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即将结束。

四兽的仇和怨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眼下他们更重要的是,离开天魔廷,早日返回三十三天。

龙兽的命令,得到了其他三兽的赞同。

一阵雷霆怒咆,龙虎龟三兽一拥而上。

大长老的天巫之力了得,可终归一人难敌四兽。

眼看天空中,大长老一人形单影只,夜北溟身形一动,看似也要加入战况。

血迟等人听罢,也再度打起了精神,加入了站圈。

“掩护大长老。”

当天空出现了第一抹破晓前的曦光,四兽一声长吟,不再恋战,调头就走。

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大长老闷哼了一声,身形往下坠去。

“大长老!”

血迟和夜北溟一左一右,扶住了大长老的左右手。

只是在扶住大长老的一瞬,血迟和夜北溟都是面色一诧,两人互看一眼,眼底都有怪异之色。

“不碍事。”

大长老与四兽奋力一战,已经耗费了大部分的天巫之力,加之连日来,他操劳过度,早已是心神俱疲。

只是眼下天魔廷的情况,内忧外患,已经容不得他倒下去了。

大长老下令,安顿好伤员,统计伤亡人数,同时也下令,天池崩塌之事,必须严守,一旦发现有人泄露,杀无赦。

命令传下去后,天魔廷内部自是骚乱不止,只是大长老此时也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夜北溟和血迟将大长老送回星辰殿后,大长老吐了两口血,当即昏迷了过去。

血迟大惊失色,当即下令找人来诊断,却被大长老给按住了。

“不可,血迟,老夫的身子,老夫自己最是清楚不过,哪怕是找了世上最好的医者,也救不了老夫。”

世上最好的医者,也救不了大长老?

血迟愣了愣,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不会的,大长老。我去求女神,她是医佛之女,又有一身高明的医术,她一定可以救你。”

血迟很后悔,他方才应该留下女神的。

“月华帝姬的医术的确不错,只可惜,老夫并非是病,而是天罚所致。方才,你们应该也已经发现了。”

大长老一声叹息,抬起了手来。

他的双手,很是枯瘦,是一双属于年长老者手。

大长老抬手之际,衣袖滑落,露出了手臂来。

尽管早就有所感觉,可是看到大长老的那双手,血迟和夜北溟还是眸光微微一变,不由动容。

大长老的手臂,哪里还算得上是活人的手臂。

若是说大长老的手,姑且还算是一双老者的手,那他的手臂,简直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皮肤乌黑一片,满是各种焦黑色的纹路,那些纹路像是伤痕,又像是纹路。

血肉干瘪,形如皮肤一样,贴在了骨头上。

这样的手臂,又怎么会出现在活人身上。

见血迟和夜北溟都面有惊色,大长老苦笑着,再解开了衣袍。

他的身上,凡是在衣袍之下的地方,无一处不是如此。

在其胸膛上,更是有两道深痕,已经让整个胸膛偶读凹进去了。

那是怎样的致命创伤,才会留下那样的痕迹?

大长老的实力,夜北溟和血迟都是知道的,他们难以想象,在九十九地,有什么人,可以让一名天巫遭遇如此的重创。

“这些难道都是?”

夜北溟似是明白了什么,轻语了一声之后,就沉默了。

方才,他和血迟搀扶大长老时,就已经留意到,大长老的衣袍下,只剩了一副骨架。

想到了这些日子,他感受到大长老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方才对阵四大天兽时,大长老也显得力不从心,夜北溟就有些明白了。

“不错,你猜的不错,这些都是天罚。”

大长老苦笑着,掩起了衣袍。

血迟和其他殿主一样,并没有留意到,大长老身上的变化。

唯独夜北溟,他加入天魔廷不久,却最是细心。

这么多人中,恐怕也就只有他,发现了大长老的身体情况。

“怎么会这样?什么天罚,大长老,你说清楚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血迟大惊失色。

天魔廷众殿主之中,血迟对大长老的感情是最深的。

他是由大长老一手带大的,若非是大长老,也就没有今时今日的血迟。

大长老对血迟虽然严厉,可对他一向也很是纵容。

就连这一次,他放走叶凌月和帝莘之责,大长老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血迟没想到,大长老衣袍下的,竟是这样的模样。

血迟眼眶里,闪动着红光,鼻间一阵酸涩。

这样子下去,大长老早晚会油尽灯枯。

而他,还做了那么多错事。

“血迟,你不用难过,早在我成为天巫之时,就已经明白我早晚会有这一日。”

大长老却是一脸的淡然,并没有感到太难过。

成为天巫,乃是他的宿命。

宿命不可改,他利用这副残破的身躯,支撑了天魔廷万年之久,已经足够了。

至于天魔廷和异域的将来,已经不是他能够把控得住了。

“所以,大长老你才会让我和帝莘交手?”

夜北溟像是一瞬之间,明白了早前大长老的意思。

大长老早前让自己拿下帝莘,是否也是因为,并非是他不愿意帮忙,而是他根本无力再做一次预测。

天罚,竟是如此厉害。

“不错,在你们面前,老夫无需隐瞒。凡是天巫者,上承天意,下载民心,旁人都以为,老夫身为天巫,风光无限,却不知道,老夫承受的天罚,是常人难以比拟的。我这副身躯,早已不行了。就连准确的预言,都无法做出了。”

大长老苦笑道。

帝纣的魂魄,毕竟还在九十九地的某处。

只是他已经没法子再推测了。

在一次天罚,足以要了大长老的命。

“什么天罚,什么预测,大长老,夜北溟,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

血迟伤感之时,再看大长老和夜北溟之间,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一夜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

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