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帝纣以为,如此的帝莘,只要成年之后,必定会杀上神界,一同三界,从而知道异域的存在,夺回帝纣当年失去的一切。

可他万万没想到,也是他培养的帝莘的这种性格,造成了妖祖帝莘在统一三界之前,就过早的陨落了。

而帝莘在陨落之后,遇到了他命中之人,叶凌月。

遇到叶凌月之后,帝纣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全都毁于一旦。

叶凌月,让帝莘残缺的人格,再度苏醒了。

在叶凌月身上,帝莘找到了亲情和爱情,他不再是当年的帝莘。

如此的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上,拥有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可老谋深算如大长老,在听说了帝纣的所作所为后,却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大长老会找夜北溟来的缘故了。

身怀最强魔功的心法和功法,这两人对上,才是真正的棋逢对手。

“帝莘早已学会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叶凌月面色不断变幻,心中油然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

为何,她身旁的人,都会和九命焚天诀扯上关系。

帝莘如此,爹爹也是如此。

“洗妇儿,你休要听那老头子胡说八道。”

帝莘和夜北溟的身影一个短暂的错身,大长老的话,帝莘和夜北溟都听得清楚。

夜北溟眼底,微有诧色,可旋即,那一抹诧色就被了然之色抵消了。

难怪,大长老会做如此安排。

天魔廷一直想要一部完整的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若是这一次,能拿下帝莘,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八荒神尊,你当真要与晚辈一较高下?”

帝莘脸色正了正。

他和夜北溟数度过招,对对方的实力已经有所了解。

今日,他和洗妇儿若是想要全身而退,他就必须使出全力。

“你与心法都必须留下。”

夜北溟看似平静,可心底也已经掀起了惊天骇浪。

他没想到,帝莘竟已经学会了九命焚天诀。

只有学过了九命焚天诀的人,才会知道那部功法的可怕之处。

越是强者,对于力量的追求,越盛。

尤其是帝莘和夜北溟这样的,心中都有最重要的,要守护的人。

“前辈若是执意如此,那在下只有冒犯了。”

帝莘提起了一口气。

体内,神力、魔力和妖力,潺潺而动。

他必须带着洗妇儿离开这里。

“小子,这家伙很是难缠。不如让老夫来动手。”

帝莘体内,隐藏着天力的异魔之心内,太阳邪君蠢蠢欲动。

“那是我自己的事,无需你插手。”

帝莘断然拒绝了太阳邪君。

“那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心法厉害,还是我的功法了得。”

夜北溟身上,发出了一阵哔哔啵啵的响声,他的四肢和面部脖颈之上,凡是肉眼可见的部位,在这一刻,都寸寸滋生了大量古怪的纹路。

那是魔纹,一瞬之间,夜北溟就将自己的异魔之力,提升到了顶点。

同时,他的身上,属于麒麟王的那部分狂暴之力,也呈井喷之势,一下子爆发。

“你们俩,统统住手!”

却见一道身影,陡然冲入了两人间,三人呈对立之势。

叶凌月俏脸发白,看了看帝莘,又看了看夜北溟。

这两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而此刻,他们为了一部九命焚天诀的功法,都得你死我活。

“让开。”

夜北溟声音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仿佛他眼前的只是一块拦路的石头。

“洗妇儿,你让开,这是我和八荒神尊之间的事。”

帝莘为难道。

他不愿见到洗妇儿为了他们而难受。

可眼下的形势,除非他战胜了八荒神尊,否则,他和洗妇儿都没法离开天魔廷。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会答应洗妇儿,来到天魔廷。

他更想不到,自己拥有心法不学,就可以避免被九命焚天诀影响,哪里知道,自己修炼九命焚天诀的时间,比八荒神尊还要早。

“不,你们若是真要动手,除非,我死。”

叶凌月说罢,手间寒光一闪,却是多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她眼眸坚定,匕首对准的却是自己的眉间神印。

“洗妇儿!”

帝莘动容,脸色刹那惨白。

夜北溟的眼眸深了深,身上的魔纹骤然褪去。

他们俩,同时看向了叶凌月。

“夜北溟,你还迟疑什么,动手。你忘了,你答应过老夫什么?”

大长老厉喝道。

他有些不悦地看了看叶凌月。

月华帝姬,是个祸害。

他果然没有看错,夜北溟看似冷酷无情,可实则上,并没有完全断绝七情六欲。

他能够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却唯独对这个女儿,于心不忍。

这样一来,就算是他得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只怕也难以大成。

“夜北溟,你应该知道,老夫早有预言,月华帝姬不会死,至少眼下不会死。”

大长老见夜北溟还不行动,又催了一声。

“老头,你胡说些什么!”

帝莘一听,怒瞪了大长老一眼。

什么叫做月华帝姬眼下不会死!

还是说,大长老预测过什么?

“小子,别那么看我,老夫推算过你和叶凌月的命理,你和她,是无法走到一起的。只要度过你的情劫,你就是紫微九五至尊之命,当世罕见。至于她……”

大长老不再言语。

“闭嘴!大长老,你忘记了天罚?”

夜北溟极快地掠了大长老一眼。

大长老一听到“天罚”两字,老脸变了变,不再多说。

叶凌月却是对这些话,完全无动于衷。

“爹爹,你当真为了修炼九命焚天诀,不认我这女儿了?”

叶凌月的眸间,隐隐有泪光闪过。

夜北溟心头一震,一股酸涩之感,在心底闪过。

他凝视着眼前的爱女,胸腔内,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说起。

他想要告诉月儿,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他的爹爹,可是,他不能说……

他从不信什么命中注定,他只知道人定胜天,当年,他能救月儿,如今,一定也可以。

p.s.两个好消息,一个是神医弃女的漫画出来了,就在腾讯动漫,搜《神医弃女》就能看见了,喜欢漫画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看看,另外一个好消息,史上最魅惑的动态帝莘出现了,就在大芙的公众微信号,会动哦,真的会动,添加搜索“ms芙子“,关注后就能看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