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但笑不语,她看看一旁的女鬼韩言。

“陛下,还请一边说话。”

韩言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冲着叶凌月做了请的手势。

叶凌月和韩言到了一旁。

“陛下,您真要信那小鬼的话?”

韩言对小鬼还有几分警惕心。

这小鬼,委实有些古怪。

涅槃轮回火烧不死它,而且还是鬼尸之子,韩言当鬼魂那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这么奇怪的鬼。

“除了它之外,我们也找不到其他鬼魂了。我们在王巫山逗留的时间不宜太久,已经浪费了一天两夜了。”

叶凌月对那小鬼,但是颇有几分好感。

小鬼来历神秘,叶凌月早有察觉。

不说其他,光是冲着它能逃开自己的神念,还能自我修复魂魄这两点看,就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叶凌月也看不透,小鬼到底是男是女。

可是即便如此,叶凌月对那小鬼,依旧没有敌意。

看得出,小鬼很想与他们在一起。

它一个小鬼,在王巫这种地方,生存应该也很不易。

若是它真能帮助他们找到小吱哟,叶凌月倒不介意,帮它一把。

“也罢,陛下聪慧,接人待物自有您的一套法子。属下不敢多言,只是对那小鬼,还是小心些的好,毕竟,连涅槃轮回火都烧不死它,它的来历,只怕不简单。”

韩言欲言又止。

涅槃轮回火都想烧死的鬼,要么十恶不赦,要么就是为世人所不容。

她倒也奇怪,小鬼到底是犯了什么大罪,会遭受如此处罚。

叶凌月和韩言在一旁商量之时,小鬼也偷偷打量着两人。

它看似沉着冷静,一副小大人的口吻,可实则很是敏感。

它出生后就无依无靠,在王巫这种地方,要活下来,就要学会察言观色。

它有心亲近叶凌月等人,可除了对方的名字之外,对他们又一无所知,它心底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只是在没有彻底相信叶凌月等人之前,它也不敢全盘托出。

好在,叶凌月和那女鬼商议了片刻之后,折了回来。

“小鬼,你方才说能找到尸魔,说说你的法子。”

见叶凌月已经相信自己,小鬼大喜。

“很简单,我很清楚尸魔出没的地方,只要在那溜达一圈,他一定会上当。届时,你们只要想法子抓住尸魔即可。你们的那只狐狸犬,一定还在尸魔的肚子里。”

小鬼胸有成足道。

“既是如此,那就拜托你了。”

叶凌月和帝莘看看天色,天已经亮了。

而此时,他们还处在王巫山的山脚下。

晨曦洒在了王巫山上,但由于山腰以上满是迷雾的缘故,阳光并没有照到山脚一带。

山依旧是灰蒙蒙一片,只是夜色也已经渐渐褪去。

晨曦下,小鬼的形态依旧是一片模糊,看不清形态。

“对了小鬼,我还有一事,想要和你打听打听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鬼魂,那个鬼魂大概是五百多年前来到王巫的,他叫做帝纣,你可听说过这个名字?”

叶凌月想到了小鬼的古灵精怪,忽然心头一动,询道。

“五百多年前的鬼?你说的是外来的鬼?可是这些年,除了我之外,王巫没有再出现新的鬼啊?”

小鬼摇摇头。

它在王巫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它记得很清楚,它出生那年,老鬼们都说,它是这五千多年来,唯一的新生鬼。

它们这,管外来鬼就叫做新生鬼。

叶凌月和帝莘听罢,都不禁面有异色,尤其是帝莘,他眼眸微沉了沉。

小鬼显然不会骗他们,可幽冥鬼王用天巫之力预测,却明明说了,帝纣的魂魄就在王巫山内。

“不过,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你们若是真要找人,我可以帮你们问问老辛头,他活了五千多年,是这里最老的老鬼之一,除了山上那一片,这一带应该没有什么事瞒得了它。”

小鬼笃定道。

他是老辛头接生出来的,算起来,那老鬼还是它的养父呢。

“天快亮了,尸魔一夜没有动静,这会儿一定会外出觅食,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他经常晃悠的地盘转转。”

小鬼看看天色,催促道。

尸魔和一般的鬼魂不同。

一般的鬼魂,喜欢在黑夜行动,它们那时的鬼力最强,一到白天,鬼力减弱,反倒实力不显。

尸魔喜食鬼魂,反倒喜欢在白天行动,抓那些鬼力减弱的鬼魂们。

“你不怕光?”

叶凌月见小鬼那团影子,走在了晨曦下,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还有些担心。

“我不怕光,我和那些老鬼不同,白天黑夜,我都没什么影响,不过……我也没有什么鬼力,都六岁了,连一块石头都搬不动。”

小鬼故作轻松道。

对于鬼而言,最重要的就是鬼力。

王巫的这些鬼,是当年的军队游魂,虽然被困死在王巫山,可由于王巫山有天力笼罩,他们或多或少也能吸收一些,所以他们的鬼力比起正常的鬼魂会强很多。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在夜间出没。

独独没有什么鬼力的小鬼,昼夜无恙,只是无法修炼鬼力。

“没法子修炼鬼力?”

叶凌月微微一诧,她方才只是给小鬼修复了魂魄,倒是忘记了查看小鬼的身体状况。

或许等到救出小吱哟后,她可以用鼎息给小鬼检查检查,看看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嘘——”

就在叶凌月好奇之时,小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叶凌月等人小心谨慎些。

他们眼下已经处在古战场的西南区域,这一带,是一片低洼地,原本应该是一片古战场营地,四周可见被丢弃的营帐和一些生锈的兵器。

“我们几人要分开行事,免得被尸魔发现,那厮很是狡猾。”

小鬼颇有几分大将之风,它嫌叶凌月几人在一起,目标太明显。

“我得和洗妇儿在一起。”

帝莘一句话,就把小鬼的话给堵死了。

“秀恩爱遭雷劈。”

小鬼嘀咕了一声。

帝莘挑挑眉,扫了小鬼一眼,它立马躲到了叶凌月的身旁,虽说和叶凌月等人认识才一会儿,可小鬼一眼就看出了,叶凌月才是老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