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源力凝聚而成的乃是源之镜,它折射出的,正是叶凌月那一边的情形。

炽皇看着镜中的人和物,他大抵判断出,那一座塔是一座二印级别的法宝。

“洗妇儿!”

帝莘看清了叶凌月,冰冷的眼神瞬间生了变化。

他有些激动的望着源之镜。

“小子,朕早就说过,那等庸脂俗粉,朕随随便便就能在炽神狱给你找出是十个八个。”

炽皇洋洋自得说道。

他话音顺着帝莘的目光一起看向了叶凌月。

在看清了叶凌月的模样时,炽皇险些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即便是隔着源镜,镜中的叶凌月,依旧是一副绝美的容貌,一双月眸熠熠生辉,身姿摇曳如春日杨柳,婀娜多姿。

可最让炽皇刮目相看的事,叶凌月的举止反应。

即便是在激战之后,女子的眼底依旧没有半丝胆怯。

寂灭塔和三十三天的帝莘一番缠斗,她并没有察觉到,暗中还有人观察。

这女人,是太阴天女?

炽皇盯着叶凌月瞅了半晌。

印象中,太阴天女是污秽不堪的,可这女人,虽然貌美却气质不俗。

这样的女人,炽神狱还真能找出十个八个?

炽帝自己都不敢肯定了,怕是独一份吧。

“不对!你小子又算计我!”

炽皇忽是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又上了帝莘的当了。

这小子分明是以退为进,为了见到叶凌月。

“我要离开!”

帝莘虽看到了叶凌月安然无恙,可也知道,情况危险的很。

叶凌月身后的塔,别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帝莘却是清楚的,那是寂灭塔。

那是紫堂宿的塔,当初就是这座塔,让他险些魂飞魄散。

可也是这座塔,在他不在之时,保护着叶凌月。

数次叶凌月身陷危难之时,都是紫堂宿出手帮助,他还算是洗妇儿的男人嘛?

帝莘内心煎熬,想要离开这鬼地方的冲动愈演愈烈。

“小子,你还是死心吧。朕承认,你的女人长得不错,炽神狱比她强的女人也许不多,但是与她差不多的女人总归还是有的。一个不够,朕赐你七八个就够了。先别说你无法离开这里,就算是你能离开这里,等你赶到时,那女人也已经没命了。她身后的那座法宝塔,撑死只是二印法宝,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炽皇见到叶凌月还活着,虽也有几分吃惊,可还是认定了,叶凌月不可能逃出生天。

对方摆明了要杀叶凌月,她如今只是困兽之争罢了。

炽皇还想说什么,忽觉得周身一寒。

却见一道森冷刺骨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帝莘,冷冷看着他。

“你小子那是什么眼神,朕可是在帮你,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当真想要离开,除非你先打败朕。”

炽皇没好气道。

世外天是依照宿主的意识存在的。

这里并无任何禁制和边界可言,只要炽皇愿意,他可以困帝莘一辈子。

除非,帝莘出手打败他,否则,帝莘休想离开这里半步。

打败他?

帝莘睨了眼炽皇。

眼前的男人,虽然具有容貌和形态,却并非真实的存在。

大量的火源之力,凝聚成了他虚拟的模样。

可即便如此,对方的实力也不是眼下的帝莘可以媲美的。

“小子,你还是死心吧,无论是你,还是那丫头,都不可能打败你们的对手。天地有别,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妖阳邪君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眼前这男人很是强大,只要帝莘能够认祖归宗,将来的前途就不可限量。

哪怕是他没有封天令,也能够成为天人。

这么好的机会,只有傻子才会放弃。

帝莘没有立刻出手。

“想明白了吧,小子,两条腿的女人还嫌少不成。只要你喊了朕这一声‘舅舅’,哪怕是三十三天,你都可以横着走。”

炽皇以为帝莘总算是开窍了。

“要怪就只能怪那女人倒霉,偏偏被你给喜欢上了。”

炽皇说罢,再看了看源镜中。

那座神秘的法宝塔和男人已经缠斗多时,可战况已经明朗,只是发挥了二印的实力,寂灭塔还不足以对付它眼前的强敌。

啧啧,倒是个罕见的大美人,比他后宫里的佳丽出色了不少。

可惜了,再美成了死人也是一场空。

在炽皇的眼中,叶凌月同死人已经没啥两样了。

天罚戈壁上,起风了。

当男人和寂灭塔缠斗之时,叶凌月就小心观察着,试图找到破绽。

尽管有寂灭塔相助,可叶凌月也知,今日想要化解她面临的危机,光是靠寂灭塔是不够的。

这个男人,和帝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的来历,非常神秘,实力也异常强大。

鸿蒙天、寂灭塔、还有早前的半皇级高手,叶凌月的所有底牌,几乎都已经在这个男人面前暴露了。

叶凌月之所以没有贸然再出手,也是因为她知道,她贸然出手,对方必定有应对之策。

男人刚才和寂灭塔交手时,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可人无完人,叶凌月相信,一定能找出对方的破绽。

眼下,叶凌月只能期望寂灭塔能够多撑一会儿,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发现对方的破绽。

一阵铁链声响,森罗锁链阻挡了多次袭击之后,断裂开。

寂灭塔上,第二层塔檐上的铃铛发出了一阵闷响。

寂灭塔果然没法子直接拦住男人的进攻。

叶凌月眼眸一沉。

森罗锁链,被破了。

同样都是魂魄,可男人的魂魄显然比帝纣的魂魄要强大的多。

森罗锁链的威力对其而言,并不在一个级别之上,能够支撑那么久,寂灭塔也是尽力了。

“可惜了,这座塔的级别虽高,奈何所托非人。交到你手上,只是暴殄天物。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还是说,你想死得痛快点,自裁与此。可惜了,你虽比旁人多活了一世,多赚了二十余年,可是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男人发出了一阵冷漠的笑声,冰冷的目光,如毒蛇般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