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黯淡了下来,居室里又恢复如初。



昏暗,狭。



幽灵君身上那股逼饶威压消失了。



等虔蓝佛陀回过神来时,幽灵君已经不见了。



虔蓝佛陀只觉得膝盖发软,险些跪在地上。



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紫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幽灵君真是命族的族长?他……他怎么成了红月信徒了?”



虔蓝佛陀此时,才回过神来。



“他并非红月信徒。”



紫堂并不愿过多解释。



长孙皈的身份,他也并不想那么着揭发。



这一次,却是事出突然,情非得已。



看样子,这几日,他忙着篆刻经文,幽灵山城外一定发生了什么。



那些仕女一个也没有回来……女皇墓,应该已经不存在了。



紫堂眸光沉了沉。



“那他为何身上会有那么重的戾气?”



虔蓝佛陀却是缠着紫堂不放。



对方是命念师这件事,让虔蓝佛陀很是欢喜,可是同时,她又惧怕长孙皈,长孙皈身上的戾气,已然不像是个正常人。



紫堂蹙蹙眉,虔蓝佛陀这个女人,实在是蠢得可以。



若是换成她在,绝对不会问这么多蠢问题。



紫堂的沉默,让虔蓝佛陀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



她讪讪道。



“既然你不想,我就不问了。倒是那些经文,你能否传授给我,这样下次长孙皈若是再发作,我可以帮你一起镇压,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虔蓝佛陀是看出来了,长孙皈身上的戾气反复无常。



方才,只是紫堂暂时将其压制了,一旦他又受到刺激,一定还会发作。



“不用了,你帮不上忙,你可以离开了。”



紫堂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满室的经文,让紫堂耗费了大量的念力。



好在,经文暂时可以压制长孙皈。



只是紫堂也不能肯定,这份压制还能有多久。



“为何?我明明也是佛宗的弟子,我对经文也很了解。”



虔蓝佛陀却是不依不饶。



“你,不够。”



紫堂罢,虔蓝佛陀就感到被人推了出来。



她站在居室外,半晌,她才回过神来。



紫堂的意思是,她太蠢了,悟性不够,没法子掌握那几种经文?



虔蓝佛陀气得粉脸发白。



“岂有此理……”



可她转念一想,之前居室里的那些经文,她的确是一个也不认识。



难道是因为她佛根不够,真的无法领悟?



虔蓝佛陀气得跺了跺脚,一摔袖走开了。



居室内,又恢复了平静。



紫堂调息片刻,却是凝视着墙壁上的那些经文。



经文上的光芒已经不在……他之前告诉长孙皈的话,也并非全都是真的。



这些经文,的确是昆仑女皇所留,也是大地之母叶素编册保留下来的,可是这经文却是缺失聊。



当年佛宗创建之前,昆仑女皇心怀慈悲,创下了八部经文,《放光般若》《光明般若》《道行般若》《胜般若》《文殊般若》《金刚般若》《大品般若》《品般若》。



这几部经文都是叶素亲自帮忙编撰成册。



原本,八部经文是一起陪葬在女皇墓中,同时,女皇还将其刻在了紫叶菩提的菩提子上,将其留存于世。



佛宗之后,搜集到了六部,除去放光和光明般若之外,其他的经文都有保存。



佛宗子弟也按照修行级别的不同,学习领悟不同的经文。



佛陀之下,大抵都会三至四部经文。



虔蓝佛陀之流,就接触过三部。



搜集全部的经文,也是佛宗两位古佛千百年来的心愿。



昆仑旧址横空出世后,两位古佛就有所预福



他们不惜和尊上定下协议,让紫堂进入昆仑旧址,目的也是找到失落的两部经文。



紫堂同时又带着尊上的心愿,将紫叶菩提的枯枝也带了回来,早前,他一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他一度怀疑,经文在女皇墓。



直到他进入了九当凌绝崖,意外见到了叶素的留言。



叶素给出了一些提示,昆仑旧址的佛木上,也许会有相关的经文记载。



所以,紫堂才会在见到了虔蓝佛陀持有的佛木之后,加入了幽灵山城。



只可惜,他在城中寻觅了一番,也只是找到邻七部的光明般若经,最后一部的放光般若经一直没有找到。



可偏偏这时,幽灵君的身份被紫堂发现,在意识到幽灵君很可能被红月女皇的诅咒影响后,紫堂无奈之下,只能先动用了七部经文,篆刻在居室里。



好在,这一次,勉强压制了幽灵君。



“最后一部经文没有佛木记载,也不在女皇墓,究竟会在什么地方?”



紫堂沉吟道。



不仅仅是幽灵君,就是昆仑旧址里的那些红月女皇遗留下来的怨灵,也都需要净化。



否则,一旦昆仑旧址真的崩塌,整个昆仑旧址里的怨灵被释放出去,三十三将会生灵涂炭,无数的生灵会被戾化。



红月信徒们也将获得更大的力量源泉。



“还真是有些棘手。”



紫堂揉了揉眉心,第一次感到心烦意乱。



即便是如此,紫堂也没打算找人帮忙,在他看来,这是他一人之事。



另一方面,担心云笙和姬如墨的叶凌月也返回了老山区。



看到叶凌月安然无恙,云笙不由欢喜。



“娘亲,我听你见到六爹?”



叶凌月心问道。



云笙脸色微微一变,嗔怪道。



“你还有脸和我提你爹,你都不曾告诉过我,他来了。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云笙罢,故作恼火,拉长着脸。



“娘亲,孩儿并非有意隐瞒,而是爹爹的确有些古怪,孩儿一直觉得爹爹有难言之隐。”



叶凌月不好再隐瞒,只能将自己在老山区遇到夜北溟后发生的事,了一遍。



“他居然敢踢你!他简直是……我看他一定是被控制了。他不仅对你动手,还要杀如墨。”



云笙一提起此事,就气不打一处。



早前九命佛提醒她,要留意姬如墨。



可云笙观察了几日,姬如墨并无异常。



这么来,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夜北溟身上发生了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