长裤,露出了混圆的,伸着那粗硬的手指,往她的腿内温热柔软处一探进去,他的身体散发出来一股亢奋的享受,他不停地用自己的舌尖般地绕着她的小舌尖转,却一下子捏紧她的混圆,不停地捏着,她的皮肤柔嫩,散发出一股的香气,他被她迷惑了,这一瞬间,只要她愿意给自己,他马上可以在下一刻死!!

  小茶的脸色开始红晕,升腾起一阵阵可怕的激情,眼泪继续往下滚

  "我想要你!我将来回来娶你!你好美,我喜欢你,我要你,我娶你,只要给你给我!!"他的话一说完,人已经压紧在她的身上,一阵猛烈的冲击下,小茶的眼泪滚,体下一阵深冷的痛疼,让她真正地绝望了,她的眼神苍白无奈愤恨,却只能如此被动地任由这个男人在体下激烈地抽动着,血溢在腿间,像一团可怕的颜色

  男人不停地进入着,不停地喘息着,他在享受着她身体的紧致带给自己最高境界的享受,越来越钢硬的身体再继续地挺进着,直至外面人来到门边,小花的眼光看到门外一双更可怕而深冷的双眸一掠而过,便立即离开了茶房往外走去了

  敌人走了,激情过后,小茶痛苦地在他的身体下撕裂般地哭叫着,奔溃地急用手捂住自己身体好重要的部位,发愤地推开他的身体,急扑下床,趴在地上,拿起茶壶的碎片,就要咬牙落泪地往自己的手腕划去,那男人从身后,横腰抱紧她的身子,将她压紧在身上,再伸出颤抖的双手,扯过军装,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哭着跪倒在她的面前,向着她不停地磕头谢罪!!

  小茶拥着白衬衣,继续绝望地哀哭着,不停地扑到他的身上,扇他耳光,拍打着他的身体,再咬牙自己就要往墙上撞,男人再落泪地在身后抱紧她,在她的发丝间一吻,才腑头在她的耳边说:"我对不起你!我一定会娶你!!我叫蒙罗!我是一名将军!我活过来了,我会娶你!!我以后会来娶你!!"

  小茶什么也不懂,只是再仰头放声痛哭

  蒙罗一下子将小茶拥在,然后拿起自己的长枪,甩开枪剑,将手横放在茶台上,眸光一冷地说:"我以断手为誓!!"

  小茶失神地看着蒙罗居然狠心地甩起长枪剑,往手指上一切下去!!将尾指给活生生地划了下来,鲜血溅了出来,划过了他的唇边!小茶的双眸再可怕地抗张,看着那根小手指掉了下来,她发疯地急扯着头发大叫:"啊————————"《此部份只是剧本演饰!真人拍摄情况不同》

  "CUT!"付天明满意地叫出声!!然后亲自带头拍起手来,微笑地说:"好!!演得好!!"

  所有的工作人员立即扑进房间,扶起金胜元与夏雪俩人都尴尬地相对笑了起来,然后车胜元立即边披着外套,边对着夏雪扬手说:"刚才只是借位,我没有不小心碰到你身体那个部份吧?"

  "没有没有"夏雪的脸色一红,然后从坐了起来,撕裂的衣物内还有肉色的,她重重地喘了口气,也还是紧张地对着车胜元再次有点不好意思地微笑着,自己在《温柔》里并没有男人的对手戏,这是第一次与一个男人有肢体接触,刚才最亲密的动作,也只是接吻而已,俩人扭紧在一起時,都感觉到他的身体或许已经在发热了,她赶紧再在一片掌声中,给金胜元的一个放心的OK手势说:"OK!辛苦你了!我很好,我没事!"

  金胜元呼了口气,还是礼貌地上前,轻拥一下夏雪,再急忙放开了,然后一同走出茶房,所有的工作人员纷纷拍起手掌来赞他们演得好

  夏雪与金胜元同時微笑地向所有的工作人员弯腰致谢,然后再来到导演旁,都握手感谢!这床戏一过,大家都松了口气,纷纷叫着收工,夏雪看着工作人员那亢奋模样,再看着导演那实在惊喜的掌声時,她再疲累地一笑,终于明白导演当時要求自己的意思,这场戏如果像当初安排的那般,或许会更好,只是

  夏雪的眼珠子有点俏皮地一瞪,微微一笑地觉得刚才表现也不错,金胜元够君子,并没有趁机乱来!她再松口气一笑,对着念念说:"下次,真不敢接床戏了,太尴尬了!"

