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太过复杂,哪怕是叶凌月,一时之间,也是无从梳理。

“你就是光明仙皇的同党?”

瞬间之间,叶凌月明白了什么。

男人明显神情一变,他没有料到,叶凌月竟是猜出了他和光明仙皇的关系。

他与光明仙皇的合作关系,就连奚九夜之流也是毫不知情。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为了保密,他和光明仙皇联络时,并没有暴露真正的相貌。

事实上,哪怕是在三十三天,也鲜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七道剑气,一招毙命。你精确计算过击杀光明仙皇的手法。你很了解他,他对你的出现也是毫无防备,除了同盟,他那样的人物,不会对人毫无防备。”

叶凌月分析道。

她到天罚戈壁,乃至男人出手击杀光明仙皇,都是经过精心算计的。

这个男人极其恐怖。

他不仅仅设局引走了帝莘,还暗算了光明仙皇,甚至于他还险些成功算计了叶凌月。

若是叶凌月没有及时发现男人的冒牌身份,她很难想象,接下来会发而是那个什么事。

一石三鸟,如此手段和计谋,在叶凌月生平,前世加上今生,从未遭遇过。

“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很多。可惜了,血统差了点,否则,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男人的眼底,有几分诧异,同时又有几分鄙夷。

言下之意,觉得叶凌月好像是什么阿猫阿狗,极其低下。

“所以,你打算杀了我?”

叶凌月心底盘算着。

自己和男人动手,胜算到底有多大。

眼前的男人,实力很强。

他完美临摹出了帝莘的剑气,击杀了光明仙皇,他是天人,而且是天人中极强的存在,甚至于,不下于仙皇级别的存在。

自己对上光明仙皇都没什么胜算,更何况是拥有封天令的对手。

“杀你,势在必行,若是你不死,帝莘那小子就无法为我所用。”

男人略有些遗憾地耸耸肩。

一个凡人女子的死活,原本对他这样的存在而言,根本不足为道。

只是叶凌月的身份,稍稍有些特殊。

太阴天女,而且是血统很纯正的天女,这种存在,如果觉醒了天印,身在了三十三天,也是各家争相恐后追捧的存在。

奈何,她是一介凡女。

男人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又知道了帝莘与她的关系。

若是叶凌月不死,帝莘就没法子练就真正的九命焚天诀,没法子成就真正的最强帝魔之体。

叶凌月一死,他才能完整地拥有帝莘。

只是按照男人之前的计划,他原本打算假冒帝莘,完成两人的婚礼。

新婚之夜,他夺了对方的太阴天女之身,吸收了对方一身精纯的太阴之力,再杀了对方。

如此一来,帝莘就再难逃出自己的手心了。

原本计划天衣无缝,也进行的很是完美,自己也按照计划,杀了光明仙皇,可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瞒过了三十三天的那些老家伙,也瞒过了光明仙皇,却最终被一个小丫头给识破了。

没能直接获取叶凌月的太阴之力,对男人而言,还是有些遗憾的。

毕竟以他如今的情况,能获得的天力,自然是越多越好。

“既然你要杀我,何不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和帝莘又是什么关系?”

对方的实力远超过自己,面对对方势在必行的言辞,叶凌月仿佛也已经失去了抵抗的信心。

“我早已说过,我就是帝莘,只是和你认识的那个帝莘不同,我是三十三天的帝莘。而你心目中,独一无二的那个男人,不过是我的替身罢了。”

男人也认定了叶凌月根本无力与自己抗衡,索性也就开门见山说清了自己的身份。

三十三天的帝莘?

尽管早就猜测到对方的身份不简单,可叶凌月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是这样的一重身份。

“怎么,你不信?也难怪你无法相信,世上有很多事,是你等凡人无法解释的。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的联系,以及彼此之间的秘密,也是你们这样的凡人根本无法理解的。能在临死前,知道一些三十三天的秘密,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男人此行的收获不小。

封天令已经受其掌控,帝莘也已经在控制之中,光明仙皇已死,只要再杀了叶凌月,彻底掌控帝莘,他所有的担忧都可以圆满解决。

他睨了眼叶凌月,兴许是受到帝莘的影响的缘故,男人对于眼前的叶凌月,倒不算是很厌恶。

毕竟,没有男人会厌恶一个美女,更不用说,叶凌月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美女。

撇开身份和血统上的差距,男人也不排斥有这样一个容貌和计谋都很出众的宠妾。

奈何,对方是帝莘的逆鳞,只有拔掉这一片致命的逆鳞,帝莘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帝魔,晋升成天人之体。

“你说来说去,也没说清楚你和帝莘的关系。你和帝莘是兄弟?还是死敌?为何你们俩如此相似?你也是帝魔家族的人?”

叶凌月在男人身上,看到了太多和帝莘相似的地方。

他是异魔,又是天人。

这也让叶凌月一时之间,没法子猜透男人的真正身份。

只有弄清楚男人的身份,她才能想出解决对方的法子。

“看来,我说的还不够明白。简单的说,帝莘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没有我,就没有帝莘。他的存在,只是为了帮助我。如果一切无恙,他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我。可若是我有需要,他必须随时为我奉献生命。再简单的说,我要他死,他就必须得死。”

男人显然不想解释太多。

男人说话间,很是得意。

在神界高高在上的帝莘,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罢了。

“放屁。”

就在男人洋洋自得之时一记耳光,又快又狠甩了过来。

男人脸色大变,身法一快,避开了那一记耳光。

耳光虽是避开了,可叶凌月的掌风不弱,它擦脸而过,男人的脸上被刮出了一道血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