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这么一拦路,幽冥鬼王想要逃也来不及了。

“你爷爷知道帝莘养父的下落?那样就好,我让他快些找出对方的下落,也好早日替你们举办婚事。”

鬼王妃这才明白了过来。

“别!小心肝,这事非比寻常,不能胡乱答应了。本王可不知道,什么帝纣的下落。”

鬼王脸色大变,头和手一起摇,恨不得立马把自己变成一个拨浪鼓。

“爷爷,你就别在深藏不露了,我已经听说了,你是天巫。”

叶凌月努努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幽冥鬼王还死不承认。

她这个便宜爷爷,未免也太不厚道了。

“谁说本王是天巫,是不是幽不名那老货说的?我就知道,那老货羡慕我,想要坑我,门都没有!”

幽冥鬼王气得翻了好几个白眼。

他瞅准了去路,就想遁逃。

真是遇人不淑啊,还以为自己逃到了神界,异域的事,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哪知道相安无事了快万年,幽不名还暴露了他的身份。

叶凌月和帝莘互递了一个眼神,原来大长老的本命叫做幽不名。

鬼王和大长老果然关系匪浅。

叶凌月松了口气。

血迟虽然传了话过来,可是说得不清不楚,既然幽冥鬼王自己先暴露了,又有鬼王妃在,那一切都好办了。

叶凌月家族有个通病,那就是只要是男人,都爱老婆到了“惧内”的地步。

夜北溟是如此,自家的这位便宜爷爷也是如此。

果然,听幽冥鬼王开口就否认,而且还想逃,鬼王妃的脸色变了变。

“幽不冥,你给我站住!”

鬼王妃一发话,幽冥鬼王缩了缩脖子,只得乖乖把抬起的脚,又缩了回来。

敢情幽冥鬼王过去的名字叫做幽不冥。

“小心肝,你听我解释,虽然名字只差一个字,可我真不认识什么幽不名。”

幽冥鬼王涎笑着,挪到了鬼王妃的身旁,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叶凌月禁不住翻了个鄙视的白眼。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幽不冥,我今日就把话搁这里了。要么你把帝纣的魂魄找回来,要么你以后自己过。不许追上来!”

说罢,鬼王妃跺了跺脚,也不理会幽冥鬼王的鬼哭狼嚎,一甩衣袖,走了。

叶凌月见了,吐了吐舌头。

说起来,幽冥鬼王这一次,还真是被她坑惨了。

只是为了帝莘,她只能实力坑便宜爷爷一次了。

大不了,日后她再想法子弥补幽冥鬼王。

眼看鬼王妃没了影,幽冥鬼王又不敢追上去,急得他又是挠头又是叹气。

“鬼王,冒犯了。”

帝莘见状,上前行了一礼。

幽冥鬼王的心情,他很明白,只是这一次,就算是多有得罪,他也必须想法子找到帝纣。

只有找到帝纣,帝莘才能肯定,他是否真的学习过九命焚天诀的心法,还有,他爹爹又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俩小辈,气死本王了。”

幽冥鬼王气得干瞪眼。

叶凌月是他的便宜孙女,万千宠爱于一身,他又不能真教训她。

至于帝莘,爱屋及乌,他也动不得。

“爷爷,你就可怜可怜帝莘,帮他找到帝纣前辈的魂魄吧?”

叶凌月厚着脸皮求道。

“月儿,并非是爷爷不帮你,而是你们既然知道天巫是怎么回事,想来也清楚,只要四天巫,预测天下大势,就必定会遭受天罚。幽不名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下场,你们应该也看到了。难不成,你们也想看到我步他的后尘?”

幽冥鬼王头疼不已。

“天罚?”

叶凌月和帝莘看鬼王的模样,难道说,大长老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

可是数日前,大长老看上去还好好的。

“你们不知道?也对,事情是你们离开天魔廷后发生的。幽不名那老家伙,这会儿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和大长老自小就互看不顺眼,可对方终归是自己的师弟,是师父陨落后,自己在这世上认识最久的人,看到他最终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即便是幽冥鬼王,也不免要一阵唏嘘。

“大长老到底是怎么回事?”

幽冥鬼王知道她和帝莘在天魔廷发生的事,必定是动用了天巫的预测之力。

难道那时,他就不怕遭受天罚?

“幽不名那老鬼,明知动用天巫之力会遭受天罚,还一直不停使用天巫之力。他受天巫之力反噬,又被四大天兽围攻已经命不久矣。”

幽冥鬼王没好气道。

这老小子死就死吧,还拖累自己,若是知道那小子这么麻烦,自己当初就应该弄死他。

叶凌月和帝莘听罢,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大长老的情况当真如此糟糕?

他们离开天魔廷时,大长老充其量看上去也只是年老体迈了些,哪里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更不用说,遭受天罚的痕迹。

“天罚,当真如此厉害,连爷爷您都惧怕?”

叶凌月自小就听说过,不少关于幽冥鬼王的事迹。

幽冥鬼王可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存在,无论是在冥界还是在三界,哪怕是四大神帝全盛时期,幽冥鬼王都未曾惧怕过。

如此的幽冥鬼王,居然也有怕的东西?

幽冥鬼王被叶凌月一语问住了。

他咳了几声,俊脸上满是不甘愿,说道。

“谁说我怕天罚,我只是不想像幽无名那样,又老又丑,又孤苦伶仃,万年孤独。你们看到的幽无名,是不是又老又丑,一副惹人嫌的模样,哪里像是本王这样玉树临风,人见人爱。”

幽冥鬼王说罢,满脸的傲娇样。

叶凌月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不得不说,虽说和大长老是师兄弟,不过幽冥鬼王和大长老之间,的确不像是同辈,更不用说,幽冥鬼王还是师兄。

幽冥鬼王光轮外表和帝莘之流差不多。

不过神族妖族修为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不显年龄了,叶凌月早点也没有太在意。

加之鬼王相貌堂堂,本就是个美男子。

“爷爷玉树临风,世间少有。”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个道理,叶凌月还是懂得的,忙说起了好话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