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缨。你都想起来了。”

少年抬起了手来。

他的手指修长,上面有薄薄的茧。

长孙雪缨魔怔了一般。

她下意识的抬起了手来,想要抓住那只手……可是这时,少年的眉微微一动,他的手收了回去,眸光往身后掠去。

他的嘴角往下压了压,像是看到了什么。

“你该回去了,有人过来了。”

不远处,有一个女孩正走了过来。

她背上,还背着一个人。

看到那个人时,少年的脸色变了变。

她居然救了柳……

早知如此,他应该杀了柳……

他身上的温柔气息,一扫而空。

“冰心。”

长孙雪缨的声音,还在身后回荡。

“回到女皇宫后,我会与你联系。”

冰心不耐着,甚至没有回头,他身形一掠,朝着一群凶兽聚集的区域掠去。

他必须,让那个蠢丫头离柳远一点。

少年的身影,消失了。

长孙雪缨回过神来。

她难以置信着,看着长孙皈身后的那人。

他的眉目,依旧如多年前那样,清润温柔。

他凝视着她,那些过往尘封的记忆,蒙尘的记忆,如同被清风吹过,一点点展露出来。

长孙雪缨凝视着冰心。

她的心跳,在那一刻,彻底静止了。

四目相对,长孙雪缨想起了很多事。

红月奸细。

女皇……对……天命族没有背叛女皇,背叛女皇的是她。

此后,她和冰心,阿月和辛霖分别住进了东西宫。

能和冰心一起居住,还是她据理力争的结果。

原本,她以为,这么一来,她就和冰心有更多相处的时间。

可没想到,不知为何,冰心为了此事,与自己反倒是冷落了。

入住东宫后,他从未和自己同住一室,甚至梁上他也不愿意住。

他说,那是男女有别。

她一方面感到失望,另外一方面,也是心中欢喜。

在冰心心中,她和他,是男女有别。

同时她也留意冰心与其他人的关系。

除了和阿月的关系特别恶劣之外,冰心对待其他人,都是淡淡冷冷的。

只有阿月,冰心总是在各方面压她一头。

返宫的那一天,得知冰心居然拿了考核第一,阿月还当面喷了他。

两人一言不合,还打了一架。

想到阿月抓的冰心满脸都是爪痕,又想想冰心对自己的恭敬有礼,长孙雪缨的心情更加微妙了。

不久之后,她就发现,冰心并未欺骗自己。

许是因为那一次战败,也许是因为其他,女皇对天命族有了一些微词。

爹爹被直接去除了第一主帅的位置,叶素重新上阵,其他殿神也陆陆续续取代了爹爹其他的职务。

女皇以养伤为名,让长孙皈暂时在族中休息。

可是除了叶素之外,接连数次,又是战败。

昆仑天脉的形势,变得更加微妙。

一次偶然的机会,长孙雪缨在女皇中宫外服侍,她听到了白虎殿神和貔貅殿神走了出来。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女皇不喜欢提到帝阳,还偏要提。”

“貔貅,这哪里是我要提,是不得不提。难道你没觉得,红月那一边,最近的战术有所变化,他们用兵如神啊,颇有当年帝阳的风范。如果不是确定帝阳已经死了,我真以为对方是帝阳重生。”

白虎殿神的话,不偏不倚,被长孙雪缨听到了。

“闭嘴吧你,帝阳早就死了,而且你提帝阳,连带女皇和叶素一起得罪了。你没看到,叶素直接走人了。”

貔貅殿神没好气道。

听到那段对话的当晚,长孙雪缨失眠了。

她去寻找冰心。

可冰心并不在东宫。

她一番好找,才发现,冰心睡在了他原来的厢房的大梁上。

“冰心,我该怎么办?我不想被女皇不待见,也不想天命族成为叛族,沦落到和太阳族一样的下场。”

长孙雪缨颤抖着,说出了自己的话。

梁上的少年,嘴角轻扬,只是说了一句话。

“欢迎加入红月。”

之后,她开始陆续将女皇的消息透露出去。

她慢慢发现,女皇的确在日渐衰弱,她开始将女皇的消息,将偷听到的昆仑的行动,透露给了冰心。

冰心再将其传出宫去……

长孙雪缨的眼神,不断闪烁。

体内的忆珠,微微发出光芒。

她记起来了。

叛徒。

她是叛徒。

冰心也是叛徒。

阿月也是叛徒。

原来,她和他们都一样,都是叛徒。

长孙雪缨此时的心情,翻天覆地。

阿月刺杀了女皇。

红月军涌入了女皇宫。

再之后,自己死了。

自己为何而死?

记忆仿佛在这里,突然中断了。

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个少年,依旧站在那里。

他望着自己,那双眼,依旧能直达人心。

“雪缨,你来了就好。我们都被蒙蔽了,真正的叛徒,是他。你可还记得他?你体内有混沌珠,你应该不会被其蒙蔽,他是冰心,混入女皇宫的奸细。我们都将他遗忘了。”

长孙皈看着长孙雪缨的神情变化,稍松了口气。

看样子,雪缨也想起来了。

“你,就是海底的怨念源泉。”

长孙雪缨向前迈了一步。

她心中恐惧。

她不知道,冰心还记得多少。

他又告诉了长孙皈多少。

如果他说出了一切,那自己将会背负昆仑叛徒的名义。

她的天道身份,将会被剥夺。

她和叶凌月不会有任何差别。

冰心不曾说话。

他只是目光平静,凝视着长孙雪缨。

他在等待。

他知道,他等待的那个时刻,即将到来了。

万千年了,机会终于来了。

猎物,已经一步步走进了陷阱的深渊。

再往前一步,等待长孙雪缨的,将会是万劫不复。

“雪缨,不要靠近他。他是红月女皇陨落后,红月信徒的第一首脑。昆仑旧址的诅咒,加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的诅咒,很可能就是他施加的。”

长孙皈见长孙雪缨步步靠近冰心,担忧道。

如果长孙雪缨在信上提及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很可能爱慕着冰心。

可是冰心这个,披着俊美皮囊的魔鬼,又怎么可能会真心去对待一个人。

  

  。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