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柳七变等人到了海上,俱是一愣。

“这是?”

仇雨瞠目结舌。

她没想到,眼前竟会是如此景象。

不仅仅是缥缈海内,就是昆仑旧址的天空上,也早已满是天道天雷。

一道道粗细不一的天道天雷,不断砸落。

海面上,漂浮着各种尸体。

天雷骤然而生,如果不是念师的话,天雷落下,让人防不胜防。

仇雨翻过一群海中浮尸,发现那是一名古族。

周围还有已经化为焦炭的海族的尸体。

“长孙雪缨真的疯了,她这是不分敌我?”

仇雨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仅是海族,还有天道军,她的天道天雷也一并击杀了。

“那女人已经失心疯了,估计时间越久,她会愈发疯狂,尤其是,在她杀了长孙皈之后。那时候,她才是真正的无差别攻击,很可能,会击杀整个昆仑旧址的生灵。”

柳七变沉声道。

他话音才落,几道天道天雷朝着他和仇雨霹来。

两人俱是一闪,堪堪避开了这一次袭击。

可两人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天道天雷的速度和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天空,已然成了个筛子,不断有天道天雷滚落。

“杀长孙皈?”

仇雨一惊。

方才海底的形势太过混乱,天道天雷又将至,她甚至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为何第一祭司的魂魄被击杀,长孙雪缨父女俩反而要反目。

“他们不是父女?”

“父女又如何,在了绝对的权势和力量面前,父女就是一场儿戏。一旦真的戮父,长孙雪缨就万劫不复了。”

柳七变冷笑道。

对于长孙雪缨,他没有半点同情可言。

“她杀了长孙皈后,实力还会增强,我们必须抓紧速度,否则,下一个浮尸就是我们。”

柳七变无法肯定,冰心那家伙,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

一旦冰心真的死了,戮父后的长孙雪缨根本无人能控制,他们也都自求多福,所以,他必须抓住机会,控制住长孙雪缨的一瞬,将其力量封印,打开禁制,脱离昆仑旧址。

“我们该怎么做?对方的天道天雷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

仇雨看着海中的尸体,皱了皱眉。

虽然同为念师,可长孙雪缨父女俩的念力,无疑强大的多。

一旦长孙皈被杀,他们就是长孙雪缨的下一个目标。

柳七变却是一抬手,就见他的手中,多了数个骨瓷瓶。

“这里面,是一些太阴族的骨灰,你速速前去缥缈海的东西南北是个方位,我镇守海中央。你将这四个骨瓷瓶里的骨灰,丢入海水中。一旦完事,立刻发出讯号,通知我。”

柳七变命令道。

太阴族的骨灰。

仇雨心头一动。

“我倒是忘记了,你也是太阴族。”

柳七变似是想起了什么,睨了仇雨一眼。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仇雨一脸的冷静。

“去吧。”

柳七变没有再多说,只是摆摆手。

仇雨领命,当即带着四个骨瓷瓶向其中一个方向遁去。

“太阴族嘛……”

柳七变凝视着仇雨的背影,若有所思了起来。

海水,波涛起伏。

海下,天道天雷滚滚。

“我受了重伤,白虎,你怎么样了?”

金麒麟王的左右双臂上,鳞甲片碎裂,血迹斑斑。

“比你强不了多少,这天道天雷,实在是难缠。”

白虎殿神也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周围的天道天雷,在不断增多,哪怕他们是殿神,也没法子一一躲避。

“雪缨,你要杀为父?”

长孙皈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他夺了李斐的肉身,李斐本是壮年,可是这时,却像是老去了不少。

他凝视着眼前的女子。

她已经被怨气笼罩住,昔日的美丽已经消失不见,只看到一缕缕怨气,在她身上跳动着。

“为父?长孙皈,你也配为人父,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长孙雪缨的理智,已经彻底被仇恨夺走了。

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杀了冰心。

万千年了,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恋人。

他好不容易苏醒过来,长孙皈却杀了他。

她好恨,长孙皈就是她最大的仇人。

又是一道天道天雷,朝着长孙皈袭去。

长孙皈再次躲避开。

只是这一次,他的一记衣袖已经被天道天雷击碎。

淡淡的血腥味,在水中扩散开。

血雾在身旁腾起。

“他并不爱你,他一直在利用你。”

长孙皈叹息道。

对于女儿,他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这是他的亲骨肉,他又怎能不疼爱她。

他举荐阿月,只是为人臣子的职责所在。

阿月,比雪缨更加合适。

他杀冰心,也是因为,冰心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从冰心的眼中,他看不到任何属于人的情绪。

这种人,又怎么会爱长孙雪缨。

“闭嘴。你懂什么是爱?你根本不懂,冰心是爱我的,他尊重我,守护我,万千年来,他都在等我。他在这该死的海底等着我。是你!你得不到自己的所爱,就希望我也和你一样孤独终老。长孙皈你个老匹夫,你早就该死了,冰心死了,为何你不死,你去死,去死!”

长孙雪缨已经失去了理智。

无数的天道天雷在她的怒骂中,疯狂涌向了长孙皈。

长孙皈的念力,能够预测一些天道天雷,数次,他都躲过了天道天雷的攻击,可他身上的伤也在慢慢增多。

李斐的肉身,虽然能够让长孙皈规避红月诅咒,却也一定程度上,拖了他的后腿。

“金麒麟王、白虎,你们速速离开。”

长孙皈看着愈发疯狂的长孙雪缨,长叹一声。

没想到,他长孙皈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冰心,那居心妥测的冰心。

竟是利用了他和雪缨之间的隔阂,用自己的死,让父女俩彻底决裂。

他知道,这一次,他是没法子挽回了。

他不能让雪缨一错再错。

身为她的父亲,女不教父之过,他必须终结这一切。

“离开?长孙,你别是想和新天道同归于尽吧?”

金麒麟王觉察到长孙皈话语中,有些不对劲的苗头,他脱口而出。

  

  。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