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的情况下,叶凌月只得再度召出了韩言。

韩言看到轮回之门时,眼带崇敬之意。

“陛下,只怕是古战场的孤魂不敢靠近这轮回之门。他们是战时的魂魄,一身罪孽,只怕一靠近轮回之门,就难挡罪孽之身,灰飞烟灭,所以才没有魂魄出现。”

韩言想了想,大胆做出了一个推测。

轮回之门和生死轮回盘一样,在鬼魂中几乎是鬼尽皆知的存在。

按理说古战场的那些魂魄被困王巫山多年,应该很乐意靠近轮回之门轮回才对,可周围一个孤魂都没有,韩言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更何况,叶凌月召出的这一扇轮回之门,带着很强烈的佛经梵文,威力只怕比一般的轮回之门还要强一些,那些魂魄,只怕远远都已经感觉到了,却不敢靠近。

古战场的魂魄大多是古时的战士,他们征战沙场,难免会染上一身罪孽。

轮回之门携带有大小品般若经的经文,那些魂魄根本不敢靠近。

“那我们该怎么办?”

叶凌月一听,也很是为难。

她倒是忽略了这一点。

“为今之计,只能是静观其变,希望能有一两个孤魂,敢以身涉险。”

韩言也没有法子。

韩言也试着和这一带的孤魂沟通。

可是这些被尸魔猎杀后逃生的孤魂,都很是警惕,也不愿意贸然和来自王巫山之外的女鬼韩言多做交流。

它们隐匿在四周,却不愿意现身。

“等到天亮,若是再没有孤魂出现,我们只能再想其他法子。”

叶凌月支撑轮回之门,也的确有些乏力。

她看看黎明即将结束,天边也隐隐现出鱼白,咬咬牙,决定再坚持一时半刻。

那一座轮回之门,孤零零屹立在古战场上。

远方,一片尸骸间,有几个探头探脑的魂魄,正遥遥看着那座轮回之门。

这些魂魄,就是古战场上残留下来的孤魂。

它们如韩言所说的那样,警惕心很高,不相信任何外来的人和鬼魂。

叶凌月等人进山时,这里的鬼魂们立刻做了鸟兽散。

它们不愿意冒犯了这些进山的人,只因它们知道,进山的人,大多只有两个下场,要么通过那条路,成了高高在上的天人。

要么就是离开王巫后,不久于世,无论是哪一种人,在王巫逗留的时间都不会太长,不像是它们,就这般被永远困死在这里,生不成人,死不轮回。

咕咚——

也不知是谁,狠狠吞咽了一声口水。

“那就是传说中的轮回之门了吧,只要通过它,就能重新轮回,再也不用当孤魂野鬼了。”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突兀地问道。

“小鬼,你不要命了不成,那是轮回之门,你看到门上的梵文没有,那一定是某位佛宗大能故意召出的轮回之门,想要用它,引出我们。要是一靠近,我们一身罪孽,一定会灰飞烟灭。”

一名经验老道的老鬼呲牙咧嘴,冲着身旁那小小的一团魂魄骂道。

真是个没见识的小鬼,它才来王巫多久,居然就想闯轮回之门。

若是女鬼韩言见了,或者是那尸魔见了,必定会很是吃惊。

古战场内,怎么会有这么小年龄的鬼魂?

“我又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何会灰飞烟灭?我不想一辈子留在这里当孤魂野鬼。”

那小鬼虽然年纪小,可胆识气魄却不小。

它和那些老鬼们不同,它虽然出生在王巫,却从不觉得自己要一辈子被困在王巫。

它要离开这里。

“小鬼,你连自己的身份来历都不知道,又怎么保证,自己没有身怀罪孽。只要你活着时,沾染过一点点罪孽,那轮回之门,都会让你魂飞魄散,那可不是好玩的。闯那轮回之门,还不如去闯巫王把守的通天……”

老鬼还未说完,旁边的几名鬼混就忙示意他噤声。

“你想死不成,若是让巫王知道,我们这些下等贱魂还觊觎通天之路,一定会把我们用了火雷活活霹死。”

其他鬼魂七嘴八舌道。

在这片王巫山内,鬼魂们最怕的并非是游走在迷雾中的散养的上古兽族,他们怕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就是四处吞噬魂魄的尸魔,还有就是高高在上的巫王。

这两人,隔三岔五,就会寻找新鲜的魂魄。

古战场上,原本有百万魂魄,可如今活下来的不过万余。

它们的处境可想而知。

这万余孤魂为了保命,也学聪明了,它们联合在一起,哪里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遁逃。

这些年来,它们就是这样在尸魔和巫王的阴影下存活下来的。

眼前这小鬼,和它们有些不同。

它是个鬼子,确切地说,它的母亲是一具已经死去了数千年的母尸。

就在六年前的某一天,那母尸的腹部忽然发出了一阵哭声。

小鬼就是那时,被孤魂们找到的。

它出生时,就没有具体的形态,形如一团迷雾。

它也不知自己的身世,是靠着万鬼的掩护,才在古战场活下来的。

它也没有什么名字,孤魂们都称呼它小鬼。

“小鬼,你听话,别想着那座轮回之门,这些人在这里逗留不了几天,等到他们离开了,我们就安全了。”

孤魂们劝着小鬼。

“怎么可能安全,尸魔一直在想法子猎杀我们。”

小鬼嘟囔着。

它讨厌古战场,讨厌王巫山,这里永远笼罩着死亡的气息。

它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离开王巫的两条路,它都行不通。

眼前这座轮回之门,似乎是它最后的希望。

“这小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天就快亮了,我们要匿身了。”

老鬼们好说歹说,小鬼充耳不闻。

老鬼们无奈,只得丢下它,自己们逃命去了。

“天就快亮了。洗妇儿,我们再想其他法子。”

帝莘看看天色以及一片死寂的旷野,示意叶凌月收回轮回之门。

叶凌月也有些无奈,看样子,也只有另想它法了。

她收回了神识和天力,轮回之门也在慢慢消失。

可就在这时,有一团模糊的影子,猛地从一旁蹿了出来,冲向了轮回之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