  "我刚才看到金胜元走出来的時候脸红红的,你们不是只抱在一起吗?就是一个吻?天啊,我刚才看你们吻得好深情啊,我的心都在砰砰地跳,他有一个动作,吻你的時候,就要捧着你的脸,那粗长的手指放在你的嫩脸上,不知道有多迷人!我迫不及待地想等着你们往下演了!"

  "走吧"夏雪其实还没有能出戏,刚才与金胜元拍的那场戏,依然心跳不已,脑袋快要裂出来了,想起了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她的心莫名地一震,不由主地想着那个晚上,该是怎样的一个撕裂的晚上,她的双眸不地一红

  付天明先与工作人员相握手,再看着夏雪時,却看到她突然情绪激动地站在茶树旁,轻声地抽泣着,他与金胜元立即来到夏雪的面前,紧张地问:"怎么了?"

  夏雪连忙摇头,眼泪却颗颗地滚落

  "不是还没有出戏吧?"付天明担心地问。

  夏雪只是哽咽地摇摇头,眼泪再心酸地滚落,金胜元立即抱歉地上前,轻拥着夏雪说:"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入戏太深了,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欺负你"

  夏雪突然被他的话给逗笑了,便一边笑一边落泪地想起六年前的那个晚上,韩文昊在那样的一个清早,往自己的身上扔支票后,就那样无情地离开了,她的心再一酸,眼泪再滚落下来。

  "走吧走吧放松一点回去再好好地调整一下情绪"付天明亲自扶着夏雪往下走,夏雪分不清戏里戏外地一路哭下来,直至来到度假酒店的大门前,却透过那玻璃墙内,看到韩文昊与一众高层依然还在谈论着什么细节,边谈着事情边捧起咖啡杯轻啜着

  夏雪看着他的侧脸,眼泪再忍不住如泉涌,或许戏后带给自己的刺激太深了。就*爱*网

  "别哭了"金胜元心疼地扶着夏雪的肩膀,走进了大堂,夏雪却依然难以控制地拿着手帕擦着眼泪,甚至情绪失控地轻抽泣了起来坐在那头的韩文昊听到这哭声,便好奇地转过头,却眸光一凝,看着夏雪头发凌乱,身上沾满了血迹,披着外套,却依然一片狼狈地手拿着一块纸巾,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好不可怜他的眉头一皱

  "总裁会议结束了,您也早点休息吧"左安娜立即向着韩文昊说。

  韩文昊听了这话,再看了一眼夏雪那可怜的痛哭模样,他的内心掠过一阵挣扎,便还是站起身来说:"好吧,大家今天辛苦了,上午休息一阵時间后,再继续开会吧"

  "是!"

  韩文昊与左安娜缓步地来到电梯前,与夏雪他们同站在一起,先与付天明打过招呼,韩文昊便站在一旁,看着电梯前的倒光镜里的夏雪,依然还是旁若无人,不停止地哭着,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通红的鼻子轻微地扩张着,嘴唇被人吻得红肿肿的,他的眸光淡淡地一闪,再稍提起眼皮看着身边的金胜元依然还在不停地安慰夏雪

  夏雪不作声,只是继续说没事地摇摇头,可眼泪继续往下掉,怎么擦也擦不完

  电梯门打了开来,韩文昊先一步走了进来,大家也一起走了进来,夏雪走进电梯内依然还是不停止地哭着,韩文昊继续淡淡地看着她这模样

  "稍后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没事"付天明再劝说,电梯门这時候打了开来,二三楼的工作人员,都纷纷地走出电梯,最后五楼只余下了夏雪,韩文昊与金胜元和付天明几人也同時回房了,夏雪边落泪边走向自己的房间,韩文昊一步一步地跟在她的身后

  金胜元却抢先一步走上来,对夏雪再抱歉地说:"对不起,我是不是今天吓着你了"

  "不关你的事没事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你今天辛苦了再见"夏雪的情绪很不好地对他说。

  "那"金胜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只得离开前说:"那你好好休息放松一点"

  "嗯"夏雪微点头,然后便独自来到自己的房门前,边哭着,边要想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可是怎么翻也翻不到,她左右地擦掉脸上的眼泪,抽泣地说:"我的房卡呢?"

