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一离开,小鬼迟疑了下。

“老金,真的投靠了巫王?”

小鬼始终不愿意接受,和自己相处了多年的老金,真都会害自己。

虽然它也知道,老金在内的一干老鬼,都不喜欢自己。

只有老辛头一人,是真心疼爱自己的。

“有没有投靠巫王我不清楚,可他对你必定不怀好意。方才,他说话时,情绪波动很是强烈。”

到了王巫山后,叶凌月感到自己体内的天力更加活跃。

她的神念也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仅凭着老金刚才说话时的情绪波动,叶凌月就能断定,他心中有鬼。

“哎。”

小鬼叹了一声,蹲在角落里不吭声。

“如果老金真的勾结了巫王,这里只怕不安全了,我们必须早些离开。”

叶凌月看了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有几个鬼祟的鬼魂在一旁出没。

“帝莘和小乌丫还没回来。”

小吱哟着急道。

这都已经三更了,若是这时候中途转移位置,帝莘和小乌丫就和他们失散了。

“我们可以留下些暗号。”

叶凌月眉头越皱越紧。

老金的背叛,让叶凌月觉得有些不对头。

叶凌月当机立断,就要带小鬼等人离开。

可她才刚欲动身,就听到有声音传来。

“好久不见,凌月。”

男人的声音,自暗夜中传来,听上去有些清冷。

可就是这清冷的声音,落在了叶凌月的耳里,却犹如寒风凌冽,分外刺骨。

数百名老鬼和巫者,出现在四周,将叶凌月和小鬼等人,团团包围住。

与奚九夜一起来的,还有去而复返的老金。

就如叶凌月所言,老金果然是投靠了巫王。

“果然是你。”

对于奚九夜的突然出现,叶凌月虽有几分意外,可又觉得很是正常。

在她得知奚九夜出现在王巫山时,他就主动,两人不可避免会遇上。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下相遇。

老金正是奉了奚九夜的命令,来诱骗小鬼的。

若是小鬼乖乖上当,那自是最好。

可小鬼比想象的还要难缠许多。

一刻钟前,老金没有说动小鬼,无功而返,回去禀告奚九夜。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金,你说你能说服小鬼,这下子可算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吧。”

几名老鬼幸灾乐祸道。

老金当年当将军时,就喜吹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如此。

“本来小鬼已经被我说动了,要怪就都怪那女人。若非她在旁添油加醋,小鬼早就跟我离开了。”

老金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了叶凌月身上。

“女人?”

奚九夜挑挑眉。

“就是那伙闯山人中,有个女人叫什么凌月,她还口口声声,说要带小鬼离开王巫。”

老金翻了个白眼。

无知的女人,小鬼可是巫王要抓的人,她区区一介凡人,居然想挑战巫王的权威,简直是自寻死路。

“你说那女人叫什么?”

老金还未说完,忽觉得魂魄一震,脖颈被奚九夜死死扼住。

“我问你,那女人叫什么?”

奚九夜心头一阵狂跳。

“好像叫什么月……”

老金吓了个够呛。

眼前这年轻人刚到王巫山不久,身份不明,可巫王对他却很器重,捉拿小鬼的事,全权交给了他负责。

“当真是她,她到王巫来干什么?”

奚九夜一松手,老金忙躲到了一旁。

看样子,知道王巫山的秘密的人不仅仅只有山阴圣王。

“来人,前往古战场。”

奚九夜沉吟了片刻,当即下令,前去古战场。

他本想周密布局后,再想法子抓住那小鬼。

可若是叶凌月和那小鬼在一起,奚九夜就不得不改变策略了。

老金铩羽而归,很显然,叶凌月已经看破对方的阴谋。

奚九夜知道了叶凌月的存在,那很有可能,叶凌月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奚九夜很了解叶凌月,她为人处世,就如行军打仗一样,很是谨慎。

一旦发现了不对劲,必定会想法子避开。

若是再迟一刻,他想要再找到对方,只怕没那么容易。

对于叶凌月,奚九夜的态度一直很模糊不清。

一方面,对方数次挫败他的计划,让他沦落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他应该恨她才对。

可另一方面,他有多恨她,就有多爱她。

那种爱恨交织的情感,让奚九夜对叶凌月的感情更加复杂。

帝魔家族一别,他还真有不少话想要和叶凌月谈一谈,尤其是,得知她不久就要成婚后……他知道,他必须与她见上一面,将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讲清楚。

他要告诉她,他爱她。

古战场上,夜风萧瑟,奚九夜和叶凌月相持而立。

叶凌月一袭单薄的白衣,奚九夜一袭青衣,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叶凌月扫了扫四周,形势比她想象的还要糟一些。

也不知奚九夜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古战场的这些孤魂都成了他的爪牙。

他们包围了古战场,叶凌月、小吱哟、小鬼和韩言对相较之下,显得势单力薄。

不仅如此,奚九夜的身后,还跟随者大量的侍从。

看样子,他们都是巫者,身着巫袍,犹如一头头蛰伏在旁的蝙蝠。

叶凌月盘算着,她若是强行突破,会有多少胜算。

只是瞬念之间,叶凌月就已经想清楚了。

她没有半点胜算,既是如此,她索性就不挣扎了。

“我听说,你要成亲了。”

最先开口的,竟是奚九夜。

他们之间,沉不住气的,始终是他。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叶凌月倒是不意外,奚九夜知道了她的婚讯。

他如今已经投奔了山阴圣王,而山阴圣王,也是神界婚宴的座上嘉宾。

请柬是义父发出去的,至于具体的原因,也只有义父清楚。

叶凌月以为,义父是担心山阴圣王像上次登基大典时再不请自来,既是如此,还不如索性直接邀请。

所谓明抢易挡暗箭难防,说得就是山阴圣王那种人。

“夜凌!你一定要用这种口气与我说话?”

奚九夜忽的大怒,他的眼中,布满了红血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