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星变后的黑死星?

炽太后抱着帝莘的手,僵了僵。

身后的炽皇也是脸上表情夸张。

母子俩极快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底,满满都是难以置信。

帝莘和他的伴侣,一人用本源之力,一人用太阴神印,就封印了黑死星?

而且黑死星还重新星变回了祖星?

这未免太玄幻了吧?

若非是炽皇和炽太后亲自置身于天罚戈壁上,两人也都发现了空气中残留的本源之力以及太阴神印的痕迹,谁要是和他们说,两个凡人,做出了这么一番创举,两人只怕都会嗤之以鼻,以为对方在痴人说梦。

可是事实却是,那一幕,在不久之前,的的确确发生过。

“真是后生可畏。”

炽太后唏嘘着,抚了抚帝莘烧焦了的脸。

言语间,还有几分骄傲。

这后生之一,可是她的亲外孙。

可惜的是,帝莘的伴侣陨落了。

不过对方若是玄阴之女,这身份血统,倒是有些问题,如果真要和帝莘结为伴侣,只怕还要一些波折。

对方的陨落,对于帝莘而言,也许反而是一种解脱。

炽太后眼眸流转,看了看帝莘。

一探帝莘的脉搏,炽太后才知道,烛照和要阳邪君所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帝莘的身体内,受损极其严重。

“我儿,你快想想法子,莘儿的脏腑都被本源之力所伤,需快些将其带回去。”

炽太后担忧道。

“母后,你真要把这小子带回去?这小子可是个刺头,况且方才你也听说了,这小子一心寻死,哪怕一时半会儿还有生念,那也全都是为了找到那个女娃娃的肉身。我们可没时间,在这破地方逗留那么久。”

炽皇为难道。

帝莘的脾气,炽皇那是领教过的。

这小子的脾气,只怕除了他的那个所谓伴侣之外,再无其他人可以忍受得了。

炽皇担心,就算是救活了帝莘,还需要后续治疗,帝莘也不愿意配合。

届时,炽太后只会更加难过。

“这话倒是有些道理,这孩子和你们不同,他是个至真至性的,这般的脾气,最是鲁莽。就算是强行将其带走,他也会想法子回来。天地有别,他肉食真要回来了,那就麻烦了。”

炽太后也头疼不已。

到了三十三天之后,黑死星天难已经解除,天地之间,自有屏障,任何人想要到九十九地,那都是违背天地法则,那是要受天罚的。

可若是强行拘着这孩子,他必定会痛苦万分。

“我可怜的孩子,为何你独独染上了情字。我儿,不如我们去把那女娃娃的肉身找过来,莘儿得了肉身,兴许会愿意与我们一起回炽神狱。”

炽太后想了想,再说道。

虽说帝莘对那女娃娃用情至深,可毕竟人已经死了。

时间一久,帝莘想来也会释怀,只要他们将对方的肉身找回来。

“母后,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说了对方是什么身份,需要我们亲自去找?更不用说,那女娃娃只有一具肉身,无法成为天人,她和帝莘可不一样,帝莘还是能够成为天人的。只有肉身,没有魂魄,她怎么突破三十三天的天罚,晋级成天人?”

炽皇摇摇头。

母后久居深宫,只怕连很多常识性的问题都忽略了。

他们能带走帝莘,还需要通过非一般的手段,能否成功,还是个谜,更不用说一具尸体了。

“你们可有法子,复活凌月丫头?”

一旁,烛照按耐不住,问道。

炽皇有法子帮助帝莘重塑肉身,那没准也有法子帮助叶凌月聚魂。

对方毕竟是天人,手段自是不一般。

烛照也听闻,这天地间,有些鬼神手段,奇异非常。

“呵~那女娃娃以身化太虚,那是将自己的魂魄,完全融合在天地之间。魂魄破碎的不能再破碎了,而且第一时间内,没有守住命魂,本皇就算是能耐通天,也不可能做到。再说了,她的死活与本皇无关。”

炽皇没好气道。

光是为了找回帝莘母子俩,炽皇就大费周章,吃力不讨好,很可能还潜在培养了一个抢夺自己母爱的家伙。

还让他帮忙救叶凌月,没可能!

“她若是活了,混小子兴许就可以活下去了。”

妖阳邪君在旁,忽是插了一句。

连他这样没有七情六欲的源力兽都看得出,帝莘对对方,看得比命还重要。

“我儿,他们说得未尝没有道理,你当真没有法子救那女娃娃?”

炽太后见帝莘即便是昏死过去,依旧是愁眉不展,一双浓眉皱得死死的,不免心疼。

莘儿一生命途多舛,若是他当真非常喜欢那女子,她们这些做长辈的,也是要成全这些晚辈的。

“母后,甭想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那女娃娃如果真活了,只会妨碍这小子的修炼。这小子身体内的本源之力,需要靠九命焚天诀炼化。九命焚天诀最忌动七情六欲,没有了那女人,这小子的修为才可以一日千里。”

炽皇对于这些所谓的男女情爱,很是不以为然。

作为一代霸主,他也知,帝莘即便是成了天人,以他和帝阳家族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他还杀了帝阳莘这件事,他到了三十三天后,道路还很崎岖。

自己这个做舅舅的,也不可能护得了他一世,唯一的法子,还是让其快点成长起来。

听炽皇这么一说,炽太后也觉得有道理。

可是看到帝莘这般痛苦,加上求生欲这么弱,炽太后心里又担忧,哪怕是救活了帝莘后,帝莘还是会消沉下去。

一时之间,炽太后也是进退两难。

“母后,你也不用太担心,孩儿倒是有个法子,兴许可以帮这小子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炽皇蹙眉,想了想。

“什么法子?你且快说,还卖什么关子。”

炽太后一听,嗔怪道。

眼下只要又两全其美解决帝莘求生欲不强的法子,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炽太后也在所不惜。

“办法,就是让这小子断绝七情六欲,没有了乱七八糟的法子,就六根清净了。”

炽皇冷哼了一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