  一张金色的房卡,递到夏雪的面前

  夏雪奇怪地抬起头,居然看到韩文昊站在自己的面前,手握着那房卡,她的脸色一冷,连忙吸了吸鼻子,伸手要拿过那房卡韩文昊却手一扬,然后便沉默地站在那房门前,将房卡插进了门锁内,只听得格一声,门就那样缓缓地打开了,里面的柔和的灯光随即打开来,韩文昊淡淡地推开那木门,然后站至门边,才转过头看着她

  夏雪没想再理他,只是再擦着眼泪走进房间,然后转身要关上门,却看到韩文昊依然手撑着门,看紧自己,眸光好热烈她看着他,心里再莫名地一酸,哽咽地看着他问:"你干什么?又要来跟我说什么话?要我去死,对吧?还是让我不要再纠结你的俩位好弟弟?想想你六年前吧,或许你知道那个我,不是你想要的人,可你还是欺负了我,却在这六年里,不停地说是我的错,就连道歉,都那么没有诚意,都那么没有先声夺人!你好狠啊!!"

  韩文昊依然不作声地看着她,看着这个从来不太喜欢翻旧帐的人,却突然翻起旧帐,一边说一边哭得好意外的可怜,他的眉头掠过一点疑惑地说:"你怎么就哭成这样?你被我欺负也不一俩天了至于到现在才来讨债"

  夏雪一听这话,就更生气地扬起手,硬是要推开他走出自己的房间哭着说:"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还知道你欺负我了!!你滚!!"

  韩文昊稍退后一步,再皱眉地看着她问:"你到底是怎么了?"

  "走!!"夏雪硬是推着他的胸膛,要他往外走!!

  韩文昊却一下子抓紧她的手腕,看紧她说:"别闹了!"

  "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以后我们一刀俩断!!如果我以后再和你一起,我就出门唔"夏雪的唇被韩文昊一敲,她一時气愤地抬起头看着他!!

  韩文昊微咬牙根,再伸出食指,轻轻地一敲那唇瓣,才稍带一点冷意地说:"你以后不准在我的面前,说你要死不活的,你的命是我的,除非我杀了你,要不,你都只能好好地活着"

  夏雪冷笑地看着他,眼泪滚落下来地说:"凭什么我的命要掌握在你的手里?你有什么资格?以后不要再给我说那样的话!你不配!!"

  韩文昊的眸光一闪烁,看着夏雪看自己那满脸的恨意,眼泪从那愤恨的双眸中滚落下来,脸上全沾了血浆的颜色,脖子间也有点拉扯,甚至还有俩处的吻痕,他的胸膛略起伏,看着这个人依然还是紧抿着嘴唇,凶恨恨地看着自己,他突然无奈一笑

  "你还笑!!?你走!!"夏雪作势再要推韩文昊

  韩文昊却握紧她的手腕,一步上前,走进房间内,关上了房间门,背靠着门在幽暗的灯光下,伸出手轻捏着她那尖巧下巴,腑下头地说:"凶巴巴的,还是像只小老虎!老说我欺负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几个女人能值得我欺负的!不知好歹!"

  "你"夏雪气愤地死命推着韩文昊说:"你给我滚出去!!你凭什么进我的房间?滚!不要以为我每次都会任凭你欺负!!滚!"

  韩文昊却动也不动地站在门边,看了她好久,直至看到她的眼泪流干了,又恢复那气势满满的模样,他才淡然地转身,打开房门,侧脸说:"我不喜欢你流眼泪,我看够了。我讨厌你哭,我讨厌你又哭又笑!我讨厌你这样子,我很讨厌!很讨厌!"

  他的话说完,便缓缓地走出了房间,轻声地将门带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