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方法管用吗?”胡君跑到了老酒?身边问。

老酒向?来是酒不?离身的,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老酒,他手里擒着一瓶江小白,时不时的就要喝两口,听胡君这么问,他呵呵一笑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们这些人在海上捕了这么多年渔,经验方面不用说,不管在厉害的东西,它也逃脱不了鱼的本质,只要我们在这里撒了网,它就绝对跑不了。”老酒笑道。“血食可是它们最喜欢的东西,大凡海洋生物,都喜欢生肉,那家伙连续伤人,这说明它的本性还是改不了的,只要我们在这里耐心的等,一定能把它给抓到的。”老酒笑

道。

“宋玟,你觉的呢?”叶皓轩看了一眼宋玟,这个女孩很沉静,上了船之后她便一言不发,沉静的让人觉的有些害怕。

“我觉的老酒?说的对,他们的经验你完全可以放心。”宋玟微微一笑道:“但是一会儿那玩意出现的时候,可能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对啊,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叶皓轩有些感慨的说:“人就是这样,对于自己未知的东西是十分恐惧的。”

“其实也没有干什么可怕的。”二狗自言自语的说:“人怕的是怪物,但是在海洋之中,所有的深海生物都可以称之为怪物。”

“哦,看来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叶皓轩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二狗,这小伙子是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

他就是一个渔民,普普通通的渔民,他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吃饱饭就行,他从小就跟邻居出?海捕渔,去过远海,什么危险的情况都遇到过。“小时候我和我爸出过海,遇到守鲨鱼。”二狗说:“那时候的状况,可能是我这辈子遇到是糟糕的状况,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怪物,把我爸给撕成了碎片,但是我在一边却

无能为力。”“没有人能理解那一刻我的心情,明明亲人就在眼前,但是你却没有办法拉他一把。”二狗叹了一口气道:“所以我觉的,生死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面临危险的时

候,你如何能活下来。”

“对啊,重要的是,面对危险的时候,我们如何活下来。”宋玟笑了笑道:“叶皓轩,你觉的,水晶宫存在吗?”

“或许存在”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山海经里的东西,已经有很多出现在远古工,甚至有很多山海经都没有记载。”

“这个世界上,不管任何东西,只要存在,那就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宋玟叹了一口气道。

“对,只要存在,便是理由。”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道。

“有动静了。”老酒把手中的江小白一扔,的迅速的站了起来,操纵着船上的按照灯向海里面望去。

这家伙平时看起来醉醺醺的,但是一到关键的时候可一点也不含糊,他手中的探照灯把附近的海水照的亮如白昼。

只见海水中,一整扇猪肉已经只剩下了半扇,猪肉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齿痕,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硬生生的将另外一半啃走。

而且看齿痕,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大块头。

“没有看到东西啊。”胡君跟上前,但是海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东西。

“当心。”叶皓轩暴喝一声,他一把将胡君给扯了回来,几乎在叶皓轩扯他的同时,一根三叉戟呼的从海里蹿了上来,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道,险险的擦着胡君的脑袋过去。

同时一条巨大的身影在水里一个返身,迅速的潜入到了深海里面。

“什么东西,我下去看看。”二狗脱了背心,就要往海里跳。

“你是疯了吧,那东西明显不是一般的东西。”胡君吓了一跳,他连忙拦住了二狗,这种深海,就算是海边他也不敢跳。

现在可是在深海这里啊,这人跳下去,还有活路吗?

“没事,二狗是我们这里水性最好的,他水里能拿着刀砍死一头鲨鱼。”老酒挥挥手,对于这事情似乎毫不在意。

“还是别下去了。”叶皓轩摇摇头道:“刚才出来的武器,可不是一般的武器,是深海玄铁之髓制在怕,这种东西,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

“也就是说,刚才攻击我们的那个东西,是水晶宫里的人?”宋玟震惊了。

“也可以这么说。”叶皓轩点点头道:“我之前没有见过这东西,姑且就当它是水晶宫里的东西吧。”

“水晶宫,我们是不是能在那里见到老龙王?”胡君一句不专业的话把人给笑死。

“当心点吧,这东西一击不中,肯定会回来的。”叶皓轩道。

他的话竟一落,突然船底轰的一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击在了船上,紧接着,船身向一侧一歪,大量的海水涌了进来。

“船身漏水了。”一直默不作声的长祥迅速的起身,然后钻到了船舱里面,他开始修复船身。

“堂堂医圣,还能被一头未知的畜生给欺负了?”叶皓轩大怒,他右手一抓,太常出现在手中,右手摇摇一指,无数道剑气笼罩在船身周边。

嗡嗡数声响,剑气纵横交错,击在海水之中,涌起数道巨浪来。

一剑击出,周边恢复了平静,突然,一道巨浪突然涌起,一条高大的人影在巨浪之中突然出现。

一条脑袋上生着鱼鳍,面无表情的生物在诸人的眼前一晃,他手中抓起一根黑气沉沉的三叉戟,猛的向船身掷来。

他的身形高大,混身上下都穿着一层厚厚的铁甲,但是他却能踩在海水上,如覆平地。

“巡海夜叉?”叶皓轩一跃而起,右手凌空一指,剑灵的虚影突然出现,伴随着一抹光迹,四面八方的剑气已经将夜叉笼罩。

嗤嗤数声响,那黑气沉沉的三叉戟被剑气绞成数段,那夜叉吃了一惊,它似乎没有想到叶皓轩这么难缠,他一个转身,就要往海水里钻。“往哪跑。”老酒抓起一张特制的网,对着这家伙撒了过去,呼的一声,一张网结结实实的把这家伙给罩在里面。

  

  。

章节目录

都市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一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并收藏都市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