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对方没法发现鸿蒙天,那叶凌月和阳泉神殿就是安全的。

有了信仰之力的存在,叶凌月只需要潜心蛰伏,避开这一次的浩劫,就有翻身的一天。

“可若是我不出现,我的家人亲朋只怕……”

叶凌月并不清楚,天婴到底是怎么可怕的存在。

她担心的是,身在鸿蒙天之外的那些人。

“叶凌月,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你看看,她们都是谁?”

就在叶凌月挣扎之际,在鸿蒙天之外,男人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帝纣。”

男人一声低喝。

“尊上。”

就见了帝纣从旁闪了出来。

“我要你抓的那些人呢?”

男人问道。

“属下抓住了叶凌月的娘亲一家三口,还有蓝彩儿夫妇以及赤烨夫妇。但是小冥君和那两头小兽,叶凌月的徒弟等人被逃脱了。”

帝纣押解着几人,出现在男人面前。

众宾客从诸神山撤离后,啵啵返回诸神山,小冥君按照早前啵啵的授意,带着一干人等前往天罚戈壁与叶凌月会合。

在半路上,他们却遇到了帝纣。

帝纣遵从男人的命令,想要拿下所有人。

小冥君不是帝纣的对手,在最危急的关头,他动用四方冥龙,破开结界,救下了几人。

可遗憾的是,他没法子保住所有人。

“叶凌月,你的亲人好友都在这里,难道你想坐看他们为你而死?”

男人没有理会叶凰玉等人,高声质问道。

“月儿,你把月儿怎么样了?”

叶凰玉等人被拿下,她们心底也很担心叶凌月的安危。

忽听到有人提起叶凌月,叶凰玉不禁情急问道。

“义母,你不要担心,凌月吉人自有天相。”

蓝彩儿看看帝纣,再看看前方一团模糊的魂魄。

尽管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可蓝彩儿觉得这人的声音很是耳熟。

这人的声音,怎么和帝莘这么相似。

她记得分明的,帝纣早前和“帝莘”一起离开了。

帝莘没有出现,帝纣却忽然抓了她们,摆明了是想要威胁叶凌月。

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这种情况下,她们一定要保持冷静,绝不能拖了凌月的后腿。

“你是帝莘?”

蓝彩儿身后,阎九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头。

他困惑着,看了看那团模糊的魂魄。

那团魂破的气息,和帝莘太相似了,还有那声音……阎九和帝莘当了大半辈子的好友,他对帝莘很是了解。

“他是帝莘?”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帝莘为什么要抓他们?

“我是帝莘,但是你认识的那个帝莘。你们也是倒霉,偏偏和帝莘、叶凌月扯上了关系。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只要你们肯劝说叶凌月现身,我就放了你们。不仅如此我甚至还可以考虑,让你们随着帝莘一同飞升成为天人。”

男人见叶凌月还不出现,时间越来越紧迫,他也没法子一直等待下去。

为今之计,就是让叶凌月尽快现身。

凡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只要这帮人劝出叶凌月,一切问答都能迎刃而解。

“阎九,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怎么会是帝莘,还有,他为何要用我们威胁凌月?”

蓝彩儿等人也都是一脸的莫名。

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突然。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我们是不会与你合作的。”

阎九不清楚眼前的人的真正身份,可他很清楚,眼前的人不是帝莘。

叶凌月绝不能出事。

他忽的太高音量。

“凌月,我们的生死并不重要,你只需要记得,神界和帝莘都不能没有你。”

“混账小子,闭嘴!”

男人勃然大怒。

“不知死活。”

一旁的帝纣身法一快,只见他一掌挥向了阎九。

阎九闷哼了一声,膝盖一挫,险些跌倒在地。

“阎九!”

蓝彩儿惊呼一声,扶住了阎九。

阎九那张俊逸的脸上,一片气血涌动,嘴角淌出了一抹鲜红。

“我当初就该杀了你。”

帝纣恶狠狠瞪着阎九。

除了叶凌月之外,阎九一家人也是帝莘修炼道路上的拦脚石。

他早就看阎九不顺眼了,今日,正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帝纣。”

男人沉声喝道,帝纣这才没有痛下杀手。

鸿蒙天内,叶凌月看到这一幕,也是气得不轻。

“我必须出去。”

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他在逼迫叶凌月。

若是她还不现身,受折磨的只会是她的亲朋好友们。

蓝彩儿和阎九夫妇对叶凌月一直视同姐妹,当初,为了帝莘的肉身,阎九和蓝彩儿分离多年,这份情,叶凌月迄今都还记得。

“你若是出去,我们都得死,还是说,你想让整个神界都给你陪葬。”

阳泉殿主和烛照异口同声道。

叶凌月脚下一顿。

“叶凌月,你还不现身?这一对,是你在人界的父母吧,我数到十,你若是再不现身,我就杀了他们。”

男人看看叶凰玉和聂风行。

叶凌月的软肋,他摸得一清二楚。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四周扩散开。

“一……二……”

鸿蒙天内,叶凌月一动不动。

鸿蒙天外,那一幕幕,就如刀割一样,划过了她的心头。

耳边,是烛照和阳泉殿主的苦劝声。

时间,犹如胶着住一样,变得异常缓慢。

叶凰玉和聂风行互看了一眼。

夫妻两人的眼底,闪过一抹释然。

“凰玉,我很高兴,我遇到了你。”

聂风行凝视着叶凰玉,他的眼底,并无半点恐惧。

叶凰玉也点了点头。

“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光,也是与你一起度过的时光。”

叶凰玉紧握住聂风行的手,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尽管只有数年,可夫妇俩却觉得比过了一辈子还值得。

他们历经生死,感情至深。

同样都是生死,可两人很清楚,叶凌月的生死,比起他们俩的生死来,更加重要。

“不用你动手,我们自行了结。我叶凰玉从不受威胁,我叶凰玉的女人,也从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叶凰玉沉声说道,体内的元力飞速催动,她和聂风行相视一笑,已然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