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老学士,这可如何是好,圣皇再不想到对策,只怕民间要乱了。”

聂学士,是光明领的百朝元老,也是光明圣皇手下年纪最长,任期最久的官员。

可是最近,连他也看不透圣皇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听属下一抱怨,聂老学士也是一阵无奈。

“身为臣子,我们也别无他法,眼下只能希望黑屋大人他们能够早日找到封天令,将其毁去。”

九十九地的情况,聂老学士等人并不清楚。

但他相信,黑雾等人足以胜任这一次的任务。

“老学士,属下有一事不明,天河都已经陨落,当真只要我们毁了封天令,就能保住光明领?”

那名臣子忧心忡忡道。

方才在朝堂上,众臣见圣皇的心情不佳,都不敢多说。

事实上,民间除了天河倾落一说之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说,光明领将会坠天。

“坠天”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字眼。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坠天,无数的光明领的子民们都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那将会是一场浩劫,能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得住,“坠天”带来的可怕天罚。

所以所有的臣子都相信于圣皇的说法,只要毁了封天令,就能防止“坠天。”

“关于封天令和坠天,这一点,古籍没有明确的记载,所以老夫也不敢明确说,结果到底会如何。不过,如果能够找到‘祖星’所在,将其带回光明领,重新孕育出天河,应该就可以保住光明领不‘坠天’。”

作为光明领最有智慧的长者,聂大学士的见的,也的确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祖星?那又是何物?”

那名臣子奇道。

他从未听说过祖星。

“传闻,天河之初,就是一颗祖星,也就是说,祖星才是天河的伊始。圣皇之所以命人前去毁灭封天令,击杀封天令主,原因也是因为,两者和祖星息息相关。这会儿,祖星应该已经出现在九十九地的某处了。”

聂老学士摇了摇头。

他和光明领可谓是同存在的一代人。

他犹记得,当年,祖星最早出现在光明领的上空时,他是师长是怎样的高兴。

那时候的光明领甚至还不是领,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当祖星出现后没多久,光明圣皇横空出世,光明领建立,有了光明皇城和光明领。

那之后,就是一万年,没想到,光明领在成形后一万年内,就成了坠天之选。

光明领的天河,也不过是一下子就消失的。

光明领的天河,是在祖星消失之后,一点点消失的。

如今,连光明圣皇座下最厉害的方士都不知祖星去了何处。

所以在光明领的最高层间,还有一个说法,这一次,黑雾等人与其说是去寻找封天令主,还不如说,是去寻找祖星到底出现在何方。

“但愿,黑雾大人他们能够早日归来,寻到祖星。”

那名臣子听罢,不知是欣慰,还是忧愁。

“大人,还请上车。”

聂学士府的兽车已至,老学士年事已高,由属下将士颤颤悠悠,扶上了车。

老学士一上了车后,就闭目养神。

这些日子,他和圣皇一直在想对策,连日来都不曾休息过。

作为一名年事已高的文臣,聂老学士也已经熬不住了。

光明皇城很大,老学士的府邸就在城西边,也不知兽车行了多久,兽车忽然一停。

兽车上,老学士被惊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

老学士正欲问话,哪知车帘子一下子被掀开了。

一道人影闪了进来。

老学士还未看清来人,喉咙前就一阵发寒。

来人手掌抵在了老学士的咽喉上,他并无手持兵器,却有一股说不出的犀利之感。

来人浑身黑衣,只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凤目。

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住了。

周围,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虽说没上阵打仗过,可活了一大把年纪,老学士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他被人从车上,拉了下来。

兽车不知何时,已经行走了一个死胡同里。

他手下的七八名护卫,全都躺倒在地。

就连拉车的一匹八星天兽,也已经横死当场,满地都是血泊。

黑衣人并无随从,他孑然一身。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在老学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直接解决了他手下的七八名半帝境的高手?

老学士被吓得一个激灵,什么疲倦都消失了。

唇白吓成了灰白色,老学士颤抖着问道。

“你是何人,你想做什么?”

“老家伙,废话少说。我就问你几句话,答得好,你活。答不好,你死。”

来人声音清冷,一双凤目里,只有冰冷之意。

那是一双杀人的眼,这种人,冷血无情,不会手下留情。

聂老学士哪敢多言,慌忙点头。

人活得越久,就越怕死。

尤其是聂老学士这等文臣。

“光明领的天河可是已经消失了?”

那人开门见山,直接审问了起来。

聂老学士连忙点头。

“那这白昼连月又是怎么回事?”

那人显然很满意聂老学士的态度。

“是天昼阵,圣皇命人不下了天昼阵,多名方士连日连夜做法。”

聂老学士迟疑了下,感觉到喉咙头的寒气更盛,他吓得连忙说了出来。

“方才你和你的手下说的,关于祖星之说,可是真的?”

那人睨了聂老学士一眼。

老学士心头发寒,这人竟是跟了他们一路,而他们早前一点都没发现。

“祖星之说,来自古籍,老夫也没法子保证一定是对的。”

聂老学士小心翼翼地说道。

三个问题之后,来人显然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一切。

他手下一松,将聂老学士松开了。

可怜聂老学士那把老骨头,经这么一吓,顿时软了。

他瘫坐在地,半天,才发现那人早已不见了。

若非是胡同里依旧是一地的血腥,老学士真会以为自己方才做了场噩梦。

他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自己的命还在。

“糟糕,老夫犯了大错了。”

聂老学士这才醒悟了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