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冥棺消失后,没有留下半点线索。

光明仙皇也不知,冥棺到底是被损毁了,还是落入他人之手。

他让奚九夜调查,可连奚九夜也是没有找到半点线索。

没想到,冥棺居然是落在了叶凌月的手中。

既然冥棺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想来黑长老和黑扈一定也在叶凌月的手中。

光明仙皇意识到,自己早前只怕是低估了这位神界的女帝,她的手段层出不穷。

今日,绝不能让她逃走,否则一旦她实力增长,获得了封天令的认可,有朝一日,必成大患。

光明仙皇眼底,杀机大盛。

身下一快,也不理会那两口冥棺。

叶凌月尽管得到了冥棺,可她的那口冥棺,是不成熟的冥棺,而不死冥棺是已经成熟的冥棺,两者相斗,胜负结果早已知晓。

那口冥棺出现之后,就和光明仙皇不死冥棺缠斗了起来。

虽然外型上比死不死冥棺小了一号,可叶凌月驯化的那口冥棺,却犹如初生牛犊丝毫不怕不死冥棺。

它来势极其凶猛,上面的冥纹犹如箭矢般,齐齐射向了不死冥棺。

只听得一阵阵撞击声,光明仙皇眼看就要抓住叶凌月,却听得身后一阵异动。

他略一迟疑,回头看去。

这一看,却是让光明仙皇又是一惊。

他险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口小小的冥棺,正张开棺口,一口咬住了不死冥棺。

就如一头彪悍的小野豹,叶凌月的冥棺生生啃下了不死冥棺的一部分棺体。

光明仙皇心底卷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怎么可能?

他的不死冥棺,一口成熟的冥棺祭器,居然连一口不成熟的小冥棺也干不过!

光明仙皇的心底,有一万头草泥马疯狂奔跑而过。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他被一名小小的凡人女子忽悠的团团转,而他的冥棺,居然被一口不成熟的棺木给吞噬了?

不对!

这真的是吞噬?

只有成熟的冥棺才能吞噬其他祭器,难道说,那口小冥棺已经成熟了?

光明仙皇忽的意识到了什么。

一阵卡擦卡擦的声响,小冥棺将不死冥棺的棺体一口口咬下,就如眼前的不是冰冷冷的不死冥棺,而是可口的大餐。

小冥棺上的冥纹,也因为它的啃食,变得愈发闪亮。

冥纹从黑色,变成了金色,一条一条,显得异常的生动。

“那是?”

光明仙皇看清了棺体上的那些纹路,眼底的惊诧之色更甚。

那不是冥纹,棺体上的冥纹并非是普通的冥纹。

它们不断变化着,渐渐的化成了一个个图样。

那些图样,看着还有几分眼熟。

“卐……难道那些是佛文抄?”

光明仙皇喃喃自语着,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不死冥棺已经被彻底吞噬了。

冥纹的克星,正是佛宗的佛文抄。

可是佛文抄,只有佛宗的高僧佛陀才能绘制。

不,这一定是巧合!

光明仙皇脑海中,闪过了大量念头。

事实上,连叶凌月本人都不知道,小冥棺上的冥纹是什么时候发生变化。

在叶凌月获得了冥棺后不久,她试图用九洲鼎炼化冥棺。

可没想到,冥棺本身没啥变化,唯独冥棺上的那些冥纹发生了变化。

冥纹从最初的黑金色变成了金色,它们会不断变化,甚至有时候会化成“卐”字。

叶凌月也不知道,这一切的变化,到底是因为九洲鼎的变化,亦或者是因为她的本命之后成了混沌莲火的缘故。

身后的异变,叶凌月并不知情。

她连回头的功夫都没有。

尽管冥棺暂时拖住了光明仙皇,可叶凌月很清楚,光明仙皇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只要自己稍松一口气,就会被他拿下。

一旦再被拿下,她断无半点脱困的可能。

当然,她也可以躲入鸿蒙天。

可如此一来,找不到自己的光明仙皇必定会迁怒于神界。

为今,唯一能让她反败为胜的就是眼前的禁制。

师父紫设下了这一重禁制,所有人都以为,禁制之下就是封天令,可是叶凌月很清楚,那禁制之下,绝不只有封天令那么简单。

五步、三步……一步,眼看禁制就在眼前,叶凌月甚至能感到师父紫的那股熟悉的气息。

叶凌月眼眸一沉,手指已然就要碰触到禁制。

身后,一阵巨力袭来。

一只手,从天而降,朝着叶凌月的天灵盖落下。

只听得轰的一声,叶凌月的身影被那只巨掌击碎。

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模糊,尸块横飞,只有那一身火红色的嫁衣碎裂开,一片片,纷扬在空中。

光明仙皇收回了掌,眼前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身影。

“元神分身?”

光明仙皇那张威严无比的脸上,阴云密布。

他意识到,自己又被叶凌月骗了一次。

是什么时候?

那女人居然李代桃僵,用了元神来欺骗自己?

光明仙皇气极,他盯着自己的手,仿佛手上能生出一个叶凌月似的。

“光明仙皇,你可是在找我?”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却见了前方禁制内,一抹倩影亭亭而立。

那人语笑嫣然,一双美眸美不胜手,似笑非笑,睨着光明仙皇。

女子身上,一袭方士袍,可那张脸分明就是叶凌月。

“你……”

光明仙皇再一看那地上的嫁衣,再看看叶凌月,忽是明白了什么。

“从一开始,那就是个冒牌货?”

光明仙皇这才意识到,早前拜天地的那一位月华帝姬分明就是冒牌货。

而真正的月华帝姬,只怕早就已经到了天罚戈壁禁制之内了。

“光明仙皇你发现的有些迟了。不过,你说的的确是事实。”

禁制之内,一袭白袍的叶凌月笑了笑。

王巫一战后,叶凌月早就知道,光明仙皇不会放过她们。

她和帝莘的婚事昭告天下,光明仙皇和奚九夜之流绝不会善罢甘休。

加之早前辛霖的“所见”,让叶凌月愈发觉得今日的婚事不可能安然进行。

婚礼的前一刻,她就趁着喜婆不注意,放出了自己的元神。

至于她本尊,则是早一步到了天罚戈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