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通天之路?

帝莘的眼神有些失神。

他的脑中,有什么东西极快一闪而过。

仿佛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帝莘,帝莘……”

那声音,听不出男女,或远或近,同时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帝莘,想要进入通天之路。

帝莘觉得自己的手脚,仿佛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下意识,就想往前走。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到王巫山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通天之路。

他只是来找寻帝纣的魂魄。

“帝莘,帝莘?”

就在帝莘控制不住脚,下意识就要进入通天之路时。

耳边,一个声音,打断了帝莘脑中的那个声音。

身前,多了个高大的身影。

夜北溟诧异着,看着帝莘。

“八荒神尊……”

帝莘回过神来,诧异着自己早前的反应。

夜北溟没有留意帝莘的异常。

通天之路已经打开,四大天兽也已经进入,夜北溟此行的目的眼看就要达到了。

小野猫已经离开一年多了。

这一年,对于身为神族的他而言,本该是眨眼即过。

可事实上,别说是一年,就是每一天,每一刻,对他都是煎熬的。

他相信凭着小野猫的才干,哪怕是在三十三天过得如鱼得水,可他依旧不放心,他必须前往三十三天。

“帝莘,从今往后,月儿就托付给你了。”

夜北溟收回了视线,凝视着帝莘。

身为叶凌月的父亲,夜北溟很骄傲,他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女儿。

他的女儿,甚至是他所有子女中最出色的。

她已经出色到,可以独立展翅高飞了。

可他依旧希望,有人能够替她遮风挡雨,与她比翼双飞。

帝莘,也是一个很出色的孩子。

也许,两人的前路上,还会有更大的风浪,可夜北溟相信,帝莘和叶凌月,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一定能够化解所有的困难。

“您是要?”

帝莘看了看通天之路。

“我要去找云笙,她在等我。”

夜北溟的眼底,闪动着柔光。

“可是洗妇儿她……”

帝莘想要告诉夜北溟,洗妇儿就在一旁。

父女俩这次一别,不知何年马月才能再相遇。

“这是我身为一个父亲,身为一个男人想要叮嘱你的。至于月儿……我只希望,她将来不要怨我才好。”

夜北溟叹了一声。

他和月儿之间,有太多的误会。

尤其是,他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给了帝莘。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夜北溟的眼神很是坚毅。

那眼神,帝莘却是懂得。

“我答应你,我会舍我性命,护她周全,她在,我在。”

君子一诺,重如泰山,得到了帝莘的承诺后,夜北溟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它朝,自有相逢时。”

夜北溟说罢,意味深长看了眼叶凌月藏身的地方。

他在九十九地能做的事,都已经完成了。

说着,夜北溟头也不回,朝着通天之路的入口处走去。

叶凌月在暗处,为了不惊动巫王,她没法子动用神念。

她只能看到爹爹和帝莘说了什么。

旋即,爹爹就朝着通天之路的路口走去。

她想要出声拦下夜北溟,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爹爹……他想要进入通天之路。

虽然心底难舍,可叶凌月很清楚,这条路,爹爹早晚是会走上去的。

娘亲离开这么久,爹爹表面上没什么,可心底,一定很是难受。

那种感觉,她懂。

换成了如果是帝莘离开了,她一定也会想尽一切法子,去找帝莘。

无论是三十三天,亦或者是其他。

当夜北溟回头看过来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父女俩的目光,却撞在了一起。

父亲的目光中,带着不舍和释怀。

心底一阵酸涩,可叶凌月的脸上,依旧漾开了一个笑容。

她知道,爹爹一定能够看见。

她想让爹爹,放心离开。

他留下的一切,她都会想法子去完成。

“夜北溟!”

被鬼兽们重重包围住的奚九夜,看到夜北溟也进入了通天之路。

他心底一阵狂怒。

怎么可以!

明明是他先发现通天之路的。

夜北溟怎么可以踏上通天之路。

能成为天人的,只有她。

“先祖,难道没有其他法子?”

奚九夜目睹不断用来的鬼兽和早已不听命令的帝纣,也知今日的局面,很难再扭转了。

“还能有什么法子,一切都太迟了。”

巫王的眼底,也是一阵绝望。

当四大天兽进入通天之路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完了。

他失职在前,一定要会面临惩罚,他如今的实力,也根本没法子承受住新一次的天罚。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法子。我们一起进入通天之路,横竖都是死,还不如直接回三十三天。”

巫王转念一想,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法子。

横竖都是死,不如索性一搏。

坠天之人贸然返回三十三天,是重罪。

可如今三十三天,正在旧天域坠天的重要时刻,这个时候,各天域的仙皇的注意力都在即将陨落的光明领上。

光明领内,会有无数的天民想方设法进入其他三十二个天域。

其他仙皇虽然会想方设法阻止这股“坠天”引发的难民潮,可实则上,难免也会有一些漏网之鱼。

这些漏网之鱼,时间一久,也就成了其他天域的新天民,拥有合法的身份。

只要他和奚九夜顺利通过通过通天之路进入光明领,再趁着这波难民潮,进入其他天域,他再利用巫术,获得一具新的肉身,就可以获得合法的天民身份。

毕竟奚族坠天已经很多年了,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奚族的存在了。

“先祖,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离开九十九地?”

奚九夜一听,面上有犹豫之色。

“怎么,你舍不得?你不是早就已经想要离开九十九地?”

巫王睨了眼奚九夜。

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这般优柔寡断。

“我并非是舍不得,要离开就离开,不过我要带走她。”

奚九夜迟疑了下,沉声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