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巫山,并非是人人都可以进入的。

只有天巫,和拥有祭器,才可以进入王巫。

对于妖界而言,王巫山更是从未涉足过。

帝纣的肉身,一直留在妖界。

他的魂魄,即便是陨落,也应该前往冥界才对,可为何他出现在了王巫。

帝莘可不以为,以巫王的实力,可以做到这一点。

若是巫王能做到这一点,也不会这么多年来,都没法子彻底驾帝纣的魂魄。

知道真相的,只有帝纣一人。

只是怎样才能让帝纣开口?

魂石在经历了一番情绪波动后,暂时陷入了平静中,可随着“帝云裳”的出现,情况再度生变。

“云裳……小姐……”

魂石口中,反反复复就只念叨着这几个字。

帝莘正欲开口,一旁的奚九夜用眼神制止了他。

帝莘模仿帝云裳,从外相貌看,没有半点差错,可一旦开口,那就露馅了。

此刻还不是帝莘暴露的时候。

“帝纣,你记得她。她就是帝魔家族的四小姐,也是帝莘的娘亲,也是这些年来,你心心念念记挂着的人。你可能不知道,封天令已经现世,祖星也而出现在神界,异域很快就要陷入水深火热中。帝四小姐身为帝魔家族的中一员,必定会受到牵连。你若是为了她好,就应该打开通天之路,让她前往是三十三天,避开这一场劫难。”

夜北溟循循善诱着。

他所说的一切,是事实,可又只是一半的事实。

“夜北溟,你休要在那胡言乱语。祖星分明就是……”

奚九夜气得不轻。

祖星是出现了没错,可祖星出现在神界和异域的接壤处,神界和异域谁才是即将飞升的新天域还是未知数,这种情况下,夜北溟在那信口雌黄,混淆魂石的视听,分明是图谋不轨。

可就在奚九夜准备否认帝莘的话时,就见魂石再度生变。

“通天之路,三十三天……云裳小姐。我……我是谁……我为何会在王巫?”

魂石自言自语着,它口中反反复复问着自己,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古怪。

“有些不对劲。”

夜北溟皱皱眉,看了眼帝莘。

“留意通天之路的入口。”

帝莘也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的身形微微移动,小心挡住了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他早就料到,帝云裳的出现,一定会刺激到帝纣,只是没想到,帝纣的反应会这么剧烈。

此时魂石里,帝纣的脑海中,也断断续续出现了各种画面。

“帝纣,我求你,你带莘儿走。”

“帝纣,我要你守在王巫,等待我重临九十九地,我一定会回来接她们母子俩。”

“帝纣,你竟敢勾搭帝云裳,今日起,你和帝云裳都不再是帝魔家族的人。”

“帝纣,你是我的好兄弟,有我在的一日,妖界就是你的家。从今往后,你就是妖族。”

一张张破碎的画面,渐渐拼凑在一起。

魂石内,那股消失的黑色魂力再度汹涌起来。

一个个不同的声音,让帝纣觉得自己的脑壳都要炸开了。

“我是帝纣,我是为了云裳小姐,才来到王巫的。我要等在这里,等待云裳小姐和帝莘……”

魂石自言自语着。

魂石真的是帝纣?

眼看帝纣渐渐恢复冷静,奚九夜和巫王都是一脸的郁闷。

帝莘和叶凌月却是心底大喜。

看样子,帝纣已经彻底恢复记忆了。

“你不是云裳小姐。”

可就在帝纣的记忆渐渐恢复时,魂石忽然又开了口。

无论帝莘扮得怎么写相似,可作为帝云裳的暗恋着,暗恋帝云裳达数百年之久。

帝纣对帝云裳的认识,绝非仅止步于外貌那么简单。

帝莘一怔。

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装扮,不仅仅被洗妇儿看破了,也被帝纣给看破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不是帝云裳?”

奚九夜再一看帝莘,眼底满是狐疑之色。

他并非没有怀疑过帝云裳的身份,只是对方身上的气息,的确和帝云裳一模一样,同样都是九命帝魔……

九命帝魔!

“你是帝莘!”

奚九夜回过神来。

在这世上,和帝云裳很是相似,又拥有同样强大的力量波动的,除了帝云裳之外,还有一个帝莘。

他怎么也没有把眼前的人,想成是帝莘。

“奚九夜,看来你还不算是太蠢。”

见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帝莘索性也就不再隐瞒。

只听得他背脊一动,浑身的骨骼,发出了哔哔啵啵的犹如爆豆般的响声。

原本身形纤细的“帝云裳”,不断变高变状,从“帝云裳”变成了帝莘。

“居然是你小子!”

四大天兽看到帝莘也是一脸的晦气。

就是这小子夺了它们的天力。

“九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巫王依旧是蒙在鼓里,他迄今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女人?

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子无论是男装还是女装,都是两相宜,连身为坠天之人的巫王,都险些被蒙骗过去了。

“先祖,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帝莘就是神界的四大神帝,也是他,害得我离开了神界,他和叶凌月是伴侣,也是他……”

“也是我抢走了你的女人?抢走了你的帝位?抢走了你的一切。奚九夜,你永远只会将责任推卸到他人身上。五百年前,你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拥有了一切,可你却亲手将那一切都毁去了。五百年后,你依旧不知悔改。不过,也多亏了你,我才找到了我要找的人。”

帝莘啧啧称叹。

帝莘口中的要找的人,自然就是帝纣。

看看帝纣,再看看魂石。

奚九夜眼底,寒光一闪。

他了冷哼了一声,笑道。

“帝纣,你若是真是帝纣,那眼前的这男人,就是你的仇人,是他亲手杀了你,让你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难道,你就不想报仇?”

奚九夜挑衅味十足,看向了魂石。

帝莘的脸色,微微一沉,暗处的叶凌月,也在心底将奚九夜骂了个底朝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