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之血,极其罕见。

九十九地上,在数千年里,出现的太阴之女,也不过数人。

洪明月和当初的冰原女帝,都是太阴之女,可都已经先后陨落。

如今九十九地已知的太阴之女,只有叶凌月和曾小雨,而其中只有叶凌月是太阴天女,拥有更纯净的太阴之血。

若是说,有谁可以封印黑死星,那势必就是叶凌月的血。

“帝莘,只有我了。小雨还小,她无法承受黑死星的吞噬之力。”

叶凌月苦笑道。

她也是退无可退。

如今想来,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

她是太阴天女,又是少数几个见过太阴神印的人。

她两度见过他人绘制太阴神印,如今想来,都是为了今日之用。

“那你呢?你打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绘制太阴神印?万一……”

帝莘不敢再去多想,他无力承受万一。

多年之前,她还是小凌月。

他还是妖祖帝莘,当他的命魂感觉到她魂飞魄散时,那种锥心之疼,他挫骨扬灰都无法忘怀。

“不会有万一,帝莘,你我经历生死,你要信……”

叶凌月竭力想要告诉帝莘,她一定可以封印黑死星。

黑死星形成不过数个时辰,只要控制得当,她就可以将其封印。

若是再拖延下去,她只怕真的封印不了黑死星。

叶凌月想要说服帝莘。

可就在这时,她身后,一阵激烈的颤抖。

“小主子小心!”

小塔没有半分迟疑,嗖的一声蹿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身后,黑死星就在叶凌月和帝莘说话的空荡里,再度发生了异变。

黑死星内,一下子释放出了万道黑光。

那黑光,杂乱无章,射向了天际。

黑光在天空中,再度分化出了大量的黑死星。

大量的大小深渊,如筛子似的,洒落在天空中。

三界各地,大量的生机被这些新出现的小黑死星吞噬。

天地间,一片混乱。

叶凌月身躯一震,难以置信望着身后的这一幕。

“则,没想到黑死星居然再度质变了。死河……看样子,这片地域完蛋了。”

帝阳莘看到黑死星再度生变,也是不由动容。

没想到,黑死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两度生变。

情况一下子变得比早前糟糕了许多。

早前,黑死星还只是在天罚戈壁这一带吞噬。

可这一眨眼的功夫,新的黑死星们出现,它们已经缀满了整个三界的天空。

无论是人界还是神界,就连人界和神界之间的妖界,也已经被这些可怕的天空深渊包围。

帝阳莘一抬手,却见其手中,也跟着出现了一面镜子。

这面镜子,和炽皇早前用火之源力形成的源镜异曲同工。

只是由于属性不同,炽皇的源镜呈赤红色,帝阳莘的这一面源镜却是呈冰蓝色。

镜中,出现了一幕幕。

神界的某一片神域,原本富饶的土地迅速贫瘠,人与飞禽走兽刹那间化为了枯骨。

人界的某个村庄,水源枯竭,惊慌失措的人们还不知怎么回事,就已经暴毙而亡。

妖界,大量的妖兽和妖族也争相出逃,可是不等它们逃离黑死星的范围之外,它们就已经没有了声息。

时间每流逝一分,就会有大量的生灵死去。

那一条横隔在天空的死河,已然成了死神的镰刀,四处收割着生命。

而作为母星的那一颗黑死星,还在不断吞噬,深渊内,不断有新的黑光迸射而出。

时间越久,生机越少。

整个三界覆灭的几率也就越大。

“啧啧,还以为这里会成为新的天域,没想到,会天降横祸,成为死地。”

帝阳莘也是第一次看到黑死星大发神威。

哪怕是他,目睹这一幕,也觉得胆战心惊。

“月华帝姬,你的子民正一个个死去,你还有空和人谈情说爱?你可别忘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缘故。”

帝阳莘语带讽刺。

“住口!”

帝莘怒斥道。

帝阳莘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想要激叶凌月。

“小子,注意你的语气。你身上可是流着我的血。”

帝阳莘怒视着帝莘。

这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没有法子治他?

他的魂魄,虽然成了残魂,可是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夺舍那小子的肉身。

帝阳莘虎视眈眈,盯着帝莘。

他只是在等待时机,只要帝莘不备之时,他就要夺取那一具完美的肉身。

帝阳莘也知道,最佳的时机就是叶凌月绘制封印之时。

叶凌月想要封印黑死星,这番举动,在帝阳莘看来,无疑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说,黑死星没有发生第二次质变,那也许还有可能,可眼下,死河已经形成,而且还在扩大。

黑死星作为母星,力量大增,如此情况下,叶凌月根本无法封印。

她想要封印,只有死路一条。

帝莘那小子,一颗心全都在叶凌月身上。

一旦叶凌月有个三长两短,帝莘一定会身心受创,难以把持,那时,就是其最好的机会!

“帝莘,没有时间了。”

叶凌月示意寂灭塔让开。

退后一步,兴许可以苟活,可亿万生灵却只能灰飞烟灭,往前一步,是死境,可却还有一线生机。

对于叶凌月而言,她已经退无可退。

“洗妇儿……”

帝莘想要拦下叶凌月,可他却知道,当黑死星爆发成死河之时,他最后的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他的手,无力地落在禁制上。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凌月一步一步往后退去,她的身后,就是无尽的深渊。

“帝莘,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与你,完成我们未完成的婚礼。”

叶凌月笑了起来。

月眸弯弯,一如往昔。

可她的眼底,却有晶莹的泪花闪过。

她和帝莘,还有一场盛世婚礼。

她一定要活着回到他的身旁,这是她无声的承诺。

彼时,她是他最美的新娘,他是她最帅的新郎。

在说话这一番话后,不等帝莘答复,叶凌月一个转身,朝着还在不断扩张,孕育新的黑死星的深渊走去。

帝莘深吸了一口气,眼眶里涨涨热热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