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帝莘,“他”又不是帝莘。

帝莘没有见过“他”,可对方却给了帝莘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很多年前,他就认识了来人。

可他,又的的确确没见过此人。

来人展齿一笑,带了几分玩味,打量着帝莘。

“久违了。”

没有箭弩拔张,也没有立刻出手,就像是闲话家常那样,来人竟是像老朋友那样,和帝莘打招呼。

“你到底是谁?”

帝莘不禁握紧了拳。

眼前的这一切,是帝莘从未遇到过的。

“我是谁?我叫做帝莘,你就是我。”

来人依旧是用一种稀疏平常的语气,笑着说道。

就好像,在回答帝莘用过膳了没有。

“你也叫作帝莘?”

帝莘拳头握得更紧了。

“不错,我知道你所有的事,从你从小到大经历的一切,到你重生,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

对方笑得很是无害,可是他看帝莘的眼神,却让帝莘不由警觉。

那是一种,猛兽看盘中餐的眼神,势在必得,充满了掠夺的意味。

这种眼神,从来只出现在帝莘对自己的敌人时,没想到,有遭一日,会出现在他人对自己上。

“可我并不认识你。”

帝莘压下了心头的不舒服之感。

对方虽然看他的眼神极其不正常,可帝莘有预感,对方不具备真正的威胁性。

越是诡异的情况下,他越是要保持冷静,否则,会影响他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不需要认识我,你只是我的完美替身罢了。你就是我,而我并非是你。”

对方依旧是笑着,语气平和。

“我不管你是谁,今日找我前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只告诉你,犯我者,死。”

帝莘语气冰冷,手间,指节已经泛起一片白色。

“死可不是个好字眼。某种意义上,你不会死,只要你做好你的本分,那就会永生,成为高高在上的存在。比起现在的你来,高贵无数倍。”

对方依旧是语气温和,丝毫不为帝莘的话所动。

可对高贵两字才刚出口,一道猛烈的剑意袭来。

只听得“嗤”的一声。

对方的身影,就在帝莘的面前,被撕成了无数条。

他的身影渐渐模糊,不曾看到半点血肉。

帝莘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就如他所料,眼前的这人,真正的本体根本不在靥思内。

“帝莘,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了。你,只能是属于我。谁要抢走你,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那人的声音,阴魂不散,直到很久以后才消失。

帝莘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方才,在他使出剑意的一瞬,他竟感到身体难以自控。

那人,竟是对他形成了一定的威慑。

那人,到底是谁?

哪怕是面对光明仙皇那样的仙皇级别存在时,帝莘也从未出现过这种感觉。

还有那人最后讲的那番话,也是意味不明。

“谁要是抢走你,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洗妇儿……帝莘心底一紧。

为何那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和洗妇儿的婚期将近,他们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没有一次,帝莘感到如此恐慌。

那种恐慌,是因为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而起。

眼前忽是一亮。

帝莘抬起头来。

天空,那一颗早前静挂着不动的祖星,在那男人消失后,炸开了。

祖星炸开的瞬间,亿万光芒闪烁。

星屑洒落,整个天空都只有星屑。

星屑纷纷扬扬落下,在天空中形成了一条玉带般的天河。

新的天河,出现了。

脚下一阵摇晃,帝莘意识到了什么…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迫使帝莘睁开了眼。

帝莘睁开眼,眼底的惊色如潮水般,渐渐褪去。

夜凉如水,可却比不上帝莘身上的冷汗。

靥思虽然消失了,可早前经历的一切,却让帝莘有些担忧。

“妖阳邪君,这一切,可都是你搞的鬼?”

帝莘沉吟片刻,反问着体内的妖阳邪君。

“小子,你少在那疑神疑鬼,本座可不会干这等偷鸡摸狗的事。你会进入靥思,证明你心有杂念,对你和那女娃娃的婚事摇摆不定,少把责任推到本座身上。”

妖阳邪君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帝莘的责问,不屑撇撇嘴。

“方才靥思中的一切,不是你所为?”

靥思太过真实,让帝莘有种感觉,靥思中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什么靥思不靥思,小子,你可别是魔怔了,方才你不是好好的在那打坐嘛。”

妖阳邪君嘀咕道。

妖阳邪君矢口否认。

这让帝莘更加奇怪。

自打妖阳邪君出现后,近乎是阴魂不散,只要帝莘出没的地方,哪怕是梦中,他都会如影随形,各种蛊惑帝莘。

可这一次,他也没有察觉。

很显然,那个同样叫做“帝莘”的男子,修为只怕还在妖阳邪君那老怪物之上。

屋外,夜色渐渐离去,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此时距离他和洗妇儿的婚日已经不足十二个时辰了。

靥思里,那个诡异的男子和他说的话,却萦绕在帝莘的脑海中。

“小子?你已经呆坐了半个时辰了。你不会是后悔娶那丫头了吧?”

妖阳邪君见帝莘一语不发,面色深沉,很是奇怪。

他和帝莘可谓是同生同灭的,还从未见过帝莘这般异常。

帝莘绝不会后悔娶叶凌月,他也并不惧怕那神秘男子。

可若是此事此人牵扯到洗妇儿,他就要谨慎了。

外头,天已经渐渐亮了。

帝莘心情烦躁,难以平静,索性就起身踱了出去。

“恭喜圣威帝君。”

一路走出去,遇到了不少神兵。

诸神山两位神帝大婚,在鬼王妃和啵啵的张罗下,诸神山各处都是张灯结彩。

神兵们也是满脸喜色,不断恭贺着帝莘。

可帝莘却是一言不发,顾自快步走过。

“神帝陛下这是怎么了?”

那些神兵们见状,都很是奇怪。

直到帝莘走到了诸神广场,耳根子才清净了一些。

他和洗妇儿的婚礼,明日就在诸神广场举办,到了这里时,帝莘的脚步下意识慢了几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