缥缈海的海面上,海浪依旧翻涌不断。

天空,愈发阴沉了。

从半个时辰前,天道天雷似乎减少了一些。

可空气变得愈发的压抑。

柳七变还在等候。

仇雨带着骨灰瓷瓶离开已经近半个时辰。

推算时间,她应该已经折回了才对。

北面,一道人影飞掠而来。

近了,正是仇雨。

“柳祭司,一切都已经办妥当了。”

仇雨风尘仆仆。

她看看海平面,欲言又止。

“是不是想说,天道天雷的威力似乎减弱了?”

柳七变凝视着海水,海水平静了不少。

原本的风浪,越来越小了。

“是不是,长孙雪缨被制服了?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金麒麟王。”

仇雨小心翼翼道。

金麒麟王是长孙皈的手下,他都脱困了,那长孙皈应该也安然无恙。

比起长孙雪缨来,仇雨反倒更希望这位天命族长获胜。

原因无它,长孙雪缨是自家师父的死敌。

“恰恰相反,长孙皈距离死不远了。可惜了,最后的天命念师。”

柳七变啧啧道。

“长孙雪缨发动了这么多天道天雷,难道她还有余力?她甚至不是天命念师?”

仇雨惊诧。

难道说,长孙皈真的还挡不住长孙雪缨?

“仇雨,万事不能只看表象。就像是,你看着海水似乎是平静了,其实,暗藏凶险。长孙雪缨仅靠自己之力,当然不可能斗得过长孙皈。可是她并非一人之力。她的体内,还有混沌珠呢。”

柳七变也是在长孙雪缨大变模样之后,才意识到,对方身上,另有乾坤。

长孙雪缨身上的怨念很强。

这些天道天雷,大部分都不是她的天命天道之力化成的,而是怨念化成的。

那怨念,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那是万千年,无数的红月信徒的怨念积累而成的。

长孙雪缨作为一个外来的念师,又是重新转世轮回过的念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怨念。

毋庸置疑,她身上被人动了手脚。

“你是说,第一祭司他?”

仇雨明白了什么。

“嘘~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多说。”

柳七变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仇雨脸色发白。

柳七变也是一脸的避讳。

可是第一祭司明明已经被击杀了。

他难道……

“开始了!”

柳七变没有继续往下说。

他知道,冰心那家伙非常之狡猾,这个时候,他可能就躲藏在某个暗处。

自己一旦说错了话,很可能要面对对方残酷的报复。

海面,彻底平静了。

整个缥缈海在这一刻,就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仇雨下意识往海面上看去,海水中,却是倒映出了她和柳七变的影子来。

她心头一颤。

轰——

就见一股可怕的力量,不,是两股可怕的力量,在同一刻撕开了缥缈海。

“镜子”一下子被砸裂了。

那两股力量,一股属于长孙雪缨,那是天道天雷的之力。

还有一股,却是长孙皈的力量。

那是天命念师的力量,足以让整个昆仑旧址都风云变色的力量。

“仇雨,我们等到了。”

柳七变的声音也高昂了起来。

他眼底,闪过激动之色。

等了这么久,可让他等到了。

两股力量,在猛烈冲撞着。

无论是长孙皈还是长孙雪缨,这时,谁都不不敢松懈。

论起力量强弱,长孙雪缨要稍胜一筹,可长孙皈经验老道。

他心中自己的天命念力在不断衰减,必须一口气将长孙雪缨击杀,否则,一旦时间拖延久了,自己即便是拼了个粉身碎骨,也难以将长孙雪缨扼杀。

长孙雪缨却是恰好相反,她也知,自己是天道。

只要昆仑旧址不灭,她的念力就会源源不断。

所以,她必须耗死长孙皈。

她需要保留一部分实力,而长孙皈却是一鼓作气。

一时之间,长孙雪缨虽是天道,力量反倒有所保留。

长孙皈之力,却如猛虎出笼,一阵扑杀。

缥缈海上,风浪骤起。

两股力的作用下,海水汹汹,海水已经倒灌向百城废墟,不时有废城崩塌的声响传来。

海水卷起了一个个漩涡,仇雨险些难以立足。

“柳大人,我们?”

仇雨看到柳七变如此反常,心下惊诧的同时,也只能硬着头皮,随着柳七变一起行动。

她只见柳七变口中念着什么。

再看他,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了一个骨瓷瓶。

和早前这几个骨瓷瓶直接丢进海水中不同。

柳七变将那个骨瓷瓶捏碎。

这一次,骨瓷瓶李出来的,并非是骨灰粉末而是一具……

“婴孩?”

仇雨看着瓷骨瓶中的,竟是一具被变小了的尸骸。

骸骨看着并不完整。

在仇雨看来,那应该是一具没有出生的婴孩的尸骨。

可是不知为什么原因,婴孩的尸骸被保存的很是完好。

仇雨的心头一动。

她凝视着那具骸骨,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微妙之感。

“你感觉到了?这是你的同族,与你一样,都拥有非常纯净的太阴血脉。”

柳七变的手中,那婴孩的骸骨变大了,呈一个成人拳头大小。

太阴血脉!

仇雨有些难以置信,凝视着那尸骸。

“它是叶素的女儿,可惜,没出世就夭折了。所以长孙皈和长孙雪缨以及所有人都被欺骗了。狼女阿月和叶素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狼女罢了。”

柳七变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

阿月,还真是和他是一类人。

同样的被人遗弃,没有亲人,被朋友背弃。

“你要用它?”

仇雨望着那尸骸,感到很是悲哀。

许是因为族人的缘故,亦或是因为它太过幼小,却要被人利用的缘故,仇雨对这婴孩的骸骨生出一种异样的心态来。

她觉得自己的胸膛里,涌动着怒气。

她体内大地之力,也在疯狂的躁动着。

那是叶素的怒火。

在知道自己可怜的孩子,死后都要被人挖掘出来的愤怒。

“自然是要用它来布阵。有了它,我们才能离开。”

柳七变说话间,嘴唇里不断吐出古老的经文来。

太阴神印,他,要用这婴孩和太阴族的尸骸,绘制一个史上最强大的太阴神印来!

  

  。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