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打量着帝云裳,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究竟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又说不出话来。

“帝纣,你可还认得她?”

夜北溟指了指帝云裳。

帝云裳“神情复杂”,看着魂石。

看到帝云裳出现,魂石周身的力量波动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它的身上,发出了犹如鹅卵石一样莹润的光泽。

“帝……云裳。云裳……小姐……”

魂石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说不出的情愫。

眼前的女人,它仿佛有些影像。

在王巫山呆了五百年,已经将自己等同于一块石头的魂石,内心第一次出现了波澜。

那是属于人才有的情绪。

眼前的女人,无论是谁,她和自己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娘,你是怎么回事?是谁让你来的?”

奚九夜见一步蹿前,想要拉回帝云裳。

哪知帝云裳却是侧身一闪,对奚九夜一脸的讳莫如深。

“奚九夜,你还是越活越回去了,你娘若是听到了你喊他人娘,只怕会从棺材里爬出来。”

夜北溟挑挑眉,看奚九夜的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

奚九夜的娘亲,早在多年前,就已经离世。

帝云裳又怎么会是他娘,这小子,当真是夜北溟见过的,最没有品的神族败类了。

夜北溟忽然庆幸,好在当年奚九夜负了月儿,否则,真要让这种人当了自己的女婿,自己还真是要吐血不止了。

若非是亲耳听到,他还真不敢相信,奚九夜竟会卑鄙到如此地步。

看到帝云裳的举动,一旁的叶凌月,不禁嘴角抽了抽。

夜北溟还没吐血,叶凌月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那那是……难怪她看帝云裳,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同。

尽管认识帝云裳没有多久,可是叶凌月认识的小裳裳也好,还是九命帝魔帝云裳也罢,和眼前的“帝云裳”都有些不同。

最初,叶凌月还怀疑,这个“帝云裳”是小乌丫幻化而成的。

可细看之下,又觉得有些不对。

尤其是方才“帝云裳”避开奚九夜时,“她”的身法很快。

奚九夜在震惊之下,并没有意识到,可叶凌月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人绝不是小乌丫。

可她也不可能是帝云裳。

帝云裳对奚九夜有一种莫名的依赖,她一直将奚九夜当成了亲儿子,绝不会这般对待奚九夜。

眼前的女子,显然不是帝云裳,倒不是说容貌,而是说气质上。

帝云裳时而柔弱,时而刚强,可眼前的帝云裳,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

霸气……叶凌月忽的心头一跳。

她顿觉一阵头疼,终于知道,为何她等了那么久,帝莘和小乌丫都没有出现。

帝莘这个杀千刀的!

叶凌月强忍着杀出去的冲动。

也不知是心有灵犀,亦或者是其他,就在叶凌月暴走的同时,“帝云裳”极快地抬头,朝着叶凌月藏身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叶凌月就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什么帝云裳!

这个冒牌货,分明就是帝莘!

女扮男装的帝莘,叶凌月不禁扶额。

她的男人,居然有这种恶趣味。

对于女扮男装这档子事,叶凌月倒不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自家弟弟阿光恶作剧时,也喜欢扮作女装。

叶凌月还一直以为,夜凌光的女装扮相已经是她认识的男子中最像的了,可如今一看到帝莘的女装扮相,叶凌月才知道,什么叫做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帝莘和帝云裳是母子俩,两人相貌本就有七八分相似。

身形上,帝莘高大不少。

可帝莘还是鬼帝时,就已经精通易容和缩骨功。

他假扮成帝云裳后,就强行将自己的身形改变了,至于长发,他只是随意放了下来,换上了一件临时找来的女袍,没想到,居然和帝云裳如此神似。

原来,在小乌丫从叶凌月那得到消息,得知镇魔山壁下的那块魂石很可能就是帝纣本尊后,她就连忙找到了帝莘。

小乌丫本想带着帝莘,直接找到镇魔山壁,一探究竟。

可临行之前,夜北溟找上门来。

夜北溟监视了四大天兽好几日,他身上的天巫之力,早已耗费一空。

发现四大天兽的反常后,夜北溟就知道,今夜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他必须在大长老的天巫之力彻底失效之前,打开通天之路,这才不枉费他这一年来的努力。

夜北溟的意思是,和帝莘联手,这样两人的把握更大一些。

可帝莘仔细思忖了一番后,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决定让“帝云裳”出场。

只有帝云裳,才能真正触动帝纣。

若是魂石真是帝纣的魂魄化成,他被强行封印在魂石里那么久,不像是帝纣的作风,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帝纣这么做。

正如帝莘所料的那样,帝纣早已不记得过往。

包括他这个养子,也全然不记得了。

至于为何不让幻影凤凰小乌丫幻影成“帝云裳”,那也是因为帝莘考虑周全。

他以“帝云裳”的身份出现,奚九夜必定会阻拦。

小乌丫的修为和奚九夜相差甚多,帝莘绝不能让小乌丫陷入危险中。

权衡利弊一番后,帝莘才决定,由自己假扮成帝云裳,毕竟,帝云裳和他本就有几分相似。

这个决定是仓促间做出的,帝莘连和叶凌月商量的机会都没有。

他只能希望,自家洗妇儿能认出自己来。

可同时,帝莘又不想让叶凌月认出自己来,毕竟女扮男装这档子事,实在是……

凭着直觉,帝莘还是一眼找到了叶凌月藏身的方向。

两人四目相对,帝莘从自家洗妇儿眼中看到了惊讶和郁闷。

他轻咳了几声,看样子,自家洗妇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虽说有些颜面无光,不过看看魂石的反应,帝莘还是觉得自己今日做的牺牲是值得的。

从魂石开口的第一句话,帝莘就已经肯定,石头里的就是帝纣的魂魄。

只是,为何帝纣会变成这副模样?

还有一点,为何帝纣会出现在王巫山?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