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啵见一脸铁青的冥日,吓得大气不敢出。

她死命冲着叶凌月眨眼,想要让对方帮自己说好话。

叶凌月心领神会,轻咳了两声。

“义父,义母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太担心我的安危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绕过义母这一次了。”

“就是就是,我只是想想去找找小月月。我和你说了辣么多次,你压根就不理会我。再说了,我都是五百多多岁的大人了,出个山怎么了?小月月连异域都能去,我却连诸神山都不能出。这像话吧。”

啵啵噘嘴,原本她只是想博取下同情,哪知到了后来越说越觉得自己可怜。

“就在昨夜,神界多处,发生了流星爆,不少修炼者和神民都被砸伤。”

见啵啵还有脸恶人先告状,冥日的俊脸上,笼罩着冰霜之色。

若是平时,啵啵离“山”出走,冥日也就忍了。

可最近,神界也好,异域也罢,各种意外频发,这种境况下,啵啵离开冥日的保护范围,冥日的担忧可想而知。

只是冥日性冷清,他将自己所有的惯坏,都表现成了愈发严重的“面瘫”,吓得啵啵死活不肯走到他面前。

所谓流星爆,就是星象异样,有大量的星辰化为陨石,从天砸落。

那些陨石,大多去势惊人,而且携带着五行属性,毫无运行规律可言,一旦从天际砸落,会造成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损失。

正常的年份里,流星爆出现的几率是很低的。

可今年和往年有所不停。

流星爆出现的时间,如此凑巧,刚好和神界和异域交界处的天罚戈壁上的那颗“祖星”的时间差不多。

叶凌月和帝莘听说后第一反应,都是只怕这件事和那颗星辰出现大有关系。

冥日还在为这件事头疼,他甚至还亲自去了诸神山附近一个发生流星爆的村落查看过。

那些陨石是天然形成的陨石,并不相识人为的。

可若流星爆真是自然现象,那又为何会在同一时刻,同时多地出现。

冥日担忧的是,有人在幕后掌控。

可对方到底是何人,到底是异域和九十九地的其他势力,那就不好说了。

“义父,关于流星爆,我想我和帝莘兴许知道一些。”

叶凌月迟疑了下,还是决定将自己和帝莘在天罚戈壁正中处看到祖星的事,告诉冥日。

叶凌月事后回想起来,当祖星出现之初,也并不是很亮。

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祖星越来越亮,就好像,吸收了大量气体的力量那般。

“你们知道?那就好,快速速与窝回山。我已经请了幽冥鬼王一起帮忙调查这件事。另外,我最近才知道,幽冥鬼王和天魔廷的大长老居然是师兄弟。”

听冥日这么一说,叶凌月和帝莘吃惊之余,同时又明白了过来。

难怪血迟会说,要知帝纣下落,要找幽冥鬼王。

大长老的天巫之力很是厉害,幽冥鬼王身为大长老的师兄,那天巫之力,只怕会更厉害。

看样子,她和帝莘这次算是找对人了。

叶凌月和帝莘找到幽冥鬼王时,鬼王正陪着鬼王妃在风谷里赏琼花。

这风谷坐落在诸神山的山谷之内,是昔日风谷神帝的属地。

由于风谷地势呈盆地状,很适宜栽种各种灵植神草,每个使节,都会盛开一两种珍贵的花卉。

风谷神帝虽不是个好神帝,却是个喜欢附庸风雅的,他平日最喜带着一干妃嫔在风谷里赏花。

听到脚步声时,鬼王正摘下一朵开的正好的琼花,别在鬼王妃的发稍上。

“本王不是早就说过,没事别来打扰……”

一见有人打扰自己赏花,鬼王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奶奶,爷爷。”

听到一声悦耳的女声,鬼王和鬼王妃都是兀自一愣。

“是月儿!”

鬼王妃那张动人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喜之色。

自从夜北溟一家出事后,鬼王妃就一直闷闷不乐。

她和夜北溟的母子缘虽不算是深厚,可那孩子是她唯一的骨血,尤其是夜北溟的几个子女,年幼时,还在鬼王妃膝下带过一阵子,鬼王妃对其很是宠爱。

她答应鬼王来诸神山,也是想看看唯一的孙女儿叶凌月,哪知道来了后,却知道孙女儿涉险去了异域。

虽说鬼王扬言,叶凌月不会有事,鬼王妃依旧是担心不止。

今日一看到叶凌月,她顿时喜上眉梢,推开了鬼王,迈着碎步就朝着叶凌月走去。

“小心肝,你走慢些,你的身子弱。”

看着大刺刺的鬼王,一看到娇妻的模样,也不顾平日形象,急忙追了上去。

“月儿。快让奶奶看看,你这阵子可还好。”

鬼王妃被喊得面红耳赤,嗔怒着,白了鬼王一眼。

她也不理会鬼王,拉着叶凌月的手,上下打量起来。

见叶凌月虽说瘦了一些,可精神气还颇为不错,鬼王妃才松了口气。

“鬼王,王妃。”

帝莘紧随其后,恭敬行了一礼。

“你小子……”

鬼王看到帝莘,眼眸微微一顿,眼底有惊诧之色,同时又多了几分了然。

叶凌月和鬼王妃聊了片刻之后,再看看鬼王,一脸的欲言又止。

看到叶凌月那副模样,鬼王一副蛋疼的模样。

不等她开口,鬼王就连连摆手。

“乖孙女儿,你别用那种眼神看你爷爷。你爷爷我啥都不知道。”

他那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引得叶凌月哭笑不得。

可叶凌月也知,鬼王的性子捉摸不定,他不肯承认的事,哪怕是软磨硬泡,怕也是不管用。

她眼珠子转了转,看看一旁的鬼王妃。

所谓一物降一物,对付鬼王,还是得用上鬼王妃啊。

“奶奶,我有一事相求。”

叶凌月也不理会鬼王,眼眶微微发红,声音里带着几分乞求的意味。

鬼王一听,急得直挠头,却不敢打断鬼王妃和叶凌月的话。

“月儿,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对着奶奶,你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鬼王妃一见叶凌月的模样,很是担心。

这孩子,从小到大,可从未求过自己。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