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正欲回答,忽然闷哼了一声。

原本已经很瘦弱的身形,又是重重一颤,夜北溟忙搀住了大长老,只见大长老那件宽大的长袍上,一片鲜红。

夜北溟一惊,再看大长老的胸膛前。

只见那道最深的天罚痕迹上,伤痕裂开了,露出了一片枯骨。

“呵,想不到,老夫这油尽灯枯的身子,还能再遭重创。”

大长老不无讽刺道。

他一生预言无数,大小天罚都经历过,可是最严重的,当属胸膛的这一道。

这道天罚伤痕,反反复复发作。

“难道,您说出那人的身份,也触犯了天罚?”

夜北溟脸色变了变。

“无妨,横竖老夫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过,夜北溟,在老夫告诉你那人的身份前,你必须答应老夫一件事。”

大长老眼色一正,那双枯瘦的老手,死死抓住了夜北溟的手臂。

饶是夜北溟那样的肉身,这时也感到了一阵疼痛,再看手臂上,已经多了一层淤痕。

“大长老但说无妨,只要北溟做得到。”

只要不是让他击杀至亲至爱之人,夜北溟倒是不会拒绝。

大长老对他,终究是有恩的。

“天魔廷,神圣不可侵犯。”

大长老说出这句话时,目光倏然一变。

夜北溟一愣,明白了大长老的意思。

四大天兽破封印而出,大乱天魔廷,大长老因天巫之力受损的缘故,不能力敌,让四大天兽逃匿。

他的言下之意,却是让夜北溟无论如何,也要解决此事。

“大长老放心,北溟记住了。”

夜北溟沉声说道。

听夜北溟如此一说,大长老不禁松了口气,抓住夜北溟的手,也松开了。

“那人,说来你也是认识的。”

大长老笑了笑。

曾经一度,他很恨那人。

可多年过去了,他也释怀了。

当初,大长老曾骂那人放荡不羁,毫无责任心可言。

如今看来,人活一辈子,随心所欲活一世,岂不畅快。

看看那人儿孙兼有,爱有所爱,再看自己,孑然一身,满身伤痕,比起来,到底谁才是赢家?

大长老满面怅然,叹而不语。

那人,他也让你是?

夜北溟听得一怔。

难道说……夜北溟脸色变化,迟疑了下,才吐出了一个人来。

“大长老,您说的,不会是幽冥鬼王吧?”

夜北溟认识的人中,来自异域,又符合巫者气质的,好像也就那么一个。

只是,幽冥鬼王居然是天巫?

而且还是大长老的旧识?这件事,他怎么从未提起过?

“幽冥鬼王是他到了神界后的名字。那厮,算起来,是你爹?”

大长老略有些促狭的看了眼夜北溟。

夜北溟脸色尴尬,轻咳了几声。

算起来,幽冥鬼王还真是他的便宜爹,月儿的便宜爷爷。

“他真是天巫?可他看上去……”

夜北溟欲言又止,看看大长老,再想想幽冥鬼王的模样。

大长老如今的模样有多惨,幽冥鬼王的姿态,就有多潇洒。

大长老一副暮年老者的模样,幽冥鬼王看上去,还就一翩翩美少年,与娇妻鬼王妃在冥界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好日子。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也难怪夜北溟会这么想,实在是幽冥鬼王这个人物,太过传奇了。

“哼,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算起来,那厮比老夫还年长了五十岁。”

大长老被夜北溟的眼神气了个半死。

自从鬼王离开异域后,他们俩已经多年未见,不过对方的近况,大长老倒是一清二楚的。

“大长老,在下并无他意。”

夜北溟正色道。

大长老哼了一声。

“这厮算起来,是我的师兄,他在天巫一道上,比老夫走在更前头,只是……他个人好吃懒做,一听说天巫要承受天罚,就丢开修炼,一人游历去了。”

幽冥鬼王,算是大长老见过的,最没节操的修炼者了。

他天赋异禀,偏狂傲不羁,却又贪生怕死,不愿承受天罚。

他离开异域前,曾和大长老打了一架。

“本座有大好的前程,美人权势,缺一不可。谁愿意承受什么天罚,命犯天煞,一人孤苦终老。你小子乐意当天巫,你就当个够,后会无期。”

大长老回想起幽冥鬼王扬长而去的背影,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所以说,幽冥鬼王能够预测得出,帝纣魂魄的下落?”

夜北溟追问道。

“按理应该如此。他当时的修为,就不在老夫之下,只要他愿意承担一点点责任,占星卜卦,想来就可以测出帝纣魂魄的下落。不过,他是个很顽固的人,当年,他扬言不再沾染天巫之事,想要他再度出山,并不容易。”

大长老叹了一声。

夜北溟也是沉默不语。

幽冥鬼王的脾性还真是不好说。

他虽然算是夜北溟的便宜爹,可当年,两人也是不打不相识。

夜北溟对这人也算是了解,知道他要是不愿意的事,就是刀子架在他脖子上,幽冥鬼王也不会做。

不过前提是,这当世怕也没有几人,能把刀子架在鬼王脖子上。

还有一点,也是让夜北溟头疼的。

他如今身在异域,鬼王身在冥界。

他并不方便返回神界,除非是月儿她们亲自前去相求。

“多谢大长老相告。您交代的事,北溟定会办到。”

无论如何,夜北溟此次还是欠了大长老一个天大的人情。

大长老说完这段往事,看上去也已经是精疲力尽。

夜北溟将其搀扶回了床榻边,大长老就闭目养神,不再多说。

就在夜北溟准备起身退下时,大长老忽然再开口说道。

“北溟,答应我,哪怕天魔廷灭了,你也要保护好血迟。这算是老夫唯一求你的事了,你若是办成了,也算是还了老夫的人情了。”

夜北溟微微一顿,回头看向了大长老。

却见老者面色枯槁,身形佝偻,看上去虽是都会消失一般。

夜北溟的心底,涌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放心,有生之年,北溟不死,天魔廷不灭。”

君子一诺,价值千金。

大长老听罢,点了点头。

夜北溟这才告辞,离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