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阳莘还有的杀手锏未曾使出?

帝莘听罢,心头又是微微一震。

哪怕叶凌月成就了八印之身,依旧不是帝阳莘的对手?

那男人,到底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帝莘的身上,鲜血依旧在流淌个不停。

九根帝魔命脉都已经燃烧了,他依旧无法打败炽皇,难道这一次……

帝莘的双手紧握成拳,一双眼眸里,弥漫起了血光。

“小子,你当真想要救那丫头?”

却听得体内,妖阳邪君忽说道。

帝莘闷哼了一声。

对于妖阳邪君的冷嘲热讽,帝莘已经是无动于衷了,他也不需要对方再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

“你放我出去。我帮你一次。”

妖阳邪君沉声说道。

“你?我这具肉身,基本等同于已经废了,已经没有什么好给你图谋的了。”

帝莘有几分不信,妖阳邪君虽然存在他体内,可两者的关系一直很复杂。

帝莘不信任妖阳邪君,妖阳邪君也不相信帝莘。

两人互看不顺眼,一直想方设法算计对方。

妖阳邪君也一直极力反对叶凌月和帝莘走在一起。

妖阳邪君忽然在这种时候出手相助,帝莘不得不对他心存戒备。

要阳邪君的本体是异世妖阳,帝莘记得很清楚,当初他还是巫重和凤莘时,妖阳作祟,祸害无穷。

自从帝莘将其禁锢在异魔之心里后,妖阳邪君收敛了不少,日常也只是冷嘲热讽。

“好心当成驴肝肺!本君像是那样的人嘛!本君是想要帮你!你想要出去,见到那丫头,就快点放本君出去,否则,就只能给那丫头收尸了。”

妖阳邪君郁闷道。

难得他想要当一次好人,这小子还磨磨唧唧,当好人,还真是件麻烦的事。

帝莘沉吟。

他九根帝魔命脉尽断,的确没有法子再战炽皇。

可若是放出了妖阳邪君……生死一念间,帝莘眼眸一深,脊梁绷直。

“小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朕说话,朕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炽皇见帝莘一语不发,不知那小子又在图谋什么,虽说,他也认定了帝莘不可能再有什么手脚可动,毕竟这小子已经和废人没什么两样了。

“不跪即死?那就……”

帝莘抬起头来,眼眸内,血色已经尽数收敛起来。

“就怎样?”

炽皇见帝莘膝盖微微一屈,显然已经屈服,不由大喜望外。

“识时务为俊杰,小子,你早求饶不就得了,朕大人不记小人过,待你与朕回到炽神狱,朕就帮你修复命脉……”

炽皇话还未说完,忽的头皮一麻。

就见身前正欲下跪的帝莘,身形一变。

“除了我家洗妇儿,谁敢让我帝莘下跪!”

却见帝莘拼尽了最后一口力气,一拳向了炽皇。

“小子!你找死!”

炽皇大怒,半空中那一头火凤皇腾空而起,那一双巨翅猛地一扇,狠狠摔在了帝莘的胸膛上。

一阵可怕的骨裂声,帝莘的身子就如一片落叶那般,飞了出去。

可与此同时,帝莘的体内,一道火光飞了出来。

那是?

盛怒之下的炽皇留意到这一点时,那一道火光已经随着帝莘一起,落到了地上。

不偏不倚,正好与早前的九条蛟龙撞在了一起。

帝莘大口喘着气,他的整个胸膛,因为炽皇的暴怒,已经凹进了一块,显然已经受了重伤。

他的脸上,一片惨白,可他的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容,无比讽刺地望着炽皇。

“你小子,简直是岂有此理,别以为有母后撑腰,朕就真不会杀你!大不了,朕就找个冒牌货,代替你!朕就不信,朕收拾不了你!”

炽皇气得险些炸毛,他周身的火之源力随着他的情绪起伏,不断变幻着。

这小子,简直是不知好歹。

他以为,他这样的偷袭会有作用?

别说是帝莘和炽皇的实力相差悬殊,就算是帝莘真的偷袭得手,炽皇的真身也不在炽炼天内,损伤到的也只是一小部分火之源力罢了。

在炽炼天内,火之源力是可以不断修复的,帝莘方才的偷袭,对炽皇而言,简直和挠痒痒没什么两样。

炽皇大怒,这时,他的目光微微一滞,留意到了帝莘身旁的那一团……

那是一团类似于火球的东西,早前并未曾出现过。

方才,炽皇袭中帝莘时,从帝莘的体内,跌出了什么。

那团火球,从帝莘的身体内脱落出来后,就散发出了一股灼热的气息。

最初,那火光并不明显,炽皇也没有太过在意。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炽皇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来。

“那是?”

炽皇看到帝莘身旁的那团火球,和帝莘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同,那团火球正在不断增强。

它的火光明亮了不少。

不仅如此,那火球的还在变大。

那是源之力?

炽皇从那团火球身上感觉到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他眉心突突一跳,猛然意识到,那团火球和他本尊的火炎源之力有异曲同工之效。

那也是一团火炎源之力!

“这!”

炽皇惊然变色,难以置信看看帝莘,再看看那团火球。

那小子的体内,居然隐藏着火炎源之力?

源之力,是天力的一种,只有天人中的五印以上的强者才可以领悟。

它和一般的天力大不相同,只因这种源之力,哪怕是受到了袭击,亦或者是消耗之后,也不会溃散衰竭。

源之力,还可以不断吸收在天地内的天力。

炽皇本体并不在九十九地,他只是借助了长孙雪缨那得来的遁地符,将自己的一部分源之力送到了神界,幻化为本体。

可这会儿,帝莘的体内,竟然也出现了源之力!

要知道,那小子连天人都还不是,他甚至连一个天印都还没凝聚?

这样的小子,居然拥有了源之力?

炽皇就像是看到了鬼似的,盯着那团源之力,瞠目结舌。

“你你你,那玩意是从你的体内出来的?小子,你什么时候领悟了源之力的?”

炽皇指着帝莘,质问道,甚至连自己要教训帝莘的初衷都忘记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