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半路杀出来的叶凌月和帝莘,尸魔大惊失色。

他左顾右盼,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你们别乱来,这里是王巫山,是巫王的地盘,你们若是敢伤我分毫,巫王绝不会放过你们。是巫王让我抓小鬼的。”

尸魔已经认定了叶凌月和帝莘是小鬼请来的帮手。

他倒是小瞧了那小家伙,没想到,他居然认识这么厉害的高手。

“巫王为何要抓小鬼?”

老辛头紧张不已,护住了小鬼。

若是只是一个尸魔,他还有招架之力,可若是巫王要抓小鬼,他就没法子了。

叶凌月等人毕竟不是王巫山的人,她们能保护得了小鬼一时,却不可能保护得了小鬼一世。

叶凌月听到了王巫山竟有什么巫王,也是心头一动。

听上去,这个所谓的巫王应该是王巫山的老大,那么帝纣的魂魄的下落,想来巫王一定知情。

“巫王大人的心思,岂是我等可以揣摩的。你们也别得意,巫王大人的巫力无边,你们的一举一动,巫王必定看在眼底,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把小鬼交给我,免得巫王动怒,祸殃鱼池。”

尸魔悄悄看了眼山腰方向,眼珠子滴溜溜转着。

他看叶凌月和帝莘能够在王巫自由走动,想来两人一定也是巫者。

只要是巫者,都是巫王的属下,只要摆出巫王的名头,对方必定会退缩。

王巫山,最强的统治者就是巫王,尸魔不过是他的爪牙罢了。

“尸魔,你骗小孩呢,巫王根本不能下山。”

小鬼撇撇嘴,拆穿了尸魔的谎言。

王巫山的地头上,巫王的实力的确是毋庸置疑,可巫王从未到过古战场,就好像是古战场的孤魂们,从未到过山腰一样。

就算是尸魔,他这辈子上过山腰的次数,也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小鬼,你别胡说八道,巫王无处不在。”

尸魔见帝莘眼眸一深,他周围的剑气一声鸣,吓得腿脚发软,差点没魂飞魄散。

“尸魔,少在我们面前耍花样。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答错了,或是知情不报,我立马就让你魂飞魄散。”

帝莘字字句句,落在了尸魔的耳里。

话语间,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威力,让尸魔下意识狂点头不止。

“你可知道,一个叫做帝纣的魂魄?”

听小鬼说,尸魔在这五千年里,食魂魄无数,帝纣五百年多前被杀,若是幽冥鬼王的预测是准确的,他应该也在五百多年前,到了王巫山。

帝纣?

尸魔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茫然的模样,显然,他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尸魔涎着笑。

“这位大人,在下吞噬的魂魄,至少也有万余,哪能每一个名字都知道。”

尸魔残忍无比,有些魂魄,他一口就给吞掉了,哪里会给人自报家门的机会。

“万余?”

帝莘抬眸。

古战场的兵士,怎么也有百万,怎么到了尸魔这里,就知剩了万余。

帝莘和叶凌月亲眼所见,古战场如今苟延残喘的魂魄,充其量也不过万。

那余下的九十几万魂魄,又去了哪里。

帝莘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漏洞。

“哎哎,大人,你可不要误会,以为那些尸骸的魂魄都是在下吸食的。在下连仙根都没生出来,怎么可能吞噬百万魂魄那么多。”

尸魔吓得连忙摇头。

“若非是你,古战场的那些魂魄,难道会凭空消失了不成?”

小吱哟瞪圆了眼。

它可是看得很清楚,古战场存活下来的魂魄,不超过万余。

“说得不错,那些孤魂都是被你抓走的,我好几次看到你用魂链将那些魂魄成群成群的抓走。老辛头想要阻止都是有心无力。”

小鬼在旁帮腔道。

在它眼里,尸魔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代名词。

“那是巫王……我也只是奉了巫王之命。就如你们猜得那样,巫王大人由于某些不得已的原因,无法到古战场来寻找魂魄,我听从他的命令,抓一些魂魄去贡献给巫王,巫王则是传授我一些巫术,我也是因为这样,才成了尸魔。”

尸魔眼看瞒不住了,这才一一盘托而出。

“尸魔这话,老头子我倒是相信的。以他的修为,只怕也没法子消化那么多魂魄。”

老辛头在旁听罢,颔首称是。

尸魔当初在军队里时,修为也没比老辛头高出多少。

两军被困死在王巫山时,魂魄由于受天力的影响,在王巫一带阴魂不散。

百万孤魂,每日每夜都在哀嚎。

尸魔在一夜之间忽然成魔,吞噬魂魄,老辛头当时也觉得很是奇怪,如今想来,原来是因为有巫王介入的缘故。

只是为何,巫王会想要抓小鬼,这一点,连老辛头也是始料未及。

“看吧,连老辛头都那么说了。我若是真的吞噬了那么多魂魄,怎么可能还没前往通天之路……”

尸魔急着洗脱罪名,口中急不择言起来。

“通天之路?那又是什么?”

叶凌月一听,再问道。

“这……”

尸魔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他也是说多错多,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秘密给说出来了。

“通天之路就是前往三十三天的一条路。你们应该也知道,天人吧?”

尸魔再看看山腰,山腰方向,一片平静,看上去,巫王大人还在沉睡。

尸魔心里不安,只得知道多少说多少。

关于通天之路,他知道的也很有限。

所有的,都是几次进贡中,巫王大人心情不错,随口告诉他的。

王巫山竟有一条通往三十三天的道路?

这个消息,让叶凌月和帝莘不由心头一震。

尤其是叶凌月,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娘亲。

“你说那通天之路在什么地方?”

为了找回娘亲,她一心想要携封天令飞升,以求一家几口能够有再团聚的一天,没想到,在九十九地上,竟还有另外的法子?

见叶凌月神情激动,帝莘连声安抚,他也知道,医佛云笙的事,一直是叶凌月的心结。

“洗妇儿,你不要激动,我们再问问。”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