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界,曾经一度是神界神族的别称。

可在九十九地的其他地域的耳中,却是一种讽刺。

区区凡人,也敢称神?

不过是寿元长了些,修为高了些。

只有真正的天人,才有机会成为神,寿元无限,修为无边。

在天人看来,世上真正的神祗,只存在于上古。

那是没有天地万物之分,上古的神祗脱胎于万物,带领着万物划天分地,那是一群,实力超群,智谋超群的存在。

上古之后,天地初分,真正的神祗消失了。

关于上古的神祗,遗留下来的只有那些信仰神殿和神像。

而十大天符中的最后一张巨灵神符,正是脱胎于天人对于上古神祗的向往。

巨灵神是否是上古的神祗之一,不得而知。

可巨灵神的天力,却是非常强大的。

当巨灵神的投影落在叶凌月的身上时候,天力贯穿全身。

叶凌月眉心的神印,也倏然发生了变化。

太虚神印和玄阴神印同时亮起,神印在巨灵神力的加持下,犹如烈火灼灼燃烧了起来。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眉心,仿佛要被灼出一个洞。

那种感觉,用言语根本难以形容。

“两重天印?”

只是顷刻之间,叶凌月的眉心神印就化为了两重天印。

这等变化,看得炽皇和帝阳莘都是目瞪口呆。

强大的巨灵神符,居然能够让神印一下子化为了天印?

“不可能,那两重天印绝不会是真的!”

帝阳莘恼火不已。

天印形成,非常苛刻,必须在三十三天才能形成。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叶凌月的天印自然不是真正的天印,而是靠着巨灵神符的天力加持,暂时突破的。

但是对于眼下的叶凌月而言,哪怕是暂时的,也已经足够了。

“啧啧,还真没想到,这女人还有些本事,能够在这等情况下,炼化出巨灵神符。这等符师的水平,放在三十三天,也事二三流的存在,可惜了,她哪怕是拥有了二重天印,依旧不是那人的对手。”

炽皇又是感慨,又是嘲讽。

炽皇也好,帝阳莘也罢,都很清楚,凭借对方短暂的二重天印的本事,是不可能打败帝阳莘。

七印强者帝阳莘,哪怕他眼下只有一个魂魄,他依旧是一个拥有七印的魂魄。

在九十九地,根本无人可以撼动他。

“谁说,我只有二印?”

可就在炽皇和帝阳莘都以为,这是叶凌月的困兽之争时,冰冷冷的声音,如一桶冷水淋下。

两大天人高手再是一惊。

却见叶凌月的眉目间,染上了一层冰冷。

叶凌月手间,那一颗混沌天珠再度化成了一道流光,叶凌月的手间,多了一副面具。

那副冰雕玉琢的面具,转瞬就落在了叶凌月的脸上。

那双月眸被面具覆盖,同时被盖住的还有叶凌月眉心的两重天印。

叶凌月的身形一变,她周身的气息,变得非常惊人,就如骤然爆开的山洪。

轰——

强大的气息,震得叶凌月身后的寂灭塔都是跳了跳。

“八……八印!”

炽皇差点没有将自己的舌头给咬到。

女子的身影,仿佛置身在天地之间。

一双冰冷的眸,面具之下,那具已经死去了数十万年的身躯,在这一刻,再度复活了。

叶凌月身怀混沌天珠,那天珠内,藏有一具半皇级别的女仙皇的残躯。

因为是残躯的缘故,对方只有六印级别的实力。

叶凌月只要配上那副面具,就能获得六印的修为。

早前,她在王巫时,曾经动用过一次女仙皇的残躯。

这句半皇之躯,也因此被光明仙皇和帝阳莘发现。

“她竟能第二次动用半皇之躯?她的魂力?”

最吃惊的莫过于帝阳莘。

他早前就得知,叶凌月身上拥有一具半皇之躯。

帝阳莘提防过,却算准了叶凌月不可能再次动用半皇之躯。

虽然只是残躯,可是天人的半皇强高手,其肉身是非常强横的。

一次动用后,至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动用第二次。

王巫山之行,距今不过数日,叶凌月的魂魄之力,居然能够动用第二次?

这么说来,她的魂魄?

帝阳莘不禁双眼微眯,看来,他被叶凌月这具看似柔弱的魂魄给欺骗了。

这具肉身里面,也拥有一具非常强大的魂魄。

两世为人,让叶凌月的魂魄之力,超乎寻常。

“八印对决七印。有趣,太有趣。若非是那女人是太阴之女,便宜外甥,朕倒是可以准许你娶她为妻。”

炽皇看到这一幕,来了兴致。

他睨了眼帝莘,再看了看判若两人的叶凌月,心道,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原本炽皇已经算准了叶凌月没有退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招。

只是,她真的打算以这具残躯,对战帝阳莘?

虽然一口气靠着巨灵神符和半皇之躯成就了八印。

可叶凌月这具八印毕竟不是真正的八印,她具备了肉身的强横,却没有掌握八印强者的法门和天技。

而她面对的帝阳莘,却是个活了无数世,拥有丰富的对战经验,已经背靠帝阳宗族的存在。

所以真正对阵起来,到底谁胜谁负,一切还很难评断。

第八根帝魔命脉。

而帝莘对此,依旧是无动于衷。

他体内,绝大部分的帝魔命脉已经燃烧完毕。

炽皇所说的一切,帝莘都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他的肉身,此时此刻,已经达到了极限。

“小子,那丫头有了八印天体助阵,一时半会儿不会死。你不要想不开,至少也要保住一根帝魔命脉,否则,她没死,你倒是要先死了!”

妖阳邪君焦急不已。

可别是那丫头逃出生天,帝莘这小子反倒是毁了。

帝莘没有停止燃烧帝魔命脉的行动。

他的脑中,关于帝阳莘的那番话,始终在耳边回荡。

那个男人,必须死。

他必须回到洗妇儿的身边,他必须打破炽皇的禁制。

帝莘的眼眸,一片赤红,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咆哮声,体内,最后一根帝魔命脉刹那间,炸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