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星的出现,让人毫无防备。

可经过了一番分析,已然知道了黑死星出现的原因。

祖星若是按照正常轨迹,会孕育出天河。

可当它缺失力量时,就会成为黑死星。

祖星在异域和神界已经悬挂了一些时日,按照时间推移,这几日,应该是它开始孕育天河的最好时机。

可它却质变了。

归根究底,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早前,光明仙皇动用了星源之力,破坏了封天令的禁制。

他为了击杀叶凌月,夺取封天令,不惜做出了违背天道之事。

光明领虽然就要坠天,可他终归还是仙皇,他动用了本源之力,等于伤到了祖星的根基。

加之紫堂宿留下来的那一重禁制又太过强大的缘故,那一次动用,让祖星的力量损失了大半。

加之九十九地同时出现了两个封天令令主,祖星一直无法做出抉择。

在双重原因下,祖星最终质变,成了黑死星。

这一切,都是因果。

这一切,是烛照和阳泉殿主这两个老家伙一起分析的结果。

他们告诉叶凌月这个分析结果的最初目的,是想要劝说叶凌月离开神界。

他们都认为,黑死星既然已经形成,在其威力还没达到最大的情况下,还有逃命的机会。

甚至于有一部分几率,黑死星吸收了足够多的力量之后,会再度成为祖星,届时,依旧会有新的天河产生,亦会有新的天域产生。

叶凌月也好,帝莘也罢,只要还有一条命在,依旧可以携封天令飞升。

至于飞升的天域,无论是神界也好,异域也罢,与他们无关。

哪知道,这一番分析之后,反倒坚定了叶凌月的信念。

她要封印黑死星。

对于叶凌月的做法,烛照和阳泉殿主都很不赞同。

可身子是叶凌月自己的,她已经蹿到了黑死星面前,两个老家伙气得差点没吐血。

亏了最后关头,帝莘那小子出现了。

两个老家伙都以为,帝莘一出现,叶凌月一定会改变主意。

哪知道,这丫头也是个倔脾气,居然直接动用了寂灭塔,设下了禁制。

任凭那小子在禁制外怎么呼喊,她也不回头,急得两个老家伙直跳脚。

“哎哎,丫头骗纸,你倒是回头看一眼那小子。那小子看上去,怪可怜的。”

烛照唏嘘着。

他认识帝莘的时间,几乎是和存在于叶凌月体内的时间相差无几。

比起叶凌月来,烛照更欣赏帝莘。

它认为帝莘更符合封天令令主的要求,天赋高,实力强,为人机敏。

那小子,临危不乱,是天生的皇者。

这是唯一一次,烛照看到帝莘近乎绝望的神情。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凌月。

烛照不明白,为何丫头骗纸要如此决绝。

她明明可以和那小子一起离开,等到黑死星天灾过去之后,再回来。

她不是为了那小子,上天入地,连死都不怕嘛。

叶凌月的心底,一阵抽疼。

帝莘的每一声呼喊,她都听见了。

每一声,就好像是钝刀子,在其心头割过。

“哎哎,丫头那小子好像要想不开,准备自裁了!”

烛照哎哟哟叫了起来。

叶凌月心底一凛,再也忍受不住,蓦然回首。

回首的一瞬,她对上了一双深情而又痛苦的眸。

她的帝莘,就站在了眼前。

两人之间,只有一手的距离。

他凝视着她,凤眸里只有她的身影。

他站在那里,望着她,什么也没有说。

“老前辈!”

叶凌月一阵恼火,该死的烛照,居然骗她!

“哎哎,丫头骗纸,老头子我可是为了你好。你和那小子,走到今日委实不容易。”

烛照哎了一声,很是识相遁走了。

“洗妇儿。”

帝莘见了叶凌月,面色一喜,他往前跨了一步,再次狠狠撞在了禁制上。

这一撞,帝莘面上没有半点神情变化。

倒是一旁的寂灭塔,就跟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样,跳得老高。

“好疼!这人的身子是天罡金打造的不成,撞了好几次,小塔都要散架了。”

寂灭塔吐槽道。

它没法子说人话,却可以和叶凌月神识交流。

这禁制,是小塔设下的,与它本体一脉相连。

小塔虽然拦下了帝莘,可每一次帝莘强行冲击,小塔都叫苦连天,偏还不能叫出声来,小塔心底的苦可想而知。

叶凌月听得小塔发牢骚,也有些啼笑皆非。

“帝莘,我心意已绝。若是不封印祖星,神界所有的生灵都会灭亡,我答应了火炎神帝,会照看好神界。”

叶凌月叹了一声。

“可我也答应过,要照顾好你,若是一定要封印,也不该你来封印,我是男人,我来。”

帝莘一脸的不赞同。

什么狗屁的承诺,火炎神帝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神界神帝,也不过是那些个老家伙,强安在他和洗妇儿头上的。

他们能带着神界走到今日,已经是奇迹了。

“可你没有法子封印它。”

叶凌月摇摇头。

每一次,遇到了危难时,帝莘都会挡在她面前。

可是这一次,不同。

黑死星,吞天噬地,没有吞噬足够的力量,黑死星绝不会善罢甘休。

只有她,能够封印黑死星。

至于如何封印黑死星,叶凌月没有说出口。

帝莘太阳穴突突一跳,像是明白了什么。

“洗妇儿,难道你打算……不!我不同意!”

帝莘想到了什么。

他和洗妇儿比起来,洗妇儿更加精通符箓炼丹,帝莘更擅长阵法禁制。

按理说,叶凌月有法子封印,帝莘一定也能封印。

可帝莘面对黑死星,也是毫无头绪,可叶凌月却是一副胸有成足的神态,除非……

当世,只有一个封印之法,是叶凌月懂得的,可帝莘不懂,或者说,帝莘无法施展的,那就是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是紫堂宿用来封印当初的天魔井的封印。

它被称为,九十九地最强封印禁制。

懂得太阴神印的人少之又少,除了绘制之法外,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太阴神印必须用太阴之女的血来绘制。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