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光一闪,化成了一个囚牢,长孙雪缨根本无法摆脱。

百年时间,对于天人而言,尤其是长孙雪缨修炼者而言,不过弹指间。

可如今正值帝莘和叶凌月成婚之际,至上道君在这种时候,关了长孙雪缨紧闭,明面上是惩罚,实则上,却是断了长孙雪缨的念。

无垢天是道门惩罚门下弟子的地方,同时也是参悟之地。

至上道君此举也是用心良苦,他希望长孙雪缨在无垢天力能够有所领悟,突破五印之身。

“雪缨,百年之后,世事难料,若是你那是依旧喜欢那男人,他又有资格在三十三天立足,为师就成全你。在此之前,你需心平气和,再不可有邪念,否则一身修为必毁于一旦。”

至上道君的话,让长孙雪缨又是一愣。

师父言下之意,是赞同自己和帝莘……

可不等长孙雪缨问出口,她就消失了。

至上道君叹了一声,身影一逝,再出现时,却是身在一片山峰之间。

其中最高的一处山峰,那山峰很是古怪,看似是山峰,却又不是山峰。

它是一座断头山,山体和峰体断裂开,峰替悬浮在云海之上。

有一名青衣老道,孑然一人立在了峰上。

老道的道袍上,却有一个醒目的太极八卦图形。

夜风吹得其道袍猎猎作响,老者身姿挺拔,就如一棵山间翠柏。

老者只身站着,有种孑然立于天地之间一切都很是渺小之感。

此人,正是道门的掌门无极太君。

老道听得了背后的脚步声,却并未回头。

“太君,一切如您所料看,炽皇出手干预九十九地的事了。”

至上道君上前行礼。

原来长孙雪缨所做的一切,以及炽皇得符这一切,至上道君都是知情的,就连他去炽宫看病,都是得了无极太君的授意。

至上道君不知无极太君为何为如此安排。

至上道君见无极太君没发话,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可无极太君背后,就跟长了眼般。

“你可是想问,为何要把缩地符送给炽皇,又为何要关押雪缨?”

至上道君老脸一红。

“弟子愚钝,还请太君明示。”

长孙雪缨是至上道君的爱徒,她对帝莘情根深种,说来和无极太君有些关系。

长孙雪缨好好的,自不会前去九十九地。

她娘亲重病,原本只要无极太君出手,即可一救,可无极太君却指了另外一条路给长孙雪缨,让其前去九十九地寻找封天令,说封天令上可能有解救之法。

长孙雪缨为此才遇到了帝莘,才有了后面的纠缠。

此后炽皇前来求医,至上道君也是到了无极太君的授意,才去炽宫的。

长孙雪缨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无极太君的缘故。

“本君这么做,看似对雪缨不公平,可等到百年之后,她闭关而出,就会感谢本君。只要她能突破六印,本君会赐她一份福缘。”

无极太君拂了拂须,一脸的高深。

六印?

至上道君大惊,太君之意是说,长孙雪缨有机会突破六印?

可她如今明明还只是四印罢了,一百年内,突破两印,这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些,除非她有过人的机缘。

“太君之意,是打算撮合她和那个叫做帝莘的?那小子……”

至上道君犹豫着。

“你可是觉得,帝莘配不上雪缨?”

无极太君摇摇头,至上道君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护短自打,总是觉得自家的徒弟是世上最好的。

无极太君承认,长孙雪缨的实力和天赋非比寻常,曾几何时,在道门也是独一份的。

可这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道门在不久的将来,会迎来鼎盛繁荣的百年。

会有不逊色于长孙雪缨的奇才们出现,只是哪怕拥有了这等妖孽级别的奇才,也未必能的比得上佛宗的那一位。

若是消息无误,那一位已经返回佛宗。

只要佛宗有他坐镇,佛宗很快就会在天外天中独领风骚,这一点是无极太君不愿意看到的。

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无极太君才会考虑和炽皇合作。

毕竟帝莘背后,除了一个炽皇之外,还有……

“本君一直教导你,凡事不能只看眼前和表面。彼时非此时,等到祖星大成,新天河诞生,不少人的命运都会改变,相应的三十三天也会跟着发生变格。道门到底是崛起还是衰落,都和这一次的升天有关。”

无极太君意味深长道。

“太君,难道你已经窥破了天道?”

至上道君见无极天君一脸的深沉,又惊又诧。

“天道无边,又岂能那么容易窥破。炽皇的事,你无需再管,哪怕炽皇不出手,也会有其他势力出手,最多不会超过两日。道门能做的,该做的也都已经做了,余下的事,就要看造化了。”

无极太君说罢,不再多说。

至上道君见状,只能是退了下去。

“两日之后,那不就是帝莘和女神帝成婚的日子?难不成,那场婚事会生变?”

至上道君若有所思着,漫步在云海之间。

猛地,前方蹿出了个人影,让至上道君不由一愣。

“师兄,你怎么回来了?”

至上道君看清了来人,却是一个糟老道。

和至上道君一身整齐崭新的道袍不同,眼前的老道的道袍看上去不灰不白,还打了几个丑陋的补丁,头发胡须也是乱糟糟的。

这般人物,若非是出现在道门禁地,只怕任何人都会将其看成一个乞丐。

“怎么,我就不能回来了?”

糟老道咧开嘴,没啥好语气,睨了眼至上道君。

“师兄,你又沾人间的烟火了,那对你的修行不利。”

至上道君在糟老道身上闻到了一股油腻的肉味和酒气。

“我的修行怎么了?好歹我是七印,比你这个六印可强多了。”

糟老道翻了个白眼。

他最烦的就是什么修行之人,必须戒凡尘烟火,吃不能吃,睡不用睡,那和死人有什么两样?

至上这老东西,整日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教导的几个徒弟,也都和他一个德行,尤其是那长孙雪缨,尤其讨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