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心底震颤。

换成了是其他人,若是敢如此唾骂奚族的祖先们,奚九夜必定与其大动干戈,不死不休。

可眼前这位长者,身份神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饶是奚九夜也不敢贸然动手。

“这位老先生,你与我的几位老祖宗,到底是什么关系?”

奚九夜按耐住怒气,小心询问道。

“什么关系?那几人,与我一样,都是陨天一代。若是他们是你的老祖,那我奚巫,也是你的老始祖之一。”

始祖奚巫年?

奚九夜又是一惊。

他的脑中迅速扫了一圈,奚族的族谱上,并没有这个名字。

“你一定在想,为何族谱上,从未出现过我的名字?只因我选择了和他们不同的路。”

奚巫仿佛看出了奚九夜心底的怀疑,冷笑了两声。

奚族是陨天一族,这个秘密,这万年来,被奚族死死隐瞒着。

而在这一刻,那段耻辱的被掩埋了的记忆,通过了奚巫的口,再一次呈现在奚九夜的眼前。

对于奚族的那几位始祖而言,那就是一段耻辱的过去。

从三十三天,陨落到九十九地。

奚族从天人成了凡人,这个耻辱,祖祖辈辈都烙在奚族的身上。

万年一次,天河陨落,一天域陨世。

风水轮流转,万年后的今天,陨落的乃是光明领,而在万年前,被天河无情抛弃的就是奚族所在的三千界。

就如古今的光明领一样,一夜之间,三千界失去了他们的天河。

三千界的仙皇奚天陨落,奚天的几位子嗣带着一干子民陨天。

陨天的过程中,大量的天民陨落,在抵达九十九地时,奚族只剩了十万不到的人口。

也正是这十万不到人口的安置之法,也引来了分歧。

以奚仲年等人为首的皇长子以为,既然已经陨天,就应该想办法在九十九地重新安居乐业,保住奚族子民的性命。

他们已经在陨天的过程中,被吓破了胆。

与之持不同意见的,乃是奚巫为首的一支人。

奚巫也是三千界中,屈指可数的巫者。

他不甘心自己所在的三千界就这么陨落,他一心想要重新返回三十三天,不愿意接受,奚族成了凡人的事实。

可也是奚巫的这个想法,被奚仲年等人一致攻击。

他们说,自古只有陨天,从未听说过,有陨天的天域再度重返三十三天。

如今的奚族只剩下了十万人,他们不愿意再让生灵涂炭,他们想要就此在九十九地扎根。

哪怕成不了天人,可若是能够在九十九地成为一方强者,也已经足够了。

两只力量产生了强烈的分歧,到了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

由于奚仲年是皇长子,他得到了更多的拥护,他掠夺了大量的资财,甚至不惜想要暗杀了奚巫。

奚巫不得已之下,只能一人躲入了王巫山。

而这一躲,就是万年。

这万年,王巫山封闭,奚巫也不知九十九地已经时过境迁,而当年与其斗得你死我活的奚仲年等人,也先后陨落,就连奚族,也从最初的老牌神界贵族,成了如今的被灭族。

奚九夜听罢,一时之间,竟不知真假。

“怎么,你不信?你以为你手中的巫扇是怎么来的?那不过是老夫炼出来的一把祭品,它使用了北极星辰之力炼制出来的,所以,才会对你的北极星辰之力,产生感应。”

奚巫冷笑道。

说来,这一切也是因果使然。

他当年炼化几件巫器,想要引诱一些“祭品”入山。

所有的祭品中,也只有眼前的这把巫扇是他动用了北极星辰之力。

北极星辰之力,曾经是三千界皇族的皇家天力。

哪怕是皇族子嗣中,也并非人人都拥有北极星辰之力。

三千界陨天,奚族陨世,可奚族皇族的血统中,还保留着一部分的星辰之力。

奚巫只是没想到,万年之后,还有奚族血脉中保留着星辰之力。

“你是说这把巫扇是你炼化的?你在王巫万年?难道你就是……”

奚九夜难以想象,万年时间,奚巫在王巫山内,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王巫山,巫王就是我奚巫。你和你的几名同伴,拿着我炼化的巫器入山,当时我就发现你们的存在了。”

奚巫将那把巫扇丢给了奚九夜。

他只是想要引诱一些活人血肉给那“怪物”吃,只是没想到,最终引来的人中,居然有奚族的后人。

不仅如此,这后人的体魄和智谋都很不俗,比起当年的奚仲年等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你就是王巫山的巫王?那扇子上的地图又是怎么回事?”

奚九夜知道了奚巫的身份之后,愈发怀疑王巫山的由来。

从奚巫的描述中可知,奚巫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不惜万年蛰伏在王巫山,绝不寻常。

“扇面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当年老夫绘制扇子,一方面是为了引诱人入王巫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老夫哪一天不在了,王巫山的秘密永藏于世。”

奚巫淡淡说道。

他在王巫,呆了太久了。

久到,他都要忘记自己的年岁了。

这一万年来,他日日夜夜都在等,等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获得重新升天的机会。

只可惜,他一直没有等到。

他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也许,有生之年,他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通天之路打开了。

“扇面上的镇魔山壁和通天之路,难道都是……”

奚九夜看了看巫王。

“通天之路,就是当初我们三千界陨天的路。所谓通天,就是通往三十三天的道路。无论是陨天还是通天,都可以从此通过。当年,这里也是我们奚族抵达九十九地的第一站。身为奚族的后裔,当年你虽然没有出生,不过对于这里,你应该不陌生才对,那是烙印在所有奚族人血脉上的一种耻辱感。”

奚巫说话间,奚九夜不禁再看了扇子一眼。

扇子上的那条通天之路,看上去不过手指粗细,可它竟承载了奚族曾经的荣耀和耻辱?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