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念源泉被击杀了。

顿时,众人一阵欢呼。

就是云笙等人脸上,也染上了喜色。

缥缈海底的怨念源泉,才是红月信徒背后真正的首脑。

可是旋即,夜北溟蹙了蹙眉。

“为何是长孙皈,不是说,长孙雪缨会出手?”

“也没有听到太道天雷的动静。”

云笙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九当凌绝崖内,一片安静。

若是天道天雷真的被引发,那九当凌绝崖也不会例外,也会有天道天雷。

除了风声,九当凌绝崖内,并无旁物。

“啧,这下子可麻烦了。”

一直趴在旁边打盹的巫神,伸了一个懒腰。

“的确是大麻烦。”

叶凌月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苦笑。

隐鲲虽然传递来了消息,可是他并未身在事发地,他只能从外头隐约窥探到一些动静。

天命轰杀的威力不小。

周围残余的海族们都被吓了个半死。

不仅如此,控制它们的怨念也在那一刻消散了。

那就意味着,怨念源泉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月儿?”

云笙夫妇等人都看向了云笙。

“长孙皈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才出了手。”

叶凌月说着,顿了顿。

“月姐姐,孽缘感受到了?我的体内,混沌珠好像有些不对劲。”

小无极小声道。

他的体内,就在方才那一颗,混沌珠有了反应。

“长孙雪缨要引发天道天雷了,大伙准备好,全部以这一棵菩提树苗为中心。”

叶凌月脸色突变,她大喝一声。

所有人都还未从方才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叶凌月这般一喝,他们怔愣之余,就听到九当凌绝崖的上空,忽一声轰鸣。

一道道雷闪,就如群蛇乱舞,这一刻,齐齐出现在九当凌绝崖的上空。

天道天雷,大量的天道天雷,在迅速形成。

“是天道天雷,数量……惊人。”

九命佛抬头一看。

天雷出现之时,天空出现了大量的雷爆力量。

她们从未在九当凌绝崖里,见到这么多的天道天雷。

“长孙雪缨疯了不成,她真的引发了大规模的天道天雷。”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担忧。

天道天雷被引发,意味着,昆仑旧址的禁制终于要松动了,可是天道天雷的威力太强,一个不慎,大伙可能都会被击了个粉身碎骨。

“可是,不是说,怨念源泉已经被击杀,既然如此,长孙雪缨为何还要引发这么大规模的天道天雷?”

血公主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困惑。

她此番引发的天道天雷,到底是要针对谁?

就算是红月信徒余孽,也不需要这等威力的天道天雷。

毕竟,在对方的首脑已经被击杀的前提下,天道军足以歼灭余下的红月信徒,控制局面。

“她要杀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长孙皈。只有威力最强的天道天雷,才能击杀一名天命念师。”

叶凌月叹了一声。

这一场天道天雷,本该是她预料之中,可又在她的预料之外。

“杀长孙皈?”

“她疯了不成,长孙皈可是她的生父。”

这是要戮父!

众人都愣住了……

长孙雪缨的确是疯了。

在冰心的魂魄,被天命轰杀击溃,溃散开后。

看着冰心在自己的眼前消散。

长孙雪缨的心,如同被搅碎了般。

冰心,她的冰心,死了。

直到看到冰心,她才意识到,自己爱的并非是帝莘。

她爱的是冰心。

那个少年,第一个温暖了她的心的少年。

她爱上帝莘,是因为,他长了一副和冰心一样的脸。

可是长孙皈,却杀了她的冰心。

万千年了,她的爱人,终于苏醒了。

“长孙皈,你杀了冰心,你杀了他,我要杀了你!”

长孙雪缨体内的混沌珠,气息变得浑浊。

大量的黑色怨念从那一颗混沌珠中释放出来。

“雪缨,你身上的混沌珠是怎么回事?”

长孙皈的脸上,也满是震惊之色。

他看到长孙雪缨的体内,不断涌现的怨念。

她的双眼,渐渐变成了血红色。

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近乎疯癫的状态。

“长孙,她……她被诅咒之力污染了。”

金麒麟王提醒道。

“她怎么会?”

“你还看不出来,她喜欢那个冰心。只怕万千年前,就已经喜欢了。你棒打鸳鸯,她恨透了你。见鬼了,那个冰心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金麒麟王也是又惊又惧。

眼前的长孙雪缨,判若两人。

她哪里还是什么天道,分明已经成了天魔。

更可怕的事,还在后头。

轰隆隆,哪怕是身在海底,可还是听到了一阵阵的雷鸣声。

海水中,发出了滋滋滋的响声。

蓝紫色的天道天雷之力,伴随着长孙雪缨的怒火在迅速滋生。

“是天道天雷!”

金麒麟王一个战栗。

“她动用了天道天雷。”

不断有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柳大人,海面上有大量的天道天雷出现,还有,海兽大军开始溃散。”

仇雨话音才落。

就见一道天雷,犹如游鱼般,蹿了过来。

“撤。”

柳七变也没想到,冰心那小子居然……

他在心底咒骂了一声。

那小子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

万千年前,自己输给他,原来并不冤。

别人也许还看不透,可是一直将冰心作为终身对手的柳七变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冰心那家伙,不仅仅是万千年前设计导演了昆仑女皇宫的那场变故,就连万千年后的今日,他依旧导演了这一场天道天雷劫难。

如果按照正常的事态演变,今日的这场天道天雷,是针对红月信徒乃至冰心本人的。

可是因为冰心的“死”,这一切都改变了。

这一场天道天雷,不再是针对红月信徒,而是针对一个人。

针对长孙皈,从击杀红月信徒,变成了父女之间的生死大战。

长孙皈,这一次是彻底完了。

这一代枭雄,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终会死在自己的亲生女儿手中。

柳七变看了眼犹如石化了的长孙皈,朝着海上飞掠而去,身后,是还在不断滋生孕育的天道天雷。

  

  。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