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被杀!

这个念头,同时闪过。

帝莘和奚九夜两人,此时已经忘记了两人还在争斗。

“你可有法子?”

帝莘和奚九夜几乎是异口同声,说了出来。

由于仙皇禁制的缘故,万兽无疆图已经成了一个临时的禁制,两人都没法子突破。

两人都没有发话。

帝莘看了眼奚九夜,略一沉吟。

“我有一个法子,可以打开禁制,不过,需要我们联手。”

“怎么个联手法?”

奚九夜抬抬眼,对于帝莘的提议,还有些迟疑。

“你会九命焚天诀的功法,我也会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我们俩一起出手。”

若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帝莘也不会这么提议。

按照异魔之心内的妖阳邪君的说法,使用九命焚天诀,有可能的破除仙皇禁制。

帝莘不愿意贸然使用九命焚天诀,可他又不能坐视叶凌月落入危险的境地。

他必须抢在仙皇临世之前,带叶凌月离开王巫山。

一番考虑后,帝莘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也只有和奚九夜联手。

他和奚九夜各怀有一部分的九命焚天诀,只要联手,就是完整的九命焚天诀。

帝莘这般一说,异魔之心里的妖阳邪君险些没被气死。

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

连这种馊主意都想得出来。

“那个叫做奚九夜,不会答应吧?他可千万别答应,否则老夫的计划可就都泡汤了。”

妖阳邪君嘀咕着。

“九命焚天诀的真正心法在你手中?”

奚九夜微微一挑眉,很是吃惊。

“你知道心法是假的?”

帝莘也有些吃惊。

不过两人都是人中龙凤,虽有诧异,可很快,面色又恢复如常。

两人都知道,眼下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我可以与你合作,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奚九夜想了想,再看了看帝莘。

“不可能。”

帝莘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奚九夜的要求。

他要与奚九夜合作,但绝不接受奚九夜的任何威胁。

“帝莘,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我不愿意出手,夜凌会死。”

奚九夜冷哼了一声,眼角扫了扫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帝纣的天技已经蓄势完毕,虽是都会出手。

“你也说,夜凌会死。我要救的,却是我的洗妇儿。”

帝莘挑衅味十足,看了奚九夜一眼。

奚九夜脸色一僵,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自己最痛恨听到的就是“洗妇儿”三个字。

“帝莘,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当真以为,我舍不得夜凌死?横竖,她心中只有你,我又何必为了一个不爱我的女人,白费气力。”

奚九夜赌气道。

帝莘没有发话。

“你小子到底爱不爱她,难道说,一部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比夜凌的性命还要重要?”

见帝莘一直没有反应,奚九夜按捺不住,他真想让叶凌月看看帝莘的真面目。

“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我是不会交给你的。否则,媳妇儿绝对不会原谅我。她生,我生,她死,我死。”

帝莘也不再多说,一双凤目懒得再看奚九夜,凝视着不远处的叶凌月。

奚九夜的脸色更难看了。

奚九夜素来自命聪明,可没想到,遇到个帝莘,比他更加难缠。

这小子,宁死也不肯交出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可他偏偏又……

“我就不信,你真能见死不救。”

奚九夜也咬咬牙,他就不信,帝莘真能忍。

“小子,你不会真的坐看你女人被杀吧?杜莎魔舞可是极厉害的天技,她不死也得重伤。”

妖阳邪君见奚九夜不答应,很是欢喜,不停怂恿着帝莘。

“我女人,又岂会那么容易死。”

帝莘这会儿倒是不急不忙。

一双凤目,凝视着叶凌月。

反倒是奚九夜,有些焦躁不安。

他看看叶凌月,再看看帝莘,奈何帝莘从头到尾都未曾再开口相求。

难道这小子,真的不在乎夜凌的生死?

奚九夜嘀咕着。

杜莎魔舞,正如妖阳邪君所说的那样,是一门威力不俗的天技。

在帝纣掌握的所有的天技中,这门天技排的上前三。

它可以让中招者,瞬间就失去战斗力,轻则重伤,重则毙命。

帝纣已经认定了,叶凌月是造成帝莘不愿意前往三十三天的罪魁祸首,唯有铲除了叶凌月,帝莘才会按照计划,前往三十三天,获取他应得的荣光,夺回原本属于云裳小姐失去的一切。

这些,也是帝纣隐忍了五百年多年,唯一的目标。

五百多年的痴念,化为了强大的魂力,魂石外,已经被大量的黑蛇包围。

那些黑蛇,闪动着幽绿色的光,一双双蛇眼,逼视着叶凌月。

它们边吐着信子,边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那声响,汇聚在一起,犹如夺命的催魂曲。

“只要那丫头和杜莎魔蛇对上眼,就会石化,轻则魂魄受伤,重则魂飞魄散。小子,你还不出手,那丫头就死定了。”

妖阳邪君都快急死了。

可偏帝莘还是无动于衷。

“帝莘,你当真不管不顾夜凌的死活?”

奚九夜也沉不住气了,叶凌月本就魂飞魄散过,她无法再承受一次魂飞魄散。

“我答应你了,与你合作,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我不要了。”

奚九夜不得不妥协。

他已经承受过一次失去夜凌的痛苦,这一次,他无法再承受了。

帝莘抬抬眉,吐出了一句话来。

“太迟了。”

“你说什么太迟?”

奚九夜怒视着帝莘。

“我说太迟了。”

帝莘耸耸肩。

他倒是忘记了,他家的洗妇儿并非是一只病猫,而是一头母老虎。

“怎么会太迟,那天技明明还未……”

奚九夜话音才罗。

忽听得耳边女子刺耳的尖叫声。

他一愣,那声音……

“本座早就说过,杜莎魔蛇很是可怕,它们……”

妖阳邪君一声叹息,他早就警告过帝莘,杜莎魔技是非常可怕的天技。

一道光亮,从天而降。

就在几人的眼皮子底下,那成百上千头杜莎魔蛇,一下子化成了石块。

p.s.大芙的公众号出了“小吱哟”的萌图哦,还未关注的小伙伴们记得关注下微信公众号“ms芙子”,关注后,键入“小吱哟”就能看到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