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廷的事,叶凌月和帝莘虽然全身而退,可两人并未因此感到轻松。

帝纣的下落依旧成谜。

而且大长老突然发难,天池剧变,叶凌月和帝莘也不知道,天魔廷未来的走势将会如何。

两人在那之后,又在异域多逗留了两三天,原本想要打听一些天魔廷的事,可自那之后,天魔廷就再无消息传出。

让叶凌月和帝莘觉得古怪的是,天池崩溃的事,也没有传出来。

四大天兽冲破封印,已经是铁钉铁的事实了,只是天魔廷受到的影响会有多大,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样子,大长老封锁了消息,只是奇怪都是,为何血迟也没有任何消息。”

叶凌月也试着联络血迟,可是一向反应颇快的血迟,这一次也是毫无音讯。

这不禁让叶凌月感到很是为难。

“洗妇儿,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异域的事,还需要异域自己去解决,我们必须尽快返回诸神山。”

自从知道了自己身上身怀九命焚天诀之后,帝莘虽说表面没什么变化。

可实际上,他内心对天魔廷的抵触越来越大。

亦或者说,他是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夜北溟那样的人。

“也好,我们离开神界也已经好一阵子了,义父只怕担心坏了。”

叶凌月也看出了帝莘的心不在焉。

对于九命焚天诀的事,叶凌月没有多说。

她深信,帝莘不会因为一部心法,就性情大变。

她也相信,帝莘不会绝情弃义,至少,只要帝莘在她身旁一天,她就不会让帝莘成为那样的人。

两人日夜兼程,终于在几日之后,抵达了天罚戈壁附近。

“这一带,清冷了许多。”

站在了天罚戈壁的边缘,叶凌月不禁感慨道。

时过境迁,不过一年之前,她和帝莘还在神界一方,与帝释伽为首的异魔势力大战于天罚戈壁。

她们的那场胜利来之不易。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不过是一年多的时间,神界和异域的局势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神界三大新帝崛起,异域帝魔家族和天魔廷先后遭遇变故。

如今天魔廷局势未定,司徒青松等人得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之后,也不知下一步会如何行动。

叶凌月和帝莘,一人是神,一人是异魔,站在了天罚戈壁的边缘,两人都是不胜唏嘘。

跨过了天罚戈壁,前方就是神界了。

也不知天兽之事,对于神界是否也会有影响。

“两位请留步。”

正当叶凌月和帝莘准备穿过天罚戈壁之时,身后又是一阵兽蹄声响。

叶凌月和帝莘回首看去,就见了一骑飞骋而来。

来人身着天魔廷的衣袍,叶凌月看着觉得有几分眼熟。

一回想,想到此人是血迟座下的一名教众。

早前血迟出现,这名教众就经常跟随其左右。

血迟没有亲来,却派遣了教众前来,难道说,血迟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不由紧张了起来。

血迟对于叶凌月而言,帮助了她不少忙,叶凌月早已将他看成了朋友。

天池剧变,叶凌月担心血迟受了牵连。

“是血迟派你来的?”

叶凌月冲着来人行了一礼。

对方忙翻身下来,他有些避讳看了眼帝莘。

帝莘在天魔廷参加洗礼时,一鸣惊人,其表现,让整个天魔廷都不由侧目。

帝莘也不多说,踱到了一旁。

横竖血迟那小子的消息,他也懒得多听。

见帝莘走开了,那名教众才沉声说道。

“在下是血殿派来的,陛下,血殿让在下来告诉您一声,他以后不会再和您联系了。”

叶凌月听得一怔,对方言下之意,血迟没有出事。

她少送了一口气,可是对方的后半句话,却让叶凌月怔了怔。

血迟这是……

“陛下,血殿自知自己为了陛下,做了很多对不起天魔廷的事。从今往后,他就是天魔廷,陛下就是神族。你们过往的交情,一笔勾销。”

那名教众也是叹了一声。

几日之前,天池崩塌,四兽出世。

大长老因为和四大天兽一战,身受重伤。

血殿送大长老回到星辰殿后,回到住处,就沉默不语。

他将自己关了数日,一语不发。

等到血殿再出来时,他前去找了夜殿。

回来之后,他就派自己来找月华陛下。

血殿虽是异魔,可他对月华陛下的心思,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可是这一次,他让子转告陛下的这些话,却是字字诛心。

血殿这一次,是真下了决心,要与月华陛下敌对了。

按理说,自己这个当下属的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想到了血殿当时的申请,他又觉得一阵难受。

“血迟当真是这么说的?”

叶凌月不明白,血迟为何会突然如此表态。

“陛下,血殿还有一句话,让小的告诉您。”

教众没有再多言。

他没法子向月华陛下说明,血殿当时在说出这番话时,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说完一切后,整个人就如被抽空了力气,面色惨白不堪。

对于血殿而言,这恐怕是他人生最难的一遭了。

大长老闭门不出,整个天魔廷如今都人心惶惶。

夜殿昨日,忽然离开了天魔廷,下落不明,加之司徒殿主忽然失踪,其他殿主也都众所纷纭。

曾经强盛一时的天魔廷,如今已经是一盘散沙。

这个时候,只有血殿站出来。

他与月华陛下决裂,又何尝不是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

他是异魔,身上流着异魔的血。

“你说吧。”

叶凌月叹了一声,示意他往下说。

无论天魔廷发生了什么,血迟做出了什么决定,她都尊重血迟的决定。

下一次,她们再见面时,就是她们兵戎相见之时。

“血殿说,你们想要找的人,前去冥界找就是了。”

那名教众说罢,也不多做解释,拱拱手,转身离开了。

留下了叶凌月一人站在了天罚戈壁的边缘,回忆着对方方才的那番话的意思。

“洗妇儿。”

帝莘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叶凌月和那名教众的话,该听的,不该听的,他都已经听到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