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北溟本欲和巫王交手,哪知,还未等到他和巫王正面交锋,帝纣已经缠上了他。

帝纣一逼近,就是一个天技杀出。

夜北溟眼底戒备,他也是毫不退让。

却见其忽的扬掌,铁臂上,寸寸生出了一片片麟片来。

夜北溟本就已经很是强横的气息,竟是又狠狠涨了一大截。

夜北溟做战经验丰富,他也很清楚,帝纣的实力非同寻常,他决不能掉以轻心。

他一掌挥出。

只听得轰的一声,两股可怕的力量,撞击在一起。

夜北溟被逼退了数步。

魂石内,帝纣也是不由动容。

看上去,是帝纣占了上风,可帝纣偷袭在前,若是两人一起动手,到底是孰强孰弱,还是未知数。

这么说来,眼前这个姓夜的,其实力,竟还在四大天兽之上。

“九命焚天诀,你为何会九命焚天诀?”

帝纣发现了对方身上的实力后,也很是诧异。

“他修炼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奚九夜和帝莘已经对上,两人动手拆招,一瞬已经过了数招。

见魂石心生疑惑,奚九夜撤掌,避开了帝莘的一击,推开了数步。

天魔廷和帝魔家族分别拥有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和功法,奚九夜和夜北溟也分别用了计谋得了半部九命焚天诀。

但是论起修炼的时间来,夜北溟要更早一些。

看样子,他的修为也很不俗。

至少,比司徒父子俩强多了。

“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修炼九命焚天诀?”

帝纣怒道。

在他看来,九命焚天诀,只有帝莘才能修炼。

“若是他都不配修炼九命焚天诀,那当世,没有几人能够修炼。”

帝莘落到了夜北溟的身旁。

四大天兽见战况有变,心急如焚。

这两家伙,还和他们废话什么,再拖拉下去,天就要亮了。

“帝莘,你可知,九命焚天诀的由来?他可是……”

帝纣见帝纣一心向着夜北溟,气不打一处。

帝莘挡在了夜北溟的面前,袒护之意很明显。

当年,他为了阎九一家人与自己兵戎相见,帝纣还能理解,可眼前这男人又算是什么东西?

“九命焚天诀的来历,与我何关。可他的生死,却与我大有关系。他是我的岳父,是我家洗妇儿的爹爹,你想杀他,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帝莘斩钉截铁地说道。

哪怕夜北溟说他多管闲事,今日,他也不会退让。

自家洗妇儿就在一旁,可不能错过这次好好表现的机会。

能否结束五百年无敌黄金单身汉,就看这次了。

一旁奚九夜的脸色已经黑的跟锅底似的,他握紧拳头,骨节咯咯作响。

“媳妇儿?你!你什么时候有了妻氏?”

作为帝莘的养父,当知道帝莘有了伴侣的消息后,帝纣的反应并非是欢喜,反而是惊吓。

“我与洗妇儿,即将在月底成亲。来到王巫山,寻找你的魂魄,也是她的主意。她想邀请你当我们的主婚人之一。”

帝莘据实以告。

“主婚人?呵呵……帝莘,你不能娶她。”

帝纣所在的那块魂石里,早前已经消散的淤泥状的黑色魂力波动,再次出现了。

帝莘这才明白,那些黑色的力量波动,是根据帝纣的情绪而变化的。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不惜和云裳小姐分离,假死这么多年,还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你,可看看你,你到底回报了我什么?”

帝纣变得歇斯底里。

魂石里散发出的魂力,越来越可怕。

仿佛下一刻,魂石就会爆炸开。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强加于我的。你可曾问过我一句,亦或者是,你可曾问过帝云裳一句?”

帝莘冷笑道。

对于帝纣的死,帝莘的内心深处,是存了愧疚的。

可这为数不多的愧疚,在与帝纣重逢,得知真相后,崩分离析了。

“放肆!她是你娘,你岂可直呼其名!没有我们,你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帝纣被帝莘的无礼彻底激怒了。

当年的处境下,帝莘一出生就显露出不凡来。

帝绮罗那女人,在旁虎视眈眈,帝景天也对帝云裳母子俩很是敌视,就连帝莘的父亲……

万般无奈之下,帝纣只能带走了帝莘。

可没想到,帝莘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竟是全然没有看在眼里。

“忘恩负义,不正是你们想要我学会的?只有学会了绝情弃义,才能修炼成九命焚天诀?”

帝莘嗤了一声,眼底满是不屑之意。

魂石内,帝纣重重一震。

“只有成为最强帝魔,你才能活下去。你才能替你娘一雪前耻,夺回一切原本属于你们母子俩的一切。”

“一切?你们所谓的一切,是什么?帝魔家族?亦或者是杀了帝绮罗母子俩?”

帝莘极其讽刺地看着魂石。

“他们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根本无足畏惧,充其量,也只是你飞升之前的踏脚石罢了。”

提起昔日的那些主子们,帝纣没有半点尊敬之意,相反,满是讽刺的意味。

“飞升?”

帝莘和暗处的叶凌月,听到这里是,心底都是漏跳了几拍。

“早在五百年前,我和你娘亲就知道,你会成为封天令的令主,带着异域飞升。可那时候,我们却不能泄露这一点,因为以你娘和我当时的能力,没法子顾全你。而帝绮罗一直在暗处虎视眈眈,她从小就解毒云裳,生下了帝释伽后,还一直和你娘明争暗斗。你娘发现后,不动声色,与我商量后,决定将你送出帝魔家族。就连帝释伽的封天令的宿主身份,也是我们暗中定下的。”

帝纣洋洋自得着。

帝绮罗一直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自小就欺负帝云裳,哪里知道,事实恰好相反,这一切都是帝云裳的算计。

“异域会飞升,帝莘就是封天令的令主?这怎么可能?”

夜北溟和奚九夜十分诧异,明明叶凌月才是封天令的令主,为何帝莘也成了令主?

同一块封天令,怎么会出现两个令主?

祖星出现在神界和异域的接壤处,当初两人都以为是偶然,可如今看来,那并非是偶然,而是因为封天令的确有两名令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