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命帝魔……末日妖阳,没想到,帝云裳这个废物,这次倒是给我送了一份大礼。”

夜云裳神情复杂,看着自己的肚子。

忽的,她红唇一勾,脸上漾开了一抹让人眼花缭乱的笑容来。

帝纣看得一愣,面上不禁红了红。

夜云裳的手,再度落在了肚子上。

“慢着,你不能伤害它,那是云裳小姐的骨肉,也是你的骨肉,伤了它,你也讨不得什么好处。”

帝纣还以为,夜云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加害她自己腹中的孩童。

“伤害它?我为何要害它,这可是个宝贝疙瘩。有了它之后,我就能一飞冲天,改变我辈的命运。”

哪知夜云裳笑了笑,手轻抚过自己的肚子,她的眼底,也多了几分爱惜之色,就好像,她腹中的是什么稀世珍宝,和早前她的态度判若两人。

“你在说什么,云裳小姐的孩子……”

帝纣半信半疑,不相信夜云裳会忽然改变主意。

“你亲眼看到了,它是五命帝魔,一出生就是五命帝魔,不仅如此,它天生有妖阳附体。九五至尊,无论它是男是女,它注定会是最强的帝魔。再过五百年,封天令就会现世,届时,它一定能够携着封天令飞升。我作为它的娘亲,也会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耀。”

即便是夜色,也难掩帝云裳脸上的红光。

“什么封天令,什么飞升,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杀它了?”

帝纣不知道夜云裳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看样子,夜云裳也奈何不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我不杀它,不过,这孩子未必能活得了。最强帝魔,那个女人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允许它活下去。我这次,被它吸走了不少帝魔之力,只怕要沉睡一阵子,没办法保护帝云裳那个蠢丫头。”

夜云裳沉吟道。

她的帝魔之力被腹中的胎儿吸收了七八成,原本已经昏睡的帝云裳应该很快就会苏醒。

相反,夜云裳会陷入昏睡之中,直到她恢复帝魔之力。

这段期间,帝云裳的安危难以保证。

“你说谁会陷害四小姐?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四小姐。”

帝纣不明白夜云裳的意思。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能阻拦得了帝景天或者是帝绮罗?”

夜云裳不耐烦道。

帝云裳那个蠢女人,还和帝其罗那女人姐妹相称,天知道,帝云裳落到了这个地步,全都是因为帝绮罗的缘故。

没有人知道,帝云裳这一次的事情,和帝绮罗脱不了关系。

不仅如此,帝绮罗也在这次事件中怀有了身孕。

“什么?你说三小姐肚子里的孩子……”

帝纣倒吸了一口冷气。

帝绮罗的确也有孕在身。

她和三姑爷成婚快一年了,这时候有了身孕,帝魔家族上下都很欢喜。

她还时常来找四小姐,是帝魔家族迄今为止,唯一不嫌弃云裳小姐的人。

“那么说来,三小姐知道云裳小姐肚子里的孩子……”

帝纣吞吐道。

“她不知道。我已经试过了,那女人的一部分记忆被人封印了,连我也没法子打开封印。不过,她很讨厌帝云裳,如果知道帝云裳的孩子是最强帝魔,一定会想法子杀了它。”

夜云裳早已看破了帝绮罗的伪善面孔。

“那还等什么,我立刻带着云裳小姐离开。”

帝纣忙说道。

“离开?你以为,你躲得过帝魔家族的追杀?更不用说,孩子的父亲,也不会放过你。这个孩子,注定命中不凡,不过,他一生坎坷,若是留在异域,必死无疑。”

夜云裳轻抚着肚子。

夜云裳喜欢强者,在发现自己的孩子,会是天地之间,罕见的至强者后,对于腹中的胎儿,她就已经改变了态度,从最初的嫌恶到了喜欢。

那是她的孩子,唯一的孩子,也是能够扭转她的命运的,唯一的希望。

“这些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越和夜云裳接触,帝纣就越觉得眼前的女人匪夷所思。

“因为我是天巫,我能预测人之命运。方才,那胎儿在吸收我的帝魔之力时,我看到了它的一部分命运。”

夜云裳神情复杂。

她看到了那孩子的一部分的命运,可那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天巫,夜云裳竟是天巫?

帝纣大惊。

从古至今,哪怕是在异域,天巫也是极其罕见的存在。

帝魔家族的死对头天魔廷的大长老,就是一位天巫。

“怎么你不信?我不仅能看到它的命运,我还看到了你的命运。”

夜云裳睨了帝纣一眼,红唇张张合合,说了一番话。

在帝纣听完那番话后,他看夜云裳的眼神变了。

“你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留下来,和帝云裳一起死。还有一条路,就是两个月之后,带着新生儿离开,这样五百多年后,你还有机会再见帝云裳。你不用现在就做决定,两月之后,你自会知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是帝纣最后一次和夜云裳见面。

那夜之后,夜云裳就再没有出现过。

第二天醒来,帝云裳依旧是帝云裳,她什么都不记得。

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直到两个月后,生下了帝莘。

帝莘一出生,就是五命帝魔。

而帝绮罗,也如夜云裳所说的那样,设计陷害了帝莘。

帝纣被废了五根帝魔命脉,被族长下令处死。

在帝莘被送走的最后关头,帝纣带走了帝纣。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和夜云裳的计划?”

奚九夜听帝纣说完了这一切后,这才明白了过来。

原来,他们所有人都错了。

那个疯疯癫癫却形如天真如孩童的帝云裳才是真正的帝云裳。

而那个冷酷无情的九命帝魔却是夜云裳。

一个人的身躯里,竟当真有两个灵魂。

这种事情,说出去,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可这一切,又都是真的。

“夜云裳的计划很顺利,我也按照她的意思,培养帝莘,只是在最后关头,事情又有了转机,我才会到了王巫。”

帝纣回忆起当年,也是满脸的怅然之意。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