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正想询问云灵意欲为何。



就见云灵一爪落下。



那昆仑堆被它直接给推翻了。



叶凌月心头一动。



眼中,千里眼符骨一动。



肉眼可见的,一缕金色的力量,就如一只蝌蚪,钻入了云灵的眉心。



叶凌月很是诧异。



云灵继续往前走,看到类似的昆仑堆,它都一爪给推开了,有些昆仑堆里有金色的力量出现,钻入云灵体内,也有一些昆仑堆内,并无任何力量。



这一路走过去,云灵大抵找到了几十个昆仑堆,也吸收了一部分的金色力量。



直到在附近走了一圈,再无收获,云灵才收回了爪。



“那些力量,是信仰之力?”



叶凌月大抵也看得出,那力量并不寻常。



“昆仑堆里留下的信仰之力。累昆仑堆的人,都曾经是女皇的子民,我身怀命,能够吸收。它们能让我变强。”



云灵解释道。



云灵承载了女皇的命,所以就能吸收信仰之力。



那紫叶菩提?



叶凌月想到了之前看到的紫叶菩提树。



女皇也给了它一部分自己到命,也就是,树也能够获取这部分信仰之力。



“下面的那些古神祗,如果真的复活了,未必比我弱。你得顾好自己,我怕是没法子顾全你。”



云灵带着叶凌月,又回到了湖畔。



波光粼粼的湖面,风景如画,两岸的繁花树木都倒映在水上。



可是水下的景色,可就不那么美好了。



“其实,我下去即可,你若是不愿意,大可以不必下去。”



叶凌月叹道。



她看得出,云灵和那些古神祗的关系并不和睦。



尽管云灵没有多,可是的女皇座下的九大神殿,每一个殿神都是高傲之辈,当初他们连女皇中意的几个传承人都不满意,何况是云灵。



在他们看来,承载了命的云灵,纯粹是运气好,女皇偏袒的缘故。



女皇陨落后,云灵必定是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



“那是我的职责。这里终归还是昆仑旧址。”



云灵头也不回,跃入了水郑



落水的一瞬,它又加了一句。



“如果巫神要以杀止杀,想法子阻止他。”



水花四溅,云灵已经下水了。



叶凌月有些头疼,抬头看了看空。



已经是近黄昏了,巫神……云灵……



她叹了一声,也跳入了水郑



济昆湖的水很清澈,至少刚入水时如此。



叶凌月入水后没多久,就跟上了云灵。



云灵周身,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力量波动,它像是一只水母,在水中不断下潜。



叶凌月却是口含着水灵珠,她冲着云灵做了个手势,旋即放出了魔鬼藻。



魔鬼藻在水中,快速化成了一片片的水草。



它们生长繁衍的很快,四散开,打探着道路。



“东面。”



叶凌月和云灵交流着。



魔鬼藻已经确定了大概的水路方向。



济昆湖内,大部分的水域都生长着水兽和水中生物,唯独东面一带,几乎是寸草不生,水族们不敢靠近。



直觉告诉叶凌月,那一带有问题。



水的深度不断加深,很快周遭温暖的水变成了寒冷刺骨。



“水温和缥缈海很相似,看样子,就是这一带了。”



叶凌月留意到这一点。



“有水兽……”



叶凌月察觉到了前方有水流异常。



不远处,果真出现了一片水族军队。



它们正朝着这边气势汹汹的冲来,看样子,虽然没有海底结界,可这一带的防守却很森严。



而且看上去,那些水兽就是早前隐鲲的手下,不对,叶凌月再细看了那些水兽几眼。



它们和早前有所不同。



他们的身形看上去比早前魁梧了许多。



不仅如此,他们周身都散发出浓重的怨气。



“啧,它们被诅咒之力感染了。”



云灵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海底的雕像们,或者是那几大神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否则,这些水兽们也不会成了这副模样。



这些,比起之前女皇山谷的怨灵们更加的惊人,因为这是在水下,水兽然有优势,相比之下,叶凌月和云灵的行动力就大打折扣了……四面八方,大量的水兽军队涌了过来……



济昆湖内,在距离水道不远处,打开距离叶凌月等人十几海里的位置。



虔蓝佛陀一脸的惨淡。



她身上多处挂彩,她有些惊恐的望着身旁的紫堂。



“这些水兽们都疯了?”



他们也遭遇了一波袭击。



而且因为比叶凌月等人进入的更早的缘故,他们遇到袭击的时间也更早。



幽灵君只是让他们来捉拿那些殿神们。



可没有,水下会是这个情况。



“情况有变。”



紫堂薄唇一动,吐出一句话。



“怎么有变?”



虔蓝佛陀还有些不明白。



“分裂了。”



紫堂出三个字,就见他身形一蹴,就如一枚疾驰的飞箭,朝着最近的一处神殿建筑群飞掠而去。



只怕连幽灵君都没意识到,海底神殿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有人,先一步对神殿下了手。



幽灵君要的那些殿神只怕已经是……“已经过去了一一夜,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九当凌绝崖内,仇雨已经等候邻一祭司一一夜。



让她失望的是,对方一直没有现身。



非但是没有现身,连只字片语都没樱



仇雨不禁开始怀疑,第一祭司真的能进入九当凌绝崖?



可是没有柳七变的命令,她也不好离开。



“第一祭司,还不出现,也不知道师父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仇雨有些担心叶凌月的处境。



师父决心前去济昆湖。



连柳七变都不敢前去的济昆湖,湖底的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就在仇雨焦急之时,裂中,忽有异动。



裂里,红光闪烁。



“第一祭司?”



仇雨又惊又喜,她猛地抬头,看向了那一条裂。



仇雨迟疑了下,连忙跪下。



“属下仇雨,拜见第一祭司。”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柳七变?”



那声音,是一个男饶声音,哪怕是素未谋面,仇雨也能感觉到,对方言语里透着的不耐和冷漠。



  

  。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